《痴汉让人厌恶(双性)》作者:远上白云间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虐心

林建宝疯狂的迷恋任晨阳,即使知道他不可能会喜欢自己,还是用尽下作的手段逼迫男神跟自己保持着肉体关系,就算牺牲全部尊严也无所谓。

他可以做对方的性奴、肉便器、骚母狗,摆出最低微的姿态,但这样终究换不来对方的爱情。

 

高冷学霸攻vs痴汉双性受,1V1,受追攻,走肾也走心,会生子~

 

 

 

第一章 痴汉受威胁男神上床,主动吸鸡巴,被暴露双性体质

学校放了十一假期,高三的学生比高一高二的要少放两天假,加起来也有三天。大部分同学早早就收拾东西走了,林建宝独自走到学校顶楼那个小休息室里,心里忐忑不安,额头上都冒着汗珠。

他坐在休息室里那张破旧的课桌上,支棱着耳朵仔细听着有没有脚步声,他等了近乎十五分钟,才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是的,他喜欢任晨阳,喜欢了一年,变态般的收集他的东西,观察着他整个人,在乎到连他的脚步声都能听出来。他克制着心里的紧张,也将脸上的欢喜掩去,露出一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痞笑出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扇半掩的门,直到看到一只修长白净的手将它完全推开。

任晨阳看到他,向来冰冷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冷冷的问:“你找我?”

林建宝放在裤子口袋的手指攥的很紧,脸上却露出肆意的笑容来,“嗯,把门关一下。”

任晨阳站着没动,他人长的高,气势又足,看谁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偏偏因为五官帅气再加成绩优异,这样的感觉不仅不让人讨厌,还把一大部分人迷的有点找不着北。

林建宝就是其中之一。

他想到任晨阳露出这样的眼神是因为自己,全身就兴奋的发抖,后背都冒出汗液来,双腿间莫名的地方也有些抽搐,而那根肉棒早就硬了起来。

他姿势别扭的跑去把门关上锁好,甚至连窗帘都拉好了,屋子里瞬间变得暗沉。任晨阳冷冷的看着他做这些小动作,眉心微微皱了皱,眼神中有些防备。

林建宝紧张的站在他面前,他生的矮,只有一米六多,身高跟大部分女孩子齐平,不过因为他结交了一班调皮的学生,所以也没人敢拿身高来取笑他。他不敢看着任晨阳的眼睛,就只盯着他的下巴看,一边想着他的下巴好好看,一边去掏口袋里那张有些皱巴巴的纸。胡乱的掏出来后,他将那张还散发着香味的纸张展开在任晨阳面前,露出一贯的坏笑,“任晨阳,想拿回这封情书吗?”

任晨阳视力不错,清清楚楚的看清纸张上面的字,也看到了落款写的“爱你的罗晴”,神色间却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把目光冷冷的移到林建宝脸上。

林建宝被他盯的压力巨大,但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是故作轻松的道:“罗晴是你的女朋友吧?她给你写的情书,你想被全学校的人看到吗?想被她那当校长的爸爸知道吗?校长要是知道你们在交往,肯定会拆散你们吧?”

任晨阳向来不喜欢废话,“你想做什么?”

林建宝暗暗松了口气,鼓起勇气迎视着任晨阳的目光,“跟我上床,我就把信还给你,不然的话我已经打印了一千份,我会贴满学校里每一个角落的。”

等待回应的时间里,林建宝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虽然笃定任晨阳会答应,因为他虽然对旁人不假辞色,但对罗晴非常的照顾,而且信纸上罗晴写满了吐露心声的话和甜蜜的爱语,这些话如果被暴露出去,一定会在高考前给这个女生带来沉重的打击。

等了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林建宝才听到任晨阳的回复。

“好。”

林建宝虽然是做威胁人的那一个,可是着实紧张,他开了房间,先去浴室把自己从头到脚洗的干干净净,还不忘用网上查来的方式给自己后穴灌了肠,等出了浴室时,整个人粉粉嫩嫩的,脸颊上都染上了红晕。

他忐忑的裹着浴袍坐在床边等待,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心里想着任晨阳为什么还没来。

他都怀疑任晨阳毁约了,等看清手机上的数字后又恍悟两人约定的时间并没有到,于是依旧度秒如年的等候。等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门铃响了起来,林建宝几乎是飞奔着去打开门。

任晨阳比他高了一个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林建宝吞了吞口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侧开身体让他进来后就关上了门。

房间里很暗,林建宝不止把遮光窗帘全部拉上了,还把灯光调成了暧昧的橙黄色。任晨阳刚将背包放在一边的沙发上,林建宝鼓足了勇气,从后面去抱他的腰,然后顺势将他推倒在床上。

任晨阳没有挣扎的半躺着,只是眼神冰冷,里面一点温度也没有。林建宝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忍着羞耻去脱对方的裤子。休闲裤很快被他拉了下来,露出里面浅灰色的平角内裤。

林建宝犹豫了一下,把内裤也拉了下来,看到那根蛰伏的阴茎,心口猛然一颤,全身如同过了电流一般,让他忍不住将整张脸凑了上去。

他暗恋任晨阳的这一年里,自然千方百计的找了机会去打量任晨阳的性器,他做的很隐秘,每次都站在任晨阳旁边的小便池,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把眼神瞥过去,偶尔看到一星半点漏出来的肉色,都能让他在梦里意淫好几天。

更遑论现在这样直接的碰触。

他几乎毫无意外的湿了个透底,隐秘的地方汩汩的冒出水液,因为没穿内裤的关系,直接润湿了整个股间,过多的汁水还顺着大腿往下流淌。

林建宝沉迷的闻着那里散发出来的气味,干净的带一点难以避免的腥膻味,那根性器即使没有勃起,尺寸也依然非常可观,性器周围长着许多黑色的毛发。他口腔里忍不住分泌出丰沛的唾液出来,试探般的伸出舌头,往那肉红的性器上舔去。

舔了一下后,阴茎表皮上润上了一线口水的痕迹,勾的林建宝难以抑制的舔了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将整根性器都舔的湿哒哒的。但是他很遗憾的是任晨阳的性器一直没有勃起,还是保持原本的状态。

林建宝有些难堪,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窘境,也切切实实的看清了任晨阳对他没有任何属意的事实,但是他不愿意放弃,他将整根软软的性器含在嘴里,笨拙的套弄起来,在套弄了十几下之后,终于感觉那根性器慢慢有了勃起的迹象,心里不禁一喜,急切的将它吞的更深,却被那硬起来的龟头抵上了喉咙,弄的他一阵恶心,只能将性器吐出来。

他很快又将半硬的性器吞进去,用湿热的口腔将它紧紧吸附住,舌头胡乱的舔着柱体上的青筋,又缓慢的套弄着。

任晨阳任他给自己口交,眼神还是没有半点温度,只是他年纪轻,尽管想克制,但被这样直接的刺激,呼吸还是不免有些急促。林建宝时时注意他的状态,这样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心里涌起一阵喜悦,忍不住将那根性器吸的更深更紧。

口腔品尝到前列腺液的味道,林建宝欢喜的将液体吞下肚去,又想吸取更多液体来,所以竟是不顾喉咙的不适,努力放松喉管,将那硕大的龟头含进了喉咙里,卖力的为任晨阳口交,直到感觉对方有要射的迹象,才将性器吐了出来。

他眼中蒙着一层薄雾,脸上泛着红潮,即使五官算不得好看,此刻也显得有些异于平常的艳丽。他看着任晨阳,期待的问:“晨阳,舒服吗?”

任晨阳冷冷的看着他,隔了好一会儿,薄唇里才吐出两个字,“骚货。”

林建宝听到这两个字,浑身一阵酥麻,隐秘的地方竟又吐出一股汁液,他舔了一下任晨阳那如鸡蛋般大的龟头,轻轻笑了一下,“我就是骚货,想要被你的大鸡巴肏干,所以才私自去翻了你的抽屉,找到了那封情书来威胁你。”

任晨阳眼睛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不知羞耻。”

“嗯,为了得到你,我早就不知道羞耻是什么了,就算只得到身体也好。”林建宝心里几乎是欢呼的,跟任晨阳同班三年,他第一次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话,他希望能让任晨阳再多说一点,不管是说什么,骂他骚也好骂他贱也好,都没关系。

可惜任晨阳只是厌恶的看着他,抿紧了嘴唇不再说话。林建宝拖着酸软的身体,手指因为兴奋而颤抖,去解浴袍的时候哆哆嗦嗦解了好一会儿才解开,他有些害怕因为自己拖延太长的时间而让任晨阳的性器又软了下去,所以等浴袍解开后,他迫不及待的又去含那根炙热的性器,确保它不会立即软下来后,才分开双腿,骑在男人的腰上。

光线尽管暗沉,任晨阳却也能清楚的看到他光洁无毛的双腿间泛滥的水光,和那勃起的肉棒下两片怪异的粉色肉唇,以及被林建宝两根手指剥开的艳红穴缝。

那些东西,都不应该是长在一个男人身上的。

林建宝没有忽略任晨阳脸上的震惊,心里明明害怕的要命,脸上却还露出欠扁的笑容,“晨阳,你对我的身体产生好奇心了吗?”

任晨阳如他所愿一般对他说了话,只是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讽刺,“原来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难怪要用尽手段求着男人肏你。”

 

 

第二章 胁迫男神上床,主动用肉穴吞吃男人的大鸡巴,肏穿子宫被内射

林建宝低低的笑了一声,听到这样讽刺的话,心里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有一股欣喜涌了上来。他想吸引任晨阳的注意力,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坏的都好。他眼睛里含着水雾,被手指撑开的穴缝因为兴奋的关系,汩汩的又冒出一股骚液,黏连的往下滴落,正好落在任晨阳那紫红色的大龟头上。林建宝舔了舔嘴唇,“我就是怪物,长了一副怪异的身体,可是我喜欢你,任晨阳,我喜欢你。”

他痴迷的盯着任晨阳那张俊帅的脸,用自己那已经拨开的穴口主动去吞男人的阳物,因为有淫水润滑的关系,尽管男人的阴茎很大,吞起来也不是十分费力。

更何况,他虽然没有真正品尝过性爱的滋味,但这个骚穴早已在对任晨阳的日夜意淫中,被他自己的手指玩到骚浪不堪了,而且里面还吞咽过很多东西,他偷偷从任晨阳那拿的圆珠笔或者橡皮擦之类的小物件,他每次情动时,就会将那些东西塞在小穴里,当作好像是在含任晨阳的大肉棒一般,几乎不需要怎么动作,就能让他达到绝顶的高潮。

更遑论他现在是在吞咽真正的任晨阳的性器,即使要把他的骚穴撑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往下坐。

林建宝一瞬不瞬的盯着任晨阳的脸,尽管对方神色冷冷的,他却仿佛还是像吃了顶级春药一般,穴心里不断的冒出骚液,让他吞咽的动作越来越顺畅,很快就将那根粗长的性器吞下一大半。他能感觉到那个硕大的龟头顶在他的子宫颈那里,宫口没打开,任他如何卖力,都不能将整根性器完全吞进去。

“唔”林建宝缓缓的套弄体内的巨物,他两只手只敢撑在床上,不敢去碰任晨阳的肩膀。他闭着眼睛感受到那根粗壮阴茎上青筋的跳动,愉悦的笑了笑,睁开眼看着面前冷漠的人,“晨阳,你舒服吗?我的骚逼夹的你舒服吗?”

任晨阳想不到世界上竟有如此自轻自贱的人,向来毫无波澜的心也涌出一线怒火,让他薄唇里吐出轻薄的字句:“下贱。”

林建宝朝他笑了笑,身躯上下起伏,越来越熟练的套弄着那根硬胀的性器,“我只对你下贱,啊老公的鸡巴好大,干的骚逼好舒服”他双手捏上自己胸前的樱粉色乳尖,他胸口的乳肉比普通男人的稍微大一点,像一位刚发育的少女的胸部,软软的却又敏感至极。他当然不能奢望任晨阳会主动来碰他,只能自给自足,把自己的淫性都激发出来。

任晨阳听到他擅自叫自己老公,眉头狠狠一皱,“不男不女的怪物都这副德性吗?”

“不是怪物是双性人我也不想的,唔,去年我还去医院问过能不能做手术,啊可是爸妈只想让我去掉女性器官我不要,我想要你”林建宝深深的知道,如果自己是纯粹的男人,跟任晨阳更加没有希望,毕竟对方喜欢的是女孩子。

任晨阳冷笑了一声,“不管你是什么性别,我都不会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建宝轻轻一笑,“我不死心,死心的话,老公的大鸡巴现在怎么会插在我的骚逼里,啊把骚逼插的好满呜,好酸好麻”他用男人的龟头一直顶自己的宫口,想把宫口打开,让男人的龟头完完全全的插进去,此刻套弄了几十下,宫口终于破开了一条缝隙,林建宝咬着牙狠狠往下一坐,终于将男人的性器完全吞了进去,而他前面的肉棒也喷出了精液,很多都喷在了任晨阳的衣服上。

林建宝有些失神的紧紧夹住体内的巨棒,在男人明显的嫌恶眼神中,乖巧的去把弄到男人衣服上的自己精水吞掉。任晨阳似乎为他这个举动而感到震惊,也许其中还夹杂了一些兴奋,所以林建宝能感受到体内的阴茎狠狠的跳了跳。

想到任晨阳也许喜欢看自己吞精的画面,他更卖力的把自己精液一点一点舔干净,才又上下晃动套弄着体内的粗壮阴茎。

“老公觉得舒服了吗?啊好大,老公的鸡巴好大好喜欢又好长,全部顶进子宫里来了啊啊啊要把骚逼干尿了呜好棒”林建宝爽的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嘴里不断的发出淫叫,他注意到任晨阳的眼睛里开始有了变化,不再是冷冷的,而是带了些愤怒的欲火。他心中一喜,叫的更为骚浪,把从小黄片小黄文里经常出现的台词挨个叫了出来,“啊啊啊被老公的大鸡巴顶到骚心了呜,又要被老公干射了啊骚母狗好喜欢被老公的大鸡巴肏逼爽死了”

任晨阳咬着牙努力忍耐,奈何他自制力再好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学生,何况又没经历过性爱,连少年人最爱看的黄碟都没看过,此刻自己的阴茎插在那又湿又软的肥穴里,被饥渴的穴肉夹的紧紧的,身上的骚货又叫的起劲,他哪里忍得住?在下一秒他将林建宝从自己身上掼倒在床上,抬起他一条白嫩的腿,将湿淋淋的阴茎从那夹的死紧的淫穴里抽出来,再狠狠的捅了进去。

他力气重,下的力道又狠,这样深深的插入倒比林建宝自己骑鸡巴吞的还要深,茎身狠狠磨过林建宝刚刚没有找到的骚点,爽的他发出一声长长的淫叫,眼睛几乎都翻白了,肉穴里也自动的绞紧体内的阴茎。

任晨阳没有管他的感受,自顾自的狠狠在他体内发泄,把那湿红的穴口磨成猩红的颜色,每一次进入必然要深深的捅进那个娇嫩的子宫里,把子宫壁肏到变形。林建宝又痛又爽的承受着激烈的性爱,被汗湿的眼睛努力睁开,将那个人在欲火中的模样都收进眼底,双手忍不住想去搂他的脖子,被任晨阳啪的一声打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