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干一炮,爱上你【激H】

作者:粗眉毛

作品简介

情场浪子徐正阳vs骚浪处男乔闻……

约了一次炮,徐正阳开始对乔闻死缠烂打,浪子沦为忠犬。

想要抱得美男归,最有效的方法当然是:色诱……

满满的基情与激情,做爱做到爽……

【每日一更,偶尔双更,敬请收藏,THX】

【1v1,HE,攻宠受,有爱】

【激H,慎入】

风格:

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校园 高H

第一章 约炮

乔闻,男,二十八岁,至今仍是处男一枚,他在H大念了四年本科,之后保送研究生,硕博连读,折腾了五年,终于顺利毕业,并且成功申请留校,当了一名新老师。

H大是全国有名的理工科大学,男女比例悬殊,在一票鲜嫩多汁的小鲜肉当中,不乏英俊帅气、身材挺拔、肌肉健美的高等货色,勾引的乔闻口水泛滥,全身发骚。

没错,乔闻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还是个纯0。

只是,这货有贼心没有贼胆,只敢心猿意马的盯着帅哥们意淫,却从来不敢下手,因此处男的金身至今仍未能破。

其实乔闻长的不差,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偏瘦,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好好装扮一番完全能够媲美电视上的花美男。

九月份,大一和研一新生入学,乔闻以H大自动化学院代表老师身份出席了迎新大会,看着排成一行行一列列的新生,乔闻咽了咽口水,不得不说,这一届的新生颜值简直要爆表,帅哥美女一大堆——当然,乔闻只关注帅哥。

只拿自动化学院来说,乔闻就发现了好几个他的菜,他喜欢那种面相上看上去有点坏坏痞子样的,身材要肌肉结实的,他对瘦子和胖子都没兴趣。

迎新大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乔闻一直在看帅哥流口水,天气炎热,很多男生穿上了短袖短裤,好身材一览无遗,让乔闻大饱眼福。

可惜,有贼心没有贼胆的某人就只能干看着了。

大会散场的时候,人潮拥挤,乔闻故意往帅哥多的人堆挤去,一具具青春洋溢的肉体贴着他,挤着他,让乔闻有一种被众帅哥爱抚的感觉,心里幸福的快要冒泡泡了,裤裆无可避免的支起了帐篷。

突然,感觉屁股被人抓在手里用力捏了几下,乔闻身体一颤,虽然现在很拥挤,但是大家顶多就是你推我我推你而已,捏屁股这种事明显是有人有意为之。

这是遇上了色狼?痴汉?

乔闻心里有一种被冒犯的愤怒,但是同时又觉得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爽快感觉在心里滋生,所以他没有回头去揪出谁是色狼,反而有点期待那个色狼能够继续捏他的屁股,甚至有点希望色狼能够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玩弄他的两粒乳头,最好再一边玩他的阴茎,一边用手指插他的屁眼。

怎么办?

好想被摸,好想被玩弄!

可是等来等去,色狼都没有再有后续,显然就是想吃一吃豆腐而已,这让乔闻有点失望。

大会结束之后已经是中午,乔闻在饭堂吃了饭就回到了学校公寓准备睡午觉,他脱下牛仔裤的时候,突然发现后裤兜有一张白纸露出了一角,愣了一下,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把纸张塞到后裤兜里面。

带着一点疑惑,乔闻把白纸抽出来展开一看,顿时愣住了。

“骚货,想要吗?blued:一柱擎天”

这是……约炮!?

乔闻凌乱了,活了二十八年,这是第一回有人找他约炮,blued账号他有,但是他不敢往上面放自己的照片,又不想做那种找假照片欺骗观众的低级事情,所以blued上面从未有人勾搭过他。

乔闻把纸条揉成一条,准备扔进纸篓,可是心里又有一点犹豫,那句“骚货,想要吗”让他心里痒痒的,天知道他不知有多喜欢这种带着浓烈男人味的粗口。

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乔闻拿出手机打开blued,登陆上去搜索一柱擎天,头像是打了马赛克的无脸男体,胸肌发达,八块腹肌明显,马赛克下的大鸡吧明显尺寸可观。

乔闻这回不止心痒,菊花也开始发痒了,这种身材,简直就是他的至爱啊!

这让他如何抗拒得了?

小桥流水:在吗?

消息发送出去之后,过了二十秒,那边就有回应了。

一柱擎天:在

小桥流水:你塞我纸条是什么意思

一柱擎天:哦,原来是乔老师啊

乔闻愣了一下,好家伙,还把他的姓名都打听清楚了。

一柱擎天:乔老师,我想干你,想要我的鸡巴吗

随后是一张没有马赛克的大鸟照发过来,大肉棒硬邦邦直挺挺的,龟头像李子一样硕大,怎么看怎么诱人。

如果是磨磨唧唧的引诱他,乔闻估计会打退堂鼓,可是这样直接的开门见山,说想干他,这种干脆利落的男人风格刚刚好是乔闻最爱的,真是无可抗拒了。

小桥流水:今晚九点,到东一公寓609,等你

一柱擎天:好,今晚保证让你爽死

时间一下子就溜过去了,到了晚上九点,门铃很准时的响了起来,乔闻开门的时候有点紧张,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一点痞气和色气的帅脸,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应该是研一新生。

眼前的男人,短发,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五,穿着一条篮球服,全身汗津津的,一副刚运动完的模样。

浓浓的男人味,直撞乔闻的心房,乔闻的心肝都颤了两下,这完全是他的菜啊,这下子真是一点抗拒的念头都没有了。

男生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乔老师,我很准时吧!”

乔闻呆呆的点了点头。

“我叫徐正阳,老师你怎么叫我随你喜欢,不过……”男生突然一大步迈向前贴近乔闻,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嘴巴贴在他的耳朵旁边吹了一口热气,色眯眯的说:“等下在床上,我会干的你叫我老公。”

乔闻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击了一下,腿有些软。

房门关上,徐正阳把乔闻推到墙上,身体紧紧黏上去,大手掌把乔闻的两只手掌包住,把他的手臂拉至头顶按在墙壁上,用已经支起帐篷的裤裆去摩擦乔闻的裤裆,一边摩擦一边吻住他的嘴唇,舌头伸进去狠狠的搅弄。

乔闻无法抵抗,心甘情愿的任徐正阳摆弄,他沉醉在徐正阳霸道而猛烈的舌吻之中,下半身被摩擦的很舒服,被困在裤子里面的肉棒也开始抬头,迅速硬了起来。

一个激烈的舌吻结束,徐正阳额头抵着乔闻的额头,声音低沉的问他:“喜欢我吗?觉得还满意吗?”

乔闻喘了口气,在徐正阳炽热的目光注视下有些脸红,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

他满意到了极点,喜欢到了极点。

徐正阳用另一只手伸进乔闻的运动裤里面,在皮肤光滑的屁股上色情的揉捏,“屁股真翘,喜欢我摸你屁股吗?”

乔闻这个处男哪里经历过这种情欲戏码,心脏一直扑通扑通跳,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喜……喜欢。”

徐正阳满意的笑了一下,一边揉着柔软挺翘的屁股,一边咬着乔闻的耳垂,喷着热气说道:“今天我发现你特别爱盯着那些男生看,看着看着还不时的舔嘴唇,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那时我就肯定你一定喜欢被男人干,是不是喜欢被男人干?嗯?”

乔闻面红耳赤,这个问题叫他怎么回答,他现在是全身都在发骚,很像让男人操,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承认?

无疑,乔闻这个情场菜鸟,对上徐正阳这个床上老手,只有输得一败涂地的份。

乔闻突然觉得有点恍惚,他明明才是年长的那一位,可是两相对比他现在的表现完全稚嫩的不像话,反而被徐正阳这个比他小四五岁的晚辈牵着鼻子走。

这就是处男的悲哀吗?

相比起他的羞涩,徐正阳是那么的大胆,奔放,完全占据主导地位,也不知道这种个性是经历过多少场床上运动才历练出来的。

徐正阳看他不说话,也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问的问题越来越露骨:“肉穴痒不痒?嗯?想不想被男人干?”

乔闻的情欲被这些粗鲁大胆的问题完全激发出来,徐正阳不止揉捏着他的屁股,还偶尔用食指轻轻揉摸他的后穴,一阵阵麻痒让他心神难耐。

“痒……想被男人干。”乔闻说。

徐正阳笑的更加情色,“我刚打完篮球,借你的浴室洗个澡,等会出来再好好让你享受干穴的滋味。”

他一松开对乔闻的压制就想往浴室的方向走,却被乔闻一把拉住了手掌,乔闻说:“我……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就这样好不好?”

徐正阳惊讶的挑挑眉,没想到乔闻会有这种重口味的癖好,这让他身体里面的欲火越烧越旺,他重新压上乔闻的身体,把自己身上的篮球上衣脱下来,一身的汗水让身体显得格外性感。

“你喜欢我身上的汗味?”徐正阳问。

乔闻点头,双手抚摸上徐正阳的胸肌,玩弄着两颗深红的乳头。

徐正阳舒服的喟叹一声,再也忍不住欲望的煎熬,一把将乔闻的T恤和运动裤剥下,然后脱下自己的篮球裤,两个人浑身赤裸的贴在了一起,徐正阳引着乔闻的手摸到自己的阳具上,说道:“摸摸我的这根,喜欢吗?”

乔闻心里激动难挡,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摸另一个男生的阴茎,徐正阳的大香肠又长又粗,这种尺寸只在欧美GV中看过,硬邦邦的,乔闻一边摸着一边幻想它进入自己身体的场景。

徐正阳被摸的很爽,低下头去跟乔闻接吻,一吻完毕之后,徐正阳问道:“怎么样,喜欢我的大鸡吧吗?”

乔闻:“喜欢……它好大喔!”

徐正阳很满意他的答复,舔着他的耳朵说道:“是你摸过最大的吗?嗯?你被几个男人干过?”

第二章 无套

是你摸过最大的吗?

有生以来只摸过这么一根,没有对手,徐正阳这根大炮当然是最大的。

乔闻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处男,二十八岁的年纪还是个处,这说起来真是觉得有点丢脸。

乔闻不说话,右手套着徐正阳的肉棒上下撸动,拇指按在龟头的顶端,用指腹转着圈圈摩擦马眼,不一会儿就感觉到指腹下一点湿润黏腻,同样身为男人,乔闻自然知道那是马眼渗出来的前列腺液。

手指沾了点前列腺液,涂在龟头与茎身之间的浅沟槽上,然后轻轻的抚摸,摸着摸着,乔闻用另一只手抓住徐正阳的两颗沉甸甸的睾丸,力道适中的又揉又捏,手上动作不断,乔闻又上嘴含住徐正阳硬挺的乳头,胸肌发达的人乳头也比常人大颗,乔闻轻轻咬一下,时而用舌尖舔弄,时而含住吮吸,这样还没完,他把自己的肉棒贴在徐正阳的大腿内侧,摇着屁股使肉棒也大腿内侧的皮肤摩擦。

也许是徐正阳身上颇具男人气息的汗味,也许是徐正阳的脸和身材太具诱惑,也许是徐正阳的粗鲁情话,让乔闻打开了发情的开关。

他这点撸棒技术完全是无师自通,没人与他激情碰撞,他便只能自己研究技术让自己爽,如今这些技术和花样都用到徐正阳身上,徐正阳爽得直流前列腺液,巨炮在乔闻手中越来越硬。

徐正阳一边享受乔闻的抚弄,一边用双手包裹住乔闻的翘臀色情地揉捏,说道:“你的手活真棒,弄得我好舒服,我也给你一点甜头尝尝。”

说着,徐正阳掰开乔闻的屁股,中指在露出的屁眼上抚摸几下,然后慢慢插了进去,手指只进去一个指节,徐正阳往肉穴里面的一个小凸点重重地按了几下。

“噢……哦吼……”

乔闻受不了前列腺被按摩的刺激,骚浪的叫了出来,乳头也不舔了,双手握着大肉棒、捏着大睾丸,可是都没有再继续动作。

徐正阳盯着他有些失魂的表情,问道:“有这么爽吗?你自己没有按过这里?其他男人干你的时候没有磨过你这点?”

乔闻花了几秒钟才找回自己的心神,摇摇头说道:“不是……我自己按没有你按的时候这么爽。”

他也试过用手指挖自己的肉穴,也用过假阳具,可是快感都不强。

“还想要吗?嗯?”徐正阳用指腹在凸点上轻轻的抚摸着,嘴巴贴着乔闻的耳朵煽情地低声诱惑道:“我用手指把你干到射出来好不好?”

虽是询问,但是徐正阳不等乔闻回答,立刻就在凸点上按摩起来,另一只手也离开臀部,转到前面握住乔闻硬挺的阳具慢慢撸动,乔闻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徐正阳完全不给他机会,用嘴唇堵住他的嘴唇,舌头也伸进口腔里面与他的舌头纠缠,舌吻很激烈,有口水顺着嘴角滑下。

乔闻用手掌贴在徐正阳的胸肌上,想要推拒,又舍不得推拒,没有用上多少力气,更像是欲拒还迎,肉穴里面的手指疯狂的刺激着他的前列腺,肉棒上的手指温柔而缓慢的撸动,带给他强烈的射精预感,他仿佛能感觉到精液的流动,不断往睾丸汇聚,似乎下一刻就要灌满整颗睾丸,然后涌上龟头喷射而出。

很爽,很刺激,很喜欢,可是他不想这么快就射出来,他想慢慢享受被男人玩弄的滋味。

徐正阳不过是逗弄他一下而已,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停了下来,低下头在他小巧的乳头上舔了几下,说道:“放心,不会用手指干射你的。”

话音刚落,乔闻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徐正阳抱着他倒在了布艺沙发上,一边吻着他一边用硬邦邦的大肉棒在肉穴的穴口磨蹭,说道:“我会用这根,把你干的射出来。”

徐正阳抚摸着乔闻全身上下的皮肤,全身滑溜溜的让他爱不释手,“套子和润滑剂在哪儿?”

乔闻愣了一下,说道:“你没带吗?我这里只有KY。”

这下轮到徐正阳愣住了。

“你这里没有套子?一个也没有?”他问道。

乔闻点头,他买润滑剂是在自己用假阳具插自己后穴的时候用的,避孕套就实在是无用武之地了,他买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