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欢(高/H)》 作者:一时半会

 

 

简介:

 

沈均注意对幢住的那个男人很久了,每天晚上都幻想和他打一炮。

对方单身独居,似乎还有些洁癖,相貌英俊,轮廓锋利,仿若雕刻而出,尤其结实有力腰身下的那双大长腿,每夜都勾得他心痒难耐。

幻想归幻想,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有朝一日,男人会成为自己的胯下之臣。

ps:主受1v1甜文,本文是作者为了炖肉的产物,随时随地啪啪啪,不要带入生活,随便看看就行

 

 

————————————————————————

 

 

 

正文

 

第一章:春梦

沈均是在生日那天注意到那个男人的。

他跟朋友吃完饭喝了酒回来,整个人都晕飘飘的,踉跄地走到窗台吹风。他住在高层,现在是深夜,对幢楼里几乎都已经关了灯谁觉了,不过有一个亮着的窗户极其醒目。

那一户所在的楼层比沈均低,所以可以看得很清楚。

那时一间浴室,窗帘没拉,里面的人正在洗澡。

沈均并无意偷窥于这种事,转首正要回屋,眼角忽然注意到那人影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纤瘦女人。

准确来说,那是一个肩宽腰窄的男人,身材高挑,抬起的手骨节分明,透过雾气在调节水温,很快,热气腾腾的水流下便打出一副令无数零号垂涎的优质躯体。

因为男人背对着沈均,所以他根本没法看到相貌,但这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沈均是个纯零,这样的躯体对他有种天生的引诱力。

沈均因为自己性格,常年在别人面前过于放不开,所以没什么情史,朋友也少,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审美与眼光,那个男人的身体就算放在众多欧美gv中,也不会有任何违和感。

沈均几乎立马趴回了原来的地方,可能因为醉酒的飘忽感,他竟看着那个男人的裸体,做出了一个这辈子都不会做出的事情。

他半跪在阳台后,自慰起来。

直到男人关了水转过身,沈均再也承受不住快感,射了出来。

他低喘着,看到了男人的脸。

男人似乎也往窗外看了一眼,眉头轻轻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否看到了他,眼眸微微发暗,坚毅的轮廓在灯光下显得很冷,接着扬手,将窗帘拉了下去。

沈均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捂着自己极速跳动的心,又看了看那扇已经被遮住的窗户,有些恍惚。

男人很好看,不,应该说,是他再也没有看到比那个男人还要英俊的人了,如果他还年少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人是个从远方逃亡而来的贵族。

那晚,沈均做了个梦。

他梦到自己又在阳台偷看着男人自慰,却怎么都得不到疏解,他撅着湿润的屁股不停地将手指来回捅入,却还是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他难受得直哼哼,想去看那个男人的影子,却怎么都寻找不到。

他正要站起一点,阳台后的门突然开了,他还没来得及扭头,身体便被人猛然禁锢住,陌生的男性气息落在他的脖颈。

身后的男人哑着嗓子道:“别扭了,你屁股上的水儿快要把我裤子打湿了。”

沈均慌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身体却因为男人的抚摸而软了下去,后面蠕动的小穴明显得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顶了上来。

天还没黑透,沈均有种马上就要被周围邻居看到的极大的恐慌感,他开始哭着说不要,男人却在这时忽然扒下他的裤子,修长的手用力揉捏了下那饱满的两瓣,接着伸到前面抚弄他的粉红的肉棒……

沈均被挑拨得受不了,想要用手去弄自己的后面,却被男人抓得放在了一根火热的铁棍之上。

他已经开始头晕脑胀了,带着哭腔:“好……好痒……”

“哪里痒?”男人似乎也有些忍不住了。

“后、后面……”

“后面哪里?”男人开始顶戳不断收缩的小口。

沈均被他折磨得崩溃起来:“呜呜……后面的小穴,屁眼……求求你……要……”

他还没说完,手中握着的硕大肉棒便一下顶了进去,他连忙收回手,可很快又被男人抓着放到了还在不断进出的大肉棒后面的两个来回晃动的肉球上,迫使他揉捏。

“真想把它们也全都挤进去……”

“不……不行……”

“哪里不行?小屁眼里水儿真多,怪不得这么骚……”

小小的阳台上,他被顶弄得上下颠簸,男人一会儿将他抱起,一会儿将他抵在墙上,狠狠地鞭挞,几个来回,胯下的肉棒丝毫不见疲软。

啪啪啪声越来越快,沈均哭喊着被插射了出来,男人低低笑了一声,将大肉棒慢慢滑了出来,后面那小穴竟被捅得几乎无法闭合……

沈均再睁开眼睛,整个人正侧躺再床上,手还在下身拨弄着,裤子里面一阵无法忽视的黏腻感。

原来是做梦。

这春梦的另一个主角还是他昨晚偷窥的那个男人。可实话实说,这个春梦带给他的快感,比以往任何一次的自慰都要强上百倍。

他忽然生出一阵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如果那不是梦,该有多爽。

 

 

第二章:被开苞

那天之后,沈均一有机会就去注意对幢的那个男人。

男人是个上班族,他客厅的窗帘极少拉上,沈均经过会通过那一扇窗看男人吃饭、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偶尔男人衣袖沾上了什么赃物就会眉头紧皱,然后跑进卫生间折腾很久才出来,似乎有洁癖。

沈均能看得出来对方私生活很简单,每次早早下班就回家给阳台外的植物浇水,吃饭完出去散会儿步,沈均偶尔会装成路人跟在后面。

不到一个星期,他几乎就把男人的底细摸了个干净,男人叫梁旭城,半个月前搬来的,一个人住,很喜欢养植物,但对一些动物却很抵触,沈均还记得在小区看到路人的宠物狗扑向他时他的表情有多可怕。

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个完美的男人,却是一个有些怪的人。

沈均今年25岁,他不喜欢上班,平时主要宅在家里写影评养活自己,偶尔才会出去运动健身,因为一直遇不到合适的人,其实心里已经不打算找什么伴侣,毕竟不像刚毕业那时候对未来充满幻想,很多事情都让他体会到现实带来的艰难,他又是个同性恋,这辈子都打算一个人过了。

哪怕遇到这个男人,他也没改变这个想法,对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和自己真的产生交集。

这天夜里沈均依旧在阳台看着对幢的那个房间,梁旭城自那次后每次洗澡浴室的窗帘都会及时关上,但这并不影响沈均对那个人影的贪恋。

正看到男人洗完澡拉开窗帘时,身后突然一黑,沈均回屋一看,这才发现是灯泡坏了。备用灯泡也没了,沈均不做他想,拿了钱就下楼准备买灯泡。

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正好有个人低着脑袋走近电梯,沈均有那么一瞬觉得那人影眼熟,但电梯已经关上了,他心里有记挂着买灯泡的事儿,快步往便利店的方向跑了。

回来的时候因为天热,沈均买了个甜筒。吃到一半,自己所在的楼层就到了,电梯门打开,廊道却是黑的,沈均跺了两脚,只有远处的声控灯亮起来,自己房子这边的似乎坏了。

真是倒霉透顶,沈均抱怨了两声,就掏出钥匙走到自己家门前。

开门的时候,他将甜筒叼在嘴里,伴随着微小的机械声,沈均一下将门推开,可他的腿还没迈进去,腰上便猛地缠上了一只手,他心底一骇,刚叫出声,人就被迅速推到屋内,身后的门被重重关上。

屋内一片漆黑。

“你是谁?!我、我没钱!”沈均以前是入室抢劫的强盗,声音都吓得发起了抖。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沈均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在看着自己笑。

那人忽然俯身,沈均看到,他竟舔了舔自己手中的甜筒。沈均手一颤,甜筒掉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对方贴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沈均瞪大眼睛。

扑鼻而来的雄性气息简直要将他淹没,原本恐惧的心居然起了一丝期待,这种期待一出来,沈均就便迅速将它压下去,顺便在心里骂自己为何如此不知廉耻。

对方先只是轻轻地舔弄他的唇瓣,看他一直僵硬着,忽然用舌头用力顶开他的唇齿,在他口腔之中暧昧地游走,沈均想推开他,男人便将他的双手举过头顶,似是羞辱一般,舌尖开始一点点在他的口腔模拟性交般,来回戳弄。

“嗯……啊……”沈均忍不住发出呻吟。

男人眼睛紧紧盯着他,在沈均神情逐渐迷离之时,忽然开始快速戳弄,顶的沈均舌头打颤,汁液横流,就在沈均不与自主想要回吻时,那个坏男人居然退出了舌头,转而开始用力亲吻他的脖颈,一边啃咬一边用双手隔着衣服极近色情地捏扭沈均的乳头,捏完又凑上嘴巴隔着衣服含弄。

沈均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了,甚至有种抱住男人的脑袋,让对方尽快疼爱自己的冲动。

他的身体无法抗拒这样的快感。

在男人一路向下隔着裤子含弄自己的阴茎时,沈均再也受不了了,生理上的长期不满让他一下跪在了地上,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低低求着:“别这样……不要了……求求你快给……”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那声音沉哑好听,颇具磁性,跟沈均印象中的偷盗者身份完全不符。他还没回答,男人便极近耐心地开始脱掉他的裤子,早已硬挺的粉白色肉茎轻轻弹跳出来,湿润的龟头蹭在了男人手背。

男人没再动作了。

沈均用力抱着男人的脖子,似乎生怕对方会立马离开,他用自己的脸不停地蹭着对方的胸肌,难过极了:“我要,要……要你帮我……好难受?”

他说完,就放下胳膊,开始摸寻对方胯下的那个物事,一会儿就找到了,摸在手里硬邦邦、沉甸甸的,沈均无法想象这孽根捅进自己那里会是何等的舒爽。

在他伸手拉开拉链握住大肉棒的那一瞬,对方明显喘了口粗气。

“你怎么这么骚?”

沈均不说话,低头要去咬那东西,却被男人阻止了。男人语气里似乎在极力抑制着什么,他抬起沈均的下巴,重新舔咬唇齿,他道:“我想先进你的后面,想把第一股精液射在你屁股里,好不好?”

沈均被他如此露骨的言语激得身子一软,后面本来就有些湿润的小穴开始情难自禁地蠕动起来。

男人吞下他的口水之后,便将人放倒,两人呈69的姿势,男人在上,他在下。

男人盯着眼前一收一缩的粉红肉菊,先用手指插入轻轻搅弄,听到身下的人软软地哼着求着,便低下头,在那小穴四周舔弄起来,时不时还发出一些水声,沈均忍不住喊了起来。

“嗯啊……啊啊啊……嗯嗯……再深一点……里面也要……嗯啊啊……”

“啊……好会舔……啊好哥哥……”

他那句好哥哥一出,男人便立马将舌头顶入了不断流着淫水的小洞中,长长的舌头用力抽插搅动起来,一次比一次快,最后在沈均的尖叫声中将那腥臊的汁水卷入口中尽数吞去。

沈均被舔得直接射了,他喘了好一会儿,很快又来了感觉,然后盯着头顶晃来晃去的大家伙,心痒难耐,也不顾男人之前所说的那话,舔了舔唇,突然抬头就将那足足有18cm的粗壮孽根含住了。

他正吸舔着龟头,谁知身上的男人忽然停了动作,他一愣,男人就低吼着将明显又大了一圈的肉棒从他口中拿出。沈均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男人已经调转姿势将他的一双白嫩长腿折起放到肩上,接着扶着自己的肉根一捅而入。

因为之前被男人的舌头伺候得很好,小穴已经完全打开了,对方进来时沈均并没有感觉到特别明显的疼痛,只是那股被填满的胀感让他一时无法适应。男人却怕他痛,忍得青筋暴出,并没有立马开始动作,谁知沈均却先发起骚来,他与男人肉贴肉,扭着肥大的屁股,娇声哼起来:“好大……嗯……原来被真鸡巴捅是这种感觉……哥哥好棒啊……嗯啊……为什么不动了……小屁眼……人家的小屁眼快要痒死了……好哥哥快……”

“你第一次?”男人似是不敢相信。

“嗯……”沈均开始挪动屁股,要自己去吞吃那大肉棒。

男人被他一下子刺激得不行,猛地掀开他的衣服,染回狠狠地咬了一口红艳艳的乳头,接着便大开大合地干了起来。

每一次几乎都会在快要抽出时再尽数捅入,誓要将身下之人完整地吃入腹中。

两人连接出满是黏腻的汁液,荒淫至极,可很快又被男人两个硕大的肉囊拍打成一堆细小的泡沫。

“啪啪啪……啪啪啪……”

男人的耻毛将沈均的大腿根处都打出了红红的痕迹。

“呜呜太深了……慢一点……”

男人只会越来越快,他看沈均因为过大的快感而死咬嘴唇时,突然伸手打了下他的屁股。

沈均一下叫出声来:“不要打……呜呜呃……太深了……嗯啊啊……”

男人垂首咬住他的嘴巴交换唾液,下身却不停歇,摆着公狗腰,开始九浅一深地抽插。

沈均被干的大叫起来,泪眼朦胧中想跑,又被男人换了个姿势钉在墙上顶弄……

沈均大喘着求饶,对方丝毫不为所动,仿佛又干不完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