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周小波颤巍巍地摸上自己的脖子,这一摸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居然没喉结了!没喉结了!妈蛋谁他妈把他送到了医院还顺便给他做了个变性手术?

他不就是晚上看了个小说吗?现在不仅卖身还债连性也变了!难道女孩卖钱多?

周小波瘪着嘴,手颤颤悠悠地伸进被窝,然后扒开裤子,一脸销魂的浪荡表情,摸摸,再摸摸!

他眼神越来越亮,兄弟啊,你果然没有离我而去!现在我才发现我离不开你!

一直以来,因为文案中都是代码,不敢随意更改,所以尚未感谢辛苦做了这个封面的火萤同学,不管能不能看到,多谢火萤,鞠躬~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晓波,计子慕 ┃ 配角: ┃ 其它:抱大腿

☆、作死的结果

周小波晚上看电子书看到两点多,结果看完了躺床上的时候精神倍棒,丫死撑着也睡不着,那种感觉恶心巴拉的,说不出的难受。

偏偏脑子里还是刚刚那热血沸腾的画面。

主角真帅啊,简直就是作者的亲儿子!各路金手指大开,美女票子全都来,一直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眼皮子直打架,磨砂似的难受,却又不困,这让周小波苦不堪言,折腾到快天亮,总算能稍微眯了一会儿,谁知,这一眯就真过去了。

周小波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

外面湛蓝陌生的天空让他有一瞬间的疑惑,丫的这也明亮过头了吧?就像是那被水洗过的玻璃一样!

难得在二十一世纪见惯了雾霾的天气,居然突然间变好了?

周小波扭头观察自己所在的病房,这……不会是……高级病房吧?

这么一看,周小波心里抽搐了,他心里已经幻想过卖身还债的悲催日子了!他就一个穷学生,怎么可能住得起这么贵的病房?

再说了,为了看一本名为《精英》的小说居然将自己看到休克,他自己想想都想直接剖腹得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这么想着,门口叮地一声,周小波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门居然开了!

难道刚才是有人在刷卡什么的?

周小波泪流满面,这什么病房啊,都用刷卡来代替锁门了!他这不得在医院刷盘子一辈子……

在医院……刷盘子……

可是进来的却不是周小波想的那样是个穿白衣戴白帽的漂亮护士姐姐,而是一个东西……

嗯,东西。

这个东西的材质是类似于陶瓷的机械物件,奶白色,进来后旁若无人地开始打扫病房。

周小波囧囧有神地看着,看着这小陶瓷脑袋上俩支楞着的天线,感觉颇为滑稽。它慢悠悠地用机械手上的“吸尘器”扫着地上的灰尘,不时还从前兜里掏出抹布类的东西擦一下桌子,小模样认认真真的,擦完后又慢悠悠地扫地……

逗比!

周小波看着这打扫的机器人心里大骂坑爹!他脑海中已经幻想了N多种逃跑的方案了,照这样子看来,他这一辈子还能还上那住院钱吗?肯定是他的同学跟他恶作剧!

周小波欲哭无泪,误交损友!真是误交损友!

突然,正在打扫的小机器人动作一停,脑袋上俩天线一个打弯,刷地扭了过来,周小波看的心里一咯噔!

这玩意不会发现他想要逃院的念头了吧?

周小波心里惴惴,眼看着机器人底下的轮子转动向他驶来,然后……

将他桌子上的水杯盖上了盖子……

你妹!吓死小爷了!

周小波吓得拍拍胸脯,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手时,却吓了一跳!

这……这白鸡爪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白了?连皮肤都细腻光滑了不少有木有!

他的手上有小时候被狗咬伤后留下的疤痕,手心还有一些茧子,可是现在这双手,如果不是长在他的身上,他简直要怀疑是个艺术品了!

难道……这坑爹的黑医院还给自己做了全身美容?

等等!

这……这皮肤……

周小波颤巍巍地摸上自己的脖子,这一摸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居然没喉结了!没喉结了!妈蛋谁他妈把他送到了医院还顺便给他做了个变性手术?

他不就是晚上看了个小说吗?现在不仅卖身还债连性也变了!难道女孩卖钱多?

周小波瘪着嘴,手颤颤悠悠地伸进被窝,然后扒开裤子,一脸销魂的浪荡表情,摸摸,再摸摸!

他眼神越来越亮,兄弟啊,你果然没有离我而去!现在我才发现我离不开你!

叮——

周小波一愣,扭头往门口看去,就看到一个医生满脸黑线地看着他。

“医……医生,这是个意外,我可以解释的……”周小波脸羞的通红,一时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变了。

“不用解释,不过你不用这么饥渴,等身体好点了再手.淫。”

“我……我我我我……我饥渴?”娘哎,来一道雷劈死他吧!

“手伸出来,测一下数值。”医生动作麻利,进来不知道在哪里调出来一个小球,随后操作了几下,小球就又消失不见了。

“医生,你刚刚看到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周小波还在试图解释,以图挽回自己的颜面。

医生也没搭腔,径直干着自己手头的工作,周小波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他……

他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他……他他他……这还是他的身体吗?

还有,刚刚的小球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现在医生手里拿的又是神马东西?

周小波抽出裤裆里的爪子,颤巍巍地伸出去,医生见状,拿着长条似笔的东西过来,在递给周小波的时候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周小波:???

医生:“去洗洗手。”

周小波:……

周小波洗手回来,还在为从卫生间看到的东西感到不可思议,现在洗手居然已经不用水了吗?他只要把手伸到一个仪器中,运行中极小的声音,五秒钟不到,仪器的屏幕已显示消毒完毕……

妈妈,我这是在哪儿?

周小波老实了,他算计着将医生作为突破口,打听一下现在的现实状况,那些穿越重生类的小说中不都是这样写的吗?熟悉情况就要装作不经意的问起,当然最好的办法还是装作失忆……

“医生,我想问一下……”

快速地将数据输入,医生没听完就打断了周小波的话,“不用问了,你现在可以自.慰了。”

周小波:(⊙o⊙)!

妈蛋,作者你骗我,为毛这对话不按照剧情发展?!说好的失忆呢?说好的解释呢?!

摔!差评!

“不是的医生,我是说我失忆了。”

卧槽这借口,实在太老梗了,希望医生不是无聊喜欢看小说的人。

“嗯?”医生这才将注意力分给了周小波一点,“你不用强调第二遍,你的病例上写的就是纵欲过度引起脑休克,导致失忆。”

“纵……纵欲过度?”周小波目瞪口呆,他这是穿越到了什么身体里?居然做到脑休克?

一定是他穿越的方式不对,一定是的!

不对!

周小波猛然睁开眼睛,他悲愤了,伸出那鸡爪指着医生,表情痛不欲生。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已经不是处男了?”

医生表情也裂了,“这种问题你来问我?”

“你不是说纵欲过度?!”周小波表情愈加悲愤。

“……”

经过医生的解释周小波才明白,当今社会科技发达,想要体验性生活不仅能够真刀实枪的干,同时商家也推出了一款商品,也就是性.生活体验品。

所谓的性.生活体验品其实是专为未成年研究的,一般人长至十二岁性.器官开始发育成熟,就会产生性.冲动,可是不满十八周岁却禁止性.生活,这在国家法律中是明文规定的。

很多家庭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就会提前为孩子购买性.生活体验品,这样无损身体的体验方式,国家并不禁止。

周小波的父母也为周小波买了一件,但谁曾想……

周小波听完,双手捂脸,森森地为自己蛋疼,他真没脸见人了!连医院的医生都说,因为纵欲而导致脑休克还跑到医院来的,他是第一例!

这他妈当时得有多激烈啊!

“这……这是个误会……”连周小波此时都感觉自己的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还能有比这更加丢人的事情吗?

还能有吗!

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哪儿去了?!

医生很快地将东西收拾完毕,脸上的表情居然柔和了,露出了一丝笑意。

周小波:???

难道是他看错了?医生居然会笑!

“你还是先休息吧,你的父母去接你哥哥了,你身体太虚弱,需要休养。”医生说到这里,犹豫了会儿,“至于记忆,因为脑休克时间太长,恢复的几率很小,希望你能够放平心态?”

“我还有父母?还有个哥哥?”这个消息对于孤儿的他是如此的美妙。

看到医生怜悯的眼神,他就再也美妙不起来了。

好吧,他失忆了,因为纵欲过度。

妈蛋,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

周小波心里发誓。

“对了,医生,我叫什么名字?”

“谢一竹。”医生说。

“写遗嘱?”周小波皱皱眉,“这名字真难听。”

医生脸黑了,道:“这是我的名字……”

医生满意地出去了,留下了屁股上被扎了一针的周小波可怜兮兮的迎风摇摆,今天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发誓他以后再来这家医院他名字倒过来写!

周小波现在的名字叫周晓波,跟他的名字就相差一个字,是家里的老二……

周晓波?

周小波趴着摸摸下巴,他感觉这名字有点……熟悉啊。

是在哪里听过?

还没等他想好,门又叮地一声,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晓晓还没醒?”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有些心疼,听的周小波心里一颤就要落下泪来,这是……属于母亲的声音。

“妈,不要着急,医生说弟弟已经醒过一次了,证明弟弟恢复的很好。”

“可是……你弟弟身体这么弱,以后成了亲该怎么办?”说着,周小波感觉床边一塌,一个人已坐了上来,“我可怜的晓晓。”

周小波感受着脑袋上温暖的手,心里涩涩的,难道这就是母爱吗?这么温暖,这么幸福。

“子慕,以后你要好好的照看你的弟弟。”

“……好。”

子慕?

周晓波?

这俩名字……

卧槽!这不就是害自己穿越的那本书吗?他怎么跑到书里来了?

作者,你给我死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炮灰中的战斗鸡

周小波对《精英》这本小说可谓是记忆犹新,刚看完当晚就过来了能不犹新吗?

妈蛋,这周晓波在小说里就是个炮灰级人物,而且还是那种早早死掉且性格恶劣,为主角的成长添砖加瓦的反派角色!

可这个周晓波可悲的地方是,他反派就反派吧,他在反派中居然也只是个戏份极少的炮灰!因为他的体弱多病,当他完成了作者派给他的任务——

增加主角仇恨值、刺激主角成长的主线任务后,连个副本都没来得及下,就被主角的亲妈安排去领了便当……

……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

可却被作者塑造的连周小波当时看的时候都要骂一句不要脸!森森为自己这个同名同姓的同门感到可悲可耻!

这周晓波到底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周晓波的家庭条件挺不错,父母都是高官,可谓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可这个官二代却自小身娇体弱,又因为长相原因,刚上学时就被几个尚未长成的臭小流氓**了几次,以至于死活也不去学校了。

远离了学校,又因为不经常出门运动,这娃的性格就有了些扭曲。这时候,周晓波父亲的朋友殉职,只留下了一个比他大了两岁的孩子就GAME OVER了,这就是作者傻妈的坑爹之处,让主角有了个凄美的身世,囧……

顺理成章的,主角也就是计子慕被领养到了周家,做了周晓波的哥哥。

可周晓波这娃不乐意啊,他一个人生活的好好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哥跟他抢夺父母的注意力他能乐意吗?

但是作者傻妈都安排好了,周晓波这娃说到底就是个性格扭曲的炮灰,为了主角的长成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勤勤恳恳半分不敢懈怠,得罪主角相当的不予余力!

于是,周晓波就傲娇了,一门心思的认为他的父母是因为他的身体不好,以便于他死了后这个所谓的哥哥来顶替他的地位所以才领养了个孩子。

于是计子慕的悲剧史自此谱写。

为了突出主角的可怜与周晓波的恶劣,刚开始的时候主角计子慕那是相当的圣母,对待这个弟弟是很友好很友好滴,同时也因为初入新家丧失父母的不安全感,所以对自己同样年龄的弟弟还有一种……

异乎寻常的亲近。

可周晓波这娃不干啊,于是各种栽赃陷害轮番上演,甚至有一次逼迫计子慕生吃死老鼠,直接导致计子慕住院半个月,以后的一段时间计子慕曾因这件事情而被寄生虫感染!

周小波抽抽嘴角,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周晓波这娃简直将作死境界修炼到了极限!可当时他还为周晓波终于死翘翘了而拍手庆贺,可现在……

现在……

(╯‵□′)╯︵┻━┻

作者,你死出来!咱两个谈谈人生!我保证不剁死你!!!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现在还不是找作者谈人生的时候,关键是现在剧情进展到哪一步了?主角跟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关系交恶了没有?如果交恶了还有没有机会挽回?

话说,周晓波因为纵欲过度而住院……

纵欲过度……

周小波囧囧有神地又想起了这个雷人的词。

可是,小说里有这个情节?

难道是因为作者傻妈对这个小炮灰太不重视了所以连这么大的事情都没心情去写?这可是小爷回忆剧情的关键线索啊摔!简直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话说回来,周晓波自小体弱多病多次入院,连家庭医生都让他父母做好了心理准备让他最后能够毫无负担快快乐乐地走,所以这么一两次的入院不被作者重视也很正常……

说起来,计子慕跟周晓波的关系冷到极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周晓波不喜欢计子慕,甚至因为计子慕多次犯病进行抢救,生命几次垂危,周父周母看在眼里,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领养的儿子,亲疏立见,最后为了稳定周晓波的情绪,周父周母决定将计子慕送到寄宿学校。

周小波黑着脸,抽了抽嘴角,感觉自己的前途是一阵灰暗,跟大开金手指的主角对着干,他还能有活路吗?

不行,他以后得抱主角的大腿,不管是因为他是周晓波睁开眼睛后见到的第一个“熟人”,更是为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二次生命半路夭折在大神手里!

周晓波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得好好想想。

计子慕其实是一个很多疑的人,如果他现在已经厌恶了周晓波,那么他用怀柔的手段慢慢软化计子慕,肯定会被计子慕警惕。

所以,他必须在性格上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彻底的打破计子慕对原有周晓波的认知,这样才有可能让计子慕接受她!

“妈,刚刚我好像看到弟弟动了一下。”

大腿……哦不,是主角的声音响了起来,声线温柔,带着微微的关切。

等等,他刚刚动了?他不是正在闭着眼睛苦思对策吗,怎么就动了?哪里动了?!

艾玛这主角的眼睛怎么这么尖?!

“晓晓,晓晓你醒了吗?是妈妈啊!”

这期盼喜悦的声音让周小波再也装不下去了,他微微睁开眼,装作刚刚清醒的样子,眼神迷茫地看了下病房里,然后视线落在了床边的妇女身上。

“……妈妈?”周小波有些迟疑的喊,实在是“妈妈”这个词对他过于陌生,即使他曾在梦里喊过很多次,可是亲口,却是第一次。

“好……好……”周母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哭声哽咽,“晓晓乖,现在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

周小波摇了摇头,这被人宠着的感觉几乎让他落泪。

“不急啊晓晓,记不起来妈妈没关系,等以后妈妈会好好照顾你。”说着,她向身后一直不动声色站着的主角招招手,“来,子慕,过来看看你弟弟。”

计子慕上前两步,蹲下身,靠在病床边,神色温柔,嘴角擒笑。

周小波这才顺理成章地打量了一下主角,妈蛋,果然不愧是作者的亲儿子,长的就是好看!

“晓晓,这是你哥哥,还记得吗?”

周小波摇摇头,眼中一片迷茫,心里却在呐喊,他记得啊,当然记得啊!这位可是大神!!

计子慕伸手握住了周小波病床外的手,他的掌心温暖干燥,仿佛有一种青草的香味,说话的声音仿佛宠溺着生病弟弟的哥哥,带着些许的担忧,却又安慰着。

“晓晓,别害怕,我会照顾你。”

坏事了!

这是周小波心里唯一的念头,真是……

真是……

这语气,太过于熟稔和温和,仿佛真的是一位关心弟弟的好哥哥,可是,他心里门清,在他们这对兄弟关系尚未恶化的时候,计子慕对待周晓波的态度是小心翼翼的,甚至是有些过于的讨好,而非这么从容不迫。

哥们,别装了,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应该贼高兴,贼幸灾乐祸,装作这么担忧的样子那不是你!

计子慕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然后再看看病床上躺着的所谓的弟弟,那个恶魔。

在周母看不到的角落,他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冷芒。

还想耍什么手段?他早已不是原来的计子慕,也不会这么轻易上当受骗了!

“妈,你先去回家吧,弟弟这里有我来照顾,昨天爸因为案子一晚上都没有回来,这时候应该还没有吃饭。”

计子慕搂住身材娇小的母亲,轻轻拍着周母的背安慰着,神态平和,一片清风朗月。

“可是晓晓才刚醒来……”

“放心吧……”计子慕蹲下身,认真地看着周母,“这里有我。”

“你也别太累着了。”

周母最终还是被计子慕安慰着走了,周小波躺在病床上,哪怕是看到周母要走,他也没提出反对意见,甚至还礼貌地摆了摆手,这直接让周母泪奔了,以前她的娃是多么的依赖她啊,现在居然还跟她挥挥手……

计子慕一直面带着笑容,看着周母放心且黯然的离去,可是当门关上的那一刻,周小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因为那一瞬间,他明明白白的看到,本来挂在计子慕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换上了冷冽嘲讽的眼神。

“这个……大神……”

Orz……

他居然把他内心的称呼叫了出来,看书的时候他就被主角那高智慧的头脑,果断狠辣的性格所吸引,所以跟书评区的脑残粉一起称呼其为大神!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大神知道他称呼的是他吗?

不用考虑了,大神果然用一种“你是弱智”的怀疑目光看着周小波。

“你还想玩什么花样?”

计子慕也没有回避周小波的打量,微笑重新挂在了脸上,他坐回床上,温柔地替周小波整理了一下被角,声音也是温柔的,他看着周小波,眼中却无一丝温度。

周晓波,都是你这二逼青年做的虐,把我家大神得罪惨了!也把我害惨了!周晓波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哥……哥哥,我是你弟弟啊。”周小波颤巍巍着小心肝,被大神一看,他立马不敢动了,真怂!

“不敢当。”计子慕不紧不慢地说着,声音好听温柔,“我怎么敢有你这样一个弟弟?”

欲哭无泪,果然二逼青年欢乐多,周晓波你作死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好给自己留条退路?

计子慕显然也不在乎周小波的回答,他手指捏着被子两端,一用力,微低了身子,俯身在周小波的耳侧,神情温柔,远处看去,仿佛兄弟间亲密的低语,可周小波却瞬间浑身冰凉,呼吸也被卡的粗重了起来。

“将你的体验品频率改变了你还没死,真是命大,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就这么好运了……”

说完,计子慕已松开了手,神态自然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看周小波一眼,眉眼清明,他拿起旁边的一个苹果,擦了擦桌子上的水果刀,就开始细细地削起了苹果皮。

周小波被憋的咳了两声,却再也不敢随便乱看。

孙子哎!你到底给老子留了什么烂摊子!

作者,你死出来,这一次我非剁死你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搞好关系很重要

不行,这样下去我的抱大腿计划肿么办?

为了以后不被大神杀死,为了以后美好幸福的未来,周小波,你要镇定!得罪大神的又不是你周小波而是那个傻缺周晓波,他周小波可是聪明伶俐团结友爱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一枚……

咳,扯远了。

周小波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这个所谓的哥哥,长的眉目清明,神色柔和,即使闲散地坐在凳子上仍能看出从容不迫的气度。他双腿修长,略低着头嘴角微弯的样子,真是做种马的好料子!怪不得以后连老婆都有九个……

周小波看着看着双眼渐渐亮了起来,这就是大神啊!

不愧是大神,连苹果皮都削的这么好看。

“哥……”周小波打算先跟大神搞好关系,“你累了不?”

手里的水果刀噌一下插在削好的苹果上,周小波下意识缩缩肩,就看到大神的手腕灵活的一转,一块削好的苹果就此削了下来。

“要不要吃一块?”

虽然计子慕是笑着的,但是周小波却看的心里发毛,他飞快地摇了摇头,下意识缩了缩肩,艾玛这个哥哥太可怕了,这不是他的大神!

“难得见你这么乖巧,又在想怎么对付我?”计子慕神色温柔,刀尖插着削下的苹果却没有吃,计子慕抬头看向周小波,“还是……你想要去告密?”

“哥哥,我……我我我我失忆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计子慕笑。

谁知道周小波居然猛点头,小鸡啄米一般,这让计子慕都无语了一下。

“以后再随便在爸妈面前嚼舌根,我不怕让你……”计子慕又削了块苹果,递给周小波的时候眉眼微弯,微闭的眼中却寒芒冷闪,“再死一次!”

艾玛,一定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妈妈,我不想抱大腿了我想回家!

周小波底下使劲一掐自己的大腿,瞬间飙泪,他一个虎扑,直接抱住了计子慕的……腰。计子慕被周小波撞的蹬蹬蹬后退两步,下意识就想推开周小波,哪知周小波半个身子都被他拽下了床在空中晃荡着,就这还死不撒手,没等计子慕下手,周小波就已瞅准了机会亮开嗓门嚎啕大哭。

“哥呀!!我是你弟啊!!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啊啊!!”

即使已修炼的差不多半条小狐狸的计子慕,此时也被周小波这不要脸的样子气的半死,他将手里的东西一扔,使劲想要挣脱周小波的熊抱。

“你放开!”

“不放!”

“不放我让你以后再也没有放手的机会!”计子慕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阴郁中带着一股寒气!

“吔?”周小波惊讶,“咋整?”

“人没胳膊了还在乎什么放不放?”计子慕咬牙切齿。

哪曾想,计子慕话音刚落,周小波这已泪眼汪汪的无语凝噎,一脸控诉的委屈表情,他说:“哥,你舍得吗?”

计子慕感觉自己脑仁疼。

“哥呀~~~~”周小波放开嗓子开始狼嚎,他居然被大神讨厌了!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好不容易见到个熟人,他居然被讨厌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

他这个哥哥主人居然不能够对他和颜悦色一些以弥补他受伤的小心灵,于是他又嚎了起来。

“哥啊~~~我是你弟啊~~~~”

“叫鬼呢!滚犊子!”

隔壁窗口的病友终于忍无可忍拔口相助!周小波瞬间息声了。

计子慕冷眼看着,听到外面的骂声他也只是抬了抬眉眼,他今天这弟弟……怎么这么奇怪?

难道真的脑袋被憋坏了?

“哥……”周小波仍然抱着计子慕,此时可怜兮兮地抬头,计子慕低头,就看到了那双委屈的双眼。

他委屈什么?

难道这一切的结果不是他自己造成的?

计子慕冷笑,一个用力,将周小波扒下来直接扔回了床上,随后,他弹弹衣角,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地上的苹果扔给小机器人,自己却坐下来重新拿了个苹果有条不紊地削了起来。

周小波被摔了个四仰八叉,心脏的地方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这让他脸色都白了,缓了一会儿才爬了起来,却看到计子慕看也不看他。

小机器人接到苹果,头顶上的俩天线瞬间直立,仿佛兴奋过度一般,随后,胸口的红灯一闪,扫过小铲子上的苹果。

——可回收食物。

随后,小机器人格哒格哒两声,手里的小铲子瞬间变成了小巧的四轮箱子,苹果骨碌两圈滚了进去,在周小波的注视下,小机器人快乐地走了……

这……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周小波揉着心脏,心里纳闷的想。

“既然你今天叫了我一声哥,那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安静的病房中,计子慕的声音清朗温和,“只要你保证以后不惹我,我就不会主动出手。”

“我叫了好几声……”周小波还在委屈。

“那么……就记住我是你的哥哥!”计子慕说着,声音平淡,“哪怕到死。”

“那我们能不能和平相处?”周小波没理会计子慕的威胁,他趴在床上认真的问,用脚勾了勾自己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心里钝钝地疼,他明白是这身体的原因,原书中就说周晓波最终死于心脏修补手术,虽然手术前是因为计子慕故意使计激他。

哪怕是科技异常发达的现代,周晓波的先天不足仍然无法治愈,所以周小波要加倍小心,保护好他的小命,而保护他的小命,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跟主角搞好关系,免得一个意外他会因主角而死。

周小波从来不傻,他只是懒得去想罢了。

“我认为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可是我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那又怎么样?”

周小波急了,他不管为什么计子慕这么抗拒他的亲近,可是现在他是这身体的主人,他就不允许他的大神跟他分道扬镳,尤其是在大神很有可能后宫成群的情况下,到时候他们搞好了关系,嘿嘿……

他哥难道就好意思看着他这个弟弟单身?

“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弟弟!”周小波保证。

“不需要。”计子慕冷冷的回答。

“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弟弟!”周小波再保证。

“不需要。”计子慕气定神闲,仍然是这三个字。

“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弟弟!!”

“你所谓的好弟弟的标准是什么?”难得他们两个能够和平地共处一屋,虽然过程差强人意,但也让计子慕稍微有了些聊天的兴趣,尤其是跟以前……

恨不得害死他的亲爱弟弟。

“抱大腿,泡美妞!”

计子慕难得默了一下,第一次发现,他这个所谓的弟弟居然能够如此的不要脸。

“哥……”信誓旦旦地说完了,周小波又可怜兮兮地瞅着他以后的金大腿。

“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计子慕托着下巴打量周小波,神色讳莫如深。

“嗯嗯。”周小波狂点头。

“那为什么失忆后唯独对我态度这么好?”计子慕依然语调柔和,眼中却嘲意已现。

坏菜了!难道要说我从一本书中看到了你知道了你逆天的命运还间接把我害死所以决定坑上你了?

绝对不?!

“估计……物极必反?”周小波琢磨着说道。

“……”

“以前多讨厌,现在就多喜欢?”作为总结发言,周小波自己也被狠狠的雷了一下。

计子慕显然也被雷的不清,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无论如何,哪怕是假的,既然对方握手言和,对他,只会有利无害。

“我会试着去了解你的诚意,不过现在……”计子慕慢慢地擦拭着水果刀,“你是不是应该休息了?”

周小波疑惑,他为毛要休息?现在正是巩固胜利果实的时候,他为毛要休息!!

“不要弄得又犯了病,最后被怪罪的反而是我。”

果然还是不相信他。

周小波躺下,拿被子将自己卷了一个卷儿,不吭声了。

主角大神现在已经被黑化了,他的内心就像一个堡垒一样,哪怕撒娇卖萌都不管用,实在不好攻破。不过幸好,今天还算是个不错的开始,以后他会慢慢让大神对他印象改善的!

周小波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谁知这身子实在不争气,不一会儿还真的睡着了。

直到周小波的呼吸平稳了下来,温和的笑容才从计子慕脸上扯下,换上一脸嘲讽,他看了一眼卷在被窝里的弟弟,心里警惕着,却也……

有些疑惑。

他刚进入这个家的时候,其实是很喜欢这个弟弟的,长的像是瓷娃娃一样,从小被家人保护着,看人的时候高傲的像是个小豹子,却也是个豹子脾气,一碰就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