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人渣种马的别样人生》是本奇文

弟子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接近师尊,屡次试图激怒师尊

奈何,师尊偏偏油盐不进,只管谈情说爱,广开后宫,大秀人渣之技巧

以至于原本找师尊复仇的弟子,不知怎的就把师尊给推了

推了就推了,见师尊继续流连花街柳巷,弟子干脆把师尊给阉割了

那么问题来了→_→说好的找你家师尊报仇的呢?结果报到床上去了?

擦,狗屁作者狗屁人渣种马文!

读者吴不修骂完,穿越了

穿的还是那个被他唾弃了的疑似抖M男主——师尊大大。

喂喂,是不是他穿越的方式不对?

结果,傻缺系统提示他,后宫无数,碰不得;仇家遍地,杀不得

这是要他不要放弃治疗吗?

自救技术哪家强?吴不修含泪在捶墙,呜呼哀哉。

醒来睁开眼,他便听到鬼畜弟子在说:“师尊,快吃药!”

从此,读者吴不修踏上了人渣男主的自救之路。

前期:腹黑冰山帝王攻 VS 傲娇炸毛女王受

后期:腹黑忠犬任欺攻 VS 口嫌体正直诱受

(原著:鬼畜冰山帝王攻 VS 人渣种马女王受)(划掉,划掉!)

1V1,HE,可放心入坑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不修,宁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穿了人渣男主(精修版)

凌晨两点半,吴不修将手中的书摔在了地上,怒气值暴增的他,不得不寻找方式发泄一下。

    吴不修打开某着名网文论坛基空,狂敲键盘,发表了长达一万字的谴责连载,很快引来跟贴党的狂轰滥炸。

    有赞同的,有反对的,各种意见掐成了一团,吴不修默默的看着楼层不断被堆高,觉得心中的怒火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转移,真是,太好了。

    他脚下的这本书,名为《人渣种马的别样人生》。作为一个负二代单身宅男,吴不修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目光瞬间发亮。

    吴不修寂寞如雪啊,努力攒着老婆本的他,在房子买到手之前,追不到任何女人,只能靠种马小说聊以脑补。

    看着种马男主左拥右抱的时候,吴不修会暗戳戳的中二一下: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也能这般风流倜傥。

    现在,他简直后悔到了极点,他是怎么脑残发作,选择了这本杀千刀的种马小说的?

    天可怜见,当初他是看到种马男主的姓名跟他一字不差,觉得代入感会很强,才屁颠屁颠花钱买了这本书。

    此时此刻,他盯着被风吹得掀开的最后一页,再次被大结局的那段话给惊到了:

    【吴不修颓然的躺下,任由宁凉将他扒光,对着他再也无法昂扬的某处,露出胜利的笑容。

    吴不修看不到这一个笑容,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他已经失去了成为男人的可能,今生今世,都只能躺在宁凉的身下,承受被宁凉占有的痛楚。

    吴不修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谁叫他广开后宫,谁叫他那么人渣。

    然而,无论如何,至少,他还活着,至少,宁凉还愿意照顾他的感受,会极尽可能的让他舒服。

    他胆小,怕死,所以,宁愿委曲求全,苟且偷生。

    一代宗师落到如此下场,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人?就让他这样醉生梦死吧,就让他做一个专属宁凉的小受吧,其实这也算是完美的结局了。

    吴不修默默的闭上眼,回应着宁凉的攻势。

    夜,静谧而甜腻,风起了,红鸾烛动,青纱帐舞。一切如梦似幻,未来,大概每一日,都会这般*吧,但愿吧。】

    吴不修胸中的怒火再次腾起,他猛地将书踢开,拍案而起,走到窗边打开窗吹冷风,他需要冷静,冷静!!!

    此时的基空论坛上,楼层仍然坚持不懈的在拔高。

    吴不修不用看也知道大致的评论分为这么几种:

    a:吴不修活该啊,谁让他那么渣,不作死就不会死,不知道吗?要不是他收了严师师,彻底激怒了宁凉。宁凉也不会空虚寂寞冷的将他给推倒了啊。毕竟,一直以来,大家公认的都是宁凉与严师师的cp呢。拆cp的下场,吴不修颤抖了吧,哈哈哈哈!

    b:这能全部怪吴不修吗?宁凉这货,隐藏得太深了啊,一直以来都以为他是反派*oss,谁知道他忽然画风转变得这么诡异啊?果然他从刻意接近吴不修的时候起就爱上吴不修了吧?所以才不能忍受吴不修庞大的后宫啊!严师师什么的都是烟雾弹啊。

    c:这么说来,魔君才是罪魁祸首吧,要不是他恶作剧,害死了自己的魔将,还把魔将的儿子宁凉踹下人间,同时栽赃给吴不修的老爹,吴不修与宁凉的孽缘不就不会发生了。吴不修真是可怜呢,默默的为他点蜡。

    d:我怎么觉得,吴不修一开始就知道宁凉的身份呢?不然解释不通啊。吴不修广开后宫,荤腥不忌,男女通吃,妖怪也要,唯独对自己的首席弟子无动于衷,这是赤果果的第六感啊,他早就知道宁凉是不怀好意的了吧?

    e:这么说也有可能,艾玛,作者君太坑爹,除了男主少的可怜的几次心理透视,别的角色一概没有心理透视,只能让我等脑补啊,真累。所以说宁凉到底是什么时候惦记起师尊吴不修的?谁也说不清楚好吗?

    吴不修回到电脑桌旁,默默的将网页关闭了。明明是宁凉太腹黑,明明是魔君太阴险,书中的吴不修哪里错了?哼!

    至于那个拒绝了魔君求爱,还毅然与魔族女子结婚生下宁凉的直男魔将,吴不修不得不感慨一句:直男难当啊。

    关机后,吴不修准备去睡觉,走到床边,脚下踩到一个砖头块一样的东西,低头一看,摔,这本破书真的是阴魂不散!

    吴不修俯身捡起这坑了他人民币,坑了他感情的渣作,抬手就向窗外扔去。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本厚如砖块的书,愣是悬在了空中,半天也不见掉下去。

    吴不修懵了,走到窗前,伸手戳了戳悬浮状态的书,眼前骤然一黑,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将他带出了窗外。

    这下惨了,不会要死了吧?啊?吴不修的心脏急剧加速,濒死的恐惧将他吞没,很快他便昏睡了过去。

    睁开眼时,吴不修的视线中,一个束发戴冠的男子正长身玉立于一旁,背着手侧对着他。男子着一身黑色直裰,外面罩着件雪色半臂衫,气势泠然,颇有几分孤高不羁的意味。

    吴不修试图开口说话,感觉到的却是一阵强烈的不适,此时的他口干舌燥,声音沙哑,竟是喊不出一句话来。

    他只能勉强撑着身子坐起,男子听到动静转过脸来,神色漠然、口吻僵硬的说道:“师尊可是想喝水?弟子这就去。”

    不等吴不修说话,那人已经大步流星的迈步走了出去。

    吴不修心头升起异样的感觉,师尊?他不是摔下楼了吗?什么时候成了师尊?还有这个有着绝世容颜的男人,到底是谁?是这人救了自己吗?

    按捺住困惑,吴不修环顾一周,被眼前所见吓到了:这他喵的是哪里?拍古装大戏呢?

    看那古色古香的摆设,看那铺着青砖的地面,他绝壁是做梦了吧?啊?他家的地板哪里去了?他的电脑也飞了?

    就在这时,吴不修脑中响起一个声音:

    【系统提示,您已进入《人渣种马的别样人生》小说世界,请自行适应吴不修这个角色,您可以尽情的ooc,也可以大刀阔斧的治疗吴不修这个人渣角色,制造一个别样的结局。祝您有个愉快的体验。】

    慢着,慢着(尔康手),这是搞哪样?

    人渣种马的……靠!!!

    这本书不是他刚刚看完的极品之作吗?他居然成为了种马男主?

    吴不修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的就伸手摸了下丁丁,还好,还好,丁丁健在。

    不对,他一定是在做梦,一定!

    【友情提示,这不是梦境。您出现在原着第7章,《风吹丁丁凉》的后半段。本系统为您提供24小时不定时服务,祝您愉快。】

    完了完了,吴不修成了那个千夫所指的人渣种马了,这可怎么是好?

    这叫他怎么相信?难道是摔下楼把脑子给砸坏了?摸了摸自己的头,吴不修被一头长发惊到了。

    起身,他才注意到自己穿着的,居然是一件天蓝色的道袍。再想起刚刚居然毫无阻碍的摸到了丁丁,吴不修凌乱了。

    没错,古人不穿内裤,而是亵裤,开裆的!

    趁着屋里没人,吴不修掀开道袍下摆再次确认了一下,彻底内牛满面:奔三的人了,居然一朝回到解放前,穿起了开裆裤,说出去,不笑掉别人的大牙,也得笑疼他自己的肚子了。

    冷静下来后,吴不修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个坑爹的事实。

    那么,现在是什么状况?他,穿越了?

    好吧他穿越了。可为什么是《人渣种马的别样人生》这本书,简直节操尽丧啊好不好?

    他喵的进入的还是第七章,这系统绝壁是在坑他啊,啊?都第七章了,就算ooc,有些事情也挽回不了了啊!

    比如:第一章到第三章,吴不修参加了整个修真界的苍灵论剑,说起来,其实跟金庸家的华山论剑差不多一个意思。

    苍灵论剑大会上,吴不修夺得了头筹,获得了修真第一人的美誉,佩剑龙吟剑更是摘取了绝世好剑的桂冠。

    这么高的帽子砸下来,吴不修得罪的人可想而知,那些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们,怎么可能放过他?

    这造成了他日后一边收后宫一边还要对战的窘境,那些四面八方闻风而来的叫战者,一度使得吴不修应接不暇,要不是宁凉总是背地里偷偷解决掉一些,吴不修还真的有可能挂彩。

    再比如,第四章到第五章,吴不修回到逍遥派,很是志得意满,得罪了某些不该得罪的人,使得他在门派中拉起了仇恨的大旗,简直被人恨得牙痒痒。

    那些当不成堂主,殿主或宫主的师弟师妹们,每一个都暗戳戳的在摩拳擦掌,试图将他从青龙堂堂主的宝座上踹下来。

    更有甚者,在这时已经开始勾结敌对势力,试图将他这个逍遥派的镇派大神给拖下水。

    吴不修为自己四面楚歌的处境感到极大的不安,虽然距离那些人真正开始发作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但是,他不得不现在起就未雨绸缪了啊。

    更狗血的是,第六章到第七章前半段,吴不修的二师弟申不直,开始对吴不修发起猛烈的攻势,为的却是表白。

    吴不修一想到还要应付基佬申不直,简直欲哭无泪。

    系统大大,你这恶趣味,也太过分了啊,啊?都这样了,还ooc个什么劲啊?果然,这世上的系统不会无缘无故的开启ooc的,一定要相信这不灭的真谛啊!

    吴不修叹息一声,心烦意乱间,抬头便见那个冰山美青年走了过来,一手端水,一手端药,冷冰冰的说道:“师尊,喝完水后顺便把药喝了,这次你闭关走火入魔,师弟师妹们都担心死了。”

    师弟师妹们?说话的这是宁凉?摔,原着中此时出场的可不就是宁凉吗?居然让他一上来就面对人生劲敌吗?

    不行他得将宁凉遣开,他得逃离这个魔窟!

☆、第2章 丁丁辣么忧伤(精修)

吴不修喘了口气,强作镇定的说道:“宁凉,为师自己来就好。”

    宁凉板着脸,不由分说走上前来:“师尊都伤成这样了,弟子不来伺候的话,岂不是要为人诟病?”

    看着气势骇人的宁凉,吴不修心里直打鼓,妹的,原着吴不修绝对是世上最悲催的师尊,没有之一!

    从小捡来的弟子,当祖宗一样养在身边,却养给养歪了,养成了骄横跋扈,看谁不爽举剑就捅的小魔头。

    这倒还算了,关键是,这位弟子对别人不客气,对他这位师尊更加不客气。

    在吴不修还是读者的时候,他就在想,宁凉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刺激原装吴不修,好叫原装吴不修先出手,这样一来,宁凉为父报仇似乎更加名正言顺一点。

    虽然搞不懂宁凉为什么不直接一剑捅死原装货,而非要搞这种别扭的方式,但是,吴不修很确定,宁凉不好惹,要敬而远之!

    吴不修内心煎熬着,面上装作十分淡定的盯着宁凉:“宁凉,门派事务繁多,为师还指望你帮着照看一二,你不在堂里坐镇,为师又怎么能安心服药?”

    擦,照着剧本念台词好别扭!吴不修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凌乱了。不对不对,此吴不修非彼吴不修也,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来说话好了。

    于是,见宁凉依然像个木头一样杵着不肯离去,吴不修怒了:“我说你个熊孩子,你在这里坐着,我的病就能好了?还不快去帮着料理杂务?要是你的师弟师妹们趁机赶你下台,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宁凉有点懵,他低头淡然瞄了吴不修一眼,将药碗递给了吴不修,随后长身玉立的站好,问道:“师尊此次走火入魔耽误了境界的提升,想必心中很是不快,所以,师尊发这么大的脾气,是对弟子不满了?”

    噗——吴不修含在口中的药就这么威武雄壮的喷洒了出来。

    对宁凉不满?是不满,他喵的,面对这个会阉割他的人,会让他蛋疼菊花残的人,他能满意才有鬼了!

    可是借他十个雄心豹子胆,他敢说吗?

    吴不修凌乱了,大事不妙啊,该怎么将这个固执己见的首席弟子诓骗走呢?

    好艰难,累不爱,手动拜拜。

    内心奔腾过万千只草泥马之后,吴不修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不行,他不能这样,他得按照原着吴不修的风格来说话,不管怎么说,他得稍微摆出点师尊的谱来,虽然对宁凉似乎无效,但是至少不会被怀疑成他有病啊。

    他得开动脑筋,将宁凉忽悠走。

    宁凉见吴不修一言不发,便转过身去:“下次师尊闭关修炼,弟子不会再乖乖听话守在外面,弟子定然天天查看师尊的进展,免得师尊再次功力大损还要迁怒于弟子。弟子去找申师叔来给师尊瞧瞧。”

    找申师叔?申不直?吴不修如遭五雷轰顶,整个人都焦了。

    他喵的宁凉之所以懂得大阉割之术,那都是申不直这个混蛋教的啊!而且申不直正在思春啊,喊申不直来,他吴不修堂堂一个直男情何以堪啊?

    吴不修刚刚镇定不到五秒,整个人又狂暴了:“宁凉你慢着,不要喊你申师叔——”。

    可是不等吴不修说完,宁凉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吴不修心下大惊,急忙开始收拾自己,正好啊正好,趁着没人,赶紧跑啊。

    他记得原着中这一段他醒来时是衣衫不整的状态,好像还是他走火入魔后看谁就乱打一气造成的。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了,他随便拢了拢衣襟,没命似得向外冲去。

    碰——他怎么撞上了一堵墙?

    慢着,吴不修抬头一看,擦,这堵墙就是申不直啊!

    浓眉大眼的申不直,神色关切的托住吴不修仄歪的身躯,眯着眼微笑的问:“师兄,宁凉说你吐药了?快让我瞧瞧。”

    吴不修可不敢让申不直瞧,这人是基佬,而且正在追他,好可怕有木有?

    当吴不修意识到自己居然一下子认出这人是申不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当机了。

    【系统提示:本系统已在您的大脑中加载好原着中出场角色的脸谱,同时给出御剑诀初阶口诀以及少量灵力。】

    【修真技能以及剩余灵力,将在机缘合适的情况下给出。】

    【您的初始人渣值为3700,其中,子项目种马值为0,子项目仇恨值3700。】

    【每收进后宫一个妹子或汉子,将得到1000种马值;被别人抢走一个妹子或汉子,扣除500种马值。】

    【仇恨值计算方式较为复杂,目前只揭秘以下几种:1原着男主后宫人员,每死亡一个,仇恨值增长1000。2原着男主的仇家,每杀死一个,仇恨值增长300。3因原着男主而引发的战斗,波及的平民每死亡一个,仇恨值增长100。】

    【请务必保持人渣值不超过10000,否则,系统将对您进行严厉的惩罚,并截断您回到原世界的通道。】

    吴不修听着脑中忽然响起的声音,彻底被雷的里嫩外焦了。

    灵力和技能先不说,那个人渣值到底是个什么鬼啊?这是要他不要放弃治疗的节奏啊?

    这是要他改变原着人渣形象,拯救被糟蹋的后宫们吗?原着中,后宫们一个个死于非命,都是拜宁凉所赐啊!这关他什么事啊?

    而且,照系统的意思,还要他与仇家们化干戈为玉帛吗?这是要他将所有可能的战斗都消灭于无形吗?

    所以他到底该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还有啊,那3700的仇恨值,到底怎么回事啊?

    吴不修混乱了,却还是默默的总结着他需要做的:

    1不能乱开后宫;√

    2不能让原装货的后宫死掉;√

    3不能拉仇恨杀死仇家,要为人低调,装b装到位,还要悬壶济世,不能让老百姓当炮灰;√

    4为了保住蛋蛋和菊花,似乎他不能得罪宁凉,不能抢属于宁凉的严师师;√

    5另外,他必须将走火入魔时废掉的功力补回来,这样一旦宁凉魔族的封印被解开了,他也能有一战之力,不至于一下子被宁凉干掉啊;√

    6最重要的,早日解除宁凉对他的误会,找到证据,证明当年宁凉老爹的死不是原装货的老爹干的。√

    吴不修在脑海中试图联络系统,问一下回去的条件是什么,系统却传来嘟嘟的忙音。

    摔,好累,再也不相信爱了。算了等系统不忙了再问吧。

    吴不修从当机状态清醒过来,他推开申不直,强作镇定的拍了拍衣摆,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事了,你就回白虎堂忙你的事去吧。”

    申不直目光**的看向吴不修:“师兄你当真不碍事了?”

    “我这不挺好嘛,你带着宁凉一起走吧,顺便去一下青龙堂,教一教宁凉。毕竟我这是第一次倒下,堂中的杂务宁凉不一定会处理。”吴不修说着便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要知道,申不直是书里第一个跟他告白的,这简直惨不忍睹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了。

    他是直男,直男!不是原装货那个来者不拒、男女通吃的宇宙无敌大种马,不是!

    申不直闻言当真带着宁凉离开了,临走还不忘丢给吴不修一个脉脉含情的眼波,这叫吴不修差点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直到宁凉和申不直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吴不修才重重的跌坐在了床上。

    要死了,这可怎么办?虽然他思春了,但是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躲过菊花残蛋蛋缺的命运,他可不想跟原装货似的,被宁凉蹂♂躏啊。

    吴不修再次在脑中敲了敲系统:“系统大大,在吗?咱们可以打个商量吗?”

    【不在。不可以。不谢。】

    噗——吴不修的小心脏已阵亡。

    吴不修默默的回忆着原着的人物设定。

    申不直是他的师弟,掌管着白虎堂,负责着整个门派的医疗。

    而他吴不修,则是青龙堂的堂主,外人来掐架什么的,第一个冲上去的绝对是青龙堂的人。

    也正是因为青龙堂与白虎堂一个主战一个主疗伤的任务分派,使得每次大战都少不了青龙与白虎的必备组合。

    所以了,吴不修与申不直的革命友谊,是从两人还是弟子的时候结下的。

    那时候,他叫吴修,申不直叫申直。直到两人各自升上堂主,才加入了他们这一辈的“不”字。

    吴不修,申不直,这两个名字,简直太羞耻了。

    其实他吴不修是很容易害羞的嘛,他可是处男。

    不过申不直倒是真的伸不直了,作者大大你耍了一手的好嘲讽啊。

    摔,狗屁作者狗屁猥琐种马文!

    吴不修起身,从枕头下摸了魔,果然摸出了一把剑,看了看雕饰着飞龙的剑鞘,拔剑又瞄了几眼雪白光亮的剑身,吴不修大致确定,这就是属于他的龙吟剑。

    剑入鞘,吴不修用腰带胡乱一绑,将龙吟剑佩戴在了腰间,随后起身出了屋子,开始探查周围的情况,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不大敢相信他穿越了。

    万一出去后,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呢?

    万一他只是做了个猥琐无节操的荒唐梦呢?

    吴不修出了屋子扫视一周,发现这里的布置果然与书中的描写很像。

    原着中此时的他正在飞檐走壁、气势恢宏的青龙堂后院休息。

    院子是四四方方的,占地很广。

    宽广的后院里,东边种着一株海棠,建着几座凉亭,西边是一处巨大的玫瑰花园以及一方种着莲花的池塘。

    这诡异的组合,将吴不修的种马属性彰显到了极致。

    一树梨花压海棠,玫瑰代表我的心,可远观又可亵玩焉。

    啊呸——

    吴不修打量完青龙堂的后院,开始迈步往前面的正堂走去。

    这后院,大的也太离谱了,他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才到正堂。

    吴不修刚刚踏进去,青龙堂内,众人便像打了鸡血一样,个个激动的看着他,那表情仿佛在说:师尊,求包养。

    噗——

    你家师尊不久之后会被取走蛋蛋,还怎么包养你们这些小东西?啊?吴不修在心里咆哮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他扫视了一眼堂里的布置,很是震惊。

    能将作者菌描述的世界具象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由不得吴不修不肯相信他在哪里了。

    瞧那千刀万凿始落成的浮雕飞龙在天,瞧那龙须微颤回眸怒视的壁画亢龙有悔,再看那低空掠过与妖魔缠斗的水墨画龙行于野,吴不修认栽,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点蜡。

    吴不修坐到了属于他的那个宝座,看着堂内的弟子们,心头闪过侥幸一试的念头。

    如果他举办一场相亲大会,让这些寂寞空虚冷的男女弟子们有了伴,是不是就可以减少潜在的后宫数量了?这样一来,他就不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避开这些人了。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吴不修心下大喜,他面露微笑,回应着弟子们热切的目光。

    视线飞速扫过,在看到宁凉那冰凉的眼神时,吴不修心里忽然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这个小霸王,难不成发现了什么了?

☆、第3章 点蜡(精修)

吴不修触电一般收回视线,对着其余弟子说了些场面话,不等宁凉说些什么便离开了青龙堂。

    走在回后院的路上,吴不修努力回想着原着中宁凉要阉割种马男主的原因。

    论坛上的分析贴他也看过,但是,各种说法,不过都是读者的一己之见,真正的原因,只有作者清楚。

    吴不修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吴不修,实在是不敢妄加揣测,他只能将所有的可能都考虑进去,将一切往最坏的方面去想,这样才能未雨绸缪。

    说实在的,原着作者“天天捡肥皂”大大简直就是个混蛋。

    这位喜欢捡肥皂的大大,自始至终都是走的硬剧情模式,没有心理透视,没有上帝视角。

    原着中,宁凉对别人一直冷冰冰的,唯独对一直粘着他的严师师和颜悦色,日久天长的,整个逍遥派的人都默认了他们的情侣关系。

    忽然某一天,严师师神经错乱,神转折的向吴不修表白了,还是主动爬床的哪一种。

    宁凉得知这件事后,居然面无表情。

    这个就叫当时还是读者的吴不修抓狂了,丫的都被ntr了,还装什么冰山美男子啊?所以问题来了:宁凉到底是对严师师被推倒无动于衷呢?还是从这时候起就恨上原着的吴不修了呢?

    天天捡肥皂大大在这里给读者打了个太极,让人恨得牙痒痒,就是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为保险起见,吴不修觉得,还是按“从这时候起就恨上吴不修”来理解吧。

    否则,他无法理解后面[宁凉虽然对吴不修冷嘲热讽,却一直努力完成吴不修的各项任务指派,直到在严师师大闹“后宫”的时候,宁凉直接将吴不修推倒了。不久后,宁凉直接阉割了吴不修]这一蛋疼事件的源头。

    所以说,在这个世界里,为了避免再次被阉割,严防死守严师师成为了重点之一。

    为了蛋蛋,远离美女算什么?

    吴不修为自己的及时醒悟点赞。

    回到后院不久,吴不修被外面的嘈杂声扰了清静。

    他是个对八卦不感兴趣的人,因此,直到朱雀堂的堂主傅不旅一阵风似卷了进来,他才抬起头看向对方。

    “大师兄,二师兄说你好多了,我来看看你。”傅不旅长相狂野,笑得爽朗,像一缕阳光横冲直撞的照进了吴不修的卧室。

    吴不修好醉,他可不想看到傅不旅,这妹子长得是挺美,可是她是个腐女,这种奇怪的外星生物,一度让吴不修心生恐惧。

    尤其是,他曾不小心点开了绿丁丁文学城的纯爱文,只看了几章就三观尽毁了。

    他搞不懂啊,为什么广大女性同胞那么热衷看到男人捡肥皂啊,这一点都不好玩好吗?那几天他一冲澡就觉得后背发凉好吗?

    所以,吴不修对傅不旅的态度自然就别扭了起来,赶人家走吧,毕竟是同门师妹,不让她走吧,他担心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

    吴不修这厢自顾自挣扎着,傅不旅却已经毫不见外的自顾自坐下,她开始掰着指头细数门派中又有了哪些八卦。

    时间线从吴不修开始闭关修炼,一直延展到吴不修走火入魔,以及被救出后昏睡不醒的这些日子。

    本着“不主动八卦的腐女不是好堂主”的理念,傅不旅不辞劳苦的开始了新闻播报。

    吴不修挂着满头黑线听着,直到傅不旅忽然不怀好意的盯着他,发出了嘿嘿两声怪笑,吴不修忽然一个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一秒,他便听见傅不旅问他:“大师兄,你知道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所以?”吴不修瞪大了双眼,这种即将听到的消息会彻底毁三观的预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不旅揪着自己的小辫儿在手指上绕来绕去,她开始故作高深,卖起了关子。

    吴不修感觉到了越来越强烈的糟糕气息。

    果不其然,只听傅不旅再次嘿嘿一笑,问道:“二师兄拜托我来问问,你喜不喜欢男人?”

    吴不修给跪了,要不要这么开门见山啊腐女大大?太直接了好吗?不知道含蓄才是美啊?

    哀怨的瞪着傅不旅,吴不修下意识的嚷道:“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

    有扇子吗?扇子呢?种马男主装潇洒借以提升b格的扇子呢?

    吴不修双手乱摸一气,忽然眼前一暗,他听见傅不旅问道:“大师兄是在找这个吗?”

    吴不修抬眼一看,一把夺过折扇,在面前哗的一下展开,不断扇着:“我说傅师妹,这个玩笑真的不好笑,以后别提了。还有,你师兄我喜欢女人。”

    傅不旅忽然抱着双臂,盯着吴不修,来回踱着步子,激光扫描仪一般的眼神将吴不修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之后,傅不旅不解道:“大师兄,你确定?”

    吴不修对天发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虽然没有碰过妹子,但是理论上来讲,正常男人都喜欢妹子好吗?他绝对是正常人,毫无疑问!

    傅不旅却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她自顾自叹息道:“大师兄你不懂,男人嘛,在遇到真爱的男人之前,一般都以为自己喜欢女人。而且你也知道的,二师兄对你情根深种,你身边又不见有红颜知己,这不正好吗?”

    说完她从怀里掏出一本绘本丢给了吴不修:“大师兄要是因为不懂男男欢爱的模式,可以照这个学学。我去告诉二师兄,你答应了。”

    慢着,慢着!(尔康手)

    吴不修对着傅不旅的背影咆哮着,见傅不旅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做一个鬼脸,吴不修整个人都死机了。

    时间陷入了静止,直到窗外刮进一阵风,将那本绘本吹到了令人羞射的页面上,吴不修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抓起在他双腿上肆无忌惮翻页中的绘本,吴不修手握折扇,不管不顾的追了出去。

    他很清楚,原装货很人渣,一直不肯正面回应申不直,就这样吊着人家当备胎一样的,看书的时候他也觉得很气愤。

    只是这主角忽然换做了他自己,他还是有点反应迟钝,回过神来才发觉,他下意识的回答似乎并不能说服腐女师妹,他需要霸气一点,表明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