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前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炮灰,成全了爱人,牺牲了自己,最终坟墓都被刨了,落得魂不归家。

重生一次,还是炮灰的命?!难道还有二次炮灰?!

“我要逆命!”萧何今生宗旨不求大富大贵,只希望平平安安,可惜最后的结果却是再次灰溜溜地逃回老家……

“老子逆的是妹纸,而不是汉纸!”萧何朝某人竖中指。

“汉纸和妹纸一样滴,都可以令你舒服。”某俊男得意地抱着老婆。

苦逼小受奋斗逆命,结果却把自己送上小攻床的苦逼趣事。

此文有包子,种田文,不喜者勿入。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何 ┃ 配角:其他 ┃ 其它:包子,种田

正文 第1章 魂兮归处

    “先生,在这里停车好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车内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辆红色的士停在一处老旧的小区旁边,从上面走下来一个手上拿着背包,身穿黑色T恤,以及黑色长裤的青年男子。

    男子有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清秀的脸蛋,一双格外清澈的黑色眼眸。

    青年男子低着自己的头,修长的手指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嘴角挂着笑容,和小区看守的老大爷问了好,随后向小区里面走去。

    他站在门前,淘出钥匙,“咔嚓……”一声,钥匙在门孔里面转动一下,瞬间就开了。

    萧何眉宇间都是疲倦的气息,可掩盖不住他脸上的笑意。

    这次特意那么早回来,为的就是给他未来的老婆一个惊喜,顺便求婚。

    客厅上凌乱地放了一些衣服,萧何已经习惯了,她一向不善于处理这些事情。

    捡起女人的胸罩,可下一刻,他就蹙着眉毛。

    女人的衣服下面,放着一件男式衬衫,以及黑色的西裤。

    这些光鲜的衣服样式,明显就是大了不止一码,而随后从房间里面传来若隐若现的j□j声。

    房间的门虚掩着,萧何放下背包,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向里面望去。

    一男一女在那张席梦思床上翻滚着……

    女人双腿缠着男人的腰,萧何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的物品在他未婚妻的下面进进出出,而他未婚妻妖娆的神情,还是第一次看到。

    萧何脑袋瞬间就蒙了,向后面退几步,撞到物品,发出清脆的声音。

    房间里面的人显然听到动静,久久没有出声。

    萧何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朗声地呵斥道,“出来!”

    他吃惊的是男人,竟然是他的顶头上司,销售部的经理。

    而他的未婚妻,他只是觉得恶心。

    幸好他中规中矩,婚前反对性生活,没有和女人发生关系。

    房间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女人走了出来。

    脸上潮红未退,看到萧何的时候,明显就是愕然。

    他们两人在这里租了两房一厅住,而滚床单的房间是正是萧何打算用来做新房。

    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萧雅捡起男人的衣服,拿了进去,自始至终,萧何也只是冷眼旁观,好像这件事情和他无关似的。

    萧何和萧雅两人是隔壁村,从小订了娃娃亲,也一起从农村里面出来工作。

    萧何很照顾萧雅,从一年前开始,完全是他养着萧雅。

    可没有想到,三年城市的喧嚣生活,让一个曾经见到其他男人会害羞的小女孩,变成浪荡的女人。

    很快衣衫凌乱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看着萧何的时候,有着高高在上的轻视。

    “都滚吧,脏!”萧何嘴巴里面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

    男人是他的直属上司,他不会撕破脸,可也不会有好脸色。

    “真是孬种!”男人轻蔑地看了一眼萧何。

    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撬墙角,他却无动于衷,不过也正合他意。

    萧雅急忙地挽着男人的胳膊,对着萧何讲道,“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爱你!”

    “亲爱的,我们走吧。”女人完全变了一副脸孔,脸上都是堆满的笑意。

    萧何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于是他站起身,直接冲向男人,掰开女人的手,直接揪着男人的衣领,对着他的脸蛋,就是狠狠的一拳。

    男人长期待在办公室,几乎没有锻炼身体,身体像是白斩鸡,处于亚健康状态,哪里是从农村出来小伙子的对手。

    萧雅惊呼一声,被摔倒地在一边。

    萧何双腿压着男人的肚子,对着他狂揍,直到自己胸中的郁闷之气,彻底地消失。

    等萧何理智彻底地回笼,男人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旁边的女人也晕过去了。

    萧何蹙着眉毛,望着猪头脸的男子,以及晕倒的女人,他简单地拿了一件衣服,拿起身份证,存折和钱包,跑路。

    这份工作彻底地丢了,他打了人,绝对会吃官司,于是他打算回乡下避避风头。

    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再想想办法。

    萧何的动作很快,刚好搭上了回D镇的末班火车。

    外面的景色飞快地掠过,萧何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不知道萧雅和那个男人如何了,只是他下手有分寸,除了皮肉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自己和萧雅的婚约,彻底地解除。

    他打算回到乡下,就和他的父亲和母亲说清楚。

    本来乡里乡外,大家都是平穷人,对女人的束缚还是很大的,可他的爱却换来萧雅的背叛,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喜欢戴绿帽子,何况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戴了多久的帽子。

    已经过了晚餐的时间,萧何随便拿了一块面包填肚子。

    十三个小时之后,他抵达了D镇。

    D镇距离他的家,车程还有四五个小时。

    这里没有公交车,不过却有很多私人的小面包。

    他的家在遥远的高家坳,里面没有开发,连开发商看到这样子弯弯曲曲的山道以及悬崖之后,都摇头走了。

    萧何随便地在地摊上吃了一碗云吞,乡下便宜,只是需要一块钱。

    随后他上了一辆小面包,等着回家……

    萧何精神有些恍惚,只是觉得脑瓜子突突地疼,然后一阵火热,他就失去了意识,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萧何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就这样死了……

    私人面包车引擎过热,承载人员过多,才走出一公里,就发生了爆炸,导致车上一司机以及乘客十一人全部死亡。

    此时萧何的灵魂漂浮在简陋的墓碑上。

    里面并没有萧何的尸体,只有他的衣冠冢。

    萧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他只是清楚等他有意识的时候,就漂浮在这里。

    他的父母,哭倒在墓碑前,本来半白的发丝,此时却全部发白了。

    萧何有些庆幸,幸好他不是独生子,他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以及妹妹。

    应该可以照顾两老,不过他的心却觉得很难过。

    如果他没有和人发生冲突,没有迫切地回来,就不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随着自己的死远离了……

    萧何可以听到村里面的人安慰自己的父母,以及让他节哀的话语,可惜他却碰不到他们。

    萧何想要离开墓地,跟着父母回家,结果却发现只有大概五十米的路程,再也远不了。

    他不知道自己待了多长的时间,萧何彻底地冷静了下来。

    每天都绕着自己的墓碑飘来飘去去,他死之后,也没有看到其他灵魂。

    难道只有他一个鬼吗?!……

    以前他是不相信鬼神之说,可看看自己现在的灵魂,绝对是真实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何无聊地蹲着,随后看到一群人走了上来,他们的手上拿着铲子等工具。

    其中一个人穿着黄色的道袍,响亮的谈话声传来。

    “萧大爷,您这墓地选的不好。”

    “看看你的大儿子已经死了,而小儿子却要坐牢。”

    “必须挖掉,然后烧掉,才可以去灾。”

    萧隆一辈子都待在高家坳,除了D镇,连大城市都没有去过,听到风水先生那么说,浑浊的眼睛里面闪现着恐慌。

    萧何看到自己父亲这个样子,心里面有不好的预感。

    这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父亲一个硬汉,生生地让把背弄驼了,而清明的眼睛,此时却混沌不堪。

    “道长,那萧何会不会……”萧隆有些犹豫,毕竟是刨坟墓,还是自己的儿子,这让他怎么忍心。

    被称为道长的老人摸着脸上的胡子,“放心,给他转移一个地方,保证没问题。”

    “难道你们家不想转运吗?”道长见他还是如此,于是加了一句重话,“生人总是比死人重要。”

    萧隆咬牙,最后沉重地点头。

    于是萧何就看到其他人开始拿着锄头推倒他的坟墓,然后开始挖……

    新的泥土很快就被挖了出来,露出一副黑色的棺材。

    棺材里面放着萧何生前的衣物。

    “爸!他是欺骗你的,爸……”萧何想要抓死那个道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穿过去了,而且有一种恶心的不适感。

    萧何不想消失,他不甘心,他看到了除开村里人的另外一个人。

    他是上司的助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现在他却出现了,就说明男人来报仇了。

    他已经死了,可那人还不打算放过自己。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一个想要毁掉他家的阴谋。

    棺材被揭开,露出里面的衣物,已经被白蚁啃掉了很多,甚至里面有着虫,还有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他们一群人把棺材抬了起来,随后填上土。

    “道长……”萧隆欲言又止。

    道长有些不悦地讲道,“别犯了忌讳。”

    萧何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很虚弱,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他不怕阳光,只是……也不知道那位道士做了什么,他的衣物,连同棺材,全部都被一个大火烧了。

    萧何对着道士扑了上去,气得想要杀人,却被一股力量向后面扯去……再次失去了意识。

正文 第2章 重生之前

    萧何知道自己死了,坟墓也已经被人挖了,他变成了一只无家可归的鬼,连一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为什么他还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酸痛,脑袋也觉得疼,灵魂不应该没有任何状态的吗?!

    他只是记得自己最后被卷入到了一股撕裂的力量中。

    “不对……”萧何刹那间睁开自己的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则是熟悉的天花板。

    天花板非常的白,也很新,不过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一处裂开的痕迹。

    很细微,却让萧何记住了,毕竟他花了一笔钱,却有一处瑕疵没刷好。

    萧何眼神有些呆滞,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身体酸软无力,脑袋也一阵一阵的痛,抬起手,拇指的内侧有一处伤痕,这是他小时候玩镰刀割的,记忆清晰。

    丑陋的疤痕仍然清晰地印在内侧,而几年没有干农活的手,此时却白皙且修长。

    萧何一个鲤鱼翻身,打算从硬邦邦的床上起来,不过动作太急促的关系,反而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床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让萧何疼得龇牙咧嘴。

    “你作死呢!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从门外传来一道非常不悦的女声。

    萧何眼神一闪,即使摔的不轻,不过却不妨碍他的好心情。

    这道声音,即使是化成厉鬼,萧何也记得一清二楚。

    除了他的未婚妻,没有人独有。

    他怕这一切都是幻觉,小心翼翼地拿起放在一边的镜子。

    圆圆的镜子很小,不大,平常萧何用来整理头发用的。

    镜子上面的人有着清秀的外貌,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周围有些肿,下面乌黑。

    青白的脸色证明此人并没有休息好。

    萧何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深入神经的痛,让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也就是说,他重生了,一切都可以重来。

    镇静,他必须镇静,今生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伤害过他的人。

    萧何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随后拿起一旁老旧的手机,蓝屏上显示着日期:9月1号,7点。

    也就是说,明天才是他出差的日子。

    昨晚为了庆祝,他和同事去吃饭,也喝了很多酒,才会导致今天宿醉。

    记得前世,他今天陪着萧雅买了席梦思床,打算回来求婚,结果却是……

    自己连睡都没有睡过的床,却发现萧雅和其他男人滚在一起。

    这三年以来,他省吃俭用,为的就是让萧雅过的更好,不让她跟着自己受苦。

    一想到这个女人贪心不足,他就充满了怒火。

    他明白自己不过是G市打工族的一员,被其他人看不起也是正常的,可他一点都不自卑,勤勤恳恳也不会饿死。

    等奋斗多几年,存到一定的钱,他就可以在乡下建造房子,到时候回去种菜,孝顺父母,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

    城市污染太大,各种食物都隐藏着毒素农药,比不上乡下的无机蔬菜。

    三年前,为了不让家里增加负担,也让剩下的弟弟妹妹可以继续上学,本来考上重点大学的萧何,毅然放弃了学业,踏上了打工的道路。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从小就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萧雅。

    萧何从不沾未婚妻的便宜,认为两人必须先培养感情。

    他们从乡下来到G市,对一切都非常的陌生,从开始的困境,到现在生活渐入佳境,最后就差求婚,可事情往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萧何本以为自己会平淡一生,可惜天不从人愿,让他死了,接着又复生。

    一个星期,足够他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这所有的一切。

    “萧何!”正当他沉醉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却再次被尖细的声音打断了。

    萧何蹙着眉毛,脱下短裤,换上休闲裤,以及穿上短T恤。

    G市的九月还是非常炎热的,秋老虎还牢牢地肆虐着这个城市。

    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双手抱胸地看着他。

    “不是说去买床吗?”萧雅穿着蓝色的吊带裙,细嫩的锁骨上,是一条细小的金色项链。

    随后是她的脸,鹅黄脸蛋,化着淡妆,一双眼睛已经充满了浑浊,早就没有了以前的清澈。

    萧何在心中轻轻地叹气,以前他不过是被猪油蒙心,才会没有发现萧雅对他只有不耐烦,以及隐忍。

    记得前世也是如此,他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自己,然后带人去饮早茶,接着陪着女人逛街,然后……好像是接了电话离开了。

    一幕幕都非常的熟悉,只不过此时剩下的只有仇恨。

    自己的上司是凶手,而眼前的女人绝对是帮凶。

    他不相信上司神通广大,可以那么快就找到他的乡下,甚至还刨坟。

    刨人坟是要遭天谴的,所以他又有了一次机会。

    萧何没有出声,而萧雅已经沉不住气,“你是怎么回事?酒还没有醒吗?昨晚真是臭死了!”

    “我要出差了。”萧何拒绝和这个女人出去,而且他要报复。

    果然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萧雅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不悦,“你们公司真是,明明……”之后就是各种咒骂。

    以前温柔文雅的样子荡然无存,剩下的不过是村姑似的骂街行为。

    从前的萧何或许会安慰,甚至会很开心,毕竟这人完全是为了自己。

    “我自个儿出去。”萧雅斜视了人一眼,直接离开。

    萧何看着熟悉的客厅,二十多平方的样子,不大,却也不会太小。

    随后他看到茶几上的手机,看到这个消息之后,眼睛一闪,随后向上司发了一个约会的酒店。

    他已经想到办法了。

    上司的助理,自己和他很熟,只是这人却是杀人凶手,甚至还让道士挖坟。

    萧何拿着身份证,钱包,银行卡,以及一些换洗的衣服,离开了这个家。

    他在一家招待所暂时安顿了下来。

    随后他就到了公司,把出差的名额让给了其他人,并且说明身体不舒服。

    很多人都给予他同情的目光,如此好的机会,竟然白白放弃了。

    这件事情,让上司非常的不满,而且还骂了自己一顿,萧何强忍着掐人脖子的**,低着头没有出声。

    出来的时候,助理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如果不是有着前世的经验,萧何还会以为眼前的人在安慰他。

    “谢谢方哥。”忍着吐的感觉,萧何言笑晏晏地回答。

    很快就熬到了下班,随后看到上司出门,在助理的面前说了一些话。

    接着看到助理点点头,而低着头的萧何眼神一闪。

    果然时间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后,方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接着下班……

    萧何跟在他的后面,经过一段时间,是他布置好的地方。

    他知道上司怕老婆抓包,有什么龌蹉的事情,全部都是助理的手机进行约会的。

    萧雅已经在一边等着,看到方宏的时候,竟然一丝意外都没有,这到让萧何多少都有些吃惊。

    难道他们两人也有一腿?!

    看他们的行为举止,竟然透露着一些**。

    萧何觉得萧雅很恶心,当初自己还以为她纯洁无暇,一定要等到结婚的时候才会碰她,可他看到了什么。

    从小到大,萧何感情上有洁癖,他不可以忍受自己的未婚妻这幅德行。

    萧何趁着他们吃饭的时间,到成人店买了一些药。

    大家都是成年人,床上的时候,都希望助兴,特别是对男人来讲。

    晚上早就来临了,他们两人吃完饭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到了一家酒店前。

    如此明显的行为,有脑袋的人都可以想到。

    以前萧何为了可以多拿工资,经常加班加点,每次晚回家的时候都会提前报备,却放松了女人,让她彻底地掌握自己的时间。

    酒店并不是非常的正规,萧何来询问的时候,拿着食物,服务员见他这个样子,相信了他说的谎言,于是告诉他房门号。

    于是萧何把放了药的糖水提上去。

    帽子盖住,几乎遮住了他的脸蛋。

    “叮咚……”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随后门铃声。

    “先生,这是我们酒店送的糖水。”低着头,双手递过去,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

    方宏什么都没有怀疑,接过来就“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萧何嘴角勾起,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顺利。

    半小时男人没有出来,萧何拿起新买的卡,输入号码,然后直接把内容发送了过去。

    现在他只是等着看戏而已。

    他要让女人以及助理先一无所有,接着再慢慢地报复上司。

    萧何在一边隐藏着,他感谢酒店的不正规,这房间恰好处在楼梯口,很容易藏身。

    大概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他就看到怒火冲天的上司从电梯里面出来。

    房门被打开,接着上司的身影走进去,然后从里面传来咆哮声……

    没一分钟,萧何就看到方宏穿着一件三角裤被丢了出来,样子非常的狼狈,而且下面还红肿着,一看就知道在“事”。

    他的未婚妻,一张脸肿了半边,穿着松宽的男人衬衫,修长的大腿完全露了出来,她一双手抱着上司的腰,被拖了出来,双腿跪在地上哀求,“亲爱的,请你听我解释,我……”

    “啪……!”上司再次甩一巴掌,让萧何看的津津有味。

正文 第3章 女人下场

    萧何看到女人无论如何哀求,他的上司,一脚狠狠地踢过去,直接把女人踢倒在地上,紧接着转身离开,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方宏蹲在墙下面,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站起来。

    他走向敞开门的房间里面,不多久,穿着裤子,上身光裸着离开。

    “不许走!”萧雅抓着男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呵斥道。

    方宏弯下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拔下来,“贱人……!”吐出两个字之后,带着蔑视的眼神走了。

    他必须想办法保住这份工作,纵然这机会微乎其微。

    一时不查,竟然中了陷阱。

    萧何一直都躲在楼梯的转角处观看他面前上演的好戏。

    可惜这戏太短,才开幕就结束了,一点都不过瘾。

    萧雅仍旧低声地哭泣着,头发散乱,活脱脱的一个女鬼形象。

    萧何顿了一下,一步步地走过去,停在萧雅的面前。

    萧雅看到白色的球鞋,不自觉地抬起头,瞬间不可思议地瞪大自己的眼睛。

    “你……你……”萧雅无措,眼泪挂在贴了假睫毛上眼帘上,一半已经掉落,显得滑稽可笑。

    泪水也冲刷了脸上的妆容,一白一黑,仿佛是被毁容似的。

    “分手吧。”萧何轻轻地吐出三个字。

    他和萧雅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

    从小的希望,身上的责任,三年相处的感情,从这一刻开始,将会烟消云散。

    萧雅脸上瞬间出现惊慌的情绪,随后想到什么似的,很快就镇定下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只要有机会,她就可以挽回一段感情。

    萧何嘴角勾起,露出了淡淡的嘲讽,“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我们回去谈。”见人多了起来,萧何也不想丢人现眼,再次说了一句话。

    走在大街上,萧何的心是很复杂的,他的报复仅仅是开胃菜而已。

    至于他的未婚妻,不过是金钱驱使,谁让他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

    他不会怪未婚妻的选择,只是这女人竟然帮着其他人害自己,绝对不可原谅。

    这一切才刚开始而已。

    他不是善人,房子什么都是自己租的,女人就应该滚蛋。

    萧何回到家的时候,女人没有回来,于是他收拾萧雅的东西。

    萧何把女人的全部物品都丢在门口,等人回来就让她离开。

    两人的婚约,就此作罢。

    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随后就是萧雅的身影。

    她已经把自己收拾过了,呈现素颜,倒也过得去。

    “你这是做什么?”看到自己行礼全部都被放在门前,萧雅声音尖锐地质问道。

    以前老实巴拉的萧何,任人欺负的萧何,怎么一夕之间,就变得如此的冷硬?!

    明明没有出差,却欺骗自己,真是可恶极了。

    萧何正在喝茶,见萧雅如此的态度,就知道某个女人死不悔改。

    “做什么!那么明显的意思,就是让你滚蛋!”萧何最后两个字,充满了无言的怒火,不过却被他死死地压制着。

    他的绿帽子不知道戴了多久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吃自己的,用自己的,住自己的,最后被人发现了姘头,竟然还可以如此的理直气壮。

    萧何知道萧雅坦白的话,他绝对会放人离开。

    也就是说,现在萧雅会如此做,她不过是想脚踏几条船,让男人成为她的备胎。

    前世他太自信,太过相信萧雅,太过爱萧雅,才会造成死不瞑目,随后被人刨坟墓。

    道士的样子,被他死死地记在了脑子里。

    君子复仇,十年不晚。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既然他们敢如此,就要承受复仇。

    今生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可没有重生的话,他早就冤死了,也不可能还坐在这里。

    萧雅一愣,似乎对于萧何的转变没有适应过来。

    她笑了一下,“萧何,我是你的未婚妻。”

    这是她的底牌,而且也知道,萧何的家很穷,几乎是高山坳最穷的人。

    当年萧何的父母可是给了不少好处,才令她的父母答应了娃娃亲。

    “所以呢?”萧何冷静地询问道,他倒是想要看看,眼前的女人,还可以玩出什么花样。

    “你要抛弃我的话,会令你的父母羞愤而死。”见萧何没有说话,她继续讲道,“这次是我做错了,保证以后都不会。”

    “大家还可以继续下去。”这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

    她已经那么长时间没有干活,而且不过是小学学历而已,没有萧何的话,她自己一个人在G市很难生活。

    “假如我不答应呢?”萧何冷冷地反问道。

    萧雅也不客气,她撩了一下自己的发丝,“那就让整个高山坳的人都知道,你萧何忘恩负义,你萧家不识好歹。”

    高山坳很封建,一些小小的事情,都可以让整个高山村的人都知道。

    风言风语对萧家来讲,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你可要为了你的弟弟,以及妹妹着想一下。”萧雅再次抛出诱饵。

    萧何重新审视萧雅,这个朴实无华的农村姑娘,已经完全被都市的金钱利益所腐蚀了。

    她已经没有那颗淳朴的心,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而已。

    “好。”萧何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觉得,让这个女人受到其他人的折磨,比自己动手要好很多,起码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于是两人继续相安无事的相处,而萧何再也不给萧雅钱,即使住在一个屋檐下,不过他们好像是陌生人似的。

    萧何第二天回到公司,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方宏同样是上司的助理,这让他有些奇怪,明明都发现了,为何还可以留下呢?!

    无论方宏用了什么办法,对此时的萧何来讲,都非常的有利。

    不把他们捆绑在一起的话,应该怎么报仇呢?!

    上司的老婆很喜欢到公司来,很多人都认识她。

    萧何本以为萧雅会安静一段日子,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一个星期后,萧何去上司喜欢的地方守着,果然看到萧雅在哀求男人。

    男人脸上有着不耐烦,萧雅却充满了笑意,甚至还用她的胸部,不停地磨蹭男人的手。

    从他们的行为上来看,有些事情,渐渐地缓和了。

    或者萧雅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张辉原谅她了,只是面子上过不去而已。

    萧何知道机会来了……

    他要借助其他人的手,让萧雅在G市待不下去。

    于是拿出手机,对着他们亲密的样子,“啪……”的一声,直接拍了下来。

    为了复仇,他特意买了新型彩色智能手机,而且照相功能格外的好。

    打了几行字,输入了一个号码,把照片以及地址发了过去。

    萧何不觉得自己这样子的行为可耻,毕竟相对于生命来讲,他已经足够仁慈。

    张辉是他的上司,这个男人长的还不错,可惜有了老婆之后,还如此的花心。

    他可以坐上这个位置,除了自身的能力外,还有他娘家人的帮助。

    一旦被发现这些事情,他的老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少妇的速度非常的快,这才那么短的时间,她就来了。

    这让萧何多少有些诧异,再看看她走出来的地方,而且身边跟着一个白净的男人,刹那间他就猜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