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大凶山靠西,茂源部落。

一女子听闻自家男人的死讯,艰难的产下才刚满七个月的胎儿,当即咽气。

夏锦明为了活下去,只好扯着嗓子一个劲的哭,希望有好心人来抱养他。

老天爷让他莫明其妙的又活了一回,好歹得给个机会,让他看看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别屁都没打个又死翘翘了。

①奋斗在异世,建设美好生活。

②这是一个强者为王弱为食的社会,武力值越强寿命越长。

③走温馨路线,种田文风格。

 

☆、第001章 婴儿

浓浓的血腥味从矮小破落的木屋里,缓缓的向四周弥漫。

    婴儿的哭叫声,小小的弱弱的,一直在响着响着。

    其间有几人从木屋旁经过,却谁都没有停下脚步,似是没有听见婴儿啼哭般。

    住在这一块的,都一些老弱病残,战斗力很低,每天拼死拼活,也只能勉强喂饱自个,哪来的能力再养一个小孩。

    快有半小时了吧,夏锦明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他明明听见了,有人经过这屋子,却是谁也没有踏进这屋。没想到,这里的人这么冷血。

    他快支撑不住了,他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能撑半个小时,已经很难得了,如果再没有人出现,他这条小命又得去见阎王了。

    夏锦明不甘心!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他轮回转生了,还带着前世的记忆,大约是没有喝孟婆汤吧。

    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新生了,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就又得回炉重铸,妈蛋,不带这么玩的!

    他不甘心!

    夏锦明扯着嗓子继续哭,不哭到最后一刻他不会罢休的。

    海刚刚跟着队伍打猎回来,手里提着分来的肉,往自个家里走。

    路过一个木屋,闻见那浓郁的血腥味,又听见婴儿的哭声,他脚步一顿,眼睛看向那木屋,目光深深似是要透过木屋,看清屋里的情形。

    这个孩子的哭声……

    沉默了一会,海大步走进了木屋,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婴儿身上。

    终于有人进来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夏锦明感动的流出一把辛酸泪,这会眼睛不能睁开,他吃力的挥起小胳膊,做出一个要抱抱的姿势,顺便还咧嘴露出一个笑。

    收养他吧,收养他吧,他会当一个史上最乖最听话的好宝宝。

    瞧着婴儿这一系列的动态,海有些惊讶了,忍不住走近了几步,低着头认真的看着那婴儿。

    夏锦明感觉到有人靠近,张合着小爪子,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海愣愣的看着,鬼使神差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紧接着,那软乎乎的小手就握住他的一根手指头。

    好累。握紧了这根食指,夏锦明心里微微踏实了点。应该不会扔下他了吧。

    心里不太确定的想着,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毕竟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就算有个强大的灵魂体,也抵挡不住来自身体的疲惫。

    看着熟睡的婴儿,又看了看紧握着自己一根手指头的小手,海的眼睛闪了闪,然后,他弯下腰,单手将婴儿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拎着肉,大步出了这木屋。

    他刚走没多久,有三三两两的人,从周边的小木屋走出来,走进了这间木屋中。

    用兽皮把已死的女人包好,两个人抬着她往后山走。

    后山有个天然的山洞,部落里死了人,都会抬着扔进山洞里,会有战士守着那山洞,防止野兽来咬食。

    剩下的几个人收拾着这木屋,有适合自家用的就拿回去用。

    没多久,木屋收拾干净了,里面空荡荡的,能挪动的都被搬走了。

    几天过后,这木屋里迎来的新的住户。

    夏锦明不知道,他出生时的那个屋,已经不复当日模样,有关他和他父母的痕迹消失的半点不剩。

    *****************************************************

    海有些苦恼,用肉换来的母果吃完了,家里的肉也只够他一天吃。

    他必须要进山打猎,可是孩子……

    夏锦明被饿醒了,他睁开眼睛,就对上了海的目光。

    眨了眨眼睛,吧唧了一下嘴巴,表示饿了,要吃的。

    带了好几天,海明白孩子这会饿了,得给他母果。可是家里已经没母果了。

    海垂了视线看着地面,浓眉紧皱,默默的思索着法子。

    这是怎么回事。夏锦明皱着淡淡的眉,小嘴抿了抿,看着明显在想事情的海。

    海身着一身简单的兽皮衣,乱七八糟的长发用一根绳子札着,身量约有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五官深邃还挺耐看的。

    他猜想着,大约是十八|九岁吧。很久以后,夏锦明才知道,他猜错了,这个时候的海才十二岁。难怪,他后来一直想不通,这个家伙怎么成年了还能长,最后都快挨上一米九了。

    想来想去海决定,带着孩子进山。他不想把孩子放在别人家里,说不清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

    “家里没母果了,我带你进山找。”把孩子抱在怀里,海看着他漂亮的眼睛,认真的说着这话。

    他知道这个孩子听的懂,他看的出来。

    进山。夏锦明眨了眨眼睛,然后,对着海咧嘴露出一个笑,一双小爪子紧捏着海身上的兽皮衣。

    在这个家呆了几天,就算没问,他也能猜出来,这个家里应该只剩下他一个,他俩一样,都是孤儿了。

    所以,他更得乖乖的,不给这个少年惹麻烦,万一他厌烦自己了,就他现在这小身板,出了这屋子怕是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好不容易才活下来,他还没够本,得好好的活着。

    看着孩子脸上的笑,海心里头很高兴,他眼里也有了笑意,抱紧了怀里的孩子,稍稍收拾了一下就出了屋。

    “海。”看见海,朗显的有些高兴,小跑着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家里的肉快吃完了,明天一起去打猎。”

    以前他们这伙人,都会约定时间,一起进山打猎,这样伤亡会小很多,相对要安全点,也能多打些猎物。

    “今天去。”海看着郎说了一句。

    郎愣了愣,这时,他的余光才瞄见海怀里的孩子,他目光一转,看着那个孩子。“海,你真的要养这个孩子?”

    海点着头。又说。“今天去打猎。没母果了。”

    夏锦明见这个朗还在看自己,想了想,他咧嘴对着他露出一个笑。

    “这孩子。好看。”朗笑着说了句,看向海说。“你先去我家,我去问问其他几个。”顿了顿,又说。“去打猎时,把孩子放我家,让晴带着。”

    “不。”海摇着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朗不明白了。“你想把孩子给谁看着?咱们一走就是五六天,你跟我家最熟了。”

    “带着孩子去。”海接了这么一句。

    “不行。”朗立即停下脚步。“不能带着孩子去。他们都不会同意。太危险。”

    海抱着孩子不说话了。

    朗在旁边看着。“先回家。”拉扯着海的胳膊就往自个家里走。

    晴见自家孩子睡着了,出屋想去隔壁屋里找月说说话,商量着去附近的小山头,找找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刚出屋却看见朗正往这边走来,身边跟着海,海的怀里抱了一个孩子。

    “晴。你去把尔他们喊过来。”朗对着晴说了声,拉扯着海进了屋,指了指床上睡着的孩子。“海,你把孩子交给晴,她会带。有伴,对孩子好。”

    朗见海还是不说话,有些生气了,绷着脸说。“你带着孩子,尔他们不会跟你一起进山。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进山,会死。”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夏锦明在心里嘀咕着,瞄了瞄海,见他脸色沉沉的,明显的不高兴。

    想了想,决定还是小命要紧。

    夏锦明不安分了,在海的怀里使劲挣扎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床上睡着的孩子,小胳膊也对着那个方向伸着。

    用着肢体语言充分的表达出,他想要去床上和孩子玩。

    看着怀里孩子的动静,海紧抿了嘴,沉默了好一会,走了几步,把孩子放到了石床上。

    夏锦明瞧着这少年脸色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也大约能猜出他在纠结着什么,麻利的伸出右手紧捏着少年的兽皮裙。

    海起身的动作一顿,低下头看着孩子,连忙伸手又把孩子抱在了怀里。

    艾哟,错了错了,不是这个意思。夏锦明心里直喊着,伸出小手摸了摸少年的脸,咧嘴对着他直笑,然后,又侧着脸看向床上的孩子。

    “海你放心,晴会带好他的。”朗在旁边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互动,感觉挺好笑的。

    这孩子真好玩,也难怪海想要养着他。

    海大约也明白孩子想要表达些什么了,脸色稍稍好点了,把孩子放到了床上,对着朗应了一声嗯。算是同意他的话了。

    晴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屋内,小小的木屋,一下子显的拥挤起来。

    就说了几句话,决定今天进山,讨论完了,各回各家收拾一下,一会来这里集合。

    海跑回了自己家里,将剩下的肉换成了母果,交给了晴,并告诉她,回来后再给她一些肉。

    然后,他们就进山了。

    夏锦明前世是个医生,有很严重的洁癖。目前的情况他也不能多挑剔,能活着就不错了。如果生活环境能干净一点点,他会很开心。

    这女人跟男人到底不一样,由晴照顾着,不说其它,就说那块包着他的兽皮,就显的要干净多了,还透着阳光的干燥味,暖暖的,他整个人要舒坦多了。

    六天后,海他们回来了,这次收获很不错,比前两回要好一点,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欢喜的笑。

    因海在这次打猎中,出力最多,他分到的肉也相对的要多一些。

    海拎着肉先去换了母果,然后,才往朗的家里走,心情有些说不出的激动,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快了些。

    那个孩子……脑海里浮现他的笑,海觉的一身的疲累都不见了。

    晴老远就看见海的身影,她走进屋里,抱起床上的孩子,对着他笑。“海来接你了。”

    这个孩子她也喜欢,很乖很好看很爱笑,让她很欢喜。

    夏锦明眼睛看着屋门口,等到海出现的时候,他立即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伸出小胳膊要他抱抱。

    异世生存必备手册首条:衣食父母要时刻哄好了。

    海将手里拎的肉都搁一边了,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抱起孩子,看着他的小脸,觉的心里满满的,脸上也有了笑意。

☆、第002章 冒险

三个月了,夏锦明觉的小身板有了点劲,能够翻身了。

    非常值得庆祝,他终于可以稍稍的活动活动了。

    海提着一桶水走进屋内,看见在石床上左右翻身的小孩,他眼里有了笑意。

    把木桶放到墙角下,走到了石床边,还未来的及坐下。小孩就瞧见了他,然后,他咧嘴露出一个笑。

    每次看见小孩对他笑,海总会很高兴,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就是觉的心里暖暖的,很舒服。

    “我明天要出门打猎。”海抱起小孩,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黑亮亮的里面倒影出他的身影。

    明天他要出门,得有好几天看不见小孩。想到这里,海突然的有些胸闷。

    他把小孩往怀里抱紧了些,声音也闷闷的。“我带你一起进山吧。”

    面对这种情况,夏锦明已经有一定的经验了。抿着嘴,圆溜溜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海。

    海也抿着嘴,看着小孩。

    一会过后,海出声了。“我就说说。”

    取得胜利的夏锦明眨了眨眼睛,咧嘴笑的灿烂,伸出小爪子摸了摸海的脸。

    以往每回到了这会海都会跟着一起笑,只是这次,他仍抿着嘴,眉宇浅皱,目光深深,好像仍陷在情绪里没走出来。

    夏锦明苦恼的想着。少年免疫力增强了,这法子不太奏效,不好哄了。

    他琢磨了一下,瞄了瞄少年近在咫尺的下巴,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当即便抬了头,撅起嘴对着少年的下巴吧唧了一口。

    海一双眼睛顿时就亮了,讷讷的看着怀里的小孩,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下总该高兴了吧。夏锦明嘀咕着。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来,赶紧笑一个。

    回过神的海,一脸欢喜的看着怀里的小孩,那一瞬间的心情,比独自杀了一只石牙猪还要高兴。

    夏锦明咿咿吖吖的嚷嚷了一会,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窝在海的怀里没多久就睡着了。

    小孩睡着了,海没有把他放到石床上,依旧抱着他不想松手。

    明天他要出门,得好几天才能回来,多抱一会是一会。

    第二天夏锦明醒来时,看着身旁的小孩,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家,海这会应该进山了吧。

    “阿娘。”带着浓浓奶味的呼喊。

    是朗和晴的孩子,取名叫乐,快两岁了,一个很安静的小孩。

    听见儿子的声音晴大步走了屋里,见夏锦明醒了,忙抱起他把了尿,又喂了母果。

    吃饱喝足的夏锦明,精神劲头足足的,他在石床上躺了会,就开始左右翻身,活动活动小身板。

    乐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见夏锦明挨到床边了,麻利的伸手一拖,把他拖到了自己面前。

    夏锦明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粗鲁的哥哥,歇了一会,继续玩着翻身。

    玩累了就睡觉,睡醒了就吃,吃了又玩,玩累了又睡。跟某只动物的作息特别的像。

    日子就在这种重复的单调中一天天的度过。

    一场倾盆大雨袭来,整整落了三日,大家都知道,雨季来临了。

    这时候的夏锦明已经满五个月了。

    短暂的雨季过后,就是漫长的寒季,所有人都开始忙碌着,准备着寒季所需的食物和兽皮。

    海抱紧着小孩,紧皱着浓眉,沉默的看着潮湿的地面。

    每回的寒季,总会死人,小孩还这么小,体质偏弱,要怎么熬过那漫长的寒季。

    就家里的那点兽皮,肯定是不够的。他要想个办法多弄点兽皮回来,最好能得到一张山熊兽皮,厚重保暖足够大,能把小孩层层包着。

    但他的力量还没有觉醒,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

    海刚刚亮起的眸子,一下子又暗淡了。

    夏锦明知道海在想什么。

    寒季要来了,他极有可能会被冻死。可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

    夏锦明的手握紧成一个小拳头。

    他想活下去。

    却又无力的发现,他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能力,只能依靠别人。

    想到这里,夏锦明仰着脸看着沉默中的海。

    他能想到办法吗?能让自己安全的度过寒季吗?

    普通战士独自挑战山熊,若无特殊情况,只有死路一条。

    海看着怀里的小孩,他也在看着自己,他看见小孩眼中倒影出的自己,清清楚楚的一个身影。

    话未经思索便脱口而出了。“我带你去寻找山熊,胜了我们就能顺利度过这个寒季,败了……”

    说到这里,海抱着小孩的双手紧好几分力道。

    夏锦明紧靠着海的胸膛,听见他的呼吸,突然变重了好多,心跳也加快了些。

    然后,他听见他说。“败了,我们一起死。”

    这短短的几个字,狠狠的击中了夏锦明的心。

    平日里他哄着少年,只是想着让他喜欢自己,不要半路抛弃他,更多的感情却是没有的。

    可是就在刚刚,他觉的,少年是他这世上仅有的亲人。

    夏锦明松了小拳头,摸索着握住了海的手指头,紧紧的握着,仰着脸对着他笑,嘴里咿吖的嚷嚷着,仿佛在说着。好。

    海沉重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他揉了揉小孩软软的头发,这一刻他内心很平静。

    既然决定了要进山寻找山熊,就得做好准备,就算知道九死一生,也要奋力一博。

    在夏锦明丰富的肢体语言表达下,海学会了将小孩绑在自己的胸前,位置舒坦,又不会妨碍到他的动作。

    几天过后,能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

    在一个太阳都没有露脸的清晨,他带着夏锦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部落。

    连朗他们都不知道,海做的这个决定,若是知道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阻止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

    可惜他们不知道,等朗发现海和小孩都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海带着小孩已经进入了大凶山,正在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山熊的踪迹。

    “海会不会带着孩子进了山?”晴说出自己的猜测,除了这个,她想不出海会带着孩子去哪里。

    朗皱着眉,沉默了许久,才试着说。“寒季快要来临了,那孩子体质偏弱,极有可能被冻死,海会不会带着他去找他阿娘了。”

    “不会。”晴摇着头。“前两天我看见玉跟着队伍进山了,现在根本不在部落,再说,如果海真的带着孩子去找玉,发现玉不在部落,这会也应该回家了,可是家里没人,还有朗你看见没,海屋子里的兽皮骨刀肉和母果等都不见了,这说明什么,他肯定带着孩子进山了!”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高了。

    孩子晴带了好多回,已经带出了感情,她还想着,跟朗商量一下,送些兽皮和肉过去,尽量护着孩子度过这个寒季。只是,她没有想到,海竟然会带着孩子进山,他想要干什么?

    朗听着,立即说。“我去跟尔他们说说,马上进山找找。”

☆、第003章 草药

这个星球被先人立名为:辰星。

    大凶山与深海将这个星球一分为二,紧挨大凶深山的陆地称极北,紧挨深海水域的陆地称极南。

    仿佛一个太极图,想要到达对面的大陆,就必须横跨大凶山和深海水域,其危险程度,就算是武力值达到灵兽凝实,也无法安全跨越。

    未觉醒力量的战士,轻易不敢进入大凶山,大凶山越往深处,里面的野兽就越强悍凶猛。

    普通战士打猎,偶尔会在大凶山边缘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合力狩到一只野兽,生活在大凶山里的野兽,其血肉可以增强值力值,野兽越强增强的武力值就高,当武力值达到一个饱满程度,就会觉醒手臂上的图腾,随着武力值的增强,图腾会慢慢凝实,最后会化形成一只真正的灵兽,陪伴在其身边。

    灵兽化形会特别消耗力量,一般只会在战斗不利的情况下,才会唤出灵兽帮忙作战。

    如今整个极北大陆,任何一个部落都没有灵兽凝实的强者。

    其原因,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没有茂源部落,极北大陆有四个灵兽凝实的强者。

    不知是什么原因,大凶山深处的野兽,在寒季最冷的那段日子里,突然袭击各个部落。

    这算的上是极北大陆的一场浩劫,死伤无数,所有的部落被毁的七零八落,战争结束后,活着的人开始重建部落。

    茂源部落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一个弱小部落,老弱病残一并算进来,人数仍未超过一千。

    位于大凶山靠西,算是个较为贫瘠地方,没什么特点,别的部落也不屑来抢夺。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这边有三个实力差不多的中等部落,虎视眈眈的盯着另外两方,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出现了突破口,其余两个部落就会毫不犹豫的开始攻击。

    在这种微妙的局面下,茂源部落险险的存活着,还活的挺有滋有味的。

    这三个中等部落,一个部落里有盐,另一个部落会用树木做一些东西,还有一个部落会做衣服,不是兽皮衣,而是一种很轻软漂亮的衣服。

    只要手里有好东西,就可以结伴到这三个部落里去交换。

    寒季过后暖季来临,这三个部落里的人,会组一个强大的队伍,带着部落里的特色,去更远更大的部落里交换一些东西回来。

    茂源部落跟着沾光,偶尔也能换到一些好东西。

    海身上带的一把小刀,特别的坚硬锋利,就是当年阿爹用三张完整的山熊皮换来的,阿爹死后阿娘将小刀给了他,然后,她就跟了部落里的另一个强者。

    这是规定,因为阿娘是个觉醒了图腾的战士,强者和强者生下来的孩子,比一般孩子要强大些,只是,觉醒了力量的战士,不容易怀上孩子。

    阿爹是个很厉害的战士,灵兽凝实的程度在部落里是第四……

    可惜,他死了。

    那次十二人的队伍,共死了四个战士。可还是没能战胜双尾兽,让它成功的逃走了。

    海握紧了手里的小刀,脸色阴沉的看着前方。

    等有一天,他要找到那只双尾兽,一定要杀了它!

    这少年估摸着又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夏锦明在心里嘀咕着。

    这行为不好,他们现在身处险境,得时刻注意着周边的动静,要提高警惕才行。

    就少年现在的模样,恐怕得等野兽都亮出爪牙了,他才会从思绪里醒来。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夏锦明又一次硬着头皮伸出小爪子,拍了拍海的脸。

    哎哟喂少年,你认真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饿了?”海收起小刀,看着怀里的小孩,小声的问了句。

    夏锦明眨了眨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海,小爪子在四周胡乱的指了一圈。

    “想到处看看?”海眼里了笑,他明白了。小孩怕是有些无聊了。

    夏锦明咧嘴笑啊笑,点着小脑袋。

    这叫查探周边的环境,完全跟玩字沾不上边!

    海凝神细听了会,抱着小孩小心翼翼的往左边走着。

    像他们这种普通战士,未觉醒图腾,一般都会在附近的大山打猎,要相对的安全些。

    有时候,对自己的队伍有信心,队里的人也同意,就会去大凶山边缘碰碰运气,运气好的,能狩到一只野兽,吃掉它多多少少会增强些武力值。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一整个队全部死亡。

    海没有来过大凶山,连边缘都未踏足过。

    他只听阿爹跟他讲过如何打山熊,山熊一般会出现在哪里等。阿爹打死过三头山熊,战斗经验很丰富,每回阿爹回家,阿爹都会跟他在山里的事情。

    这也是海敢带着小孩进大凶山来冒险的重要原因。

    夏锦明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四周左瞧瞧右看看,视线扫过前方右边的灌丛时,他目光顿了顿,整个小身板不由自主的向前倾,想要看清楚那灌丛里的植物。

    海发现了他这细微的动作,脚下方向微微一转,朝着那灌丛靠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夏锦明一双眼睛瞪的更大了,满脸的惊喜。

    他没有看错,这确实是小蓟!主治外伤出血,凉血止血,祛瘀消肿等,可以直接捣烂了敷在伤口上。

    老天待他不薄,让他发现了这么个好东西。

    夏锦明激动的挣扎着小身板,恨不得扑到地上,拨开灌丛,将那几株小蓟挖了藏在怀里。

    海有些莫明其妙了。“你在想什么。”头一回看见小孩的眼睛这么亮。

    夏锦明兴奋的比划了一番,幸好他的肢体语言经过这段时间的运用,已经无比的熟练。

    “你想要那些草?”海看懂了,可是他有些不明白,那草有什么好玩的。

    夏锦明使劲的点着小脑袋。

    “好。”看着小孩这么高兴,海心里头也高兴,蹲身将那几株草连根拔起,对着旁边的树干,甩掉了上面的泥土,便拿着放到了小孩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小蓟,夏锦明一点都不觉的它脏,兴高采烈的伸出小爪子,紧紧的抓着那四株小蓟往怀里塞。

    说不定,这玩意会成为救命草,他得看牢握紧实了。

☆、第004章 山熊

山熊的个头很大,一身蛮力,皮粗肉厚,全身上下唯有眉心是弱点,能够一招致命。

    最喜欢呆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窝成一团,进入假死状态,像一座小小的假山,猎物一个不注意就闯进了它的狩猎范围,紧接着,它会立即醒来,一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猎物拍死。

    若无特殊情况,山熊会选好四个狩猎点,随着季节的变化,在四个狩猎点来回循环狩猎。

    海反复想着阿爹曾跟他说过,有关山熊的所有话,靠着这些线索,他在大凶山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六天后终于摸到了山熊的一个狩猎点。

    他认认真真的查探了一番,心里有了些初步想法,心情却是更加沉重了。

    “你看。那是山熊曾呆过的地方。”海伸手往不远处指了指。

    那块空地,那么大,旱季刚过雨季来临,山熊应该刚走没多久,地上有着明显的痕迹。

    夏锦明一眼瞄过去,嘴巴都成0型了。

    他在脑海里想象出一头山熊,顿时这小心脏扑嗵扑嗵跳的特别快,总觉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鬼门关。

    怎么办?现在退回去还来的及吗?不管怎么说,回去了还能多活几天。

    说不定他熬着熬着就熬过寒季了,然后,这脆弱的小身板经过寒风的淬炼,就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般,觉醒图腾,成为灵兽战士,走向人生巅峰什么的,都不是白日梦了。

    光想想就美好的不行,浑身上下都舒坦极了。

    夏锦明咧着嘴乐滋滋的笑着,一双漂亮的眼睛都弯成新月了。

    海看着他开心的模样,嘴角上扬,心情好多了。“你不怕,我也是不怕的。”

    什么什么……

    夏锦明总算回过神来了,看着海,他眨了眨眼睛。

    他好像错过了什么。

    哎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什么了,我没听到啊!夏锦明小声的咿咿吖吖嚷嚷着。

    “嗯。我会打败山熊的。”海认认真真的看着怀里的小孩,一颗心越发的坚定了。

    卧糟,怎么关键时刻默契度就失灵了?

    连穿越都有了,五个月就能说话技能点亮,也不是没可能的是吧老天,求技能点亮,他要说话!

    他想好好活着他不想死……

    早知道刚刚他就不做白日梦了。

    夏锦明整个人都不好了,蔫啦巴叽的窝在海的怀里,闭上眼睛进行深刻的严肃的自我批评和反省。

    海见小孩睡着了,将胸前的兽皮挪了挪,让小孩能睡的更舒服点。解开了藤条,重新系了一遍,把小孩往怀里裹紧了些。

    又一次回想着阿爹曾跟他说过的话,仔细的确定方向,小心翼翼的前进。

    看见一棵母果树,他摘了不少母果放进了兽皮里包好,背在了背上。

    小孩往后几天不用挨饿了,他心里松了口气。

    暮□□临,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一天。

    海寻到一棵粗壮的大树,确定没有危险后,灵巧的爬上了树,选了个避雨的好位置窝着,取下兽皮拿出肉干和果子。

    肉干没多少了,果子倒是有不少,他要赶紧找到山熊,然后杀了它。

    夏锦明醒了,小爪子挠了挠海的胸膛。

    系的有点紧他都不能动弹了。

    海双腿盘坐,松开了藤条,将小孩放到双腿里窝着,啃着肉干问他。“饿吗?”顿了顿,又问。“要尿吗?”

    夏锦明摇着头,咧嘴对着他笑,伸伸小胳膊,蹬蹬小腿儿,稍稍的活动了一下小身板。

    等海吃完了,他才比着说要尿尿要吃饭。

    明亮的月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出星星点点的光亮,某种野兽的叫声时不时的响起。

    海有些困了,他把小孩重新捆绑在怀里,又拿出一块兽皮盖着上身,靠着树闭上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他睡的特别浅,周边稍有些风吹草动,就会立即警醒。

    这样很容易疲累,但他不能放松,更不能倒下,他必须要坚持住。

    进大凶山这是第七天,挺过了最困难的两日,身体已经渐渐接受并习惯,他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反应越来越灵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