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夏晨重生前最后悔的事情有三件:

第一件是一直死心塌地爱上一个男人,最后才发现那个男人根本不爱他。

第二件是伤害了那个爱他的男人,让他不得不狠心的离他而去。

第三件是没有留下那个上天赐予的宝贝。

 

本文现代架空,属另一个平行空间,一切内容纯属作者YY,看文的考据党们请勿乱喷。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晨、雷俊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夏晨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眼神冷冷的望着房间内正在拉扯争执的两人,心中前所未有的悔恨扑面而来,其实,他知道,自己早就后悔了。不然,他不会在看到那人对着别人露出同样微笑的时候,止不住的嫉妒,偷偷的躲在一旁,甚至落荒而逃到不敢面对。

有时候,他会想,自己为了面前这个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男人,一心一意的爱着对方,到底得到了什么这个人,这个在爸爸妈妈离世后,发誓会一辈子照顾他的男人。从头到尾,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里。不然,他不会一次一次的背叛自己,甚至和自己的姐姐联合起来,一步一步的谋夺自己的钱,恨不得让他早点死。

是的,他要死了,一切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不知道死了以后,他会不会见到爸爸妈妈,会不会见到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爸爸妈妈会不会怪他没有好好照顾自己,那个人会不会为了他的死伤心。

不会吧。他做了那样的事情,那个人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又怎么会伤心了。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当初识人不清,养虎为患。

“夏琳,够了。”魏谦于一把抓住夏琳挥过来的手,大声喝道。

“魏谦于,你放开我,放开我。魏谦于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王八蛋,你不要忘了。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能过上如今这样的好日子。你只不过是个从泥地里爬出来的土包子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干的那些好事,现在有钱了,就想着怎么一脚把我踹开,我告诉你,没门,你要是敢这样做,我就把你做的那些好事全部宣扬出去,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姓夏。而你姓魏,夏晨即使死了,那些钱,你也别想拿走一分,看你外面的那些女人还会不会巴着你。”夏琳嘲讽的看着魏谦于,被抓住的那只手使劲的挣扎着,一只脚还不忘踹向魏谦于。

“夏琳,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换了夏晨的药,他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魏谦于仿佛没把夏琳的威胁放在眼里,一把甩开这个疯女人,嘴角勾起,带着一丝得意。

“姓魏的,你不得好死。”夏琳狼狈的坐在地上,充满恨意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面前这个一脸正经威胁着自己的男人,想到自己为何要换了夏晨的药,要不是这个男人的协助,她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得手,在夏晨的眼皮子底下换药。

“哈哈,哈哈```。姓魏的,要不是你告诉我夏晨的药放在哪里,我又怎么会知道。”夏琳低低的笑了,脸上却呈现一片疯狂之色,“你只要不让我好过,我同样不会让你好过,当年陈叔是怎么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夏琳,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听到陈叔两个字,魏谦于的神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夏晨存在银行保险柜里面的东西,还有你从他这里骗走的那些钱,你都必须分我一半,不然,你不让我好过,大不了我们两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得到那些好处。”夏琳狼狈的站起来,终于恢复了一丝理智,冷静了下来。反正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她又何必死乞白赖的把着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还不如拿点实际的东西到手上。

“好。”过了片刻,那个好字才愤恨的从魏谦于的口中说出,不过,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这个贪心不足的女人,“拿了这些东西,你必须离开这里,最好到国外去,以后,我不想在看到你,也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跟你有任何瓜葛的消息。”

“当然。”夏琳一口答应了下来,对于这个男人,她也是彻底死心了,身边有了钱,她还怕钓不到其他更好的男人。

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完夏晨财产的归属,谁也没注意到,地上的夏晨自从听到陈叔两个字后,双手越握越紧,喘息也越来越急促,原来就连陈叔都是因为他才死了,怎么会,他们怎么敢。

夏晨觉得自己真的是养了两条喂不熟的白眼狼,痛恨自己的有眼无珠,才会害死了陈叔,胸口越来越疼,思绪慢慢放空,他还想回忆点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双眼也好累,慢慢的,慢慢的,他似乎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呼吸,最终陷入了沉睡。

这一觉,夏晨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头疼,全身都疼,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他不是死了,怎么还会感觉到疼痛。

夏晨挣扎着,居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了一下,头和全身也更痛了,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嘛。怎么自己的身体还会痛,忍着头痛的折磨,夏晨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粗糙的灯管,泛黄的墙壁,这是哪里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没有死夏晨挣扎着慢慢的,慢慢的坐了起来。打量着这间房间,总觉的这个简陋的地方有几分熟悉,似乎沉埋在记忆深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头好痛,夏晨努力的撑着身子,用左手揉了一下太阳穴,还是好痛,这种疼痛,明显是宿醉后的效果。

疼痛像是得到了响应一般,胸口又是一阵刺痛,夏晨刚刚坐起来的身体又跌回了床上,同时,身上的疼痛又加重了几分,特别是那个羞于启齿的部位,提醒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晨仿佛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目光刷的一下,愣愣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同一时间,房门仿佛得到了响应一般,居然从外面打开了。

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夏晨如遭雷劈,身子一动不动,脑中更是空白一片。

“你`,你``你醒了。”雷俊紧张忐忑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结巴,双眼一点都不敢直视夏晨的目光,就怕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痛恨的目光。

良久,雷俊都没有听到夏晨的回应,心中的担忧占据了上方,他知道,夏晨有轻微的心脏病,长期的服药,身体从小到大一直都不算好,忙担忧的抬起头,见夏晨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雷俊一时之间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害怕,怕夏晨是不是真的会恨自己,上前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急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本以为不会回答的夏晨却摇了摇头,雷俊提起的心终于放松了几分。

但夏晨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也不开口,这样的反应,雷俊也不知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总比他最初的设想好了很多。

“你这几天喝了那么多酒,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刚刚熬了点白粥,要不要吃点。”雷俊试探性的问道,语气中满满都是关切,下意识,夏晨点了点头,肚子也确实带了几分饥饿。

见夏晨终于回应了自己,虽然没有开口说话,雷俊面色却立刻带出了几分喜意,立刻道:“你身子不舒服,先躺着不要动,我这就去把熬好的粥端进来。”

“咚”的一声,雷俊一下子撞到了身后的柜子上,捂着头,带着一丝慌乱,急急忙忙的跑出了房间,顺带把门掩住了。

而房间里的夏晨,却始终觉得眼前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场梦,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都不是真实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会在雷俊的房间里

这会发生的一切,怎么会跟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一模一样。

那一天,也正是他跟雷俊决裂的时候。

☆、第2章

尘封的记忆越来越清晰,夏晨清楚的忆起事情的所有细节。那个时候正是他大学正式读完毕业的时候,也正因为学校举行毕业典礼,父母在自己电话的催促声中,才会在急忙赶来的途中于一辆大型的货车发生了碰撞,出了车祸,双方送到医院时间根本就没来得及采取救治就双双去世了。

那段时间,也是夏晨这辈子最痛苦,最自责的阶段。办理完父母的后事后,他几乎天天用酒精麻痹自己,沉浸在自责中,不停的责怪自己。甚至差点因为自己的心脏病发作而进重病监护室。

也是因为那段时间的经历太过痛苦,所以才会在自己听信了魏谦于的甜言蜜语,一步一步的落入魏谦于步入的爱情陷阱,把自己身边所有的一切心甘情愿的交给对方处理。

这时候想象,他是有多么的天真才会为了这个人害死了一心一意留下来照顾他的陈叔,最后还导致了陈叔死亡的下场。

可是,他为什么会回到十年前的时候

夏晨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很痛,这一切,他并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象。

难道,十年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一场梦吗夏晨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虽然简陋,但收拾得却很整洁,他知道这个房间正是大学毕业后,雷俊在外面和别人一起合租的房子。

他记得父母离世后,由于过多饮用酒精,吃饭也不按时,导致心脏病发作被陈叔送到了医院,自己在医院住了几天后,便趁着陈叔回家拿东西时一个人偷偷的从医院跑了出来去了爸爸妈妈的墓地,跪在墓地上想起了爸妈从小疼爱他的画面,为了他的身体更是操碎了心,到处求医问药,就想帮他根治好。

也因为这个,爸妈不到四十岁就有了白头发,妈妈更是不像其他人一样注重保养。

爸妈的后半生,大半的时间都几乎用在了他的身上,而那次住院,陈叔的话也惊醒了他,爸妈虽然不在了,可是却永远希望他这一辈子都能够活得快乐健康的。

更甚至,爸爸妈妈居然早就立了遗嘱,除了留了一套在市区的房子给了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姐姐以外,其他的财产全部都登记在了他的名下。

也正是为了这些钱,他那个名义上的姐姐和魏谦于才会合谋,坑了他的所有,最后还害死了他。

而他为什么在这里,从医院出来拜祭完爸妈,淋着小雨往回走时正好遇到一脸着急的来找自己的雷俊,他那时候实在不想回医院,雷俊没办法,只好带着他回了自己租的住处。

在爸妈面前说了很多话,当时的他也算是想开了一些,就打着庆祝自己要重新开始生活,硬逼着雷俊要喝最后一回酒,才会在需要发泄的状况下,在两个人都喝多了的状况下,跟雷俊发生了关系。

其实,他知道自己那晚上并不是没有错,但他就是接受不了跟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个人会是雷俊。

因为,他当时暗恋,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魏谦于。

在把雷俊当兄弟的状况下,在他的面前,夏晨从来不掩饰自己的xing向,他也是在自己的观察下看出来了,雷俊的xing向其实跟自己一样,天生都喜欢男人。所以在雷俊面前,他早就袒露过自己喜欢魏谦于。

也是他感觉出来了雷俊其实对自己有意,怕自己失去这个真心的兄弟,才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他,甚至让他帮助自己,怎么获得魏谦于的喜欢。

最后,在他正打算跟魏谦于正式交往的关键,雷俊居然对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才会认为对方是乘人之危,背叛了他。记得,当时的自己更是恨死了对方,说了许多伤害对方的话。

后来,在发生了那件事情后,两人更是老死不相往来。

那之后的几年,他更是没有再见过一次雷俊,对他的任何消息都非常的排斥。直到一次意外,他才在另一座城市,遇到了对方,只不过那时候他根本不敢出来于雷俊见面,而他身边陪伴的人,也变成了别人。

而现在这个状况再次发生了,夏晨却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了。

当然,上辈子发生的一切,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不管夏晨如何想,门外的雷俊却没闲着,把锅里刚刚熬好的粥盛出来用碗装着放凉,取出一把勺子洗得干干净净。然后,端起碗小心翼翼的往房间走去。

“粥我已经放凉了,你现在不方便,还是我喂你吧。”推开门,见夏晨望着自己,雷俊略带紧张的问道。

这个时候的雷俊,是还不怎么会掩藏自己情绪的,夏晨眼都不眨的盯着雷俊,听他这样说,看了一眼他手上端着的碗,点了点头。

雷俊一口一口的喂着夏晨,微勾的嘴角带出一份喜悦。就连夏晨看了都替他不值,当时这个人是不是也早就为自己煮好了粥等着他醒来。

而自己那时候又做了什么一耳光,还有带着恨意的指责。

夏晨突然觉得在这个安静的气氛下,却感觉很温馨。

一碗粥在两人协和的配合下,很快就喝光了。

“还要吗”雷俊小心的问道。

夏晨摇了摇头。

雷俊把碗放在床头旁的柜子上,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也想好好跟夏晨谈谈。

“小晨,我们能谈谈吗”雷俊脸上的表情很认真。

夏晨愣愣的看着他,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

“小晨,昨天``晚上,我``。”雷俊刚开始还不知道怎么讲,最后组合了一下语言,下定决心的讲道:“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魏学弟,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希望你能够认真考虑一下,我这辈子第一个喜欢的人都是你。”讲完最后一句话后,雷俊稍黑的脸也不免红了红,毕竟是第一次对自己喜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让你一时接受我肯定不可能,但我会一直等,一直等你原谅我为止,即使最后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也没关系,这一辈子我也会照顾你的。”见夏晨一直不说话,雷俊想了想又说道。最后一句话声音显得特别的低沉,等了一会,夏晨还是低着头不说话,雷俊觉得自己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心完全沉了下去。

“我``。”夏晨的心完完全全被自己的自责占满了,他那个时候,到底错过了什么,才会那么傻的相信那个人的话,把这个真心对他的人狠狠的推开,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践踏他的真心。

“小晨,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身上不舒服”见了夏晨脸上的泪水,雷俊着急道。

看雷俊一脸着急,不知怎么办的模样,夏晨摇头道:“我不是,我只是~~”

“碰碰`”夏晨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第3章

“小晨,我先去开门。”仿佛是怕夏晨说出什么让他难受的话,雷俊一听到敲门声就起身去屋外开门了。

夏晨刚想出口的话只得咽了回去,他的心这会有点乱,确实需要冷静的想一想,接下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不过,夏晨至少是确定了一件事情,他似乎不是做了一场梦,而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夏晨一脸思索的模样,门“啪”的一声从外面推开了。

“晨晨,晨晨,你没事吧”一个中年男人冲进来就想检查夏晨的身体似乎健康。

夏晨皮肤白,又跟雷俊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哪敢让检查,急忙道“陈叔,我没事。”

“真的没事”陈强不放心的问道。

夏晨肯定的点了点头,陈强才最终松了口气,要是晨晨真有什么意外,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跟晨晨死去的爸妈交待,毕竟,晨晨可是夏周两家现在唯一剩下的独苗。

也幸好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够贴身,想来自己的身体早就被雷俊清理过了,这才没让陈叔发现端倪,不然,就算夏晨自己今天不跟雷俊计较,陈叔也不会让雷俊好过,要是雷俊以后想接近他,怕也是千难万难了。

不过,看到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叔,夏晨心里的感受千言万语都难形容。但那样的表情又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只会让陈叔更加担心他。

“晨晨,你昨天一天跑到哪里去了要不是雷俊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现在得有多着急。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知道陈叔会担心你,你这样一再的糟蹋自己的身体,你爸妈看到了就会原谅你。”想到自己昨天只是离开了一会晨晨就不见了的心情,陈强这会再也不迁就夏晨了,严厉的批评道。

“陈叔,对不起。”对于这个两世都十分关心自己的人,夏晨诚恳的认错道。

“陈叔,你别说小晨了,他昨天去祭拜叔叔阿姨了。”见陈强说夏晨,雷俊忙帮夏晨解释道。

“唉```”陈叔听夏晨是去祭拜自己的父母,叹了口气,到口责怪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想起夏晨的爸妈突然离世,想起这个从小备受宠爱又身体不好的孩子一下子连失双亲,这以后的日子,也只有自己多多看顾了。

听雷俊提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让夏晨想起爸妈在的日子,又想到那十年自己到底过的什么日子,心里确实难受了起来。

见夏晨的情绪一下子低了很多,肯定是想起来刚刚去世的爸妈,雷俊又有些责怪自己不该提到小晨的爸妈。

“晨晨,有陈叔在,陈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这孩子就是心思太重。”陈强不想夏晨想那些伤心又伤身的事,,忙宽慰了一句,想到夏晨的身体和前两天医生劝告的话,眉头又是一皱。

“陈叔,我知道了。”知道陈叔是为了他好,夏晨不想他太过担忧自己,点了下头。

“晨晨,你身体既然没事了,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陈强不想夏晨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忙转移话题。

知道陈叔是担心自己的身体,但以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没力气走到外面坐车去医院,这一起身,肯定会让陈叔发现端倪。

“陈叔,我昨天没休息好,现在还困着,反正雷俊哥会照顾我,我想今天就在雷俊哥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就回去陪你。到时候,我们再去医院做检查好吗”夏晨小声的说道,顺便还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后闭了下双眼,表示出自己确实很困没睡好的样子。

“那好吧!不过,明天你就不用回家了,到时候陈叔直接过来接你去医院检查,你就安心在雷俊这里好好休息,别东奔西跑了。”见夏晨眼角下泛黑,这还是自晨晨爸妈离世后,晨晨第一次跟自己要求想要休息。陈强又怎么会阻扰。而且,夏晨的脸色虽然看起有些苍白,但并没有露出难受的表情,应该是没有大碍了,这检查也不非要急在今天,孩子能够好好休息才最重要。再说,有雷俊照顾晨晨,他也放心。

夏晨在听了一番叮嘱后,终于让雷俊把陈叔送出了门。

听着外面关门的声音,夏晨放松后,一下子感觉到身体特别的累,眼皮也有些沉重,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待雷俊进来看到夏晨睡着的模样,轻轻的上前,把床头柜上的碗小心拿起,安静的退了出去。

虽然猜不透夏晨在陈叔面前为何要隐瞒昨晚发生的一切,还说出那番话留了下来,但想着夏晨这样做后的结果,雷俊心里止不住的升起了一丝希望。

夏晨这一觉睡得很沉,雷俊见他这一段时间好不容易能够安心的睡一觉,中午也就没有叫醒他。

直到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夏晨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动了动身体,好了很多,虽然某些地方还是不舒服,但可以忍耐,夏晨从床上下来打算去洗手间,这个房子他以前来过几次,虽然在他的记忆里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还是知道格局的。可是,如果要去洗手间就必须出房门经过客厅。

夏晨想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该面对的事情始终都要面对。

打开门,外面静悄悄的有些黑,看样子雷俊出去了没有在家,就连他的另一个室友也没有回来。

夏晨不知道自己为何莫名的有些紧张,这时见没有人,反而松了口气,寻到开关,打开客厅的灯后,他直接走进了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问题。夏晨洗完手,望着镜子中熟悉又带着陌生的自己,瘦削的身体看起来确实有点单薄,上下扫视了一眼,夏晨承认,自己确实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可能是因为长期身体不好的关系,甚至带着一丝病态的美。忽然之间,夏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自己年轻而苍白的脸,这个从今以后,新生的自己,看着,看着,夏晨一时愣神了。

直到开门的声音,夏晨才回过神来,像是想到什么,镜中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这一刻,夏晨决定,既然老天给了他新生的机会,他就要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再也不会给那些想害他的人任何一点机会。

“小晨,你在里面吗”雷俊打开门见客厅里的灯亮着,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寻找夏晨的身影,最后发现洗手间的门锁着,敲门问道。

“嗯。”夏晨应了一声,用纸擦了擦手,把门打开了。

“小晨,你没事吧”雷俊问道。

夏晨摇头,雷俊才放心的继续问道:“你睡了这么久,肚子肯定饿了,厨房炖了鸡汤我煨了一些,我去拿出来,你先喝点,要吃什么,我再给你做。”

“你吃了吗”夏晨抬头问道,他知道雷俊厨艺很不错,跟他认识后,雷俊知道自己爱吃他做的菜。所以,只要雷俊单位休假,就会买好菜叫夏晨过来吃,他来雷俊这里仅有的几次,也是过来吃饭的。

但大多数雷俊邀请的电话,他都为了去讨好魏谦于而推了。那个时候,自己暗恋魏谦于,是恨不得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对方的身上,又怎么会在意雷俊的感受了。

而且,当时的自己,内心其实是不怎么想来的,也有点嫌弃雷俊租的这个偏僻而简陋的地方。

而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错过了什么。

“中午下的面条,我吃了一大碗,今天一天都待在家里也没做什么事,现在还不饿。”见夏晨关心自己,雷俊内心很高兴,哪里还管自己饿不饿。

刚才他看了一下客厅的挂表,已经晚上八点半了,到这会雷俊都还没吃饭,肯定是为了等自己,夏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道:“那一会的鸡汤,你也先喝点吧。”

“嗯,好,那你在沙发上坐一下,我去厨房端鸡汤。”雷俊脸上带着一丝激动道。

夏晨见雷俊速度很快的去了厨房,自己这才开始打量这个客厅,虽然他以前来过,但都很匆忙,并没有仔仔细细的观察过这里,这会一看,发现房间里除了一个用得很旧的长沙发,沙发前面放了一个长方形的茶几,这个茶几,夏晨记得,他来雷俊这里吃饭,这个茶几都是当饭桌在用的。

房间里还有一个电视机,除了这三样,还真没什么其它值钱的东西,而且客厅本来就不大,在加一样,肯定显得更加的拥挤。

双眼扫到门口,夏晨看见一个新的购物袋,袋子鼓鼓的,明显装了很多东西。

雷俊端着碗出来,见夏晨双眼盯着门口的购物袋,便随口道“小晨,先来喝鸡汤,那个袋子里的东西是我刚刚出去给你买的洗簌用品,待会吃了饭你再看看,要是觉得不合适,我再去给你换。”他刚才出去买这些东西时,已经跟商家说好了,不合适的话随时都可以拿去换的。不过,还是要小晨看过再说。

又是为了他,自他醒过来后,雷俊仿佛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他。

夏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内里翻涌的情绪,接过雷俊递过来的鸡汤,安静的,一口一口的喝着,好似这碗鸡汤是无上的美味一般。

见夏晨喝了鸡汤,雷俊又去厨房装了一碗出来,拿着筷子开吃。

夏晨看过去,才发现雷俊碗里装的全是鸡肉,汤水根本没有多少,明显给他盛好后,剩下的一点。

见夏晨盯着自己碗里的鸡肉看,雷俊理所当然道:“小晨,你不是不喜欢吃鸡肉吗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多喝点汤好,那个有营养,你平常不是很喜欢喝我做的鸡汤,难道是鸡汤的味道不对”他吃着跟以前感觉一样,没什么差别。

“不是,很好喝。”怕雷俊误会,夏晨忙回道。

“你要是喜欢喝,想吃,我以后天天给你做。”见夏晨还是盯着自己的碗。雷俊顺口就出来了。不过,想到夏晨还没有答应自己,他心里就闷得慌。

不过,只要小晨现在没有彻底拒绝,他还是有希望的。

“好。”

雷俊本来没想过夏晨会回答自己,没想到,隔了好一会。夏晨居然答应了。

雷俊头一抬,手中的碗差点没拿住,脸上的表情有点激动,就差跳起来欣喜若狂抱着夏晨转几圈了。当然,他并没有这么做,他不知道,夏晨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为什么是真的答应了和自己在一起,还是为了敷衍自己,顺口答的,根本就没有另一层别的意思。而且,小晨不是一直都喜欢魏学弟。

难道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怕魏学弟知道

不是雷俊不相信夏晨,而是在一次一次的失望中,他早已知道,魏谦于在夏晨的心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哪怕别人说一点魏谦于的不好,夏晨都认为对方是在嫉妒魏谦于,污蔑对方。

他甚至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在一处偏僻的饭店,看到魏谦于跟一个学妹举止亲密的在一起吃饭,回头告诉夏晨时,夏晨还发了很大的火,说绝对不可能。魏学长跟他说过,自己根本就没有女朋友,肯定是他烟花看错了。

那次事件后,夏晨连续一个月都没有联系自己,让他失落了很久。

后来,他在跟夏晨的相处中,再也不说关于魏谦于的事情,也从不敢把自己对夏晨的心思表现出来。至于跟夏晨透露自己喜欢他这个事情,雷俊就更不敢说了,要是说了,他怕小晨连朋友都不在愿意跟自己做。

连自己的室友肖恒都说自己简直是在找罪受,天下好的男人那么多,他怎么就死心眼,偏偏喜欢一个傲娇到天真的小少爷,并且还是个体弱多病的,实在不知道夏晨到底有什么好的。让雷俊死心塌地的为对方付出,还偏偏一点回报都没得。

雷俊并没有回答室友对于夏晨的抱怨,他只知道,自己喜欢夏晨,就要对他好。其他的,他根本没有多想,即使最后,夏晨真的选择跟魏谦于在一起,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小晨想吃点什么菜,我去做。”雷俊见夏晨鸡汤要喝完了,自己也几口把碗里的肉吃了,并没有在追问夏晨为什么要回答那个字,而是转移了话题。

“随便做两个清淡一点的菜就可以了。”喝了鸡汤,夏晨其实已经不饿了,但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说,雷俊就会向以前一样做一大堆自己爱吃的,还不如自己把数量说了,让他少忙点。

想到小晨中午都没吃,确实不宜多吃,雷俊想了一下,快速的决定了要做的几个菜,不过,在夏晨的基础上,他还是多加了三道夏晨喜欢吃的。

去厨房前,雷俊把门口买的东西提到了夏晨面前,让他自己看一下,要是不合适在告诉他,他拿去换,说完这些,雷俊就去厨房忙了,夏晨看着袋子里的东西,有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液,洗脸帕,甚至还有一打新内裤和一套全新的睡衣,全是夏晨平时常用的牌子和喜欢的味道。

饭后,夏晨洗漱了一番就回了雷俊的房间,而雷俊早就跟夏晨说好了,他晚上睡沙发,对于这一点,夏晨没有反对,他虽然在心里已经开始试着接纳雷俊,但他并不希望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就转变。

夏晨觉得,他和雷俊都需要时间去融入对方的生活,真正了解彼此,并不急于一时。而且,爸妈刚去世,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首先,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夏琳。

☆、第4章

第二天,夏晨和雷俊刚刚吃完早饭,陈叔就来敲门接人了。

本来雷俊今天是要上班的,但知道夏晨要去医院做身体检查后,心里不放心,也想知道夏晨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就请了一天假,专门陪夏晨去医院。

夏晨知道后,也没劝,他知道时,雷俊已经早就提前把假请好了,想劝对方可能也不会同意,再说,雷俊能陪他去医院做检查,他心里也是乐意的。

在某些时候,夏晨是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心意,即使他以前死心塌地的喜欢魏谦于,两人关系确定下来以后。很多时候,魏谦于也不敢太过违背自己的决定。

或许,那个时候,魏谦于那么迁就自己,怕也是为了自己身后的那些利益,而不是为了他吧。

雷俊的房子在最顶楼的七楼,这个时候,电梯还没有普及,雷俊租住的这栋楼也是老楼房,电梯,根本不用想。在这个年代,有电梯的房子那都算是一些十分高档的小区了。而且,像这种老楼,在此时,台阶还修得特别的高,不像后十年,电梯差不多已经得到普及,楼房内的阶梯修得也没那么高,唯一不好的是,后面那些年,大多数开发商为了节省空间多卖点钱,楼内的阶梯几乎都修得很窄。

三人一路走下来,夏晨知道雷俊楼下的空地根本不大,停车位更别想了。

在这个城市,夏晨家里虽然不算很有钱,于那些真正有钱的人家也不能比,但家里的资产也十分客观,只不过他爸妈一直实施着低调的原则,就连他,要不是经历了爸妈去世后的变化,他也没有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家里居然还是十分有底蕴的。

所以,代步的车子,夏晨家是不缺的。而那会买车时,家里第一个率先考虑到的就是自己。其实,夏晨很清楚,自己一出生就是在蜜罐中,在爸妈的呵护中长大的。

陈叔对两人说了一下停车的位置,带着两人慢慢的走了过去。

到了地方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夏晨的视线内。

“陈叔,晨晨,雷俊哥哥。”夏琳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安静的站在车子旁边翘首以盼,从远处看,还真是娴静优雅,见三人走过来,各喊了一声后,立刻走到夏晨的身边,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十分担忧的问道:“晨晨,你昨天怎么突然就从医院跑出来了。怎么不告诉姐姐一声,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姐姐怎么跟去世的爸妈交代。也都怪姐姐不好,忙着家里的事情忽略了你,都没有好好的照顾你。”

一番话说下来,脸上的表情又是心疼,又是后悔,还真是惹人疼惜。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欺负了她。或许早十年前夏晨会认为这个姐姐是真的在关心他。不过,现在的夏晨,看着夏琳脸上虚伪的表情,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夏晨盯着夏琳的脸,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长得不错,再加上她故意装出来的姿态,确实会让男人产生保护欲。

也是,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就是用这番表情,骗取了自己的信任,在爸妈利好的遗嘱下,还把家里一部分的生意交给了对方打理。想想都觉得好笑,一股恨意在心里翻涌沸腾。

不过,在陈叔和雷俊面前,他现在还不能对这个女人发飙。毕竟,在这两人看来,这个姐姐是真的很关心担忧自己。他可是知道,这女人一向会审时度势,装腔作势,用这种姿态骗了不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