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修罗嗜斗,每有恶战,总是打得天翻地覆,所以称大战场为修罗场。

修罗性子执拗、善妒、刚烈,能力非凡。

与他接触,倘若不蒙他喜悦,就必然遭殃。

爱上一个人,他已经是你心中修罗。

无论你是否承认,他的力量足以左右你全部的快乐与不快乐。

因了那份爱,你的心已经是酷烈的修罗场。

——摘自网络

忠犬腹黑攻X冷静精致受~~~大概是这样~~

想写好久的兽人文,希望大家喜欢~~~~应该算是有点小白吧~~

 

☆、1.世界框架

数万亿年前,整个世界只有一片完整的广袤大陆,被大海所包围,野兽横行,演绎着最简单的弱肉强食法则。

越是强大的存在就代表了繁殖能力的艰难,处于野兽顶端层次的具备极高智慧的种族开始为后代繁衍而苦恼,然后它们将主意打到了无论数量还是实力都极为弱小,处于被狩猎地位的人类,因为人类的繁殖能力极为强悍,所以即使实力无法和野兽相比,仍然没有灭绝。

顶端存在笀命绵长的强大野兽和人类达成协议,野兽为其提供保护,人类则帮助其孕育后代。

世上渐渐衍生出一个新的种族——兽人,有人、兽两种形态,并且拥有了强悍的体质和独属于野兽的异能,人类处于被狩猎的地位渐渐发生改变,开始发展起来。可是凡事皆有两面,得到了一些便代表着要失去一些,人类渐渐发现负责生育的女性不再被孕育出来,生下的不是兽人便是男人,人类的繁衍变得艰难,但是在他们还来不及找到解决办法,大陆发生了板块运动。

世界好像要被毁灭一般,在强大的自然之力面前,无论野兽还是人类都失去了抵挡能力。大陆被一分为二,隔海相望,而在这场浩劫里面,女人灭绝,不过却改变了没有兽化能力的男人的体质,让他们肩负起生育的责任。

从此世上只有兽人和非兽人。

可惜非兽人的生育率、受孕率和出生率并不能和女性相比,所以变得越发的珍贵,被兽人当成珍贵资源保护起来。随着文明的发展,阶级产生,兽人依旧遵循着野兽世界强者为尊的法则,按照实力划分等阶,十个等级,一般兽人多处于六阶七阶,八阶往上的等级多为最开始决定和人类交.配的神兽后代,血脉传承的家族,强大的实力便代表了享有统治权,各自拥有领地。

而一直被保护起来的非兽人渐渐的变得娇弱,是所有家族势力抢夺的目标,不过所有兽人都有共识,就是不能伤害,勉强非兽人,否则会受到大陆上所有势力的共同截杀。

珍贵的资源也是有等级之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一部分的非兽人拥有了操控自然元素的能力,能够治疗、辅助战斗和战斗,被称为‘受自然眷顾的魔法师’。并且魔法师的生育能力和笀命都普遍高于一般的非兽人,出生率又极低,所以是当之无愧的极度珍稀资源,从来都只有无比强大的兽人能够成为魔法师的伴侣。

魔法师的等阶也同兽人一样分为了十个等级,不过魔法师的修炼比兽人艰难许多,多处于三阶四阶,在大陆历史上五阶到七阶的魔法师只有百份之十的出现率,八阶是千分之一,九阶是万分之一,圣阶则还没有记载。

%%%

南大陆的中心有一片山脉,名为迷雾山脉,长年浓雾笼罩,山脉深处是南大陆上所有势力都心知肚明的禁地。

卡尔斯神色平淡的漫步在迷雾山脉的最深处,不时会遇到极其强大的野兽,可是无一例外的在看到他的时候,兽瞳里都会出现一抹惧意,迅速的逃窜,若被其他兽人看见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突然,他脚步一顿,俊秀的眉微微皱起,打破了脸上的平静,下一刻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八阶的九头斑斓蛇正张大着其中一张嘴,迅速的向面前的猎物咬去,可是下一刻,它的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最终不留一点痕迹。

卡尔斯出现在了九头斑斓蛇猎物的面前,好久不曾出现情绪的脸上布满了惊讶和困惑,弯腰且动作轻柔的抱起了差点被吃掉的——婴儿。

“怎么会有非兽人在这里?”感受着怀中柔软的小小身体,卡尔斯难以置信的低喃道。

兽人在一岁前都是维持着野兽的形态。

虽然在出现之前他的感知就已经告诉他有一个非兽人在这里,即使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感知绝对不会出错,但是当真正看到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非兽人是什么?大陆公认的最珍贵资源,一出生就被娇宠呵护,可是在危险重重的迷雾山脉深处居然出现了一个非兽人?遗弃?先不说非兽人不可能被遗弃,即使是,谁又有这样强大的实力进入迷雾山脉深处遗弃一个非兽人?卡尔斯觉得自己活了这么长时间,今天发生的一切真是离奇到不能再离奇了。

“小家伙,你到底是怎么出现的?难道是自然之神的赐予吗?居然和我一样是黑发呢。”卡尔斯看着闭着眼睡得香甜的可爱婴儿,修长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婴儿柔细的黑发,眼底是一片迷离的温柔。

而就在这时,似乎被吵醒的婴儿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渀佛能将人吸进去的深邃黑色,看得卡尔斯失去了所有的反应能力,直到胸口传来一阵闷痛,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呼吸。

“黑发黑眸的非兽人,还真的让我遇到了呢……”微颤的嗓音有着难言的心酸,直到冰凉的泪水滴到婴儿细滑的脸颊上,他才回过神来,慌忙用指尖轻轻拭去,细细抚着婴儿的眉眼,扬起了一抹已经被他遗忘多年的愉悦笑容。

“宝贝,从今天开始你就叫伊凡吧,你是上天赐予我的宝贝!!”卡尔斯用脸轻轻蹭着乖巧安静的婴儿,语气眼神无不温柔爱怜至极。

%%%

养育一个小生命,而且还是一个极为珍贵的非兽人,拥有强大实力的卡尔斯其实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但是他坚信世上所有事情都是可以学习的,没有什么是他卡尔斯做不来的。

首先要做的就是为他的小宝贝建造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所以在伊凡纯净的黑眸中,卡尔斯快速的运用着魔法在迷雾森林的深处建造了一间设备齐全的房子。不断翻滚沸腾的魔法元素很正常的惊扰了拥有各自领地的五只圣阶神兽。

“卡尔斯,你是准备在迷雾森林定居下来吗?”一个巨大的黑影首先出现,身长二十多米高达五六米的银色巨狼,一双碧鸀的兽瞳看着忙着盖房子的卡尔斯,口吐人言,语气疑惑。

“哎呀呀,怎么有个非兽人在这里?好可爱啊。”卡尔斯还来不及回答,一把略显阴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银色巨狼循声看去,就看见不远处的巨大木萸树上盘踞着一条粗壮的巨蟒,那缠缠绕绕的身躯不知道有多长,而且背生十二对羽翼,正瞪着一双血红蛇瞳看着木萸树树枝上被细致放好的粉嫩婴儿,如白玉般滑腻的肌肤让巨蟒忍不住伸出长长的信舌想舔一舔。

只是还没有舔到,它的眼前就一花,头顶一疼,被卡尔斯重重的敲了一记。

“羽蛇,你要是敢伤了我的小宝贝我就灭了你。”卡尔斯抱着伊凡,恶狠狠的怒瞪着巨蟒道。

羽蛇无比无辜的看着他,委屈的道:“我不吃人好久了,而且还是那么可爱的非兽人,卡尔斯你不能冤枉我。我只是想亲亲他而已嘛。”

“亲什么亲,我家宝贝能让你随便亲的?”它的话让卡尔斯更怒,立刻吼道。

“卡尔斯,这孩子怎么来的?你生的?”一道懒洋洋却带着无限妩媚的声音插了进来,一个巨大的狐头凑到了卡尔斯的身边,想嗅嗅他怀里包得严严实实的非兽人,被卡尔斯一掌拍开。

“去去去,雪狐你滚远点,别吓到我家宝贝。”

“你家宝贝没见有吓到啊,被羽蛇刚刚那样盯着都没有哭闹,不会是吓傻了吧?难道是哑巴?瞎子?”另一把低沉的声音响起,黑色的巨龙睥睨的看着卡尔斯,危言耸听道。

“黑龙!!你想打架是不是?”卡尔斯语气森然,眯起眼危险的道。

“卡尔斯,好久不见了。”温和柔软的声音平复了卡尔斯高涨的怒气,看向慢慢走来的独角兽,他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

能口吐人言是圣阶神兽的特征,迷雾山脉深处居住着的五只圣阶神兽正是当初最早决定和人类交.配而繁衍后代的最强大野兽中的一员,现在南大陆顶尖的五大家族势力正是它们的后代,只有五大家族每一代的族长才知道自家的始祖仍然活着,所以迷雾山脉才会成为不属于任何势力的独特存在。

五只神兽将身型缩小,以平常野兽的模样慢慢聚拢在卡尔斯的四周,颜色各异的兽瞳全都直直盯着卡尔斯怀里,被他视若珍宝的非兽人。

“卡尔斯,不要那么小气啦,让我们看看吧。”银狼无比好奇的说道。

“不会真是你生的吧?”黑龙也忍不住说道。

“黑龙!”独角兽责备的看了它一眼,这里哪一个不知道卡尔斯的过去?他怎么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呢?

卡尔斯脸色黑黑的,若果不是顾忌怀中宝贝弱小的身体承受不了魔法元素的暴动,他早就释放禁咒将面前这几只家伙轰走了,哪容得它们在面前唧唧歪歪的。

“卡尔斯,我们没有恶意的。不如让我看看吧,你知道的,我有养过孩子的经验。”身为五大神兽中唯一的雌性,在久远的岁月之前,独角兽的确亲自诞下并哺乳了很多孩子,而且它是最纯净的光明体质,天赋能力全都是辅助,治疗和守护一类的技能,是大陆上公认的最善良无害而温柔的种族。

卡尔斯迟疑了一会,低头看了看睁着一双美丽黑眸的伊凡,慢慢将他抱到五只面前。

“黑发黑眸的非兽人,看起来还真像是卡尔斯和卡尔加的孩子……啊,抱歉。”雪狐也呆呆的看着婴儿,口中无意识的呢喃,然后被一旁的银狼狠狠踩了一脚,才后知后觉的觑向看不出喜怒的卡尔斯,讪讪道歉。

卡尔斯抚摸着婴儿的眼角,抿唇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独角兽看了看卡尔斯,然后再低头凝视小小的婴儿,骤然它头顶金光闪闪的尖角散发出非常柔和温暖的白光,笼罩住婴儿的全身,好一会儿才散去。

“卡尔斯,这个孩子很健康,体质还是极为罕有的元素体质,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孩子?”独角兽语气里满是浓浓的好奇,而它的话也让在场的各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元素体质?”卡尔斯惊呼,然后立刻伸手覆上婴儿的前额,再放开时脸上已经浮现难以抑制的狂喜。

所谓元素体质亦称为自然馈赠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非兽人是天生的魔法师,对所有自然元素都有着非凡的亲和力,修炼进阶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拥有此体质的非兽人,无一例外都是八阶以上的存在,只是元素体质实在太过罕见,距离上一次出现元素体质的非兽人已经过去了八百年。

“哈哈哈哈,一个拥有元素体质,黑发黑眸,不属于任何家族势力的非兽人。这绝对是上天的赐予啊!!”卡尔斯近乎失控的放声大笑。

五只神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出言打扰或者揶揄嘲笑,眼底都有着一丝安慰。

“好久不曾看到卡尔斯这样开心了。”银狼无限感慨的道。

“是啊,自从卡尔加……卡尔斯将所有的感情都封印了起来,我还以为不可能再看到他如此恣意的笑容了。”黑龙也叹了口气道。

“不过卡尔斯刚刚好像说那个非兽人不属于任何家族势力啊!太不可思议了,那个婴儿到底是怎么出现的?”羽蛇抓到重点,连忙问道。

其他神兽都是一头雾水,满心不解。

所以当卡尔斯平静下来后,对上的就是五双泛着鸀光的眼睛,他立刻搂紧了伊凡,防备的问道:“干嘛?别想打我宝贝的主意,要不然我不介意让你们重温一下我的魔法。”

“卡尔斯,你想多了,我们只是很好奇这个孩子你到底是怎么得来的。”独角兽温柔的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着善意。

“捡到的。”卡尔斯淡淡的道。

“什么?骗人!”好大一声合奏,让卡尔斯怀里的婴儿皱了皱脸。

“闭嘴!吓着我的宝贝了!!”卡尔斯连忙吼回去。

“你以为非兽人那么好捡啊?还是拥有着元素体质的非兽人,你还真以为我们久不出迷雾山脉就那么好骗啊!!”黑龙立刻回嘴道。

“骗你们有什么好处?爱信不信的。”卡尔斯撇撇嘴,虽然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雪狐,你去哪里?”独角兽看着雪狐突然掉头就走,连忙问道。

“回家问问我那些后代,看有没有出生不久的非兽人丢失,这么一个宝贝不可能是捡的!谁知道是不是卡尔斯用抢的!”

雪狐的话让众人惊醒了,怀疑的觑了觑卡尔斯,也开始动身,准备回去让自家后代去调查调查。

无怪乎它们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因为非兽人的珍稀,每当有非兽人出生都会被记录在册,而元素体质在历史里出现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诞生自强大的家族,因为越是强大的存在才越容易生下.体质异常的非兽人。

卡尔斯冷冷的看着五只神兽的动作,缓缓开口,“我是在距离这里一百里的地方捡到这个孩子的,如果不是我出现这个孩子早被一条九头斑斓蛇吃了。你们尽管去问,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敢做出遗弃非兽人以致让非兽人陷入危险之地的行为,而且还是刚出生不久的非兽人!!根据南大陆法例,这样的行为可是要被各大势力联合起来灭族的!!你们最好祈求这个孩子不属于你们的家族,否则……我不介意为我的宝贝讨回公道!”

卡尔斯语气中的森冷杀意让五只神兽动作停了停,但是还是离开了这里,卡尔斯的话反而让它们更加确定必须要搞清这个孩子的身份,因为遗弃非兽人是不可饶恕的罪行,代表的是堕落的开始。

直到它们完全离开,卡尔斯才换上温柔的表情,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依旧清澈透亮的黑眸,安静的不哭不闹,这般乖巧直让人只想把他疼到心里去。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谁都不能抢走,谁都不能伤害。”卡尔斯低头亲亲伊凡的眉心,立誓般道。

☆、2.小小伊凡

几天之后,五大神兽又再次聚集在一起,盘踞在卡尔斯建好的房子前的院子里,趁着卡尔斯去为伊凡尔准备食物,逗弄着孩子。

几天之前,它们给后代发去信息,要他们去查一查大陆是否有丢失非兽人的事情发生,最顶尖的势力一旦高速运转起来,其速度是相当惊人的,不消几天,整个南大陆都被五大家族调查了一遍,结果就是没有非兽人丢失,不论成年了还是没有成年,已婚还是未婚。

五只神兽终于是相信这个拥有元素体质的非兽人真的是卡尔斯捡到的,对此黑龙很是嫉妒的说了一句“狗屎运”,惹来卡尔斯得意张狂的笑。

“好滑啊好滑啊,好可爱啊好可爱啊。”缩小成小指粗细的羽蛇,长长的身体缠在伊凡温暖香软的身体上蹭来蹭去,红色的信舌在无比滑嫩的腮上舔来舔去,一副无比荡漾的模样。

“羽、蛇!!”含着杀意的清冷男音响起,羽蛇还来不及逃窜就被卡尔斯掐住七寸位置,用力的甩到了一旁的梧桐树上,只见漫天星斗,头晕目眩。

“不要那么小气嘛!”羽蛇拍着背上的小翅膀,摇摇晃晃的飞回来,哀怨的看着卡尔斯把孩子抱在怀里,不让自己越雷池一步。

“你这条色蛇,谁准你这样对我家宝贝的?”卡尔斯恶狠狠的道。真是的,这条死蛇可是雄性,虽说宝贝还小,但是也不能让人毫无顾忌的吃豆腐!

“小伊凡那么可爱乖巧,我疼疼他不可以啊?我也可以帮你照顾孩子的嘛!”羽蛇见无机可乘,只好蔫蔫的在地上卷成一坨,嘀咕道。

“这话要是艾玛说的我就放心,你?算了吧。”卡尔斯轻蔑的道。

艾玛,也就是独角兽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人无营养的对话,眼神落到卡尔斯的怀里,刚好伊凡扭了扭头,清亮的黑瞳与温柔的银眸对上,然后黑眸微微弯了起来,璀璨如繁星让人移不开目光,艾玛心里赞叹,这双眼睛实在是漂亮得紧,不知道长大该是怎样的吸引迷人。

小小的伊凡看着卡尔斯和羽蛇不停的斗嘴,似乎有些无趣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立刻萌煞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一人一蛇,只是卡尔斯速度极快的在羽蛇飞扑过来前抱着怀中的宝贝往后一跃,手腕灵活的一转,将刹不住自己的羽蛇推到了另一边的大树上。

“卡尔斯,你给我到外面去,咱们单挑!”羽蛇感觉到头部的胀痛,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可是估计到自己原身的巨大绝对会破坏到房子,所以只好飞到空中对着卡尔斯大叫道。

谁知道卡尔斯鸟都不鸟它,抱着怀里的宝贝转身就走进屋,“伊凡宝贝该饿了,我才没有空搭理你这条色蛇。”

徒留羽蛇气炸了却没有办法宣泄,只好怒气冲冲的飞走了,而当晚,卡尔斯和其他四圣兽都听到东南方向,羽蛇的领地内响起了无数飞禽走兽的悲鸣。

%%%

伊凡醒来,举起自己小小的手端详着,有些郁闷地挥了挥,看在进门的卡尔斯眼里却很是可爱,连忙上前抱起了他。

“伊凡宝贝,对自己的小手很有兴趣吗?”卡尔斯抓着他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眼中的慈爱表露无遗。

伊凡眨了眨眼睛,卡尔斯在心里惊叹,他的宝贝可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呢,每次看着都有种他在回应他的感觉,渀佛千言万语包含在其中,把人的灵魂都要吸进去了。

卡尔斯抱着伊凡出了房间,湛蓝的天空漂着朵朵白云,阳光温暖得让人只想闭眼仔细感受。

卡尔斯先将伊凡放在了树荫下的摇篮上,然后走到一旁的果树上,在树干上轻轻一敲,树上的红果就掉下了三个,被他手一伸就接住了。

回到伊凡身边,先轻轻捏开一个红果的蒂,然后抱起伊凡,熟练地凑到他的嘴边,一点一点的喂着。

别看他现在这个熟练样子,第一次喂的时候可是把伊凡呛到不行,也把他自己吓得不行,连夜把艾玛找了过来,交流了一夜的喂养孩子心得与方法技巧,经过无数次的实践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伊凡吃的红果名叫乳果,由于男人是无法产奶的,虽然能用其他的动物母乳代蘀,但是终归是不方便而且有一定的危险性,毕竟哺乳期的动物都是很凶恶的,而后来人们发现这种乳果,不但易于生长,不受土壤和气候的限制,而且对初生的非兽人和兽人都有极大的好处,便渐渐取代了动物母乳,从此,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这种乳果。

而鉴于这种乳果树的好养活,卡尔斯直接移植了一棵成熟的过来,以方便他养孩子之用。

&

nbsp;伊凡的胃口和一般的非兽人差不多,都是三个乳果就饱的食量,打了个饱嗝,他的眼皮又打起架来了。

卡尔斯爱怜的看着他,这个孩子实在是非常乖巧,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解决生理问题,然后又吃,准时规律得不行,从不哭闹,让人只想疼到心坎里去。

“睡吧,睡吧,乖宝宝,快点长大,健健康康地长大。”卡尔斯轻轻拍抚着伊凡,温柔的低语诱哄是最好的安眠曲,怀里的孩子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的伊凡梦到了很多不同的场景,那是他曾经的人生,或者该叫做上一世。

富足安稳的家庭,世代行医的家族里都是和善可亲的家人,他被家人宠着爱着,加上出色的头脑,二十岁之前的人生简直美好幸福如天堂,然而一场铺天盖地的阴谋扑面而至,他才发现幸福是如此的易碎。

二十岁的他被迫逃亡,家人一夜之间死伤殆尽,朋友叛离,躲过一场又一场的追杀,由云端跌下地狱的感觉简直能把人逼疯!但是他不能疯,因为他的身上还背负着灭门的仇恨,那样疼爱他的家人,他怎么能怎么可以让他们枉死!

他辗转逃出边界,在血腥的战场上成为了一名雇佣兵,他做过毒贩,也成为过恐怖分子,他一次次地在生死边缘上游走,一步一步地追查着仇人的身份,建立起让各国闻风丧胆的雇佣兵组织,只要出得起钱,任何事情都可以为你完成,无视道德和法律。

终于手刃仇人后,他却茫然了,二十年的时间,他由一个聪明干净有些小骄傲的富家少年变成了双手沾满血腥的雇佣兵,他已经背弃了家训里悬壶济世的那一条,他似乎连去见他们的资格也没有了。

四十岁的他强迫自己放下已经习惯了的血腥生活,重新捡起了被丢弃的医术,童年时候,爷爷曾说过,当你救一人后,你曾经背负的杀孽就会开始减轻,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他开始为他曾经所造的杀孽赎罪,成了一名无国界医生,挽救着一个又一个濒危的生命,人世间的际遇往往就是如此的奇特。

五十五岁的他甚至还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然而就在飞去领奖的航班上,居然遇到了劫机,他为了救一个被挟持的小男孩被枪杀了,他果然是老了,虽然把那些劫机者解决了,但是毕竟赔上了自己的命啊。

只是没想到他再次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却是一张血盘大口,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变成了小婴儿,本来以为要葬身蛇腹,都已经闭眼接受了,却没想到会被那个温柔的男人救了。

嘴里说的是他从没有听过的语言,但是那样温柔慈爱的眼神,和他记忆中的家人重叠在了一起。

后来他看见了会说话的五头动物,甚至连传说中的龙都见到了,他才意识到这应该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

但是,没有关系,既来之则安之,况且他很喜欢那个男人抱着他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母亲的怀里,那是他二十岁之后就没有再尝到过的安心感,他想,他能够把这个男人当成家人,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

在迷雾山脉深处一处丛林之中,一棵参天大树上缠绕着一条巨蟒,背生十二羽翼,一双红色的蛇瞳泛着阴冷的光芒,长长的蛇尾不断地挥打着,若果仔细观看就能发现,蛇尾处有一个小点正在不断弹跳,再凝神一看居然是一个五岁多的孩子。

“好,时间到。”巨蟒突然开口,能口吐人言自然是羽蛇了,话音刚落,它蛇尾的速度骤然加快,一个卷绕就把那个小小的人儿卷住,举到眼前。

那个孩子有着亮丽的黑发和璀璨的黑眸,五官精致可以预见将来的风华绝代,面对着巨大的舌头也不害怕,反而扬起了一抹甜甜的笑,用孩子特有的软糯声音说道:“谢谢羽!”

“哎呀,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小伊伊为什么能够这么可爱啊!!”羽蛇立刻就荡漾了,立刻伸出猩红的蛇舌舔着伊凡细滑的脸颊,直把人舔得一脸唾沫。

“你这条死色蛇!”骤然出现的含着冷怒的男音让羽蛇心肝一颤,下一刻头顶就一痛,而它的尾巴也已经空空如也。

卡尔斯一边愤愤地瞪着羽蛇,一边掏出丝绢温柔地为怀里的伊凡擦着脸,嘴里责备道:“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吗?不能让这条色蛇吃你豆腐!”

“阿爸。”伊凡把早就被耳面命提多次的话完全当成耳边风,只是对着卡尔斯乖巧地叫道,然后接过他手中的丝绢自己擦拭起来。

卡尔斯一顿,然后出现和羽蛇一样的症状,用力搂住伊凡,捧着他的小脸亲了起来,嘴里还嚷着:“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我的宝贝果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可怜伊凡的脸刚擦干净,现在又一脸唾沫了。

虽然有些黑线,但是他并没有挣扎,对于家人,他一向是无条件的容忍和包容,更何况是这种表达宠爱的动作和亲吻,况且从小到大他早就习惯了。

而一旁的羽蛇则是无比的哀怨,太过分了,根本就是严于待人宽以待己,呜呜呜,谁叫孩子是人家的,为什么当初不是他捡到小可爱啊!!!

“饿了吧?阿爸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我们快回去吧。”卡尔斯完全把羽蛇忽略个彻底,抱着伊凡转身就离开。

太过分了!!过河拆桥也不是这样吧!!!羽蛇对着卡尔斯的背影恶狠狠的长大了嘴,不过在接触到伊凡挥着小手和它道别的样子时,又被萌得无比荡漾,立刻就缩小到婴儿小臂粗的大小,拍打着羽翼紧跟在两人身后,无视卡尔斯杀人的目光,自顾自和伊凡说话。

在逐渐成长的岁月里,伊凡也把这个世界搞清楚,虽然有些囧自己是有生育能力的非兽人,但是知道自己能够学习魔法拥有自保的能力,并非需要依靠兽人保护和生活的非兽人又松了口气。

所以自三岁起,伊凡就开始了系统的学习,虽然自家爸爸并没有明确告诉自己他是几阶魔法师,但是在教导过程中他的博学和知识面的浩瀚让他也明白他绝对不弱,应该说是非常强大。

而除了魔法学习外,他还为自己制定了锻炼身体的计划,他一直都相信身体是一切的基础,况且前世的身手和医术他并不想全部丢掉,又需要有个合理获得的过程,所以他就顶着一张小孩子脸蛋使劲卖萌,把那五只圣兽拖下水当老师和陪练,羽蛇训练速度,银狼教导狩猎技巧,黑龙主格斗,雪狐锻炼精神力,独角兽艾玛则是传授草药知识和基础的治疗方法,简直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了。

不过在他提出的时候,连同卡尔斯在内的一人五兽却都是持不赞同意见。

他们的意思是非兽人本来就是会受到兽人的保护,大陆公约也规定不能强迫和伤害非兽人,而拥有魔法天赋的非兽人更是重点的保护对象,他实在是无需要如此辛苦地锻炼自己。

伊凡自然是不赞同他们的意见,先不说他因为前世的记忆不可能容忍自己一味受人保护,再者很久以前他就明白到实力的重要,谁都没有办法预测将来,与其在灾难阴谋来临的时候束手无术以至于过后懊悔伤心,倒不如未雨绸缪,而在这强者为尊的兽人世界里,实力才是一切的基础,他既然有这样好的先天条件,自然不能浪费。

虽然有些丢脸,但是凭着小孩子耍赖卖萌的功夫,软磨硬泡之下终于让一人五兽点头同意,当然他们开始也只是觉得孩子贪玩,等尝到辛苦之后就自然会放弃了,毕竟非兽人可不同于皮厚的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