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物种大爆发的年代

即使是人与人交配,生下来的後代也未必是纯人类

雌雄同体?体能异常?半人半兽?

──要不要和纯人类谈感情,这是个问题

──要不要繁育後代,这……这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别说那些科学家们使劲各种手段,就算是自己心甘情愿,生下来的还不知道是什麽呢

蛇人01

在一个安静的夜晚,不可思议的事正在发生。

因为工作的缘故,笙井诹一已经很久没有这麽安稳地睡觉了,从事超物种研究的同僚们一旦有了新的物种出现总会孜孜不倦埋首案前,直到解开他们所有的秘密为止。笙井身为研究所的所长,工作狂的特征更加明显,曾经有过过度辛劳而在实验室里晕倒过去的经历,以至於後来招聘助手的时候负责人事的今田总会跟新人开玩笑说,如果不努力到在实验室里晕倒的话,是不可能成为教授的哦。

而这一次,他们终於将袋人的研究完成,获得了一大堆的奖项,誉满而归。身为所长的他深知大家的辛苦,於是决定大家都放假一个月,再接手新的研究,全所上下在听到消息的那一瞬间集体欢呼,差点将他抛向空中。

而现在,笙井正在享受假期的第一天的睡眠,白天他去打高尔夫,累得全身都湿透了才回到家,洗了澡後抽了一支烟,就舒服地倒向自己的大床。

没有结婚的他总是雇请锺点工来打理家务,整齐之余不免有些冷清,笙井躺在床上,迷糊地想著自己也该找个妻子了,否则偶尔寂寞,也不能总是自己DIY,时间长了对身体总归是不好的。

太过疲倦的他意识虽然还清醒,身体却已经动弹不得,听到床头柜上哢嚓的一声,还以为是家具年代太久导致开裂,并没在意,可是紧接著哢嚓声不断,好像一只蛋裂开一样。

蛋?笙井忽然想起自己放在床头的一件装饰,那是他去年休假的时候去巴厘岛买的地摊货,买东西的小姑娘晒得黔黑的脸对自己笑,他就随便捡了个东西买下来。那就是一只花纹奇特的蛋,硬硬的,也挺沈,不过放了一年也没有什麽变化。

该不会突然孵化了吧?

就在他这麽想的时候,哢嚓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啪嗒的东西倒地声。

这回再累他也得看个明白了,笙井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摁亮了台灯。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吓一跳啊,那蛋壳果然破了,但是孵出来的不是海鸟也不是乌龟,而是一条蛇。而且那蛇的头似乎还有点奇怪,。

笙井皱眉,戴上眼镜再仔细看,这回他全身都清醒了过来。

那条蛇全身覆盖著青色的鳞片,最粗的地方也只有自己麽指粗,但是根本该长著头颅的部分却是非常微型的人的上半身,小小的脑袋甚至还皱著,活生生就是半人半蛇。

老天,他连休假都要碰上新物种。笙井凑近了看 ,用手指戳了戳那蛇人,小蛇人一点儿也不害怕他,感觉有根热热的手指伸过来,干脆就缠了上去,哼哼唧唧地哭开来。

研究所研究过的物种,多半是成体或者遗体,绝少见过这种刚出生的品种。笙井立刻爆发工作狂体质,将小蛇人拎起来,到厨房仔细称了体重量了身长,还打开相机将他各个角度都拍下来。

不一会儿小蛇人饿哭了,那声音除了比较弱之外,完全也是人类的哭声。

笙井找不到他可以吃的东西,只好到冰箱里翻了一盒软包装的牛奶出来,用微波炉加热後,用喝口服液的麦穗管一点一点喂给他。小蛇人喝得直打饱嗝,饱了以後又缠回他手上睡觉。

笙井蓬乱著头发坐在厨房里看自己手指上的超物种。

这并不是哪个国家的物种,也不是什麽机构拜托给他的,是他自己买来的,也就是他自己的。他忽然不想把他当成试验品,也许当成一个小宠物来养会比较好?

这麽想 ,笙井露出了微笑,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抚过小蛇人的鳞片:“那麽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了,我给你取个名字……就叫葵吧,笙井葵。”

蛇人02

“我回来了!”房门一开,笙井就迫不及待地朝门里喊。

按照往常的惯例,葵一定会很快地过来迎接他,接过他手里的包对他说辛苦了,有时候还会递上一杯温开水。但是今天却不同,屋里静悄悄的。

“葵?我回来了。”笙井稍微有些奇怪地换上拖鞋,踏进房屋。

小蛇人葵自孵化以来一直成长的很快,只花了半年的时间就长成了有两米多长的大个子,只是上半身看起来还是个少年的样子,笙井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偶尔有朋友上门来,还会让他们见见葵,葵会很乖巧地叫他们叔叔阿姨,模样可爱得女同事们直尖叫,缠著要他转让这麽可爱的孩子。笙井自然不会同意,有了葵以来他连结婚的念头都打消了,照顾这个物种独特的孩子就是他的生活乐趣。

葵像个普通人类孩子一样地成长,人类躯体的部分偶尔穿著上衣,比如需要见客人的时候或者寒冷的冬天,但是由於他的体温异常,平时大都**著,把他看成是人的话会有些不习惯,但是看成蛇却又是在自然不过。他具备说话的声带,也有善於学习的头脑,因为不能出门的关系,他与社会接触极少,报纸书刊和电脑就是他接触世界的媒体,单纯的环境使得他心灵纯洁的同时知识丰富,渐渐的已经能担当笙井的助手,替他查阅资料,帮助他了解自己的身世和诞生医理。

“葵?”笙井又喊了一声,心里有些不安,自己藏著个超物种的孩子,不担心他被抓走那是假的。

一楼的客厅厨房客卫客卧都没见到他的踪影,後院里也没有,难道他还没起床?笙井感觉很奇怪,现在是春天,他没理由还赖床。

顺著楼梯上了二楼,书房里果然没人,但是卧室里也没人,笙井真的开始担心了,他拿起电话就要拨打朋友的电话请他们帮忙找人,忽然在这时听到了浴室里异常的动静。

浴室里有轻微的水声。“什麽啊,原来在洗澡啊。”笙井松了口气,放下电话走向浴室,轻轻推开门。

葵正盘在可以同时容纳两人的大浴缸里,橙黄色的灯光照得水面波光粼粼。

笙井忽然屏住了气,因为眼前的一幕让他大为吃惊,吃惊到了不知道该说什麽示好。

一直以来葵都像个人类孩子一样和他共处,只不过下身是蛇这一点不同罢了,对他的生理构造笙井其实了解甚少,关於他的性别也一直很**,只是看他胸部没有发育的迹象才认定他是雄性,但是要说雄性的性征,在他身上其实也看不到,没有喉结,更别说性器。

而今天的反常却让笙井大开了眼界。葵仰靠在浴缸边缘,两眼紧闭,双手正在自己蛇身白色鳞片的部位来回摩擦,那个位置在肚脐下一段距离,一看就知道那里应该是什麽。而借著光影的效果,笙井可以看出被他翻模摩挲的部位微微隆起,似乎有什麽即将破鳞而出。

这是极好的观察机会,他默不做声地退了出来,从衣柜里取出摄像机对准了葵。

葵仍旧闭著眼,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只是温柔而**地在那团鼓胀上抚慰。随著他的呼吸愈渐急促,那白色的鳞片终於被微微掀起,一截颜色粉嫩的肉羞涩地探了出来。

笙井不由得感叹,难怪他从表面上看不出葵的性别,原来他的性器官深藏在鳞片下,要等到一定的年龄才会发育显现。而这个春天,葵看起来和人类十五岁的少年外貌相差无几,应该正值他的第一次发情期。

是不是该去给他买一只母蛇回来交配看看?笙井摸著下颌心想。

就在这时,摸到身体异状的葵也睁开了眼睛,他对身体的变化显然也是一头雾水,先是吃惊地看见了笙井正在拍摄,然後在他“不必管我”的示意下,又低下了头,手指摸上那截嫩嫩的粉肉。

今天一早笙井照常去了研究所,葵在自己的床上睡得正香,忽然一阵古怪的骚动从体内传来,全身都止不住地发热,他努力想要忽视那种不适,但是热感却越来越明显,以至於他在被子里待不住了,钻出房间来到浴室。浴缸里装上凉水後泡进去十分舒服,葵惬意地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没一会儿那种热量更加强烈地蔓延开来,即使水温再低也缓解不了,而且他懵懂地发现了让他全身发热不适的部位,就在肚脐以下长著鳞片的部位。

他怀疑地伸手摸了摸,很快就找准了那个不大的区域,轻轻抚摸之下燥热的感觉有所减轻,但是不适感却加强了。刚打算停下来去吃点药,却觉得手怎麽也离不开那块发热的部位,好像非得用手抚摸才会舒服一般。

葵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麽事,只好泡在浴缸里,一手轻轻慢慢地抚摸著下腹部,不适感中一种奇妙的愉快感蔓延至全身,渐渐地就忘了自己是因为什麽才到浴室里来的,手不断地在那片区域打转,一只手无法缓解又双手齐上,直揉得那块地方胀痛,好像有什麽要爆出来一样难受。

就在他不知所措时,手指摸到了从鳞片下悄悄探出来的肉芽,葵被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睛。

“爸爸……我难受。”看到了身上的变化,没有同族的葵只能向笙井求助,他确实很难受,全身发热,被他揉抚的部位发胀,摸上去还会有奇妙的快感。这究竟是什麽病?

笙井眯起眼点点头:“没关系,你继续就可以了,一会儿就好了。”

“继续什麽?”葵双颊都因为那燥热感而泛红,只是在橙色的灯光中不甚明显,但眼里湿漉漉的水汽却骗不了人。

“继续用手摸它──就是突出来的部分,摸一摸就好了。”笙井可不会放过这麽好的录像机会,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生物难得一见的发情,眼下也不可能立刻找到这麽大的蟒蛇和他交配,不如就看看这个半人半蛇的孩子会怎样**吧。

爸爸的话总是对的,葵一直这麽深信著,於是抿嘴嗯了一声,一手继续按摩鼓起的白色鳞片,另一手抵上探出头来的肉芽轻轻摩擦,强烈过之前的感觉立刻席卷他全身,**几乎是毫无意识地就溢出了嘴角。

“不行,爸爸……我好难受……”

“照我说的做就好,会好的。”笙井走进浴室,从架子上取下烟盒和火机,为自己点了一支烟,继续眯著眼看他。

葵双眼含泪,极力用双手抚慰自己的身体,可惜以他青涩的技巧和未经开发的身体,初次射精怎样也无法完成,白色的鳞片已经被完全撑起,露出的性器与人类大为相似,粗细也不亚於一名成年男子──看来虽然是蛇人少年,却已经达到了性成熟。

双手都握上了那粗硬的性器,葵**里带著哭腔,半个上午的**已经令他身心俱疲,迟迟不到来的**几乎要让他发疯,很快他就放弃了手上的动作,整个人在浴缸里翻滚起来。

“葵!”笙井刁在嘴边的烟落在地板上熄灭了,他见状不对,赶紧关了摄像机上前查看。

葵抓住他的胳膊,哭著往他怀里钻:“爸爸救救我,我要死了。”

“胡说,葵很健康,哪里会死。”笙井搂著他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感觉他全身都发烫,即使长时间泡在冰冷的水里也没有半点凉的迹象。

葵鼻子直抽,拼命贴近他怀里,把笙井的衬衫西裤全都蹭湿了。“乖,爸爸来帮你。”再不帮他一把,他恐怕会因为**得不到发泄而活活憋死,笙井不敢冒这个险,蛇人是个还没有出现过的超物种,如果死在他手里那罪过可大了。

将葵的性器握在手里,笙井搂著他的腰,开始活动手不断捋动。别看葵靠在他怀里看似瘦弱,却已经是成年蛇人,光是看他勃起的性器就能看出来,笙井眯著眼帮他套弄,心里却在想自己似乎也很久没有**过,自己的会不会还没有他的粗呢?这麽一想,心里还真是有点不是滋味。

或许假以他人之手的效果确实显著,葵大声地**著,在笙井的怀里扭动,攥紧了他的衬衫衣襟,最後高喊一声终於**。笙井就著浴缸里的水简单地洗手,看他粗壮的性器一波又一波吐著白浊,又有些嫉妒,到底还是动物,为了保证交配的成功,精液那麽多,人类要是有这麽多的量,还不把女人的子宫给填满了啊。

射得一缸水浑浊不堪,笙井将全身无力的葵抱出来,任他长长的尾巴和小时候一样一圈圈缠著自己,弯腰将水放干,又用莲蓬头洗干净了浴缸,这才将他放进去,淋著水给他洗澡。

终於舒服了的葵低著头,被擦洗干净全身,包括先前硬硬鼓起的下腹部笙井也毫不避讳地挨著鳞片替他擦去浊物。

“爸爸……”“嗯。”“爸爸,我是不是得什麽病了?”

笙井将他放到大床上,替他擦头发:“谁说的,我们小葵只是长大了而已,健康得很,没生病。”

葵两眼发红:“可是我刚才很难受,就像要死掉一样。”

“那是因为你手法不得当,”笙井笑著捏了捏他的脸颊,“那种事本来很舒服的,尤其是做的汹涌起来,会有上天堂一样的快感。”

“快感是什麽?”葵不忘发挥勤学好问的特征。

笙井想了想,回答:“刚才爸爸替你弄的时候舒服吗?”

葵很认真地点头,一脸崇拜。

“射出来的时候也很舒服吧,那就是快感。”

葵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问:“长大了就会那样难受吗?”

“嗯,偶尔会那样,只要和异性做过就会好的。当然了,没有异性的时候自己用手也可以,就像刚才那样。”笙井替他盖上被子。

“异性是指女人吗?”

“嗯。不过小葵的话,应该是和同类或者蛇类交配。”

“交配?”

“就是一男一女,一雄一雌,或者一公一母,在一起,交配的话就会生下小孩,小葵就是这麽被爸爸妈妈生下来的。”

葵眨著眼:“那小葵的妈妈在哪里?”

笙井笑了,回答:“我也不知道,小葵也知道吧,我虽然是你爸爸,但并不是和你妈妈生下你的爸爸,爸爸还可以用来称呼没有血缘关系的长辈和晚辈,就像我和你这样。”

伦理知识葵是有的,知道自己只是养子。他又问:“那我也会生小孩吗?”

“嗯,不过短时间内要找到小葵的同类有点难,爸爸去动物保护协会替你物色一个蛇美人,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一起生很多宝宝,满屋子都是。”笙井摸摸他的头,就要出卧室,葵却拉住他的袖子。

“怎麽了?”

“……”葵却不知道自己拉住他是为了什麽,只好缩回去,闷闷地说,“我今天没有做饭。”

笙井笑了:“那种事不用介意,我这就去做,做好了再上来叫你。”

葵点点头,缩在被子里不说话。笙井下楼去了。

──

初来乍到,请喜欢的亲们多多投票留言~

蛇人03

一连好几天,笙井都在城市各大动物保护协会物色体型足够的大蛇,跑得腿都要断了才终於相中了一条鳞片微微泛蓝的母蛇,她无毒同时性情温和,应该会跟葵合得来。管理员听说交配方是蛇人,惊得嘴都成了O型,拉著笙井的手央求生下卵来务必分他一只,笙井笑著答应下来,让他这周末将母蛇送到山神浴场。

笙井预定好了山神浴场作为葵和母蛇的交配场所,那儿有足够大的浴池可以铺上厚厚的苔藓和各种沼泽生物,不必在家里很憋屈。他还是很宠爱这个孩子的,希望他的第一次能过得愉快。

周五晚上笙井打开电脑给葵详细讲了许多交配要领,其实他自己也不懂,还是提前请教了管理员才知道了二三,葵听得十分认真,不时点头,看来也知道自己肩负著重任,把这次交配视为了种族发展的责任而不是一次游戏。

第一次发情以来,他又有过几次相同的经历,甚至有一次仅仅是因为吃的菜太辣,都害得他在浴室里挣扎了半个晚上,射了三次才算平静下来,打那以後笙井再也不敢在他的饭里放哪怕一粒辣椒。

从来不知道对蛇人来说辣椒是有催情作用的。笙井及时地将它记录进了葵的成长档案中。

当然那段**的视频和後来几次成功的照片也在成长档案中,葵和一般人类最大的不同或许就在於它不知道什麽是羞耻,即使笙井将相机对著他喷射的性器,掀起他的鳞片去拍下面幽暗的肉他也不会介意,只是一面**一面努力配合他,比起实验室里的那些成体超物种,葵的研究工作简直太顺利了。

“都记住了?”临睡前笙井问。

“嗯。”葵很认真地点头。

“那麽,晚安。”笙井亲了亲他的额头,和往常一样的晚安吻。

葵声若蚊蝇地说了声晚安,被子里的手却偷偷捂在了下腹的鳞片上。不知为何,被爸爸搂著腰或亲吻的时候,他总会觉得自己的性器微微发痒,好像又要勃起一般,白天遇到这种情况他总会赶紧找借口躲开,冷静一会儿就过去了──不过也因为太过频繁的积压,一旦爆发起来就完全不受控制。他并不认为自己因为爸爸的亲昵而勃起有什麽不对,甚至不知道这样代表著什麽,就在被子里用冰凉的手为身体降温,努力转移注意力去想明天的交配,这才慢慢睡著。

星期六的一大早笙井就带著葵来到了山神浴场,浴池里按照他们的要求布置好了,管理员也带著母蛇早早来到这儿,眼下母蛇正在人工沼泽中游曳,发情期身体的躁动让她也很烦躁。

葵一到场就被她捕捉到了相似的气息,笙井和管理员的交接事宜还没办完,葵就感到有什麽东西顺著他立起的身体缠了上来,低头一看,三角形的头正在他腰间,宝石一样的眼睛温柔地望著他,红信子嘶嘶地吐著。

“哦,看样子小姐等不及了,”笙井笑了,“去吧葵,玩得开心。”

“好的爸爸。”

葵用手抱住母蛇,一同回到人工沼泽中,笙井很快也和管理员一起拿起摄像机等设备走下了浴池。

奇怪的是,不论母蛇如何挑逗,在葵的全身缠来缠去,葵的下身就是没有半点勃起的迹象,不仅当事人满头大汗,就连在一旁看著的笙井和管理员也觉察到不对劲,赶紧喊停。

母蛇被极不情愿地拖开,葵低著头坐在笙井跟前。

“怎麽回事,不喜欢她吗?”老实说 他也不懂得蛇的审美。

葵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要吃辣椒吗?”总不能白来一转吧?笙井琢磨著。

“嗯……”极小声地答了一声。

笙井很快到附近的酒店要来掺了辣椒的汤,喂给葵喝了些,效果确实很显著,太阳下的沼泽里葵上身人的部分白里透红热汗滚滚,下身更是嚣张地挺起,和母蛇滚扭在一起,最後在管理员的指导下成功地完成了交配,母蛇的腹部都被他海量的精液撑得鼓起,似乎很不舒服,不过因为阴口闭合无法流出,她只好慢悠悠地跟著管理员回到笼子里。

回家的路上,葵坐在汽车後座位上一声不吭,笙井通过後视镜看到他消沈的脸,还以为他在为自己不得不借助兴奋剂而没面子,於是开口安慰:“今天的事别太介意了,第一次总会遇到些困难,以後就会顺利起来。”

葵微微抬起头,问:“爸爸第一次也这样吗?”

笙井耸肩:“我不记得了。十几年前的事,谁还管那麽多。”事实上他记得,还是高中生的他和一个大他六岁的女职员在酒吧里相遇之後去开房,不过对方事後惊魂未定地说後生可畏,自己差点就被他折腾死了。在床上威猛自然不是坏事,但是到他那个地步就有点过分了,因此他一直难以找到与自己合拍的异性,就这麽拖著没有结婚,拖著拖著有时就忘了。

葵又低下头不说话了。刚开始母蛇缠上来时他本能要推开,不知道为什麽就是有种不情愿,但葵毕竟不是没有智慧的生物,他明白这次交配的意义,所以还是跟著母蛇一起下了浴池。可是面对著一颗蛇头,他怎麽也硬不起来,虽然下身和对方一样只长满鳞片的尾巴,葵在内心深处还是更认同自己是人类,通常谁都无法对著异物种勃起吧?

不得不借助辣椒,老实说葵并没有为此感到羞愧无能,他只是觉得给爸爸添了麻烦。爸爸为了他的交配繁殖好容易才找到了合适的蛇,他却不能很好地配合。

想起被爸爸抱上岸送去洗澡时候意犹未尽的感觉,与其说是还想继续和母蛇纠缠,不如说是抱著他的那双人类的手在吸引他。或许自己想和爸爸做做看?葵在心里想。这种想法对他来说在理所当然不过了,不勃起就没法交配,那是不是就证明对著谁能硬起就该和谁交配呢?不过交配的双方一定得是一男一女,自己和爸爸都是男的,嗯,看样子是不行的。

“等上一段时间就能知道结果了,管理员说会尽快联系我,如果母蛇受孕成功的话,”笙井愉快地笑著,“到时候小葵就做了爸爸,而我就荣升爷爷,哈哈!”

葵也很想笑一笑,可是却笑不出来。

蛇人04

过了大约两个礼拜,管理员遗憾地来电,交配失败,母蛇并没有怀孕。

“是不是该再来一次,虽然是发情期,中标的概率也不会太高。”笙井挂了电话思索著。

葵蜷在他身边。他最近都不怎麽敢靠笙井太近,目前为止的手淫对他来说都是很痛苦的事,所以他想尽可能地避免,而且书本上也说不论什麽物种,精液都是很稀有的,大量浪费对身体不好。

“葵,你还想不想见那位蛇美人?”笙井转头问他。

“我……我没关系。”葵想了一下回答。

“怎麽能说没关系呢?爸爸在为你的幸福著想,可不仅仅是要你去生孩子,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另外找,找到喜欢的为止。”笙井摸摸他的头,像真正的父亲宠溺孩子一般。

葵低了低头:“好。”

“好是说重新找吗?”

“嗯。”

“那麽这回我们到网上去看图片吧,请外市的动物保护协会提供图片,你自己挑选,怎麽样?”

“好。”

这一轮挑选持续了好些天,葵对著一条又一条的蛇总是兴趣缺缺,大部分时候反倒是看著认真搜索网页的笙井的侧脸。身体强烈地发热,又被他一次次压下,最後精疲力竭,葵终於勉强地圈定了一条黑色的大蛇,笙井很快便向对方发去了邀请。

协商好後,双方约定到对方的城市丛林进行交配,葵第一次出远门,笙井为他准备了很多少年会喜欢的上衣,开著车带他上路前往预定城市。

“终於挑出了喜欢的美人,这次可要加油啊!”笙井在高速公路上就为他打气,可是葵看起来还是没什麽兴致。大概是上次的阴影吧,笙井这麽想。

到了旅馆後葵有些晕车,是被笙井抱上楼的,他虽然很长但其实并不重,笙井半年来练出的肌肉足够将他轻松抱起。葵将长长的尾巴缠在他腰上以便他行走,也就不可避免地和他身体互相摩擦,等到走进房间的时候,笙井虽然毫无察觉,葵已经脸红地发现自己下腹鼓得很厉害,恐怕是忍不了了。

“葵!”刚把这孩子放下来他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卫生间,笙井被搞得一头雾水,赶紧跟进去,“想吐吗?”

“不是……”葵低著头,因为从没学过说谎,他也不懂得掩藏,就那麽站在卫生间里开始摩挲下腹鼓起的鳞片,“我想射。”

虽然诚实是件好事,但是单纯到如此直白的境地,笙井还是觉得有点尴尬,自己脸上也红了一下,咳一声:“啊,那我先出去。”西装袖子被一把拽住,回头看见葵一脸央求,“哦?还是说要把约会提前?我去给馆长打电话吧。”

葵使劲摇头,直接拉著他的手按上自己已经微微露头的性器:“爸爸,我想你帮我。”

笙井愣了一下,他显然是没想到葵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这孩子的要求仅仅是心里想法的表现,他不知道这背後的原因,但是葵不知道不表示笙井自己也不知道,通常不会有人愿意同性替自己手淫,更别说对方是长辈。

“不可以吗?”葵可怜兮兮地望著他。

“真拿你没办法,就再帮你一次吧,谁叫我是你爸爸?”笙井点头,有点无可奈何地笑了。

两个人都很快就将旅途中汗湿的衣衫脱下来扔在洗漱台上,葵眼神炙热地看著笙井走过短短的距离跨进浴缸,在当中坐下来,拍拍自己的腿。“来吧,坐下来。”葵立刻就挨了上去,和他肌肤相亲的一瞬间下腹露出的性器变得更加嚣张,这种激动的情形可从没有过,小时候和爸爸一起洗澡也是常有的,怎麽也不会想到长大後会反应这麽激烈。

笙井眯起眼看著他身上显著的变化,笑著摇头,将他的头揽到自己肩上,然後另一只手握上那根发烫的性器,快速地套弄起来。

“嗯嗯……爸爸……”葵非常诚实地**著。笙井却有些哭笑不得:“你要叫就叫吧,但是不要喊我爸爸,你这麽喊我还怎麽帮下去。”

葵眼神迷蒙地望著他:“那我该喊什麽?”

“不喊我就行。”

“……可我想喊。”

笙井低头看著他,葵眼里一片清澈,让他不忍心说出不字。“那喊我的名字吧,喊爸爸我会有种负罪感。”

“嗯。”葵双手勾著他的脖子下身扭动著配合他捋动的手。

笙井似乎想说什麽,最後也没说,缄默地替他手淫,听他在自己颈边一声一声地喊著诹一,诹一。

水龙头噗突噗突地流著水补充单人浴缸,也将葵浑浊的精液冲出浴缸。“诹一好厉害。”葵心满意足地腻在笙井的怀里,孩童撒娇般地扭了扭。

“小葵,你起来。”

“诹一,有东西硌到我了。”

“……所以我叫你起来。”你在我身上扭来扭去又性感地叫著我的名字,你让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吗?笙井瞪他一眼,心里想。

葵乖乖地挪到了浴缸另一端,睁大了眼睛看著笙井胯下一柱擎天:“诹一也想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