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作者:鱼西球球

文案:

云星平台网游区某不知名主播向来采取自暴自弃式直播——吃鸡随缘,鸡屁股也能饱,实在不行吃吃枪子试试呢?

主播随缘,观众佛系,直到某一天,云星529房间里一晚连吃七把鸡。

主播:这不是我水平。

观众:新来的别激动,主播换人了。

当夜眼尖观众查出主播那七把游戏的队友是打职业赛的。

观众:破案了,主播哪有这技术。

隔壁打职业的:他是没这技术,他演呢。

那是自己努力了一整个青春触碰的人,所有绮丽的梦和破碎的星云,是该被称为电竞之光的男人,装个大尾巴狼在这演啥呢。

——后来,菜鸡主播进职业队了。

观众:……我国电竞还有救吗?

观众:等等我眼睛不好没听清,这人以前就是职业队的?还特么是大神???我国电竞果然没救了!

——再后来。

王者归来,绝地成神!

余生所有,梦想、荣耀、你。

佛系随缘自雷出名疯狂自爆“菜鸡”主播受×弹无虚发电竞噩梦打比赛就是为了追男人结果男人跑了我很不开心攻

食用指南:

①日更,更新时间晚九点至十二点

②吃鸡文,不玩游戏也能看懂。攻受无原型,直播间房间号也是随便写的(高亮)

③为写文需要,游戏时间线和现实有出入

④文内比赛都是作者瞎写的,跟现实比赛没有关系

⑤无脑甜文,祝大家食用愉快,球球给各位鞠躬了,么么啾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晚,余究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贺晚是云星平台一名日常死相凄惨的菜鸡主播,直到某一天电竞职业圈内大神余究来到直播间各种倒贴带节奏,狗粮成吨往外倒,观众才发现,原来这个主播才是大神。这是一个电竞大神意外退役,再次重返赛场,和喜欢的人一起为了梦想和彼此变的更加优秀并且光芒璀璨的故事。

本文题材新颖,直播贴近生活更有画面感。一面是扒掉马甲摆脱心结再度成神,另一面是两个主角互动温馨甜腻,看着会不自觉地露出姨母笑,甜到牙酸。彼此为了生命里认定的光而努力奋斗前行的样子更是让人心生向往和欣慰,是非常值得一看的舒心甜文。

 

 

第1章 

“我去倒杯水,你等我会儿。”

贺晚看见那八个大字跳出来的一瞬间,想也没想就按了返回大厅,关掉直播麦起身拿了听可乐。

再回来的时候,弹幕已经刷疯了。

【哈哈哈哈主播跑了,第一次见到吃鸡吃慌了的。】

【三连躺鸡,主播是个天秀,关注了。】

【秀啥呀菜鸡主播,我就没见过天谴圈还在圈外乱开枪的,辣鸡】

【哪来的野鸡在这咕咕呆,有本事你连吃三把鸡啊】

【三把鸡那也是运气,菜鸡主播!】

贺晚开了麦,“我的确运气好啊,抽水友都能抽到技术这么好的,躺鸡主播,要不要关注一下?”

他说这话的时候开的是自由麦,游戏大厅里的队友也听见了,白色衬衫小姐姐人物旁边小喇叭闪了闪,“是你技术好,还来吗?”

与人物不同,声音是慵懒低沉的,一把低音炮在耳边炸开,直播间弹幕又是一阵疯狂。

【awsl,主播憋说话了,请把直播间交给水友。】

【臣附议。】

【臣附议。】

【臣……诶不是,我觉得玩玩声音也很好听啊,干干净净又玩世不恭,很有特色啊。】

玩玩是贺晚在云星的名字,全名是瞎鸡儿玩玩。云星是当下影响力很大的一个二次元平台,除掉直播还有动漫、剪辑以及视频,主要受众都是年轻人,所以比起很多单一直播平台,在年轻群体中知名度更高、流量更大。

贺晚是网游区的一名主播,平时主要播PUBG,偶尔也用爱发电播点其他的,最近新出了个APEX,很多大主播都顺势播那个,也就贺晚死板,硬说自己玩不来,还是死磕PUBG。

观众特别理解他,毕竟菜鸡主播,菜嘛。在PUBG丢脸已经丢很久了,再去APEX丢脸那就真丢出家了,搂都搂不回来。

但是今晚在弹幕抽了个水友,打了三局,双排、双人四排、路人四排,每一局都吃了鸡…

贺晚吸了一口气,看着游戏大厅里白衬衫小姐姐人物下的ID:LightT-01。

“来,再来一把。”他就不信这把还能吃鸡。

“好。”01笑了,低低沉沉的声音从耳麦传进,直播间又是一阵轰动,贺晚没管这个,直接进到素质广场标了个点。

【G港?主播飘了?】

【66666这是被吃鸡冲昏头脑了吧。】

【哼,菜鸡主播还拎不清,吃了两把鸡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

贺晚打眼瞟到这个,勾唇笑了下,“三把,小弟弟数学没学好出门左转美术区有一个画画的在教加减法。”

进游戏贺晚就关了自由麦,话刚说完就看见一号队友旁边小喇叭亮了,“嘿!能讲话吗?”

一口东北大碴子音,听着就是个有趣人儿,贺晚开麦,“能,大兄弟你好呀。”

一号:“诶呀嘛,兄弟是个爽快人,进来就标G港,这把死了下把继续一起跳伞啊!”

G港是游戏里热门的刚枪点,基本跳下去是九死一生,要想全队活到最后难之又难。

直播间里黑子还在蹦哒,队友说出这句话之后又是一水的哈哈哈,直接把黑子淹没了。

【哈哈哈大兄弟是个明白人。】

【玩玩你的菜已经能通过声音告诉别人了。】

贺晚:“我菜不要紧,这不是有light吗。”他按下快捷键,“大兄弟你放心,不会落地成盒的,三号是个主播,技术贼拉厉害。”

“诶呀我去真的假的啊,我这运气真好,二号也是个主播。”

贺晚看了眼二号,红方巾黑大衣,全身上下透露出两个字:有钱。

ID:TXTV-nyy

【牛批啊三带一?】

【这直播间有锦鲤嘛啥运气啊。】

【主播也不一定咋样,你们看玩玩……】

【哈哈哈哈二带二】

【大小王带俩仨啊?不带这样出牌的2333】

贺晚从善如流,“大小王带俩三那是稳赢的牌。”

他话说完,三号旁边小喇叭亮了,一道低笑声传过来,“左边一队加一个独狼,右边两队,怎么打?”

又来了,贺晚寻思自己开播这些日子拢共加起来吃鸡率也没十分之一啊,01大佬为什么每次进游戏都要问他怎么打。

想了想,他说:“刚呗,俩主播呢。”

落地G港十多个人,贺晚刚摸了把S1897,耳朵就炸了,“卧槽兄弟快来救我,没了没了!”

界面左下角,一号血没了大半,再一眨眼功夫变成了红色满格。

他顾不得再搜资源,绕了几个集装箱到一号身边,“你往这边挪挪,能救。”

说着左边一阵脚步声,贺晚故意露出半个身子,等到对方过来的时候闪身一喷子喷倒,他也不急着补枪,拉起队友后半蹲着绕到后面。

对方队友果然过来救了,贺晚故技重施,钓鱼执法再倒一个。

击杀公告出现的时候,直播间里一阵66666刷屏。

贺晚笑了笑,“早说过小爷我很6的,你们不信…啊啊啊错了错了,爸爸!”

一阵步枪枪声响起,人物掉了半管血,“这么疼的吗。”贺晚嘶了一声,一号见状小声说:“走吧,我刚刚搂了一眼,前面房子没人搜,我们俩过去吧。”

01这时已经到了他们身边,手上一把SCAR-L,扫倒打他们的那个人,丢下两个急救包,“你去吗?”

贺晚捡起急救包打药,周围全是枪声,击杀公告一下也没停过,右上角白的蓝的都有。

[TXTV-nyy使用m416击倒了bensku]

[TXTV-nyy使用拳头淘汰了bensku]

“二号挺厉害啊,我们俩去前面躲躲,你们加油。”贺晚脸皮贼厚地丢下这句话,抗着把喷子就往外跑,一号跟着他跑。

枪声噼啦啪啦,队友血量跟坐过山车似的一会多一会少,一号跟他搜刮了三四栋房子,甚至还摸出来一把m24。

贺晚不想玩狙,拿到第一反应开了麦,“三号玩狙吗?我这有m24。”

二号麦闪了一下,没声音。01说:“不玩,你拿着吧。”

虽说不玩,但m24在游戏里是把好枪,是仅次于AWM的重狙,贺晚还是背着就走,准备到时候丢给队友。

G港枪声渐渐弱了下来,他两个队友几乎灭了两队,剩下来几个抢到车就跑,完全不跟他们刚。

“过来舔包,没人了。”01声音从耳麦传出来。

【我靠01是什么大佬,我赌这把又是躺鸡了,两根辣条。】

【赌躺鸡有什么意思,赌谁带吧,我看二号刚刚杀了六个。】

【我压01,五根辣条。】

【我压二号,十根!】

贺晚瞄了眼弹幕,还没来得及互动,耳边听到一声拉栓。他以为是队友上膛,完全没在意,下一秒轰隆一声,贺晚眼看着自己被炸趴。

[队友误伤]

一号跟在他身后,也被炸掉半管血,第一反应蹲下拉人,“啥情况啊,还有人啊?扔雷干嘛?”

肯定是没人了,玩了三把他特别清楚01技术,他说没人绝对是清场了。那这是……

咔。

又一声拉栓,贺晚赶紧出声,“别拉我,你去箱子后面。”

一号愣了一下,依言往后跑,下一秒就看见三号点变成了一个盒子。

[TXTV-nyy使用破片手榴弹淘汰了xjerw]

【???】

【二号看错人了?】

他当然没看错,游戏人物死亡后有几秒屏幕是暗的,贺晚眼睁睁看着二号走到他盒子旁边捡起那把m24。

一号大兄弟立马就爆了个粗口:“卧槽啥玩意儿啊,杀队友抢装备?你他妈的要点脸吗?”

几声枪响后击杀公告弹出:

[TXTV-nyy使用m416击倒了dxd123]

[TXTV-nyy使用m416淘汰了dxd123]

耳麦里一号大兄弟还在骂,贺晚放了鼠标心下冷笑,打开手机搜了下,然后瞟到弹幕里满屏的问号,一个个解释。

“嗯,不是主播,主播杀队友是会被轮x的。”

“对,是个神仙,他刚刚那位置打不到一号。”

“神仙就是开挂的。”

“没事没事,我正好有点累,歇会。给你们看看三号小哥哥逆天的技术。”

他说着休息,耳麦里声音却大的很,“三号三号,他往防空洞去了,周围两队,车在洞口。诶诶诶你不杀人你给他爆个胎再走啊。”

01一直没说话,贺晚见状按下快捷键,“别吵吵,听不见声音你负责啊。”

一号大兄弟特别委屈:“我都成灵魂了你还不给我说话我多憋屈啊。”

贺晚笑了,“我陪你啊,兄弟哪儿人?”

“鞍山。”

“诶巧了,我也是。兄弟哪个小区啊,咱俩去网吧联个机?”

一号几乎忘了自己被人阴死这回事,听到他这样说来了劲,立马报了个小区名。

贺晚正要继续说,01开麦了,“你听他扯,上一把还说自己内蒙的。帮我报个点。”

赛程过半,一开局机场N港P城几个热门刚枪点死了好几波人,到这时候只剩下37个,贺晚瞄了一眼,切换视角到二号,“红房子二楼房顶,趴着的。一把m24,一把满配m4,头甲三级,全满,你打不死。”

【这装备666啊。】

【穷吃鸡富快递,就二号那一手杀队友,吃鸡也该遭天谴。】

耳麦里一声低笑声,再切回视角的时候,01直接开了辆吉普舔了桥边空投。

周围全是枪声,眼见着01掉了半管血,居然还真给他开了出来。结果出来之后他又跟着飞机连舔两个空投,直到摸出一把AWM。

人数不多了,只剩10个人,按理说这时候捡狙其实不讨好,但是01还是换了枪就往山顶跑,“报点。”

贺晚会意,“SW方向那棵树后,头烂了小半,你没空投枪跟他对不一定对的死。”

【?我瞎了?AWM不是空投枪?】

【主播在唬人吧。】

【不对啊,这是要诛仙?可是这么说二号不也是能听见吗?】

贺晚勾了唇,就是要让他听见的。他报二号点的同时,也将01暴露了,明摆摆地告诉二号你队友要杀你,你现在不动手一会缩了圈既要防敌队又要防队友,多划不来。

果然,二号听完报点之后停了两秒然后动了动,露出半个头,架枪开镜。

“嘭!”

[LightT-01使用AWM爆头击倒了TXTV-nyy]

左下角喇叭亮了,“谢谢你帮我杀了那么多人,趴着吃鸡,孙子。”

 

 

第2章 

【6666大佬优秀!】

【这一手甩狙,跟我的AWM完全不一样!!】

【我的妈,诛仙啊,主播请将直播间交给水友谢谢!】

【…就我一个人觉得01大佬的ID很熟悉吗?】

贺晚没有理弹幕,开麦说:“这种孤儿操作,叫他孙子跌份了。”

吃鸡里一般骂人都叫孤儿,像二号这种既开挂又杀队友的,简直是孤儿中的孤儿。

01听到他这么说,开麦低笑了下,“好,不叫了。”

【大佬这莫名的宠溺是怎么回事?】

【别的直播间都是主播带水友,怎么就咱们是水友带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