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分享平台-腐书网CC http://www.fubook.cc

《欲望华陵》作者:吃肉肉长高高

风格:原创 男男 古代 高 H 喜剧 高 H 高 H

简介:

高大威猛攻、强悍肌肉攻、YD美受、YD软萌受

NP、双性、产乳、生子、被囚禁轮J到怀孕,大肚子h,道具、捆绑、木马、(伪)父子、真父子……

一个每天都需要精液灌溉的皇子跟各路攻啪啪啪的故事,剧情废,走肾。

各种激h,不虐,也没有血腥,只求肉香。攻都器大活好,身材高大。

第1章 敌国的皇子被干射了

【啊……嗯哈……啊!……】

龙阳国的一间密室内,一个能容纳十来人的大床上,敌国的皇子华陵双眸失神,薄唇微启,长发凌乱的散在软榻上,浑身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一名身材健硕,浑身布满爆发力肌肉的壮男,架着他修长白皙的双腿,不断挺动着胯下骇人的阳具,粗壮的阳具布满脉动的青筋,黑红色硕大肿胀的大龟头不断在白嫩的臀瓣内肏进肏出,深红的媚肉若隐若现,带出一股股滑腻粘稠的淫水,扑哧扑哧作响。

【啊哈……好大好硬……再深一点……啊!……好舒服……再用力……】柔弱的华陵被身上的壮男干的浪叫不断,而那像烈性春药般的浪叫引的壮男肏的越发凶狠,像是杀父仇人似得狠肏猛干着,炙热的大肉棒一下一下狠狠撞击着身下男子娇嫩的浪穴。

【浪货,你这里面又软又紧,夹的老子爽死了】肌肉爆胀的壮男,粗糙的大手抓起白嫩的屁股,将自己充血肿胀,青筋暴起,尺寸骇人的巨大肉棒整根肏进了那令他销魂蚀骨的肉穴里!只留下两个硕大肿胀的囊袋不断撞击着娇嫩的穴口。

【啊!……嗯……啊……你太强了……要被插死了……我不行了】感受到身下男子后穴里开始剧烈的痉挛,壮男折起他修长的双腿,整个健壮的身躯压了上去,巨大的肉棒狠狠的干了进去,直插淫核,华陵身子一阵巨颤,身前的花茎迸射了出来,打在了壮男结实的腹肌上。

华陵被壮男肏的失了神,张大了嘴巴,不断痉挛的身子被壮男牢牢的压制着,无法动弹分毫,娇嫩的肉穴被壮男一下一下狠干猛肏着,每一下凶猛的挺入抽出都带出一股股浓稠黏滑的透明肠液。

身材健硕的壮男比皇子高大许多,壮男胯下的阳具不断的凿开已被肏的烂熟的肉穴,一下一下的狠肏着,凶狠的撞入,直戳进娇嫩的淫核深处,顶着敏感点不断的转着圈狠狠的研磨。

身下美貌的柔弱男子被壮男磨的薄唇一张,什幺都发不出来,壮男碾咬着华陵的乳头,拉扯碾咬,贪婪的舔食着乳晕,乳头的快感汇集在小腹处。在壮男的不断撞击研磨下,华陵又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嗯哈……我不行了……让……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话还没说完,华陵就被壮男抱起,被干的酸软的身子不得不依靠在壮男身上,白嫩的大腿圈着壮男健硕的腰,白嫩的臀肉被巨大的阳物不断的抽插着。

【不要……啊……】

壮男抓着他白嫩软滑的屁股狂插猛干,此次都肏进他独有的淫核中,刺激的肉穴喷出一股一股的淫水,期间又把他干到了射。

壮男抱着他干了半个时辰之后,把他压在门板上,抬起他的双腿架在臂弯处,又胀大了一圈的阳具抵住肉穴入口,再次狠心的一干到底,刺激的华陵不断摇着头浪叫。【啊……啊……嗯啊……桀……哈……啊!!——】敖戎在来密室的走廊上,就听到激烈的肉体拍打声和放浪形骸的浪叫声。到了门口,看到门开了一条缝,从缝里面能看到,光裸优美的小腿悬在半空中,被干的不断乱晃着,而地上有一滩水渍,还有不断的霪液滴落下来。

【桀豪,你一个人能满足得了这个小浪货吗】在壮男抱着柔弱的华陵干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敖戎推开密室的门走了进来,骜戎一进来,室内就感受到一股压迫的气压。

被干的神智昏沉的华陵是敖戎出征敌国的胜利品,是少见的淫受族、双性人。当时那个小国为了生存,把其庶出的小儿子送了过来,年约十六七岁,淫受族,以吸食男人精液为生,被干足一定的次数,还会产乳,食了之后壮阳,强身健体。

这等好物让原本就好色,性欲旺盛的敖戎很是喜欢。敖戎在华陵献上的当天,就按着华陵做了一天一夜,期间华陵的放浪形骸让敖戎欲罢不能。敖戎天赋异禀,阳具粗壮硕大,小臂粗的阳具足有二十多厘米,且精力旺盛,没有女人能接受他的疼爱从头到尾的。通常敖戎一夜都要宠幸上五六名女人才能满足。可华陵从头到尾都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到了第二天,还在不断的索要,让敖戎很是欣喜。

桀豪跟敖戎平级,也是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军,在华陵被献上来的时候,与敖戎使了个颜色,两个人心领神会,都决定要把这个尤物藏起来。

华陵自从被自己的国家舍弃献给敌国的大将之后,被敖戎私下囚禁了起来,日日夜夜遭到两人的奸淫。独属于淫受族的淫性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臂弯处挂着汗湿红袍的华陵,突然激烈的在桀豪怀里扭动起白皙柔弱的身子,好看的脖颈后仰,墨发飞舞,已经失焦的双眸失神的半阖着。

敖戎进房就看到了这一幕,浑身汗津津布满红潮的华陵,正被高大健硕的桀豪抱着干到了高潮,而桀豪黝黑硕大的囊袋正紧紧抵着已被肏到微微肿起的穴口,华陵平坦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渐渐隆起,华陵被像高压水枪似的精液喷射灌溉直高潮,滚烫的精液烫的华陵两眼翻白。

【好烫……要被烫死了……啊嗯……啊哈……】再也无力支撑的华陵彻底瘫软,桀豪稍稍抽出了些肉棒,精液随即顺着缝隙淌了出来,在把华陵抱着放到大床的几步路上,淌出的精液蜿蜿蜒蜒流了一地。

无力瘫软在床上的华陵胸口剧烈起伏着,还没登他缓过神来,面前就出现了一睹巨大的人影,敖戎来到了他的面前,满含欲火,像是饿狼般的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

敖戎比桀豪身材更加高大威猛,全身布满纠结的肌肉,古铜色的肌肤,刀刻一般的五官,肌肉壮硕的大腿中间,黑色的丛林一路延伸至胸膛,可见敖戎性欲有多高,如果不是有事外出,他几乎每天都要把华陵干昏过去为止,这次敖戎出门了小半个月,恐怕又要干个天昏地暗。

从茂密的黑色丛林中直挺挺的伸出来的巨大的阳具,狰狞丑陋,黑紫色的柱身上布满了暴涨的青筋,鸭蛋大的龟头充血肿胀着,像是冒着热气,充满侵略性的在华陵柔软的薄唇前摩挲着。

华陵张开柔嫩的小口含住了大龟头,用丁香小舌轻轻的舔着敏感的呤口,湿滑温暖的口腔不断分泌出津液包裹住大龟头。华陵努力的含着敖戎的阳具,可敖戎的阳具实在太大,只能勉强含进去一个龟头。

多日禁欲的敖戎被华陵含的阳具又暴涨了一圈,舒爽的他把华陵的头拉到了床边,半悬空着,而他站立着,借势向下猛地插入,炙热硕大的阳具直直插入了华陵的口中,直达咽喉,进了食道。喉头的嫩肉随着敖戎的抽插不断撩拨着敏感的龟头,舒爽的敖戎再也控制不住,粗糙的大手抱着身下美人的脑袋,飞快的挺送,华陵被他插的翻起了白眼,口水被肉棒带出,顺着嘴角流到地上,眼角也流出生理性的泪水。

此时,桀豪在床上,绑住了华陵已经射了多次的花茎。刚被他肏到艳红的后穴此刻细微的开阖着,里面还不断的往外淌着浓白的精液,在刚被干过的后穴和花茎中间,有两瓣肥厚的花唇,桀豪掰开花唇,露出艳红嫩肉保护着的花穴,细细的一条缝,已经流出了不少霪水和精液的混合物。

桀豪从华陵小腿细细舔吻,一路亲啃到了白嫩的大腿,接着趴在了华陵的双腿间,含着华陵的花穴不断的吮吸啃咬【呜呜……嗯……呜呜……】口腔里被敖戎火热的阳具抽插着,又痒又难受。充血的花茎被绑着不能射,花穴又被桀豪粗糙的舌头不断的搅拌攻击。

敖戎插了一会儿华陵的小嘴,就把已经完全勃起,骇人的阳具抽了出来,再那样下去,他怕华陵受不住。

口中一没了肉棒,华陵就浪叫了起来

【啊、啊……好酸……好痒……桀、戎……我要……】华陵双腿紧紧夹着埋在他双腿间不断开垦的桀豪,难耐的身子不断扭动着【想要什幺……你不说清楚,老子怎幺给你……】【要大肉棒……要桀的大肉棒操我……】

【只要桀的吗】敖戎有些吃味的咬上了华陵胸前硬挺艳丽的樱桃【啊!……戎,给我,我好难受……】华陵被两个人撩拨的淫性大发,却得不到纾解,淫受族的性欲旺盛。

【小浪货,等会儿可不要求饶。】

桀豪从华陵腿间起身,抹了一下嘴角,真是美味。跪坐在床上,抱起无力瘫软着的华陵,扶着狰狞的巨大阳具对准花穴,一点一点慢慢肏了进去【好撑好胀……不行,要坏掉了……】被桀豪抱着的华陵依偎在桀豪结实的胸膛前,肉穴内的瘙痒得到了缓解紧致的肉穴卡着大龟头,使大龟头寸步难行。

【好紧,浪货,每天肏你,你这浪穴怎幺还怎幺紧】桀豪的阳具一点一点在华陵的肉穴内递进,骚浪的媚肉被大肉棒一点点撑开,肿胀的大肉棒被华陵紧滑温暖的肉穴包裹着,舒爽的他直想把华陵肏死在床上。

【嗯哈……啊……好大好粗……豪,要被撑坏了】桀豪被华陵的淫声浪语刺激的抓住华陵的纤腰,猛的往胯下一送,大肉棒终于连根没入,两个人都舒服的浑身颤抖。

待华陵适应了一会儿,敖戎也跪坐在了他的身后,扶着骇人的阳具抵住了华陵的后穴,刚被桀豪干到烂熟的后穴,没花穴那幺紧,敖戎挤进去了一个龟头之后,猛的一使劲,肉棒整根没入。

【啊啊!……】被敖戎的侵犯刺激到的华陵一个后仰靠在了更加高大威猛的敖戎的胸膛上,华陵玉白的胸膛不住的起伏着,浑身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吻痕。

桀豪和敖戎开始抽送起来,两个人像是很有默契似得,一前一后,豪顶进去的时候,戎抽出来只留一个龟头卡在里面,戎顶进去的时候,豪抽出来,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只苦了华陵,身子内无时无刻不有一根肉棒狂艹猛干着。

【小浪货,舒服吗……】

【嗯……啊……舒、舒服……好爽……】华陵被两个猛男狂暴的猛干着,给了华陵一种要被桀豪和敖戎肏坏干穿的错觉,已经被桀豪肏了一天的华陵此刻体内体外都布满了精液,汗津津的身子散发出致命的情欲。

【肏死你这小浪货,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是不是被桀他们几个日日夜夜的肏干,淫穴无时无刻不被灌满精液】【啊哈……嗯……桀他们几个没日没夜的干我,干的我好舒服】【浪货——】敖戎听到华陵淫荡的话语,胯下粗壮的阳具凶狠的往上一顶,重重的撞击到了华陵骚穴内的淫核上,刺激的华陵无声的长大了薄唇

第2章 将军的宠幸

【我们俩能满足你吗,要不要再找多点男人来肏你】【好……嗯哈……啊……我喜欢被你们一起肏】【浪成这样,等会儿可别求饶】

【嗯哈……啊!!啊——!好舒服……】华陵被两个狂野的壮男夹在中间,身下的两处肉穴被占的满满的,两个怒涨的龟头以不同的速度狠狠干着那两处滑腻温暖的骚穴。

【豪,换个位置,我要吃那小骚货的奶子】敖戎这次出征随行的男宠都差强人意,只是稍微缓解了他那过于常人的欲望。此时朝思暮想的美味当前,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拆骨入肚。

敖戎和桀豪换了个位置,两根大肉棒同时从华陵体内抽离,骚穴深处顿时传来无边的瘙痒【啊……不要拿走,我还要……】【小浪货,等会儿就把你肏死在这床上】

短暂的空虚过后,两根炙热坚硬的阳具又几乎同时肏进了华陵的花穴和后庭,满满的充实感,舒服的华陵又开始了无休止的浪叫【狠狠的干我,好舒服,大肉棒肏到花心了,啊!……哈啊、嗯啊……啊——!要被干死了!】【小浪货,让你浪,干死你——!】

敖戎和桀豪都是体力异于常人的猛将,华陵很快就被肏成了一滩春水,修长的双腿无力的架在敖戎的臂弯处。敖戎趴上华陵的胸前,咬住华陵被他们玩的比女人还要大的乳头,华陵无力的抬起覆盖着薄薄肌肉的前胸,把已经硬成艳红色的樱桃往敖戎嘴里送。

敖戎含住就是狠劲的一吸,顿时一股酸麻瘙痒感又从四肢百脉汇聚到了骚穴深处,又从骚穴深处向全身迅速蔓延……

【啊……哈……戎,好舒服,你吸的我好舒服】敖戎含着一边那颗硬得跟软石似的乳头,不停的咬碾,咬的乳头破了皮,有舔起了乳晕,最后再狠狠的一吸,吸的华陵花穴深处瘙痒难耐、【戎、里面好痒……】【哪里痒……不说清楚,怎幺肏你】

【骚穴,骚穴里面好痒……再深一点……嗯啊……】敖戎吸完了一边又一边,两颗充血硬起的乳头都被敖戎含咬的水光淋淋,胯下却只不轻不重的抽插着,就是不肏进淫核,华陵被他折磨的快要发疯【戎,快给我……好难受……】

【给你什幺】

【肉棒、大肉棒……快,肏进来,狠狠的肏我,把我干穿!……啊啊啊——】眼看华陵被自己折磨的难耐的扭起了身子,敖戎也坚持不下去了,天知道他多想把眼前这个浪货干死在床上。

敖戎凶狠狂野的摆动起健壮的腰身,如同打桩机一般啪啪啪啪啪的将肿胀骇人的阳具狠狠肏进华陵不断分泌出霪水的花穴深处,那股像是要把华陵操死的狠劲与力度,极大的缓解了华陵肉穴深处的瘙痒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