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种马总攻的肉欲之旅(np双性重口)》作者:该账号不存在

 

文案:

原创  男男  其他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走肾不走心,剧情废别较真

重口,男女不忌,双性居多,生子产乳人兽奴化乱lun都可能出现

脑洞贼大

 

 

 

第1章 任务一:征服丞相大人

“嗯,林少,骚狗儿还要……肉穴想吃精液……”长相清纯的少年一丝不挂的趴跪在床上,大张着腿摆出淫荡的造型,哀求身后优雅俊美的男子满足自己。

林夕言兴致缺缺的把玩着手边的道具,并不看那足以让男人疯狂的娇媚尤物。只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小男生真是无趣,本以为可以多调教一会儿,没想到只操了他两次就成了这副离不开男人的骚样,没意思的很。

他将手里布满凸起的巨型按摩棒随手塞进少年紧窒的肉穴里,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刚回到家,他就发现自己的房间出现了一个光圈,正想靠近去查看一下,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了进去。

“yd系统1.0为您服务。”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

“什幺?这是哪里?你是谁?”林夕言眯起眼,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是您的系统,由于宿主您的种马指数达到系统要求的标准,我才会来到您身边。我会向您发布系统任务,宿主您完成就会有奖励哦~~”系统人性化的解说起来。

“有意思,任务是什幺呢?”

“您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征服丞相大人。难度等级两颗星。”

任务发布完毕后,林夕言只觉眼前一阵白光,不由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处古色古香、奢华精致的屋子里。

而他自己身穿明黄龙袍,端坐在紫檀书桌前,他的身边是一袭银白锦袍的年轻男子。

大概就是任务里的丞相大人了。林夕言勾起嘴角,不动声色的打量起这次要征服的对象来。

按照这个身体的记忆,他是很尊敬这位年轻儒雅的丞相的。丞相学富五车,于治国、用人都有独特的见解,是自己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但是此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阅尽风流的林夕言林少,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丞相对自己那不可言说的心思。难怪这任务难度等级那幺低呢……

“柳爱卿,关于辽阳的事,你有什幺看法?”林夕言故作随意的走到柳陌身边,弯腰在他耳边轻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那人白玉般小巧的耳垂边,那耳垂果不其然迅速红透了。

“皇上……臣……”柳陌慌忙站起来退后几步,儒雅俊俏的面庞一片通红。锦袍下,他笔直修长的双腿已经开始难耐的摩擦起来。可原本尊贵疏离的男子还不放过他,一步一步的逼近。

已经……不行了……多年苦苦的暗恋,已经让他到了无法支撑的地步,平日君臣的相处方式都让他难以自持,更不用说今日……皇上那样亲密的对待他……双腿间难以启齿的私处竟湿透了。

“爱卿的脸怎幺这幺红?是不是病了?”林夕言像一只优雅的猎豹,慢慢走到丞相身边,轻轻扶住他软的几乎站不住的腰。

被半搂在怀里的柳陌浑身颤抖,断断续续的呻吟着:“皇上……啊哈……不……放、放开臣……啊……嗯……”虽然勉强说着拒绝的话,身体却诚实的贴上去,难耐的扭动磨蹭,腿间的性器完全立起,顶在林夕言的腿上。

“呵,真想不到,丞相大人是这样的欲求不满呢……不能满足臣子的合理需求,倒是朕的不是了。”林夕言笑眯眯的看着怀里已经意乱情迷的男子,熟练的扯开了他的衣襟。

雪白的双肩和胸膛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两颗樱桃般红艳的乳头因情动而肿胀起来,勾引男人吸吮。纵使林夕言肏过无数美人,一时也被这对漂亮的奶子吸引了,不由低头含住轻轻啃咬起来。

“啊啊……皇上、啊……饶了臣……不……啊!不要咬……难受啊……”天啊,多年压在心底见不得人的心愿竟也有成真的一天,皇上在亲吻自己……这样的认知让柳陌浑身发抖,双手不由自主的勾住林夕言的脖子,挺起单薄的胸膛献祭般将乳头送上去给他舔吸啃咬,下身更是湿的一塌糊涂。

“呵,骚丞相,要不要朕的大肉棒操你?”看到怀里的人已经毫无抵抗的瘫软下来,林夕言也懒得再做前戏,开始直奔主题。

柳陌出身腐书网,纵使常对皇上情动,也不敢有出格之举,哪里听过这样的淫话,只觉得耳边有什幺炸开了,浑身快感乱窜,下身私处竟漏出许多水来,淡淡的腥臊味弥漫开来。他颤抖着呻吟:“要……要皇上的……啊、大肉棒……臣好骚……好无耻啊啊……要射了、臣的骚……骚肉棒、要射了嗯!”绵软的身子一阵乱抖,下身已是泄了出来。

林夕言手指动了几下,丞相身上最后的遮挡物也被剥下了。林夕言技巧性的握住丞相大人刚射过的小巧肉茎,手指在马眼上用力揉捻几下,直把那具青涩的少年肉体玩的化成一滩春水。

只听丞相大人温润的声音染上情欲的沙哑,失控的尖叫着:“啊啊不、不要揉……受不住、臣……臣难受啊……皇上饶了臣吧啊哈……别揉、别嗯啊……要死了!要被皇上玩死了呜啊!”高潮过后敏感至极的地方被极富技巧的揉弄,快感像电流窜遍全身,柳陌从来不知肉体的快感可以强烈到这个地步,他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下身那个肉穴饥渴的痉挛着,渴求林夕言的肉具插入。

林夕言亲了亲柳陌潮红的脸,觉得他失神的模样实在可爱,却也知道不能再撩拨他,痛快的插入了那早已做好准备的肉穴。

 

 

第2章 任务一:征服丞相大人

太监总管屏退了御书房内的太监们,体贴的带上了门,心想着这柳丞相看着文弱,想不到竟是个骚进骨头的,竟是连着得了皇上十多日的宠幸,啧。

“唔、嗯皇上啊奴臣又、又要流汁水了”

“啧,怎么这样骚?你看你,磨出来的墨汁都变稀了,忍着点,莫要这样胡乱淌骚水。”林夕言看了一眼赤裸着跪在书案上的柳陌,捏了捏他早已被玩破了皮的乳粒。

“啊啊、奶子不能嗯哈、奴臣忍、忍不住了嗯!”柳陌双腿大张的跪着,屁股里夹着一根粗长的圆柱状墨条不停的晃着屁股,一边晃一边便有滑腻的淫汁顺着墨条流入足有他半个屁股大的砚台里。这砚台里的墨汁被他磨了半天,却是越来越稀,此时被调教多日的奶子又被这样刺激,他哪里受得了,身子又是一阵情动,大股的淫水冲刷下来,墨汁已经成了水状,彻底不能用了。

柳陌慌忙跪着从书案上跌爬下来,屁眼里还紧紧夹着那根墨条,随着他的爬行一晃一晃的,墨汁顺着滴了一路。他爬到林夕言的脚边,用脸颊蹭了蹭那金线绣成的龙靴,乖巧的认错:“是奴臣的错,奴臣没用,屁眼一直不停的流水,请皇上惩罚奴臣。”

林夕言恶意的打量着他,过了半晌,他轻轻笑了起来。

“上——朝——”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庄严的朝堂一片肃穆,文武百官在皇帝许可后才恭敬的起身站在左右两边,丞相和大将军则分别站在最前列。

“柳爱卿,对于边境通商一事,你有何看法?”

众人都扭头看向左列的柳陌,只见一向举止端方有礼的丞相大人不知怎么,脸上布满不正常的红潮,步子歪歪斜斜的行至大殿中央答道:“奴唔、臣以为,嗯现任匈奴王并不好斗,与之哈、与之通商,有有利无害”

这丞相大人怎么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边答话还边喘气?前些日子听闻丞相感染风寒,告假十多日未上朝,现在看来这风寒着实严重,竟是还未好全?大家心里想着,对丞相的敬重又多了一分。殊不知他们心中带病上朝的丞相大人已经汁水四溢,几乎要撑不住趴倒在地。

柳陌踉跄着回到自己的位置,徒劳的夹了夹骚痒湿软的肉穴。可是他那个已经习惯了被插入喷水的屁眼却在昨日被嵌入了一枚圆环,死死卡在入口处,将那些褶皱都撑开来,暴露出暗红色的淫贱肠肉。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被进入的骚烂屁眼饥渴的蠕动着,肠肉却因为被撑开而无法聚拢摩擦,只能空虚的涌出透明的肠液。好在他今日上朝时,皇上赏了他一张婴儿用的尿垫子,将他的骚液全部吸收了,这才没有在朝堂上漏水出丑。

只是下面、已经快要柳陌痴痴看着龙椅上的俊美帝王,肠壁又是一阵猛烈的痉挛,一大股骚汁失禁一般淌下来。

好想好想要皇上大鸡巴皇上。

“嗯,柳爱卿,你来说说这次科举的主题,该从哪个方面入手才好?柳爱卿?”林夕言知道柳陌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不停询问他的意见。

柳陌正沉浸在由自己的幻想而涌起的欲潮中,完全没有听到帝王的问询。后面的李尚书担心皇上责怪,小声提醒了他两句,又用手拍了他一把,这才让他从空茫中回过神来。

“唔嗯呼皇、皇上?”柳陌几乎是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大殿中央,圆环因为走动摩擦着脆弱的穴口,没走一步都会带出止不住的水液,让他无法思考,只能仰着头茫然而又骚气的看着自己渴求的源头。

众位大臣却不知他和皇上之间的事,看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暗暗替他担心,顾太傅匆忙出列对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施了一礼道:“回皇上,柳丞相前些日子染了风寒,今日怕是带着病体上朝,精神不济,望皇上勿怪。”

“哦?朕记起来了,确有其事,也罢,不是什么紧要的事,丞相大人便留在宫中,让御医诊治一番,退朝。”

文武百官有序的行礼离去,整个大殿终于只有他们两个人了,柳陌舔着干渴的嘴唇,迫不及待的趴在地上挺起圆翘的屁股,淫媚的喊:“皇上啊皇上奴臣、奴臣好痒屁眼里面啊哈要求皇上呜啊”

“这可不行,这里可是庄重的朝堂,在这里你可是朕的丞相,哪里有丞相对着皇帝翘着屁股求肏的?”林夕言还是坏心的不想满足他,托着他的臂膀将他拉起来。可柳陌早已到了极限,此时又感受到近在咫尺的阳性气息,哪里还站得住,整个人没有骨头一般就要往地上趴,林夕言只得握着他的腰把人扶着。

柳陌神志不清的挨着他蹭个不停,喘息着说:“那出去、在外面就”他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哪怕要在殿门外当着那些侍卫的面挨操他也愿意。

“乖,忍一会儿,跟朕到御花园。”

“唔嗯哈啊乖、奴臣乖唔”柳陌终于清醒了一点,竟真忍着汹涌的情欲随着林夕言慢慢走到了御花园内。

刚走到御花园内的一处假山旁,柳陌就感到下体升起一阵熟悉的酸涩感,他这才想起自己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排泄过,今早又喝了不少水,此时尿意汹涌而来,竟是根本无法忍耐。

“啊啊哈、皇上皇上奴臣要、排泄唔快要、憋不住了啊皇上”

“这御花园哪里有供你排泄的地方?不如这样,爱卿可以就这样尿出来,反正有尿垫子兜着,如何?”

柳陌羞耻的满脸通红,他惶然道:“这这怎么奴、奴臣不行的这样啊快要、忍不住啊呜皇上皇上救救奴臣啊”

“既然爱卿不愿,那朕也没办法了,走吧,穿过御花园再走一炷香的功夫就能到朕的寝宫了,爱卿就到那里再排泄吧。”林夕言装作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迈开步子作势要走,结果刚走了一步,衣袖就被拉住了。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清秀的小丞相红着脸低下头去,微微张开了双腿。在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中,一丝若有若无的尿骚味弥漫开来。

“皇上,奴才参加皇上!皇上今儿午膳是在这御花园用吗?”太监总管看到皇上和柳丞相进了御花园,机灵的屏退了园内的奴才婢子们,自己赶过来问了一句。

“嗯,不用,将园内的人都赶出去,不许放外人进来。”林夕言吩咐完,又瞥见脸还红涨着的柳陌,勾起一个坏笑,继续对着太监总管说:“刘四啊,这御花园是谁负责打扫整理啊?朕刚刚竟然看见一条母狗在这撒尿,是怎么回事啊?”

刘四被这么一问也愣住了,他忙躬身答道:“是监事房的赵公公,奴才一会儿就去责问他此事,竟让野狗进了皇上的御花园,还冲撞了龙体,实在不该。”

“无妨,不是什么大事,你下去吧。”

刘四行了大礼,匆匆离去了。

柳陌这才呜叫一声抬起头来,身子不停的抖着,连口水都不自觉的顺着唇角淌了下来。

“爱卿,你说那条母狗为何会在御花园?”林夕言目光扫了一眼他的下体,出声问他。

“嗯奴臣、啊不知”

“哦?爱卿莫不是没有看见那条撒尿的母狗?”

“哈、奴臣看、看见了啊嗯看见”

“爱卿果然好眼力,告诉朕,那条母狗现在何处啊?”

“”柳陌低垂着眸子,连襟口露出的皮肉都烧红了。过了半晌,他才低低回答:“在、在这里奴臣就嗯哈、就是那条母狗啊哈、哈啊唔是奴臣、在撒尿啊奴臣是、是穿着尿兜的母狗嗯啊哈皇上罚母狗吧母狗不该在在御花园撒尿嗯、呜”

林夕言拍了拍他的屁股,安抚道:“好了好了,母狗撒尿是很正常的事,骚丞相是朕的母狗,朕就恩准你可以在这御花园随意撒尿,好不好?真乖,饿坏了吧?来,把衣服脱了,朕赏你大鸡巴吃。”

柳陌欢喜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露出布满红晕的、还带着尿骚味的白腻肉体,乖顺的趴在一处低平的假山上,迎接皇上珍贵的赏赐。

 

 

第3章 任务二:学霸变母狗

“宿主任务顺利完成,获得道具大号狼牙棒一根,下一个任务——学霸变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