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柳清絮:前世是个大反派,死之前他得到一个【成圣系统】,他以为真的可以成圣,于是就点了“同意重生”,然后就真的重生了。结果,系统告诉他这是【成为圣母白莲花系统】的简写。

系统说:请不要大意的成为本世纪第一圣母白莲花吧!干巴爹!

柳清絮:……

傅玄:玄幽大魔尊,本世纪大反派,修真界不可随意触及的阴狠大魔修。那个天宗派的白莲花柳什么的真是越看越不顺眼,他玄冰似的幽深双眸泛起了杀意,不如,杀了……

柳清絮苦着脸捏着手绢假惺惺地抽泣,简直柔弱到不行,他掐着哭腔喊道:“哎哟,我的脚不小心扭到了,好痛……”

玄幽大魔尊嘴角抽了抽:……

PS:1V1,轻松

P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清絮、傅玄 ┃ 配角:白衍誉 ┃ 其它:廿乱,轻松,耽美,1V1,白莲花,搞笑

☆、第01章 回来

“我还会回来的!”

一句话冷酷阴森地话喊的是荡气回肠,不停的回响在山谷中。

黑色的长发恣意散落在男人坚实的背部,他的眼角滑落两道鲜红的血痕,身体的寒气在散发,眉间的火焰图形开始变幻,单膝跪在地上的男人从火焰图形中虚抽出一把火焰凝结而成的流光溢满的华丽长剑。

虽是虚形但是却是体现了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如是他人也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其他想法。

但是头发散落在身后的男人却没有适时的躲过那天上落下的雷击,那把虚剑也只是挡了一部分的重击而已,如有人看见可能会说这是男人的天劫,事实上,却不是。

本以为这次可以成功渡劫魔劫,可是却在渡劫时出现了意外,人剑本应合一,可是不知为何他体内的精血消耗的特别快,他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啪啦!

又是一道银光强烈的击雷落下。

如是以正道修真那么只需躲过九道雷便可以飞仙,但如是修魔却需要躲过十道雷击,每一次雷击的都是前一次的两倍,以次类推,越到后面的雷击越重,而修魔比修仙要多一道雷,在第九道雷击落下时男人的脸色如白纸般透白,完全看不到一丝血气,他握着焰剑的手已经看不出其原状,血腥味在周围开始蔓延,男人脸上虽无血色可是眼里的阴狠还是很清晰。

难道天要亡他吗?

在第十道雷击落下,男人发出狮吼般地喊叫:“啊!”

嘶声裂肺地喊叫声响绝整座山……

他的身体已经不是用疼痛可以形容的,以肉眼的速度身体开始慢慢的消散,他的意识也开始溃散,他的下.体已经消失了!

“不!”

在男人的意识即将消散之时,突的,他的眼前出现一行字:

你好,接受【成圣系统】将会得到一个重生的机会,是否同意重生?

眼见自己修练近千年的精壮身体一点点化成透明的泡沫,切肤之痛已不是那么重要,更痛的则是内心的感觉,他近千的修为在这一刻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能,他不能让自己的身体这样消失,他不能让自己花费巨大精力得来修为消散……

在惊恐万状之下,男人凭借着最后的一丝力气点了‘同意接受’的按钮。

成为圣人肯定好过坠入魔道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点完这个按钮之后他的身体和他的神识以更快的速度消散在原地,那把虚剑也化成了道化光不见踪影。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被第十道雷劈得身体消散的男人醒来之后便后悔不已,捶胸顿足都不足以形容他悔恨不已的心情,他为何手贱点了“同意重生”那个按钮。

醒来后的柳清絮清晰的记得自己的前世,他虽然死的不体面,可是也从来没有受过像现在这样的侮辱,是的,刚醒过来他就利用以前的常识探知到自己是双灵根的体质,兴奋不已。

不,应该说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回到十三岁的时候,他依旧是双灵根的体质,双灵根可是很不错的体质,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属性,但肯定不会比原来的差。

透过镜子,他知道自己真的回来了,房间说不得有多破旧,但是并不显得宽大,灵气也没有多少,更没有灵气丹之类的物品,这里应该是他刚到天宗派时被安排的住处。

他活下来了!

他重回到了十三岁,这时候的他还只是毛头小孩儿,还没有开始修练,一切都还可以重来,这一世他不能,也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被人摆布,他要活得像自己。

他柳清絮,又重活了!

利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思考了自己的现状,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夺舍,那个所谓的【成圣系统】真的把个弄回到自己的十三岁时候,他现在觉得这个系统是个法宝,而且是绑定在自己身上的法宝,是修魔还是修仙都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脑子里想着他突然得到的【成圣系统】法宝,眼前就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控制面板,一个明晃晃的大字把他刚重生过来的所有激情都打成碎片!

再次定睛一看,他幼嫩的脸上出现一道裂痕:“难道是我眼花?不是成圣系统吗?”

此时,一道冰冷且分不清男女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边。

【你好,‘成圣系统’是‘成为圣母白莲花系统’的简写,当时,您肉体的消散速度太快,系统也省略了些不必要的字眼。】

嘴唇抖了抖的柳清絮紧握双拳,什么叫“成为圣母白莲花系统”!

感受到来自宿主的森森寒意,系统机械地解释:

【白莲花,又被称为“圣母白莲花”,他们有娇弱柔媚的外表,一颗善良、脆弱的玻璃心,像圣母一样的博爱情怀,是那种受了委屈都会打碎牙齿活血吞的一类无害的人,总是泪水盈盈,就算别人插他一刀,只要别人忏悔说声对不起,立刻同情心大发,皆大欢喜的原谅别人。】

柳清絮咬牙切齿道:“……可以毁灭系统吗?”他不能原谅自己在将死关头被系统戏耍!

系统不痛不痒地回他:

【不可以。】

就在柳清絮强迫自己冷静时,外面传来吵杂的声音,还有少男少女越来越近的吵闹声,他们的步子也越发的急,柳清絮快速跳下**穿**边那双破旧的布鞋。

这么多年,他也不记得今天这个时候发生什么事,他现在需要了解外面的环境。

系统的事稍后再说!

然而,不待他跑出去,他这小房间那扇脆弱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那门栓可怜兮兮地啪哒掉落地面,并被人踩在了脚下,这仗势柳清絮心中大叫不好,来人气势汹汹,虽然是眉清目秀的少年,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不见得有多柔和,怒目相对,直指柳清絮的鼻子。

破门而入的清秀少年恶言道:“你这个肮脏的庶子,要不是天宗派怜悯你,又怎么会让你随我一起来到这里,居然还敢跟我抢女人,你是不是活腻了,以后见到老子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怪我不客气,哼!”

见状不好柳清絮后退一步,被人指着鼻子骂哪有不生气,可是问题是他压根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庶子,是的,他是庶子,在他们这个年代,正妻所生的儿子叫嫡子,妾生的儿子就叫庶子,很不幸,他就是那个庶子,他活了好几百年,已经快忘记曾经过去的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记忆开始清晰,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不就跟柳家的嫡长子长得很相似,这些年他刻意不去回想这些事情,但架不住别人不会提起他的身份,就是因为庶子他才入了魔道,而这位嫡长子在他背叛师门成为魔修的道路上也贡献了不少。

捏紧拳头,柳清絮作好再一次与嫡长子柳清风交锋的准备。

抿紧双唇的柳清絮双眼里写着不甘,柳家嫡长子柳清风却又再次警告道:“不许你再跟我抢静师姐!”

静师姐是谁或许柳清絮压根儿不知道,他的拳头已经准备好,他要给对方一个拳头,让他尝尝什么是痛的滋味,他记起来,他之所以会躺在**上就是因为之前被人挑唆跟其他人打了一场架,他的鼻子被打出血,流血过多而昏倒治疗后抬回来休息。

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

【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如果冒然出手将会扣除您现在有的新手保底经验值,请选择其他方式达成您的目的。系统将会提供两个解决办法供您选择:一、请宿主直接晕倒在地;二、请宿主以身体软弱无力的方式晕倒在地。】

这个声音绝对是在他临死之前听到的系统声音,他不会记错的。

暴力倾向被压制下来的柳清絮嘴角僵硬了下,这两种方式有什么区别吗?

系统声音又再次出现。

【有区别,选择第一个经验值为零,选择第二个‘白莲花基础功法’经验值加一,请宿主慎重考虑,系统建议您选择第二个选项。】

前面是柳清风自顾自地向自己警告,耳边是系统的提示音,看到后面追来的少女身影,柳清絮咬牙松开自己的拳头,单手扶住自己的额头身体软软的落在地面上,身体是倾斜落下,这种落地式可减轻身体的疼痛,他还特意缓缓地闭上双眼,扶额的手从脸颊上悠然滑落,如果不是他现在只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倒也可以说的上风姿卓越。

一声完全属于少女式的尖叫传入了愣住的柳清风和假装昏倒在地的柳清絮耳朵里。

“清风哥,他怎么昏倒了,啊!”

一个头上扎着两个发髻的少女正捂着嘴惊奇的喊道,她的声音虽不大,但是足够尖,已经成功将在附近的弟子都吸引了过来。

柳清风:“……”他是很喜欢与他同期进来的刘芸,但是尖叫声是不是太大了点。

不出一刻钟,他们这个院子的外门弟子都知道新来的柳清絮昏倒在地,与他们同期进来的弟子都知道柳清絮是柳清风的弟弟,柳清风刚才那么大声,肯定有人听到他说的那句嫡子和庶子的话。

如是在凡人间嫡子和庶子之间肯定是不平等的关系,可是来到天宗派,则不会存在谁是嫡子就要受到更好的待遇,而是谁的天质高谁更努力才会受到重用,柳清风看来是当少爷当惯了,不知道修真界的游戏规则啊。

现在的柳清絮也不再也当年的二愣子任由他人在自己的头上撒野,现在他动不了柳清风,总有一天能把他干掉,他现在不能着急。

倒在冰冷的地上还真不舒服,又冷又硬的,此时此刻他还是非常想念他自己洞府里的五彩斑斓的地毯,那是他在游历之时买回来的,想着想着他又开始怀念,如果不是耳边传来的外门弟子中的大师兄严厉的声音,估计他这会儿就睡过去了。

“清风,这是怎么回事?清絮怎么会昏倒在地上,你打了他?”问话的大师兄何末。

不同于其他外门弟子,何末是虽然是外门弟子的大师兄,他的资历在这么多人当中已经是比较深的了,他的长相相对来说并不如他的师弟们清秀俊秀,而是相对的粗旷,瞪起眼的时候还真有那么点凶狠的味道。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柳清风也是刚进来的新弟子,对比他强大的人他都敬畏,何况是在天宗派这种地方,要呆搭上好的师父就必须提前跟他们打好关系,在何末问的时候他身体颤抖了下。

柳清风急急忙忙解释:“大师兄,我没有,我没有打他,柳清絮是自己昏倒的,我绝对没有骗大师兄!”

在被责问的时候柳清絮已经被人抬到了那张硬板**上,而他则是继续装作自己昏倒。

作为大师兄何末管理下面的外门弟子,新来的人在他眼皮儿底下出事儿,他肯定会生气,这就是有人在挑战他的权威,看柳清风的眼神也就不太那么好了。

可是此时此刻柳清风解释什么都没有用,已经是炼气后期的何末完全将他的气势碾压,而且何末还发现柳清絮身体上的青青紫紫,一看就是跟人打过架弄出来的伤,啧啧啧,这些新来的孩子真是个个都是凶残的货,希望这一次进来的弟子没有得到长老们的青垂,不然日子可不那么容易过呀。

给柳清絮喂了一颗丹药之后,何末就拎着柳清风就离开了柳清絮的房间,出去之后并用眼神扫他一眼就放行了,主要是这赵清风进来的时候塞给他不少下级灵石。

房间内再次安静下来,柳清絮直接睁开了双眼,盘腿坐在**上,什么都没有的日子还真难过,何况这时候系统又传来让他头皮发麻的声音。

【恭喜宿主,您本次得到‘白莲花基础功法’一点经验值。如需帮助可查看控制面板上面的所有内容,由于宿主等级过低,您可以通过做任务升级功法和升级自身等阶。】

听到“白莲花基础功法”柳清絮无语的抬了抬头,他能不能不要这个系统。

此时,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如系统毁灭,宿主身体和神识将同样会灰飞烟灭,而且渣都不剩。】

柳清絮:“……”为什么后面这句话带的情感这么重?

作者有话要说:开个新坑,求撒花,求鼓励~~

我爸算过:3月13日是个好日子,开个坑。

☆、第02章 旧人

第02章旧人

重生回到十三岁刚入天宗派之时,柳清絮努力回忆在这八百年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说起来他距离飞升也仅仅是一步之遥,八百年的修为现在一丝不剩还真是一点都不习惯,对天宗派这些人来说他肯定必须就是老祖了。可惜,看着自己软弱无力的手掌,也只能默默的捂住自己的脸。

每天天宗派都会有晨会,新来的弟子都还没有被安排见掌门,他们会先安排在外门呆一段时间,跟着记名弟子的大师兄到山里做一些采药的工作,如果连这些苦都吃不了,后面艰苦的修行又怎么会通过,天宗派这么安排也不是不无道理,至少给这些孩子一个选择的机会,实在呆不下去的还是可以回去。

身体虚弱状柳清絮也在其中,带领他们到后山的依旧是何末大师兄,每天年招进来的新弟子都由他领着,这活他已经很熟练了,何况昨天发生新人打架斗殴事件,他必须担负责任,还好这件事情没有被上面的执事知道。

天宗派的门派结构包括记名弟子,入室弟子,精英弟子,首席弟子,根据职位职位的不同每月得到的奖励都是不一样的。

记名弟子,在门派内的地位就是杂役,但对外就是门派的门面,虽然地位不高,但也不会滥竽充数,也是挑选的有天赋的凡人,每个月五块下品灵石,整个炼气期的弟子都是记名弟子,所以像何末这种练气后期的仍然是记名弟子。

入室弟子,门派培养的弟子,将来有可能是门派中间一股力量,有可能成为培训下一代弟子的讲师,筑基期后期的弟子均是。

精英弟子,门派真正的中坚力量,各项任务的执行人,不只是资质高超,更要有一手绝活才能跻身此列,结丹期前期的弟子均是。

首席弟子,从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基本上是各部首座的继承人,真正的天子门生状元之才,也是门派未来形象的代言人,权力不大,但潜力不可小视,因此地位因其未来而提高,基本上连掌门也不敢轻易得罪这类人,结丹期中期的弟子均是。

另外,被长老们看重的潜力股,或许能力暂时不济,但前途不可小视,将会成为长老们的亲传弟子,但这个不在以上体系上,他们是独立的,权利也非常高,向来都是被门派高层们非常看重,各大掌事们都要对他们另眼相看,不会随意对待。

现在的柳清絮只是记名弟子,想要成为掌门和长老等高层的亲传弟子还是有一段时间的,他以前是魔修与别人的路数完全就不一样,现在重生一次修行的方式也必须改变。

很是头痛,如果可以他还真希望继续魔修,毕竟这是他熟悉的修行方式,现在么,只要他一有魔修的念头耳边就会传来系统反对的提示音,吵个不停,不想了还不行吗。

他们现在还没有开始正式修练,柳清絮现在还只是个凡人,需要吃饭需要睡觉,每天采药回来都会困的不行,这身体的体力实在太差,既然被系统操控着,又要当白莲花又要修练,怎么样保持好身材还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哲学道理。

重生一次让柳清絮思考的更多,以前走偏路往魔修的方向走,那是因为周围环境的缘故,而现在他不需要再担心柳家嫡长子柳清风给他带来的耻辱和麻烦,一个十来岁一个近千岁,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不过,现在都同为记名弟子,柳清絮与他们同样又住在同一个院子里,正所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柳清絮自是不将他们的小团伙放在眼里,但架不住对方来找他麻烦。

到了新弟子拜见掌门,有望成为各大峰主长老的亲传弟子之时,人人自是摩拳擦掌,希望能在真人面前得到被选为弟子的机会,只要被选中他们在天宗派的地位就直线上升,谁都要给他们几分颜面看看。

穿了套干爽衣服的柳青絮站在众多新弟子的后排,他还记得以前的自己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等候被选,以他双灵根的体质,并不会差到哪里去,而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到奉直的名下,有什么办法让对方在选人的时间跳过他,柳清絮垂头想办法跳过奉直扫过来的目光。

天宗派的掌门是奉化真人,在修真界是为数不多形象与权威在整个修士界中都非常有口皆碑的,可想而知地位有多尊崇。在他这一辈,佼佼者自是多,他的同门师兄妹中就有奉直真人,奉贤真人,奉兰真人,还有现在正在闭关冲化神期的奉普真人。天宗派的四大长老现在云游的云游,闭关的闭关,行踪皆不定,对天宗派里面的事情能不管就不能,除非有非常重大的事情,才会出席。除了四大长老之外还有供奉,基本上都是元婴后期以上,是门派的顶级存在,这些供奉其实是还差一两步就可以飞升的老祖,一般都是他们找人而门派的人找他们。

不再想走老路的柳青絮头越垂越低,他可以感觉到坐在堂前的掌门和三位真人正在扫视他们,想通过检测他们的灵根寻找他们的弟子。奉贤真人,奉兰真人都有亲传弟子,现在就看谁能入得了奉直真人和掌门奉化真人他们法眼。

伸长脖子等着被选中的男孩子女孩子们期待不已,但又对让他们仰望的真人产生更多的敬畏,无论是谁成为他们的师父,都是好事儿啊。

柳青絮已经不记得当初是谁将他选回来的了,不过看到柳清风期待的眼神他应该知道是奉兰真人将他们带回来的,那位叫静儿的女孩子比他们要早一两天,她是一个正直的女人,柳青絮对她倒没有什么感觉,只记得那时候自己受罚也是她出来了句公道话,可惜没有人相信他,而她也不是自己的师父,最后也是无济于事,他被赶出门派后也再没见过她。

天宗派可以说是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几乎是影响了他的后半生。再次回到这里,他不知是该选择继续在这里修行,还是把那些该死的人杀死后再离开,是否还有恨他不知道,但是这些人都该死他是知道的,奉直……

垂着头的柳青絮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怎么该活在这个世上。

天宗派的奉化掌门现在只是中年人的模样,还没有长出白胡子,现在也是他意气风发之时,在修真界的地位是数一数二的,天宗派在修真界的地位本来就高,东西南北都有各门派代表,天宗派就是南派的代表宗派,南派这边的门派都以天宗派马首是瞻。

不是,奉化掌门此人直正虽直正就是各种怕麻烦,习惯把事情都推给下面的人,他自然落得清闲修练去,所以对下面的小动作根本就不知道,看人的水准实在是很差,与他的修为差远了。

今天的柳清絮已经让系统遮掩了自己的气息,这些人肯定不会看中现在的他,奉化掌门先是讲了一番鼓励大伙儿话,没有激昂愤慨,但语调威严,让下面的新进弟子们信服不已,说完之后,便是余下的其他真人开始选人。

奉化掌门扫了一眼下面的这群孩子,还是没有看中的,于是便笑了笑对其他人摇摇头,这便是表示他没有看中的孩子,其他真人也开始找他们需要的小孩。

柳清风只比柳清絮大两个月,他现在也是十三岁的年纪,要在凡间老早就订了定,不过这孩子也早熟,这时候就已经知道跟别人抢女人了,柳清絮越觉得以前自己怎么这么蠢,居然被这样的傻子气倒,还做了自己让终身悲剧的事情,为这样的人置气打架真的可以吗?

“第三排第二个你出来一下。”奉直的声音就这样出现了。

这次叫的却不是第四排第三个的柳清絮,后者暗暗的松了口气,希望这次的命运齿轮有所转变。

而这一次奉直真人直接将柳清风喊了出来,柳青絮知道柳清风有一段时间会风光不已,就像他以前那样,是的,他会很风光,因为他有可能会成为奉直真人的弟传弟子。柳清絮是双灵根,柳清风自然也不会差,他们是同宗同族同父异母的兄弟,今天这个结果让柳清絮很高兴,他开始摆脱那八百年前的命运。

再次看到天宗派曾经对自己好过对自己不好的人,柳清絮心里开始有了个大概的章程,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将那些仇恨解决掉,而是先让自己有实力。

果不其然,被奉直真人收下之后柳清风在他的小团伙里面可威风起来了,好不热闹。

一个年纪稍小的小孩就说道:“清风哥,以后你有你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我们去做,你可要好好的修炼。”

“是啊,是啊,清风哥哥实在太厉害了。”

“清风哥是谁,那必定会是很厉害的!”

进来后独来独往的柳清絮则成了他第一个直接炫耀的对象,见柳清絮独自一个回到住的院子里,便带着他身后好几个小伙伴跑到他面前说道:“柳清絮,如果就跪舔我的脚趾头以后我就会罩着你,怎么样,你个没娘教的兔崽子。”

现在的柳清絮自是不会怕这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他抬起头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说道:“那如果你今天这句话被你奉直真人听到了,你猜他会怎么样?”

柳清风还没有回答却有人回答了柳清絮,声音清澈爽朗:“自然是会被剥掉进入鹭峰的机会。”

鹭峰就是奉直真人的洞府所在地,也是他下面的子弟居住修行所在地,山峰自然不止一个山头,是由多个山头组成,而且跟天宗派的主峰有一定的距离。

来人的声音清澈爽朗,但是柳清絮却是整个身体都僵直了。

他是奉直真人的大弟子,衍字辈:白衍誉。

作者有话要说:又更啦~~求留言继续支持。

☆、第03章 可怜

第03章可怜

天宗派自上而上不同的字辈代表不同的地位。

奉化掌门、奉真真人,奉仙真人、奉贤真人属于天宗派第五百一十一代弟子,也就是说天宗派已经有五千一百一十多年的历史,在修真界可谓是大宗派,有着深远的历史文化沉淀,更在修真界有着他派不可比拟的威望,在整个修真派那也绝对说得上话的,数一数二的头衔谁不羡慕,更多的小门派也会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天宗派。

自古以来,无论是修真界还是凡间都需要尊长爱幼,尊敬长辈或是自己的长辈那都是必要的,这体现的是一个人的道德品质问题,如果连品行都没有,就连宗派都容不下这样的人。

在天宗派里面品德高尚突出到几乎所有人都一致同意不多,在衍字辈里边白衍誉可就是其中一个,不仅仅是指他的用功的修炼,还有大部分原因是指他向来都不吝啬自己的时间去指导比自己等级低的同门师兄弟们。

由于他的品性善良又乐施好善得到门派所有人的一致认可,也让奉直真人在天宗派的地位一度水涨船高,谁都知道他是白衍誉的师父,有这样风评良好的弟子那师父的为人想必也是称赞有加的,奉直真人就这样利用自己的弟子成功掩盖了他内心的阴暗,他的阴暗也最终导致天宗派快速走向败落,现在么,谁都不知道现在风头依旧很旺的天宗派在多年后之后会怎么样的萧索。

未来的事情谁都不好说,不过眼前柳清絮要解决的是让他全身上下都非常不痛快,他是背对着白衍誉的,后者看不到柳清絮眼里闪过的阴戾。

他的一出现就让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几个小孩震慑住了,虽然白衍誉名声好脾气好但是他是上位者,等级比他们高出来的不是一个档次,上位者的威压让他们身体不停地发抖,心有余悸。

重生之后身体素质非常不一样的柳清絮压根儿就感受不到这些孩子受到的威压,只是他现在的心情复杂让他没有想到这么多罢了。

“大家不要紧张,放松心情。”白衍誉的声音很好听,威压撤消大家的感觉好些了,白衍誉也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柳清风的身上。

“清风师弟,是师父让我过来接你的,你收拾一下准备跟我到鹭峰。”

差点被吓破胆的柳清风颤颤畏畏地回道:“是的,白,白师兄。”

站在一旁的柳清絮在心底冷冷一笑,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在他们对话的期间,柳清絮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过却是被白衍誉叫住了。

“那位小师弟可否留步,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白衍誉已经闪到了柳清絮的面前问道。

差点没反应过来的柳清絮听到系统突然传来的声音微微蹙了下秀气的眉头。

【启动白莲花基本功法‘装可怜’招式任务,任务完成后宿主将得到两点经验值。】

柳清絮望着眼前的朝他笑得坦然的白衍誉:“……”

活了八百年的柳清絮看到年轻的白衍誉心里确实是不舒服,白衍誉能不能离他远一点,还有,系统说的装可怜,要怎么装……

他活了八百多年,去过很多地方,那时候他还得到过个名叫‘穿越’法器,只能穿梭到未来世界,穿越的年限是三十年,在那边生活的时间柳清絮自然懂得什么叫系统,而且他在未来世界里最喜欢的就是玩游戏,并扮演成里面的角色与玩家对打。

在那个世界也有修真者,可惜修为都比较弱,法定也不多,由于环境破坏得很厉害,灵气也少得可怜,这也不怪他们,修真会们还要到凡间去摆摊做生意,好一点的叫白领,中等型的叫神棍,差一点叫做摊贩,也怪有意思。在那边除了玩游戏柳清絮就没觉得有什么意思,于是他提前穿越回来继续修行,飞升需要机遇。

至于这个奇怪的系统怎么会到他的身上他不知道,但是他记得自己曾经让未来的人帮他下载过很多游戏,其中就有一个叫做成为某某某系统的,当时他觉得没意思直接就删除扔进电脑回收站里面,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在将死之前爽快点下同意的缘故,现在悔死。

也不知道系统没有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好好活着。

“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白衍誉见柳清絮蹙眉看着自己,他很想知道为什么。

心烦也没有用,他是不是要玩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犹豫之际,系统又传来了一另一个任务的声音。

【启动白莲花基本功法‘装头疼’招式任务,任务完成后宿主将得到两点经验值。】

这种任务还真是适合现在使用……

装可怜和装头疼哪个比较容易表现还不被发现,当然是前者,无奈之下,就着系统发布的任务,柳清絮对白衍誉一转刚才的态度扁了个嘴,一脸受气包的模样微垂头回道:“我叫柳清絮,那个,你不要为难清风哥哥,他只是嘴巴快了点,对奉直真人是没有恶意的。”

白衍誉说道:“你的名字很好听,想不想去鹭峰,我可以带你去。”

想了想那些清纯女子装无辜地做法,柳清絮惊讶的瞪大双眼,然后又垂下头说道:“谢谢谢誉师兄的美意,清风哥哥去就好了,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此时的柳清风已经在几个小孩的簇拥下拎着他的大包行李出来了,柳清絮抬起头看他一眼,然后又快速低下头,这一切都被白衍誉看在眼里,柳清絮心里在冷笑,他知道白衍誉就是太容易心软,哼。

白衍誉轻轻地拍了拍柳清絮的肩膀说道:“既然如此,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先走了。”

就这时候,柳清风见他未来的大师兄对柳清絮如此好,用力瞪着柳清絮,白衍誉也正好望向他,再次被抓包的柳清风噎了下,他怎么觉得近段时间的柳清絮让他看不太懂。

哼,以后他就是奉直真人的弟子了,管他死活,不就是一个庶子!

心里还嘀咕着的柳清风压根儿不知道柳清絮刚才在白衍誉面前给他拉了仇恨值,他愚蠢的行为会为他自己付出代价的,柳清絮狠狠地想。

待白衍誉召出飞剑带着柳清风离开之后柳清絮直接回房间拉出系统的控制面板,系统的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那时候的未来世界的游戏人物声音都非常甜美的,怎么到他这儿就不男不女特别诡异。

叮的一声,系统传来声音。

【宿主达成白莲花基本功法‘装可怜'招式任务,得到两点经验值,距离升级还有七点经验值,宿主加油!】

柳清絮阴森的脸上抽搐了下。

前几天都用来适应重生后的转变,现在他就要先理清楚这个所谓的游戏系统是不是个法宝,还是像未来世界的游戏一样,通过打怪升级,提升自己的修为。

控制面板上面有世界地图和场景地图,不过这两个栏目都是灰色的,也就是说他现在还不能使用,旁边还有一个气死人的注解,居然要达到筑基前期阶段才可以开通场景地图,达到筑基后期可以开始世界地图。

在人物界面里包括人物信息栏,当前服装栏,法宝栏,**物栏,声望栏,这是在界面的左上角点开的,右下角有商场栏,上面有卖法宝,有卖灵石,灵丹妙药,可惜他现在这个等级什么都做不了,没有灵石什么都做不了。

姓名:柳清絮

等级:0级

等级称号:无

金币:0上品灵石0中品灵石0下品灵石

柳清絮:“……”

包裹:十六格

倒是关于法宝一栏有这样的提示,到达二十级之后系统就会送出一个凡阶法定,可通过灵石进行升级,不同等级的灵石升级的机率则不样,有一定的机率,法宝的等级有五星,一星是白色,二星是绿色,三星是紫色,四星是橙色,五星是金色,不同颜色的法宝威力也非常不一样,等级越高伤害的威力就越大。

除了界面之外还有公告解释,宿主可以通过做任务或者是打怪升级:任务升级,必须是环绕着成为圣母白莲花发布,有必须完成的任务,还有可选择性任务;打怪升级,需要在主的等级达到十级以后,看到这个解释,柳清絮越发不淡定,也就是说他在十级之前都必须靠出卖色相升级,那他还可以按照修真界的修炼方式修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