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地址:http://www.emmacn.com/ot/2013-08-20/24434.html

☆、现实篇-1

NGP游戏公司的策划部,是号称整个公司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关于策划部,在NGP游戏公司的内部流传着无数的传闻,比方什么全公司最暗黑的存在、野生Boss聚集地、脑残大本营之类的说法,应有尽有。

其中最令听者闻风丧胆,说者汗毛倒竖的人物,当属NGP游戏公司第一人——丧心病狂唯我独尊心狠手辣没心没肺的系统亲戚,策划部总监叶楚沐。

虽然这个“丧心病狂唯我独尊心狠手辣没心没肺”的前缀无比地冗长并且让人蛋疼,但是叶楚沐其人对于NGP游戏公司的员工们的心理摧残可见一斑。

从梦境世界回归现实之后,叶楚沐首先做的事情便是直奔本市医院,将某个因为没钱交医药费而不幸滞留医院的软妹子领回了家。

本来他还以为,毕竟阮昧还是个梦境世界的管理者,应该会没有户口什么的,是个黑户,可是当阮昧战战兢兢地把自己的户口本拿出来之后,叶楚沐彻底无语。

“这不是我的户口本吗?”叶楚沐看着阮昧手上的户口本,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嘴角。他成年之后便从家里搬了出来,自己独立,户口本也重新立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的。

阮昧哆哆嗦嗦地点点头,因为害怕叶楚沐骂她,因此有些喏喏地说:“我……我拜托新生的权限所帮我建个户口的时候,它给我建在了沐哥哥你的户口本上。”

“慢着,感情这权限所还是个活的?”

“也算不上吧,它不像梦魇那样有独立的思维,不过它好像和其他服务现实世界的次层世界有联系,权限可以延展到现实里面——虽然可以做的只有少部分,要比我厉害。”

“……”

叶楚沐决定不再纠结户口本的问题了,要是在这么扯下去,估计还得扯很久。阮昧这货天然呆,每次解释点事情都是打一下蹦一句,和她说话太焦心。

在解决完阮昧——具体方式是仗着阮昧在自家户口本上,以监护人的身份给她联系了一所寄宿制的初中——之后,叶楚沐便回了公司销假,正式回归现实。

但之前说过,叶楚沐对于NGP游戏公司的员工们的身心摧残乃是毁天灭地级别的。

所以当最让人痛苦的星期一的早晨,叶楚沐大摇大摆地推门走进办公室,对着办公室中的一众下属,颇为感慨的长叹地说“各位,我回来啦!”时,受到的并不是一阵为了庆祝他“休假”归来而响起的激烈掌声,而是——

“草泥马啊!为什么他这么早就休完假了?白总不是说叶总监休的是年假吗?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不好了!叶Boss刷新啦!各位快来砍Boss啊,为了激励大家,让我先怒送一血!”

“嘤嘤嘤,救命,小伙伴我惊呆了怎么办啊!”

叶楚沐的脸色顿时黑成一片,这群二货!

他快步走到自己的位置处,接着一巴掌拍在办公桌的桌面上,朝着一帮吓得到处乱滚的下属,怒送一击大招。

“都他妈给老子滚回你们的位置上去!上班啦上班啦,谁要是在唧唧歪歪的,就该被扣工资了!”

“扣工资”不愧为上司们最厉害的一招必杀技,不仅是群攻技能,而且对员工们有着伤害加成百分之两百的效果,并极易造成一击必杀。当叶楚沐祭出杀手锏之后,所有之前还在闹闹哄哄的员工们顿时惊作鸟兽散,憋屈地滚回自己的岗位上去工作了。

虽然扣工资的威力惊人,但显然这一招对于其他和上司平起平坐的领导们不起作用。

NGP游戏公司的执行CEO白建军哆哆嗦嗦地躲在策划部的大门门后,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好半天之后才将叶楚沐的仇恨值吸引过来。

叶楚沐见白建军躲在门后,有些纳闷,怎么这人一点也个CEO的气势?虽然只是没有实权的执行CEO,但好赖也是个官嘛!

——这货显然没有意识到,就是因为他气势太足了才把白建军给差点吓尿了。

“白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叶楚沐耸耸肩,没去深究白建军如此表现的内因,直接开口询问他有什么事情。潜台词就是有事儿您说,没事儿您滚。

听到叶楚沐问话,策划部的众人全都赶忙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叶楚沐和白建军身上,侧耳倾听八卦,并且选择性地遗忘了叶楚沐之前那一击大招“扣工资”。

白建军又咳嗽了一下,企图在叶楚沐的场子上找回一点属于一个执行CEO该有的气势。

他咳了半天,咳得策划部的人纷纷在QQ上疯传白建军是不是得了肺癌之后,才慢慢悠悠地开口说:“那什么,公司最近给你们研发的新网游《梦境》找到了一个新的投资商,不过那个投资商……呃,指名想要见你一面。”

“见我一面?”叶楚沐皱眉,之前作为开发商的公司不是没有找过投资商,但是从来没有投资商指名要见他的情况。一般来说这种事情都是营销部的人在负责吧?

“嗯,指名要见你。”白建军点点头,没敢在继续找场子。

叶楚沐和白建军都是职业选手出身,曾经在一个战队共事过,因此白建军也还算比较了解叶楚沐这个人的脾气——虽然他看上去斯斯文文没什么战斗力,但是一旦挑战了他的控场地位就一定会被揍成傻逼,叶楚沐这货的掌控欲非常强烈。

他虽然和叶楚沐同为职业选手,并且在退役之后一起被NGP公司招揽,不过现在从事的部门不一样,他是统筹的执行CEO,而叶楚沐是游戏策划部的总监。

虽然从职位上看上去叶楚沐的地位要比他低,但实际上整个公司里面最受股东们重视的却是叶楚沐。

毕竟叶楚沐对于游戏的热爱与才华,远远高于他之上啊,白建军不无感慨,想当初叶楚沐在电竞圈中可是拥有一大票死忠的明星选手。不过没什么好嫉妒的,他也知道叶楚沐的能力,因此心服口服。

白建军还在那里运行自己的发散性思维呢,这时叶楚沐忽然开口问:“对了,既然投资商指名要见我,那你先把对方的来头给我说说,我好准备准备。”

“哦,”白建军回过神来,赶紧说,“对方是一个家族企业式的公司,叫做‘天霖畅游娱乐有限公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发展前景很好,据说还有黑道背景呢,这次天霖来的是他们的总裁,好像叫什么……好像叫游云来着?”

“噗!”

叶楚沐听见这个名字,一时没忍住,喷了白建军一脸唾沫星子。

白建军满天黑线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口水,有些纳闷,问:“你丫咋啦?怎么糊我一脸口水啊?”

叶楚沐淡定地从旁边一偷偷听八卦的妹子那里抽了一张面巾纸,擦擦自己的嘴,漠然地说:“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其实何止是惊讶啊,这都要变惊吓了好不好?

叶楚沐的内心进行着天人交战,好吧,他承认,他良心未泯,心存善念有情有义心地善良狠不下心地——心虚了一把。

不过三秒钟之后他就果断把这点心虚一波带走,直接送回复活点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不准游云其实不记得他?叶楚沐如此宽慰着自己。

“对了,除了这个,这几天公司开了招聘会,又招了些新人来,你们策划部分了仨。”白建军以一脸“何弃疗”的表情看着神情变幻莫测的叶楚沐,开口把他拉回现实。

叶楚沐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麻烦的开始,数不清的操蛋事,正接踵而至。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下暴雨,电线在九点的时候被劈烂了,因此断更了....

这是补昨天的,今天要是爆RP,说不定还有三更——真的么?

☆、现实篇-2

叶楚沐现在很郁卒。

从小到大,他的人生基本上可以算作顺风顺水,没经历过过多大的挫折与困难。就算是当初叶楚沐他大学时暂时抛弃学业停学去当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时,他的父母也没有极力反对,反而表示了理解和支持。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叶楚沐对于某些突发情况的适应力不足的性格。

叶楚沐这个人很奇怪,对于他感兴趣的,他在其上所表露出来的才华叫人惊叹,但对于他完全不擅长的,他整个人就会完全白痴化。

让他去打游戏,不管是Dota类的战略游戏,亦或者是DNF类的动作游戏,他都能打得有模有样,对于游戏的策划也令人叹服,就算是打架,不论是单挑还是群殴他也一样照打不误……但是如果让叶楚沐去面对自己完全不擅长的东西,他绝壁立马萎掉。

就像现在这样——

叶楚沐理了理自己的衣领,稍微有些局促不安,不过却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的郁闷。

他穿着一身卡其色的休闲西装,内里的衬衫是黑色的,底下是同色的西裤,没有打领带,一副标准的休闲扮相。

此时,他正坐在一间咖啡厅里面,对面坐着的正是一脸恍惚地望着他的游云。见到此情此景,叶楚沐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句操蛋。

谈个毛线啊?叶楚沐在内心不停地卧槽卧槽,当他从白建军那里得到要和游云见一面的消息后,他便有着不详的预感,现在,预感成真了。

现实中游云看起来倒是比梦境里面更加瘦削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叶楚沐的原因。

当叶楚沐刚一走进咖啡厅时,他瞥见游云一见他便骤然晃神的表情,顿时感觉没对。

——他和游云在现实中并不认识,现在游云出现这种情况,很明显是因为他记得自己。

卧槽!叶楚沐再次卧了一次槽,果然装逼被雷劈啊,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挠墙的冲动,叫他装逼!叫他当初在都市位面的梦境里面装影帝,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白建军在他来跟游云赴约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一定要拿下NGP和天霖的合同,现在可好,他一见到游云就心里发虚,这还怎么谈生意,怎么把合同拿下?

难道要他自己上去让游云潜了,卖身求合同吗?叶楚沐真心想挠墙。

“咳咳,”叶楚沐咳了两声,把因为看到他而开始神游天外的游云唤回现实,他将手平放在咖啡厅的桌面上,底下按着一些准备好的,关于《梦境》的资料,“游云先生,我们可以开始谈了么?”

“……哦,那开始吧。”游云被叶楚沐这一喊才重归地球。

“本公司NGP游戏公司是专职网络游戏开发的电子娱乐公司,同时也有同其他企业合作开展一些大型的电子竞技赛事……”

“我们的游戏理念的‘通过游戏更真实地触碰心灵’,专注游戏的剧情……”

“……而《梦境》作为本公司这一季的主打游戏,虽然目前尚在开发之中,不过大体的结构假设已经准备完毕,受到了业内众多专业人士的好评,作为游戏的策划总监,我相信……”

游云静静地听着叶楚沐向他阐述NGP游戏公司的优点与对《梦境》的自信,但是实际上游云本人却是没有听进去多少。

他对游戏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天霖和NGP合作的事情也是由帮内的专业人士负责,他来洽谈,只是单纯地想见一见叶楚沐而已。

梦境太过真实,真实地让他发现自己不论如何也忘不了那个叫叶楚沐的青年。每次一想起那个人,他的心里就闷闷地,无法道清一切想念,只是悲伤万分。

怀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游云在NGP游戏公司的职员表上看见同样叫“叶楚沐”这个名字的人后,便冲动地跑过来想见他一面。

当对方答应洽谈之后,他却又有些后悔,因为不论对方是不是叫叶楚沐,亦或者和那个人有多像,对方始终不是他。

但是当游云见到叶楚沐之后,他的神情一怔,当看到那张朝思暮想了千百遍的脸之后,游云才意识到,他就是叶楚沐!

就算容颜改变,就算记忆不见,有些东西,却是永远存在的。

他就是叶楚沐。

游云这么直觉着,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游云,真相帝了。

洽谈的具体内容已经不重要了。

叶楚沐在洽谈时到底跟游云说了多少夸赞NGP,力捧《梦境》的话,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自己口干舌燥地叽歪了很久,差点没把舌头咬掉。因此在他说了数个小时之后,游云轻飘飘地甩给他一句“同意合作”时,他真心有种想和游云同归于尽的冲动!

要不是顾及着合作,叶楚沐说不定就送了游云一记大招。

他跟游云谈完之后,时间已经临近傍晚,婉拒了游云提出的晚餐邀请之后,叶楚沐累死累活地叫了辆出租车滚回家去。虽然他已经给阮昧办理了寄宿制私立初中的入学申请,但是现在还没有开学,阮昧还蹲在他家里等待喂食。

叶楚沐上了出租车,没有留意到在他的身后,一直尾随而至的人也跟着叫了一辆出租车。

于化寒一脸阴郁地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声跟上前面的车子之后,便直接坐到副驾上,死死地盯着那辆离去的车子。

叶楚沐……他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让他辗转反侧,求而不得的人的名字。

——其实叶楚沐在经历科幻位面的梦境世界时,有一点忽略了,那就是其实……他和于化寒是认识的,只不过这个认识,是于化寒单方面的认识。

叶楚沐这人除了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事物立马萎这个特点之外,还有一个同样让人蛋疼的特性,那就是——这货不关注和自己无关的事物。

虽然他的移动野生Boss传说在NGP游戏公司里广为流传,但是实际上,整个NGP游戏公司里面,除了策划部的一帮二逼和白建军,以及几个公司高层和高管之外,叶楚沐基本上都不认识。

因此他一直没有注意过,其实于化寒和他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只是对方在距离策划部有基本上整栋写字楼横长平方加上纵长平方再开一个根号,也就是对角线距离的营销部工作。

他更加不会知道……其实他跟于化寒之间的渊源是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那么久远的。

只是他,一直没有注意到于化寒而已……而已。

他其实一直都没注意过我吧?于化寒握紧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就算有印象,也都是厌恶的吧……不管是现实,还是在梦里。

于化寒不由自主地苦笑,果然,就连梦里,叶楚沐也不愿给他一点好脸色看。

不过就算是叶楚沐厌恶自己,于化寒也不会放手。

他一脸阴沉地想着,叶楚沐这个人终究会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他已经这样想,想了快十年了。

“喂,小伙子,你是不是要去追捕前面的人?”这时,忽然旁边驾驶位上的司机大叔开口了,“你是个便衣?前面的车子里是个罪犯?贩毒的还是走私的,啊,我想到了,一定是出来嫖的高官吧?哟,同志辛苦了,一切抱在咱哥们儿身上,保准给您跟严实了!”

他话音刚落,立马猛踩油门,风驰电掣地顺着叶楚沐搭乘的出租车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于化寒:“……”

每一个上辈子都是FBI的出租车司机,你,伤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看来是奢望....我争取二更吧!

(其实如果上一章不算补昨天的,也是三更......)

☆、现实篇-3

叶楚沐从出租车上走了出来,径直转回了自己的公寓里。

于化寒安静地呆在叶楚沐所住公寓的楼下,一言不发地看着对方走进了公寓的大门,想象着叶楚沐打着哈欠地迈进电梯,最后走到居所前,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接着开灯,然后一步步走向窗台,“刷”地一声拉开窗帘,让那个令于化寒铭刻在心的身影在黄昏的映射下显露出来。

他这样目送着叶楚沐安全回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自从来到NGP游戏公司工作,并有幸得知叶楚沐也在这间公司里之后,基本上每天他都会偷偷地跟着叶楚沐,目送着他平安归家。

虽然觉得这样很没出息,但于化寒不得不承认,或许自己不出现在叶楚沐的面前比出现要好得多。

他和叶楚沐的渊源自学生时代开始。

那时的于化寒是高三的复读生——他小学入学时直接跳过了学前班,因此就年龄上和那一届的高三一样——那一年,叶楚沐也在那个班上。

由于于化寒是复读生,一心埋头苦读,所以当年叶楚沐基本上没和他说过两句话,即使有点印象,现在也全忘完了。

叶楚沐这人的脑子很好,学习成绩也完全是学神节奏,每一次考试,基本上都是班上前列,而不论于化寒怎么追赶,颇为耐人寻味的是,他每次的排名,都在叶楚沐之下。

于化寒从骨子里就是个偏执傲气的人,因此当年的他总是在心中默默地鼓励自己要追上叶楚沐,但是事与愿违,他的野心直到毕业也未能成功。

他始终无法忘记,当初临近高考时,他一时脑抽,怒气冲冲地跑到叶楚沐面前质问他为什么每一次都考得比他好时,叶楚沐所说的话。

“你这人怎么那么矫情啊?自己不努力还赖别人,”他记得叶楚沐当年说的每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记得他的表情,那么地嘲讽和厌恶,“还有,你谁啊你?我认识你吗?”

于化寒在听完叶楚沐的回答之后就后悔了,是啊,自己确实矫情,实力不够就是实力不够,凭什么要赖别人?

虽然如此,但是于化寒却难以自制地想着,要是自己实力够了呢?是不是自己再努力一点,叶楚沐就会正眼看自己一下,并且不会忘记自己?

渐渐的,这种执念也便成了他内心的一种偏执,偏执地想要得到叶楚沐的认同。

在梦境的世界中,这种偏执表露无遗,但可惜的是,他的偏执产生了反效果,非但没有让叶楚沐认同自己,反倒让叶楚沐记住了他——虽然这种记住完全是负面的。

高考完后,他报了同叶楚沐一样学校,但却是不同的专业。

于化寒没敢再直接地出现在叶楚沐的面前,引起对方的厌恶,只能偷偷地在暗处,像个**一样地窥伺着,觊觎着。

他看着叶楚沐在大学里混得风生水起;看着叶楚沐休学去做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看着他的人生轨迹开始偏转,就这么像是自虐一样地看着他同自己渐行渐远。

至于这份偏执是什么时候变质的,于化寒自己也说不上来。他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了,但是这种**他不否认,如果他变成一个**就可以得到叶楚沐,那他愿意。

不过……希望他可以快一点得到叶楚沐吧,于化寒默默地想着,他发现自己的偏执在越发严重,他不想这样,他害怕有一天他会忍不住绑架了叶楚沐,把叶楚沐关在自己的屋子里,让他永远都只能看着自己——那样无疑会伤害到叶楚沐的,于化寒不想如此。

他在叶楚沐家的楼下又呆了好些会儿,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

——而叶楚沐呢?

他回家之后,没有看见阮昧,正纳闷地四处找着呢,等他拉开窗帘,挪到阳台上后,才发现阮昧正聚精会神地蹲在地上看着某人拿着一个罗盘在那里转啊转的。

叶楚沐脸色一沉,不看那位某人是谁都知道对方的来头了——他之前嘱咐过阮昧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而他家里的门钥匙只有三把,一把在他自己手里,一把给了申沉保管,避免自己因为没带钥匙而不幸被锁在门外,而申沉是显然不会闲得蛋疼地跑到他家里来玩罗盘的。

不过另一个有钥匙的人可能有那么大的闲心。

“全机子,你这货跑我家里来玩什么罗盘,闲得蛋疼就去捉妖驱鬼看墓地啊。”叶楚沐一脸黑线地看着趴在地上玩罗盘的全机子。

“小沐沐你不懂,”全机子高深莫测地趴在地上,就好像电影《东成西就》里面那只香蕉芭乐的香肠唇蛤蟆人一样,“我在帮你占卜运势,逢凶化吉在所不辞——对了你啥时候骗了个童养媳回来啊?你不是纯天然无化学残留的基佬吗?”

“……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去!吃你的肯德基去吧!”这简直就是交友不慎的典范!

全机子一听叶楚沐想赶人,赶紧出声制止:“慢慢慢!我是真的在为你窥探天机啊!前些天贫道夜观天象,发现北斗星……”

“有话直说,你又算出什么东西出来了?”叶楚沐按耐住想赶人的冲动,耐着性子问。

“贫道直说,道友,最近你血光之灾比较多啊!”全机子依旧维持着在地上装蛤蟆的姿势,倒是阮昧先从地上一咕噜地爬了起来,跑在叶楚沐身后猫着,坚定自己始终站在叶楚沐这边的立场。

叶楚沐深深地看了全机子一眼,忽然出声问了一个和现在的状况毫不相干的问题:“现在几点了?”

“大概晚上八点多吧,怎么,你要请我吃饭?还是亲自下厨做给我吃?”全机子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你住东城,那应该能在午夜之前赶回家吧?”

“呃,咋啦?”

“……现在,有多远给老子赶紧滚多远玩儿蛋去!”

去你妈的血光之灾,怎么还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其实应该算作三更的www

☆、现实篇-4

虽然觉得全机子各种神烦,但是有一点叶楚沐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货的乌鸦嘴万分灵验,就算他在心里不停地挠墙,把全机子揍得死去活来,也不可能无视对方所说的话。

难道真的最近要倒霉吗?叶楚沐纠结了,好吧,他自己也有自己这段时间要倒血霉的预感。

自梦境回来之后,叶楚沐觉得自己的运势一直在走下坡路——或者说,自他和阮昧认识起,他就没有一天幸运过。

虽说叶楚沐嘴上说着要全机子有多远滚多远,但实际上他这人就是有点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是所谓的有那么一咪咪的“傲娇”。

叶楚沐最终还是没忍下心将全机子赶出家门。

——顺带一提,叶楚沐还亲自下厨给全机子和阮昧喂食,他虽然不喜欢做饭,但事实上厨艺还算不赖。

全机子坐在餐桌上,一边啃着一根水煮玉米,一边搅合着自己面前的稀饭,叶楚沐看着他那副小学没毕业的脑残儿童样,忍不住暗骂一句傻逼。

“小沐沐我跟你说啊,”全机子嘴里叼着玉米,含糊不清地开口,“你别不信贫道的话啊,道友的血光之灾最近真的比较多啊!而且大灾大难,要是一个不小心没处理好,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的。”

叶楚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全机子这货不知道他自己一向说话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吗?他这是在诅咒还是在诅咒还是在诅咒?

阮昧趴在桌子上,也跟着起哄,凑上来补刀:“沐哥哥,我觉得全道长说的没错,我之前跟他一起拿罗盘占卜,算出来的就是你有血光之灾,并且伴随着生命危险呢!”

不过随后她又换作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有些宽慰地说:“不过没有关系,全道长已经算出来怎样给你化解这个血光之灾了!”

“那依道长所见,该如何化解本人的‘血光之灾’呢?”叶楚沐黑着脸问。

全机子拿着玉米啃了半天,啃得玉米渣滓嘣了一桌子之后,才慢慢悠悠地开口说:“这个嘛……”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叶楚沐,朝着叶楚沐比起右手,将大拇指和食指并拢,然后搓了搓——这意思大家都懂,那就是有钱好办事儿。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嘛!”全机子的表情严肃正经。

叶楚沐:“……”

叶楚沐把还没吃完饭的全机子直接踹出家门,让他自己求组队求回收去了。

虽然觉得血光之灾的说法让人蛋疼,但不论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

叶楚沐回到NGP游戏公司上班之后,便开始着手进行《梦境》的后续制作。在他进入梦境之前,策划部只是先将《梦境》的剧情设定设置完全,而现在,程序组的人也已经将《梦境》所运用的程序编程制作完毕,只剩下交由后期组进行组合润色的步奏了。

在后期组进行后期制作之时,叶楚沐所在的策划组也不能闲着,他们现在会暂时和宣传组拼团合并,进行游戏的初期宣传。

等到初期宣传完毕,后期组将游戏完全制作完毕之后,就开始最终宣传和游戏测试,并公开发放一些内测账号予以评测,检修游戏的中各种BUG,当内测结束之后就可以开始公测,进行正式运营。

并且身为策划总监的叶楚沐还要负责和后期组的人进行进一步的沟通,以应对《梦境》在后期制作中所遇见的各类突发问题。

这一天是周五,一大早,叶楚沐就来到了策划部打卡继续刷每天的日常。大概是因为临近周末的原因,策划部的众人都比较激动急躁,迫切地盼望着赶紧下班回家休假,整个部门里军心浮动,人心惶惶。

“喂喂,干什么呢?赶紧滚回去给老子工作,现在还没下班呢,”叶楚沐走到他的总监**宝座上朝着一帮子祈求赶紧下班的下属们狂吼,“谁要是敢做出一副想赶紧下班回老家结婚的样子,扰乱军心,小心我叫他加班直接加到星期一上班啊。”

一干员工听见叶楚沐这么说,赶紧老老实实地滚回位置上工作——不过他们到底是在工作还是在刷微博,刷QQ,各种刷,就不好评判了。

叶楚沐见众人总算是有点工作的样子了,才锤了锤自己的肩膀,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摸鱼。

道貌岸然、假装正经、假公徇私、不作死就会死……说的就是他。

他打开微博,一脸严肃正直地开始和微博上的真爱脑残粉们掐架玩儿了。

过了一会儿,忽然唐糖一脸狗腿谄媚地端着一杯茶滚了过来,她偷偷瞄了瞄叶楚沐的微博,发现这货居然在跟脑残掐架,而掐架的主题居然是脑残乱喷NGP公司以前出的网游。

这遣词遣句,这排比运用,这裴然文采!好高端好流弊,骂人不带一个脏字,而且还没有人参公鸡!好强悍的喷头!

多么爱岗敬业的总监啊!唐糖突然就觉得叶楚沐高端了——虽然如此,但他这还不是在上班时间偷懒刷微博吗?公司有这种不起良好带头作用的总监真的没问题吗?

叶楚沐和脑残互相对喷了半天,这才发现唐糖正偷偷摸摸地躲在他后面窥屏,他瞄了她一眼,如果眼神可以砍人的话,唐糖估计得怒送一血。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叶楚沐停下按键盘的手,终止了喷脑残的动作,然后问唐糖是不是有事找他。

“哦,那个,”唐糖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颇为尴尬,“白总前些时候不是说最近公司又招了一些新人吗?我们部门分了仨,我就好奇想问问,沐哥你知道那三个新来的同事是什么人不,什么时候来?”

“……你反射弧也太长了吧?”叶楚沐有些无语,如果要问的话,不是应该在白建军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就问了吗?

“嘿嘿。”唐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

叶楚沐见她这样也没说什么。

反正NGP游戏公司策划部就是一个奇葩聚集地,就唐糖这样的,还算比较正常的了。他想了想,耸了耸肩说:“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公司好像在扩大规模,你要是好奇的话,就去问问人事部的吧,招聘什么的都是他们在管。”

“哦,”唐糖点点头,忽然又说,“对了,之前打卡的时候我遇见白总了,他叫我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跟你说一声,今天晚上让你在老地方等他。”

“知道啦。”叶楚沐原本闲适的表情在听见“老地方”这个名词之后,瞬间变成一脸的不耐烦,也不知道这个老地方让他联想起了什么神烦的事情。

“……对了,沐哥,那个老地方是什么意思啊?”唐糖见叶楚沐这样,忽然好奇起来,整个人顿时精神了几分,显然是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叶楚沐面无表情地瞪了她一眼,拿着平板的声音说:“滚回去工作,不然加班扣工资了,大老爷们儿的事情,小姑娘家家的别插嘴。”

唐糖:“……”口胡,这是红果果的性别歧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第一更,待会儿还有二更www

——顺带一提,如果不出意外,这段时间都是每天二刷日常更新,偶尔爆发三更www

....容我改改错别字QAQ

☆、现实篇-5

姑且不论唐糖在心底如何地吐槽叶楚沐,反正叶楚沐在听见白建军要他在“老地方”等他之后,心中的卧槽不比唐糖少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更胜一筹。

“老地方”不是一个地名的代称,而是指一家叫“老地方”的酒吧。

这间酒吧是一间正常酒吧,并非叶楚沐偶尔去泡的Gay吧,而关于这间酒吧,叶楚沐想起来就是一脸的辛酸泪。

为什么说想起来就是一脸血呢?因为叶楚沐本人是这间酒吧的名人。

而且这个名人还是贬义的那种。

在叶楚沐还是个青葱骚年的时候,那一年他十九岁,刚刚从大学休学来到目前居住的C市,参加一次某Dota类游戏的线下业余联赛。

这个联赛号称该游戏的“训练营”,基本上每一年的联赛中都会有职业战队的教练过来在其中选择优秀的电竞人才,进行吸纳。因此虽然这个联赛只是业余赛,但每一年的参赛人数还是非常可观的——毕竟哪个玩儿游戏的游戏迷没做过当职业选手的美梦呢?

那一年的业余联赛,也是叶楚沐和白建军,以及全机子,第一次认识。

且说当年叶楚沐初出茅庐,虽然游戏打得有模有样,但做人方面真心有点蠢蛋——谁都是从小白走过来的,再深沉老练的人也有青葱的傻逼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