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地址:http://www.emmacn.com/xd/2012-02-23/1994.html

一、百年好合

腊月的北京城弥漫著一种干冷的气息,气温虽在回升但是却还是凉意森森的。

叶司域看著身边一言不发表情的严肃的陆颜朔,生怕他下一刻跳车逃跑。

“行了,宝贝,别那麽严肃。”叶司域搂著他的肩膀轻松的说,陆颜朔转过脑袋,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滚!”叶司域稍显尴尬的收回手,这个情况再逗下去,把人惹急了,这个春节自己恐怕是要自己一个人过了。

陆颜朔脑子里乱哄哄的,他都忘了自己是怎麽被叶司域骗上飞机的。

“没关系的,昭昭也在呢,大哥你也认识,二哥虽然不在,但是小妹回来了,小妹家的宝宝才这麽一点儿,特别好玩儿……”叶司域滔滔不绝的说著家里的事情,陆颜朔继续面无表情,却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叶司域,你给我闭嘴!”

没错,叶司域就是骗了他上飞机,然后回家见父母。

陆颜朔心里很忐忑,见过了叶家三个儿子,就算不见面他也猜得出来叶司域的父亲是个什麽样子,严肃的,一丝不苟的,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凉。

车子最后在一座四合院门前停下来,叶司域先下了车,绕到另一边给陆颜朔开门,“下车。”陆颜朔也想风度翩翩的出来,但是手脚完全不听使唤,叶司域笑了,一伸手握住他的手,“来,别怕。”

进了院门,正在玩耍的几个孩子看见叶司域进来,欢欢喜喜的喊了一声,“三叔!”叶司域笑著抱著扑过来的一个男孩儿,摸摸他的头,“奇奇长高啦~”叶明奇高兴的不得了,“那是昨儿爷爷还夸我了呢!”一边一个小一点儿嫩声嫩气的喊道,“还有我还有我,小易也长高了!”叶司域捏捏他的小胖脸,“是是,小易也高了,来,叫陆叔叔。”两个小鬼站好了,高声喊道,“陆叔叔好!”紧张的要命的陆颜朔露出个笑容,“你们好。”

“叔叔!”陆颜朔还没看清,自己的大腿就被个圆球抱住了,低下头,昭昭正仰著脖子笑眯眯的看著自己,陆颜朔稍稍松口气,抱起昭昭,心里才没有那麽紧张了。叶司域看著身边的人渐渐放松竟然是因为自己儿子,不禁有点儿不舒服,我路上哄了你半天了都比不上这小鬼一声叔叔,哼!

“三哥!愣著干什麽呢,快进屋冷死了!”叶司晴站在廊下喊道,远远地冲著陆颜朔摆手,“三嫂,快进屋!”

陆颜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这个……这个称呼他可以不接受麽?

“小妹,叶司晴,你们同年,”走到廊下,叶司域简短的介绍,末尾小声的跟陆颜朔说,“爸妈的意外。”

叶司晴倒是没介意他说什麽,一双眼睛就是离不开陆颜朔,叶司域不高兴了,“丫头,看看行了吧,别没完没了。”叶司晴也不恼,给陆颜朔开了门,“嫂子进。”

陆颜朔想象过一百种屋子里的场景,父亲正襟危坐,母亲陪坐在一旁,但是万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

茶几上放著盆和面板,年轻一点儿的女子!著皮,正在跟在包饺子的两位老人说著什麽,两个老人坐在沙发上,围著洗白的格子围裙,画面温馨得不得了。

“爸妈,三哥他们到了!”叶司晴先扑到老妈身边,示意她快看进来的陆颜朔,叶妈妈惊讶的抬头看了看,“哎呦,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嘛,你看我都没去接你。”叶首长大概是想摆出个威严的父亲形象,但是,眼镜片上沾上的面粉破坏了一切。

正在包饺子的战场被打扫干净了,叶妈妈也没时间去换那套专门为了见新媳妇准备的衣服,叶首长终於在小女儿的暗示下注意到了自己眼镜片上的面粉,叶二嫂上来了热茶,笑呵呵的让陆颜朔先暖一暖。

昭昭蹦到爷爷怀里撒娇去了,等人都坐定了,叶司域才开始介绍,“这是颜朔,你们知道的,这是我爸妈,二嫂。”陆颜朔伯父伯父加二嫂的一一问过好,尴尬又生涩,叶妈妈和蔼的开口,“别紧张,都是一家人,放松点儿。”转身一拍老头子,“你说句话,又装严肃。”再转过来,笑眯眯的跟陆颜朔说,“这老头喜欢吓人,没事儿,有妈给你撑腰。”

一声“妈”让陆颜朔愣住了,有些被认同的感动,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羞涩,“谢谢,妈。”叶妈妈听到称呼变了,简直乐开了花,把儿子挤到一边,拉著陆颜朔嘘寒问暖。叶司域无奈的给老妈让位,眼神瞥向逗孙子的爸爸,叶首长看都没看他。

“嫂子,吃水果。”叶小梅端著果盘进来,递给陆颜朔一个苹果,又是这个称呼,陆颜朔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昭昭深长小手,“姑姑,我也要。”

这边正说著话,那边门开了,一个男人探进头来,“老婆快点儿,孩子醒了。”叶小妹咬著苹果赶紧出去了,叶妈妈让二嫂跟去帮忙,昭昭不干了,“我要去看宝宝!”二嫂抱著昭昭一起出去了,叶妈妈忽然想起什麽,“司域,你过来,我有东西给你。”叶司域有些疑惑,起身的时候看了陆颜朔一眼,陆颜朔正慌张的看著他,他们这一走,屋里可就剩他跟叶首长了!叶司域安抚的拍拍他的肩。

这一拍并没有给陆颜朔带来多大的勇气,听见关门声就下意识的挺直脊背进入防御状态。叶首长也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我听说你是做设计工作的?”陆颜朔恭敬的回答,“嗯,是,入夥了朋友的工作室。”叶首长点点头,“嗯,不错,年轻人就该有自己的事业。”陆颜朔谦虚的说道,“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话题到此又陷入僵局,叶首长又咳了一声,“那个臭小子从小到大就喜欢跟我作对,我让他进军校去当兵,他偏偏就退役不干了,跟著他小叔瞎胡闹,啊,你见过安凛和若尘了是吧?”见陆颜朔点点头,叶首长微微叹了口气,“你们要是能跟他们一样,也挺好的,毕竟这麽多年除了你这混小子就没相中过别人。”陆颜朔笑了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叶司域混小子,感觉……好有意思。

叶首长又叹口气,摘下眼睛擦了擦,戴上之后在棉马甲内袋里面拿出个红包来,“给你的。”陆颜朔惊诧的很,连忙说“这,我,我不能说。”叶首长不理他的推拒,执意让他收著,“拿著,你第一年进门,应该的,当年你大嫂二嫂也都有。”陆颜朔脸红了,更有些激动,这是叶首长也承认了他麽?尽量克制著自己不要颤抖,陆颜朔伸出手,“谢谢伯父。”谁成想,手都已经触到红包了,叶首长却推开了,“红包都给你了,你就叫我这个。”陆颜朔愣了片刻,悟了,展颜一笑,“爸。”

晚上的时候,叶家终於人齐了,热热闹闹坐了一大桌,昭昭因为姑姑的宝宝霸占著自己的叔叔不撒手险些哭出来,叶司域被这一大家子的声音吵得头疼,转脸看见陆颜朔酡红的脸上满是笑容,心想头疼也值了。

热气腾腾的饺子上了桌,大嫂招呼颜朔多吃一点儿,二嫂把酒给他满上,陆颜朔从未有过如此刻感觉到的有关家这个词的温暖。下意识看向叶司域,才发现对方也在看他,陆颜朔端起酒杯轻轻碰了他的杯沿儿,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谢谢。”

新年的鞭炮声开启了清晨,叶司域先醒了过来,赶紧伸手盖住了陆颜朔的耳朵,没想到陆颜朔却醒了,眨眨眼看著给自己捂耳朵的男人,笑了笑,带著初醒的沙哑,“过年好。”叶司域笑著亲吻他的额头,回应他,“过年好。”

两个人随还不想起床,但是孩子们已经跑来敲门了,喊著陆叔叔快点儿出来。叶司域无奈的想老婆人气真高啊,一边又无奈的套上衣裤,把这些破坏没好气氛的坏孩子赶走。

陆颜朔在温暖的被窝里缩了缩,忽然想到,从此以后,都不再有一个人冰冷寂寞迎接新年的时候。

谢谢你,爱人。

二、家有儿女

两个人结婚五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叶司域成立了一家基金会送给陆颜朔做慈善。於是机缘巧合的,某次活动上一个五岁的女孩缠上了陆颜朔。

女孩是中法混血,爸爸是中国工程师,妈妈是个法国模特,双亲在一场车祸中双双离世,只留下这个叫veronica的孤女。

没多久,陆颜朔就正式办理了领养手续。

当然,叶司域是很不开心的,他不希望任何人分散陆颜朔对他的注意力。但是陆颜朔坚持,叶司域也没有办法。

陆颜朔知道他为女儿的事情吃错,但是,没想到得是乖巧的女儿刚进家门没多久就得到了叶老爸的万分宠爱。

叶司域为女儿起了中文名字:陆展婷。

好吧,我们今天的故事跟女儿还没有关系(读者:那你在罗唆什麽?)

故事是有关叶明昭小朋友的,十八岁的叶明昭小朋友。

某年,某月,某日。

“您好,叶先生。”穿著合体西服的微胖的半秃的典型的英式绅士(老绅士)在办公桌后面坐下,陆颜朔推推眼镜,纠正道,“是陆先生。”

“哦,”老绅士戴上自己的眼镜看了看手上的资料再次确认,“先生,我应该并没有您的预约才对。”

“您没有弄错,我是叶明昭的爸爸,是学校通知我过来的。”陆颜朔解释道,闹心的自我介绍,“很高兴见到您,我是陆颜朔,叶明昭的父亲。”

老绅士从镜片上面打量了他一下,“好吧,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叶明昭谈恋爱的事情。”陆颜朔笑了一下,“我儿子已经十八岁了,谈恋爱应该也不过分了,不知道为什麽惊动了学校。”

“这麽说好了,”老绅士斟酌了一下措辞,“您的儿子正跟以为同性谈恋爱。”

陆颜朔听完笑了,“这应该不是问题,贵国很多年前就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反对者可能一直存在,但我不觉得您是其中之一。”

老绅士有些急了,“您偶尔关心一下儿子行麽?或者您可以叫叶先生过来跟我谈一下,叶明昭的恋爱对象是D国皇室的王储,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们这种行为,或者说他们个人的事情,你已经成为一个国际问题了,没错,我的确不是反对者,但是,如此看来同***真的不能很好的教育孩子,我想你们的婚姻本身就是个错误。”

陆颜朔礼貌微笑的脸慢慢沈了下来,抿著唇推了推眼睛,沈声道,“这位……哦,华莱士先生,你要为你说话的负责,我跟我先生的婚姻及时没有法律效力,只要我们承认任何人没有否定的权利,您也一样,我儿子喜欢谁那是他的荣幸,他不喜欢就拒绝,只要我儿子还没有非法禁锢危害他人安全,您就不可以说他是错的。”陆颜朔说著整理了一下衣襟,微抬起下巴,“至於什麽皇室问题国际外交问题,让他们去死!”说完,陆颜朔站了起来,“谢谢您的咖啡。”

叶司域算著泡了茶等著陆颜朔见了儿子的老师回来喝下午茶。这些年,叶明昭无论是受表扬还是遭批评都是陆颜朔亲自去的学校。

“老爸~”躺在沙发上的陆展婷不耐烦的说,“我什麽才能吃樱桃乳酪?”叶司域拍拍女儿的头,“等你爸爸回来就能吃了,但是,叶小姐,麻烦你马上做好,如果你爸爸一进门看见你这样没有淑女形象的躺在沙发上,他一定会抓狂的。”陆展婷蜷著腿凑到老爸身边,“老爸~~爸爸越来越凶了,你说他是不是更年期了?”叶司域笑著弹了女儿额头一记,“不许说你爸爸坏话!”陆展婷不满的撅起嘴,“哼,爸爸还说你宠坏我了,你最宠的就是爸爸!没有之一!”

“!!”

巨大的开门声把父女俩吓了一跳,就见陆颜朔怒气冲冲的进来,后面跟著垂头丧气的叶明昭。

“陆展婷!叶大小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坐有坐相,你看看你现在成什麽样子,叶司域,你就看著她这样是吧?!”

叶老爸跟两个孩子互看了一眼,示意两个孩子回房间,陆展婷吐吐舌头跟哥哥昭昭手离开了客厅。

陆颜朔摘了眼睛用力摔在地上,还好地上铺了厚实的地毯,叶司域弯腰捡起来,笑眯眯的,“这是怎麽了?昭昭惹你生气了?”陆颜朔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都是你!”叶司域也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好脾气的搂著他坐下来,“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好不好?”陆颜朔愤恨的看著他,“都是你,我的昭昭,我的婷婷,都是好孩子,结果呢,无论哥哥妹妹都是越长越想你,性格像说话像做起事情来也是。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在跟D国的皇储谈恋爱?跟你一样不管不顾的!昭昭也就算了,婷婷也是,这样下去谁还敢娶她?”叶司域安抚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宝贝,我保证孩子们成长的很好,你看,昭昭已经能帮著若尘解决投资的问题,婷婷已经是最优秀的女孩子了,妈妈上次都夸奖她呢了。”

终於把老婆哄好了,叶司域叫出躲进房间里的女儿,“把你爸爸哄开心了给你买架新钢琴。”陆展婷欢欢喜喜的跑出来,搂著爸爸,甜甜的叫著,“爸爸~为什麽生气,是不是哥哥惹你生气了?”陆颜朔一看女儿的笑就没法儿生气了,捏捏她的脸颊,“听说有新钢琴就跑出来哄我了,之前怎麽不出来。”陆展婷靠在老爸肩上,“因为之前你的样子太吓人了嘛~”

叶司域拍拍父女俩,转身找儿子“贪心”去了。

叶明昭扯乱了校服,萎靡的靠在床头,看见老爸站在门边赶紧坐直了。爸爸气成那样,老爸一定会把他抽筋扒皮的。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自己犯错了。”叶司域走进来找了张椅子坐下,“说吧,你们那个不长眼睛的……什麽什麽老师说了什麽惹你爸爸生气了?”叶明昭也忘了害怕老爸了,好奇的问,“你怎麽知道老爸生气是因为别人说了什麽不是我做了什麽?”叶司域一笑,一想到这些年陆颜朔的做法他自己都觉得无奈,“你从小到大犯过多少次错,你跟别人打架,你爸爸说你是伸张正义,你偷学校的考试题,你爸爸非要说是学校看管不严,你黑进学校的电脑帮同学改成绩,你爸爸说天才就要有用武之地。”一一细数过来,叶司域笑了,刚刚某人还说他宠坏了孩子,这麽想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宠坏了孩子。

叶明昭跟老爸都是一脸的回味,好像还真是这样啊。

“说吧,到底是怎麽回事儿?”叶司域又问了一遍,叶明昭想了想之前在华莱士先生的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爸爸一开始的态度是很好的,但是那个老家夥说你跟爸爸的婚姻本身就是个错误。然后爸爸就发飙了。”叶司域笑得一脸意味深长,“嗯,他也就因为这个生气,你十岁的时候他还因为那个老师的言辞出手打人。”叶明昭也笑了,“爸爸最在乎就是你了,你美了?”叶司域皱著眉敲了敲他脑袋,“没大没小。”叶明昭奸笑著凑近老爸,“想不想知道爸爸说了什麽?”叶司域眯起眼睛看他,“什麽条件?”叶明昭一打响指,“老爸英明,条件就是让我回家住几个月吧,英国实在是太无聊了。”叶司域点头,“成交!”叶明昭咳了几声,学著陆颜朔微抬下巴的样子把陆颜朔的话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遍。

“别说,学得还挺像。”叶司域笑得十分开怀,然后口气一转,“你那个小恋人是怎麽回事?”叶明昭似乎十分不在意,“就那麽回事儿呗。”叶司域卷起桌上的杂志,猛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别说没用的!”叶明昭揉著脑袋,埋怨的看了眼老爸,还是老实的回答,“老爸,我知道应该怎麽处理,你跟爸爸放心好了。”叶司域起身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行,老爸相信你。”

跟儿子谈过了,叶司域又会客厅找老婆。却只看见陆颜朔一个人在沙发上坐著,垂著头,转著无名指上的戒指。

“婷婷怎麽没陪著你?”叶司域坐下问,陆颜朔笑笑回答,“她说英国的东西太难吃,自己去厨房做东西了。”叶司域搂著他的肩膀叹息,“婷婷那麽好的厨艺,我跟昭昭也只能借你的光才能偶尔尝尝,你今天可是吓到两个孩子了。”陆颜朔挑眉,“是麽?我以为他们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呢?”叶司域搂著他的肩膀轻摇,“孩子们都很在乎你这个爸爸,才会害怕你不开心,他们都是好孩子,不要担心了好麽?”陆颜朔深深叹口气,“不知道什麽时候孩子才能长大,才不用这麽操心费力。”叶司域笑著吻著他的额角,“你是他们的爸爸啊。”

“嗨,爸爸们,开饭啦~~”

女儿的声音从餐厅传来,叶司域高声应道,“知道了,辛苦了,亲爱的。”陆颜朔舒了口气,向伸出手,“走吧,先生。”

三、家有儿女2

某年某月某天。

蓝天碧海白沙滩,椰风吹拂的的海面波浪滚滚,毫无疑问,这是个风景宜人的小岛。

海滩不远处的礼堂装饰一新,鲜花锦簇。

叶司域看著站在窗边的身影无奈的笑了,走过去搂著他的腰问,“怎麽了?从昨晚开始就不开心,大喜的日子开心一点儿,嗯?”陆颜朔面部紧绷,听了他的话,叹口气,“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就这麽给别人了,我不甘心!”叶司域就知道他是这麽想的,“别关系啊,婷婷嫁了人还是会回家来的麽,你要是觉得家里的人少了,我们让昭昭马上娶一个回来好不好?然后生一群小孩子让他们来陪著你好不好?”被他这麽一说陆颜朔更不高兴了,“婷婷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只有那麽一点儿,我教她琴,看著她长大,她闯了祸我去见她的老师,她……那小子凭什麽出现几年就要娶走我的女儿啊!”陆颜朔气愤的说著,叶司域笑著说,“女婿进门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狠狠的打过他一顿了麽?婷婷还因为这件事跟你生气。”陆颜朔恨恨的说,“怪不得说生女外向,养了她这麽多年都白养了,别人说几句话就开开心心的答应嫁人了。不行,我要跟他们说,这婚事我不同意。”陆颜朔说完转身就走,叶司域忙拉住他,“别闹了,婚礼马上就举行了,你说不同意大小姐一定当场私奔,你不是连女儿也不要了吧?”陆颜朔甩开他的手,“她敢?”说著又转身出去。

“啊,老爸,亲家哥哥说……咦?爸爸你去哪儿?”叶明昭开了门就看见爸爸气冲冲的要出门,叶司域忙喊,“儿子,拉住你爸爸,他要悔婚!”叶明昭一愣,一把把陆颜朔抱住了,“爸爸,不行啊,老爸他这麽一把年纪了,你不要他了,就没人会要他了!”

诶?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叶司域两步走过去,猛敲儿子的后脑,“胡说什麽呢?你爸爸说不同意婷婷的婚事了!”叶明昭一听,忙把门关上,“爸爸你千万不要这麽想啊,妹妹会生气的!”陆颜朔一把推开抱著自己的儿子,愤懑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叶明昭看看老爸,“爹,爸爸是怎了,突然说不同意?”叶司域无奈的说,“因为忽然舍不得了嘛!”陆颜朔一听忽然大声说,“那个没良心的女儿,我才不会舍不得她!”叶家父子相视一笑,早就习惯了他的口是心非了。

“行了,爸爸,”叶明昭俯下身,亲昵的搂著他的肩膀,“妹妹永远都是你的女儿,就算那个臭小子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嗯?好啦好啦,妹妹已经化好妆了,我们去看看?”陆颜朔长舒一口气,“走吧。”叶明昭亲亲热热的搂著爸爸的肩膀向外面走,叶司域眯起眼睛看著儿子,“臭小子,有两下子啊。”叶明昭马上收回手臂,干笑了两声,“嘿嘿,老爸,不要因为这一点儿小事儿吃醋吧。”叶司域哼了一声拉著陆颜朔的手出去了。

陆展婷站起身让造型师摆弄裙摆和头纱,正照著镜子,就看见镜中进来的两个爸爸和哥哥。

“爸爸,你看我漂亮吗?”

女儿绽放的是最美最幸福的笑容,陆颜朔刚刚的气愤立刻就烟消云散了,轻轻抱了抱女儿,“宝贝,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陆展婷抱著爸爸不放,心里知道爸爸的不舍得,也难过起来。

叶司域看著父女俩抱得难分难舍,心里也有些动容,走过去抱著他们两个,“行了啊,大好的日子,弄得这麽伤感。”叶明昭也凑过来,“以后我们还是一年拍一张全家福,婷婷你要加油,争取我们家的照片上每年都多一个好不好?”陆展婷擦擦眼角,捶了哥哥一下,“乱说什麽啊,讨厌!”陆颜朔也笑了,叹了口气,抬起女儿的脸,“好了,不伤感了,小心妆花了就不美了。”陆展婷笑笑,“嗯,爸爸你也是。”

“啊,打扰一下,礼堂和宴会厅已经安排好了,”夏朗敲了敲门进来,“老板你要不要去看看?”叶司域点点头,“我们马上出去。”

陆展婷提著裙子转了一圈,“夏叔叔,你看我漂亮麽?”夏朗微笑回答,“我们婷婷是最美的女孩子。”陆颜朔刮刮女儿的鼻子,“就爱听人夸奖。”说完又转向夏朗,“走吧,对了,你过来了,韩宇呢,放他一个人不怕他闯祸啊?”夏朗笑得很神秘,“不会,他不敢。”

宴会厅已经来了很多人,叶家大小姐的婚礼谁敢不给面子,先不说两个老爸,光是叶大小姐的脾气都够受的了。

“哥!”

“大嫂~”

“颜朔哥~”

陆颜朔刚踏进宴会厅就受到来自四处的问候声,叶司域瞬间觉得自己都没有存在感乐,叶明昭当然知道老爸在想什麽,悄声说,“爹,不要郁闷了,爸爸这麽受欢迎是因为大家知道讨好爸爸就等於讨好你。”

“哥,苏老师马上到了,你家大小姐说如果晚了决不轻饶!”颜晞有模有样学著陆展婷说话的样子,陆颜朔也笑了,小齐凑过来,“大嫂,怎麽你感觉好累啊?”叶明昭走过来,说道,“还不是因为妹妹要出嫁,爸爸不舍得麽。”景天点头,“我也很不舍得,养了这麽多年的女儿一下子变成别人的了。”景天的想法与陆颜朔如出一辙,叶司域为了不让他又一分起来,忙拉著他去看礼堂。

时间到了,晚到的苏老师也及时赶到了。

陆颜朔站在红毯的一头,身边是挽著自己的一脸幸福的女儿,一会儿他就把女儿亲手交给别人了呢。

舍不得……

到了新娘入场的时候,父亲带著女儿一步步走上红毯,即将把女儿的手交付出去的时候,陆颜朔犹豫了,这个人会对女儿好的吧?

一边看著的宾客包括叶司域都屏住呼吸了,陆颜朔疼女儿是出了名的,这会儿不是不想嫁了吧?婆家人也紧张起来,新郎看著这个曾经差点儿把自己打死的岳父也有些琢磨不透她接下来想做什麽。

唉!

陆颜朔叹口气,终於把女儿的手交到新女婿的手中。

下面爆出热烈的掌声。

礼堂的仪式结束,宾客们移步到宴会厅,景天充当婚礼司仪好生为难新郎,他可是跟他颜朔哥一样不舍得宝贝展婷出嫁啊!

“以后婷婷有了女儿要告诉她一定不要过分的疼爱,不然出嫁的时候一定心疼死了。”韩宇一边喝酒一边感慨,夏朗抢过酒杯,“婷婷不是你女儿你都宠著,自己的女儿怎麽能不宠著呢?”

陆颜朔一直看著台上忽然鼻子一酸,喃喃道,“养了这麽多年……一转眼就长这麽大了……就这麽嫁人了……”叶司域拥著他的肩膀,轻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在呢,嗯?不就是女儿嫁出去了又不是不回来了。”陆颜朔心里正难受,“都怪你,都怪你,你偷偷瞒著我先答应那丫头的婚事……”叶司域拍著他的背,“对对,都怪我都怪我……”叶明昭站起来走到两个爸爸身后搂住两个人的肩膀,“我亲爱的爸爸们,别这样了,一会儿妹妹过来也要跟著哭了,乖啦,爸爸。”陆颜朔吸吸鼻子擦擦眼睛,“好,没事啦。咦?都看著我干什麽,吃东西啊?”

一桌子的人这才收回目光,心里却在暗爽,陆颜朔诶?无异於鳄鱼的眼泪啊!!!!

一对新人在蓝天碧海面前接受了亲友们的祝福,幸福的踏上了蜜月的旅程。

陆颜朔哀声叹气的看著远方,瞬间觉得自己苍老了好多岁,叶司域握住他的手,“我们也去蜜月吧,好不?”陆颜朔轻轻叹气,“还是等昭昭也有著落了再说吧。真是的,没一个省心的!”

“呜……”

“颜朔,醒醒,怎麽了?做恶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