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走在路上,前面是描了彩虹形状的桥梁,和害羞地躲了一半脸在水里却目光炽热的傍晚夕阳。

      在车往人来彼此平行擦肩的**氛围里,欧阳突然想起一个人,像这时的夕阳一样红彤彤的脸,总是不服输或者很自大地和人争执闹腾,黝黑的皮肤藏不住那一抹抹年轻的味道,同样犹如这夕阳的热烈。

      那张并不算很熟的脸,在欧阳的心底,因这突然而来的印象呼呼地就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小子。这样想着,欧阳就旁若无人地自顾笑起来。

      三年之前,欧阳从国外回来做短时度假,在好友路童童的生日派对上第一次见到镭。那是一个非常显眼的少年,虽然在众人之中,他的长相比不过当时纵横整个十一中的路童童漂亮,也无步小美那般的俊逸。然而却有一种不假修饰的年少不羁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带着要将人灼烧的炙热。

      欧阳就想起了SD里的樱木,不管在任何地方,他们都一样总是耀眼夺目。

      那时欧阳就笑了,优雅地端起倒映着那晚月色的透明高脚杯,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眼神却一刻没有离开过在对面角落里和人嬉闹的那人。

      欧阳并不喜欢男生。所以他对他,当时也顶多只能算是有兴趣而已。

      欧阳家和路家,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两个家族,相互之间不论从商业还是私底下一直都保持着友好往来。

      欧阳与路童童步小美三人自很小便滚在一起,从小竹马青梅难离形影。此后某年,十二岁的欧阳在家里的安排下告别两人独自一人去了多伦多,再次归来时已经是五年以后。这个时候的路童童与步小美两人之间,已经发展到朋友以外的关系。

      三人虽是儿时好友,数年再见的欧阳却仍有了难以再融入二人之间的感觉。不过三人里,最为优雅最有大家少爷气的,却非欧阳莫属。

      路童童爱好流连各色美女美少年之间,步小美更像个街头小混混,欧阳却从任何一处的言谈举止里透露出那种浑然天成的上流少爷气息,甫一回国,就有无数大家小姐小家碧玉争先恐后地向他自投怀抱。

      只是欧阳家的少爷都笑了去,以"现在忙于学业,多谢各位姑娘厚爱。"为理由,从容淡然地将所有人拒之门外。

      从始至终,从未有人将真正的欧阳看透过,也从未有人曾跨进过那一道通往黄金岛的雍容门槛。

      而他再次见到多年未见的好友时,他们中间又多了那一个被人叫做镭的少年。年轻的脸,和张狂的眼神,扫过每个人视线的炙热,如那个夏天里的熊熊火焰,让将近四十度的温度,在心底变得滚烫而汹涌。

      欧阳放下酒杯,然后看到那人朝他走了过来。

      他搂住了他的肩膀,大方地邀请他加入他们之中。

      "一个人喝酒多闷。"他说。

      他不知道欧阳是谁,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在镭的人生观价值观里,只有朋友和非朋友的人。没有有钱人和穷人的分别。

      所以他不在意那之中某些知**的视线与废话,路童童的众多客人里,也分为不同的圈子。各自为了不同的目的而来到这样一个豪奢的宴会,各自做着想要做的事情。

      而镭所在的那一堆人,他们轻狂而热情,为朋友的生日而来,从不存在利害与价值。

      欧阳本不喜欢太为狂野的场面,可是面对这人的时候,竟不知道该找怎样的借口去拒绝。于是他仍旧优雅地点了头,在许多人惊讶的目光里走向那些年轻的面孔。在镭依然搂在他肩上对他兴高采烈地说着那些在他眼里无关紧要的话时,一瞬间却有了真实的错觉。

      如果自己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和他们一样。十八九岁本该潇洒不羁,盲目却真切。然而自己的十八九岁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被安排好。

      无从选择,没有退路。

      那一晚那人喝得烂醉,欧阳离开的时候却依旧优雅自如,丝毫看不出一丝醉意。事实上他也陪着喝了很多酒,无奈天生酒量过人,放倒许多人后,才有人暗叹他千杯不倒的气度。

      他没有向主人告别,路童童此刻不知道匿迹到哪里去了,连并步小美也一同消失。

      他笑笑,果然时间从来不等人,恍惚之间,就什么都变了。

      准备开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庞然大物撞向车窗,然后就攸攸地顺着玻璃滑了下去。

      欧阳皱着眉头从另外一边开门下去,绕过去看到那个点燃烈火的少年,倚着他的车轮呼呼大睡。

      蠢货。他在心底念。笑容却不自觉地浮现在了脸上。不是平日那种醉倒众生的面具般的笑容,有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沉溺感觉。

      他拍拍他的脸,没有任何反应。于是连拖带拽地将他搬到车上,发动了车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人的地址。甚至除了他的称谓之外,对他一无所知。

      他转过脸去,他正在醉了的梦里睡得香甜。脸是十分年轻而好看的脸,在街灯下微微张着的薄薄的嘴唇,呼吸着某种不该出现的**。

      混乱了车窗内的空气。

      "小纯,你好傻哦。"他在自己的梦里,梦到他最喜欢的女生。他的话,却吓到了坐在一旁的人。

      欧阳纯。小纯。还有多少人这样叫他。

      有多久,不再有人这样亲昵地唤过他了。

      欧阳的心里,就突然地升腾起一阵甜腻和柔软,然后朝那还在梦里开心无比的人俯下了脸去。

      男生的唇,不同于女孩子的润滑,却有着另一种细腻感,和着酒的味道,一并窜入了欧阳的嘴里。

      他突然不想放开他,看他微微挣扎着喘气却仍不醒来,想就这样吻着他让他窒息而死算了。

      【二】

      此后三年,欧阳再次回到这个城市,终于还是有了不再属于自己的感觉。十九岁第一次回来的时候,那时还只是觉得有些陌生,却没有现在这样强烈的孤立感。

      路童童和步小美的交往,早已经变得光明正大,两家的家长连同整个商界娱乐界都早把对这两人的不同关注放了下来。

      现在他们的新宠,是这个即将回国定居的欧阳家族的少爷。比女人更美丽的面孔,比谁都雍容的气质,堪比金山的家业,和从无任何八卦的历史。

      其中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他们追逐他很久。

      欧阳停好车,慢慢地踱到江边,彩虹的桥梁,在不远的地方招摇。记得欧阳纯的人,还有几个呢,所有人都记得的,只有那个出生在有钱人家的少爷,潇洒而多金,俊美而淡定。

      而这个人,却不是真正的欧阳。

      真正的自己,早在还是孩子的那时,就已经被所谓的家族责任禁锢起来,从此没人再看得到。

      欧阳穿着短袖的衬衣,没有扣上扣子,露出里边白色的紧身体恤和白色皮肤。戴了墨镜,换了与平日不同的发型,而那张脸还是遮不住地性感而致命。

      不过这个带着海边风情的人,此刻没有人发现他就是那个从来都着装得很正式的欧阳少爷,没有人见过他这样的装扮,也无人见过他除了高贵以外的任何气度。

      夕阳逐渐消沉,慢慢地连最后一点嫣红也被地平线收了回去。江边没有变得寂静,反而更加热闹,人群出现,走走停停,互相嬉玩,场面热闹,画面有着那个人身上的颜色。

      当天晚上为迎接欧阳纯正式归来而开的派对,却唯独少了主角。不过在路童童的带头下,一群人仍旧闹得尽兴。

      这个世界少了谁不是一样在继续,任何事情只是在开始与结束的时候为它找一个适合的理由,不在乎过程,更不在乎谁该如何的问题。

      欧阳回去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第二次偶遇。如果当时他听过第一次是偶然,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是命中注定这样的说法的话,估计他宁愿选择一辈子都不要再遇到那个人。

      □□□¤□自¤由¤自¤在□¤□□□

      夜色里有清凉的触觉,这是一个繁华并且干净的城市,永远不需要去计较它的污染指数又达到了多少要怎样去将那些漏洞补好。

      就和人一样。如果做得到完美无缺,就不用去在意该怎样改正怎样变得更加引人入胜。

      不过这样的完美,却不是无心插柳,而是有意为之。

      然后那个人就跌跌撞撞地冲上了马路,在欧阳愤怒并颇有些担心的刹车声里倒在了车的前车盖上。

      欧阳的第一反映是想起三年起做过相似的事情的人,第二个反应在他下车看清楚那人的样子时,愣愣地立在当场好久。以至于被挡在后边的车里的人都以为他撞死了人。

      所有人看到他将那个一动不动的高大物体搬上了车,都以为他想毁尸灭迹,并有人记住了他的车牌号,同时考虑要不要报警。

      他把他扔上副手位,然后不再看他,三年前的事情,已经不准备再发生第二次。让自己失控的人,从来不需要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可是这个小子,难道又要如三年前一样,重新将他扔到大街上?

      这样想着,不知道那一次他在街上醒来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表情。欧阳便又微微笑了起来。

      不管怎样,都一定非常地有趣。

      他终于还是没有忍心再次将他扔出去,把这个比自己高大地物体扛进了家里,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将他拖进浴室,拔光他的衣服,塞进浴缸,洗去这人一身的酒味。

      镭的额头上冒起了个包,估计是重重倒在车上时被撞的。当时欧阳在车里还感觉到他撞上金属盖时的力度,喝的大醉的人自己却毫无知觉。

      像他这样喝酒,喝醉了又自己一个人跑去撞车的笨蛋,竟然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被车给撞死,真是不知哪辈子积下来的运气。

      他拿毛巾给他擦脸,他在醉意里抓住了他的手。欧阳不想历史重演,因为他已经开始叫"小纯",并露出让人失控的傻笑。欧阳用了很大的力气捭开他的手,然后吩咐了人进来给他洗澡,自己回到客厅倒了一杯冰水,却没有将心底燃烧起来的东西镇下去。

      这似乎真的有些不好,再和他呆下去,自己估计就真的快要不受控制。

      于是欧阳开始学那些曾经觉得很傻的失恋的傻瓜,去想这个人的缺点,以为想得多了,就可以很厌恶地将他踹出门去与他再无交集。

      然后他很快发现自己仍旧和三年前一样对他一无所知,包括他所有的优点缺点大事小事。

      下人走了过来,告诉他已经给那家伙洗好澡了。

      他点点头,"扔到客房里去。"

      于是镭成了第一个被欧阳少爷带回家来的客人,虽然少爷的态度有些冷淡或者说奇怪,但是被少爷亲自抱回来,并亲自抱进浴室里的人,怎样都不会是普通的客人吧。

      所有的下人都这样想着,却不知道这人与他们的少爷,真正的交集也仅仅只有过一次而已。

      □□□¤□自¤由¤自¤在□¤□□□

      镭在鸟鸣声里醒来,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习惯性的宿醉的感觉没有平时强烈,看来是有人喂过他醒酒汤之类的东西。

      在还没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的时候,纳闷为何家里突然之间有了如此安静的早晨,甚至可以听到鸟的叫声。

      然后有人推门进来了,镭的头很痛,眼睛难以睁开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思维模糊的以为是小可来催他起床。就不耐烦地翻过了身背对着来人,"今天我不去车场了,别来烦我。"

      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小可发怒的吼声,反而让他无心再睡。终于慢慢清醒地睁开眼睛,看到干净而华丽的房间,也不是在路童童的家里,就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然后他转过了身,看到一个女人长相的家伙,表情很淡,气势从容,正挂了一点点笑容在嘴角边看着他。

      这是一张有一点印象的脸,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是不是认识他。

      "你、你--我......我怎么在这里?"看着床边的人,支吾半天,终于仍旧开了口问道。

      "不是你央求我带你回来的吗,难道你全部都忘了?"欧阳细细地笑着,手里拿着给他备换的衣服,看他那么紧张的样子,怎么都想不出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人因为紧张或者害羞而脸红的样子竟是如此的可爱。

      "我、我怎么会央求不认识的人,而且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是和陈放他们在喝酒,然后谈到感情,想起自己追了好多年都没有追到手的小纯,一时愤懑感慨,自己虽然很穷,但是也算是高大英俊吧,虽然不会讨女孩子欢心,却也不会到处胡来,家里人口众多,却也能算得上相亲相爱,职业是车场的修理工,但是是自己的爱好,一向做得很快乐。这样的自己,除了比别人穷一点要供下面的几个弟弟妹妹上学,但是也有不少女孩子追求,为什么小纯就偏偏看不到自己的好,总是趾高气昂地挑剔呢。

      然后就因为想来想去也想不通,抱着瓶子喝得烂醉,再然后......就完全没有印象了。

      难道自己真的在喝醉以后跑去求一个陌生人带他回家?

      看着他一脸不好意思地望着自己,然后涨着通红的脸说:"真的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没酒品,昨晚没有给你添麻烦吧。对了,你是哪位,下次我一定登门道谢,真的很抱歉。"

      说着便准备翻身起床,在掀开被子的那一霎那,一道惊雷劈到头上差点没被吓死。全身竟然是光溜溜的,难道自己竟然趁酒醉以后在别人家跳脱衣舞?!

      镭只想着这回完了,丢脸不说,给人家造成麻烦,还真是怎么都道歉都觉得自己很惹人烦。

      欧阳忍了忍,将想笑的冲动咽回肚子里去,微笑着说道:"这是给你准备的衣服,穿好下来吃早餐吧。"然后就迅速地转身出了去。

      再在这里站一秒钟都怕自己会忍不住大笑失礼。看着那人一脸愧疚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三年前还以为他是那种大大咧咧什么都不会计较的人,现在才发现这个人在某些场合中、某些人面前其实格外的拘谨和小心。

      欧阳有一种自己也没发现的拣他回来其实拣对了的想法。

      镭觉得这人虽然长了张比女人还媚的脸,但是却并不惹人讨厌。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少爷的架子,好心地将自己拣回家里,不计较自己给他添了麻烦,现在还给他准备衣服客气地叫他吃早饭。

      不过他真的有些面熟,一会一定要问清楚自己是不是以前见过他。

      欧阳坐在院子的凉亭里,在多伦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户外早餐的习惯,家里的院子很大,是三年前回来度假时在自己的建议下扩建的。

      于是镭一踏进花园的时候就有一种要迷途其中的感觉,想不通这些有钱人,为什么都喜欢把自己家搞得跟迷宫一样。

      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欧阳所在的地方,早晨的阳光温和地洒在欧阳的身上,隔着一条绿荫的路看着他,镭恍惚间又有了绿野仙踪的错觉。

      这家伙长得太过漂亮,不过因为很高,声音很有男人味,气质也非常地好,就仍旧不会让人觉得他很阴柔而对此觉得反感。

      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就只有觉得他真的很特别,和自己认识的所有人比起来,他身上有一种任谁都做不出来的看似温和却冷静的气息,让人同时有亲近和距离的两种感觉落差。

      欧阳招呼他坐下,对面的人不似三年前给他强烈的炙热感,却仍旧有一种属于七月的活力。

      吃完早餐,镭起身告别。欧阳告诉他自己刚从外面回到国内,所以以前没有见过他,镭想不出欧阳有什么理由要骗他,所以只当自己对他有"似乎认识"的错觉而已。不过两人在早晨短暂的谈话里找到不少共同话题,镭便以一向的习惯觉得自己又认识了一个朋友,在告别的时候还邀请欧阳下次与自己一同出去玩。

      真的是快热型的人,刚起床时还拘谨得要死,一个早餐的时间就能和人家勾肩搭背无话不谈,这样的家伙,实在时单纯得可以。

      管家走过来,问镭少爷的衣服要不要叫人给他送过去。欧阳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这个家伙很有趣,自己和他很谈得来。但是有些东西适可而止就行了。车祸往往都只因为司机刹车刹得不够及时,而被撞的人在被撞的前一秒对未来还浑然不知。

      所以只要司机此刻还是清醒的,就要控制它不让它延伸出车祸的可能。

      □□□¤□自¤由¤自¤在□¤□□□

      只是在很久以后欧阳知道那句所谓命中注定的话的时候,才尝出那之中颇有些晚了的味道。

      □□□¤□自¤由¤自¤在□¤□□□

      欧阳依旧笑得自如地坐在椅子上,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对面坐着的是柴氏的小千金,扭扭捏捏地低着头,偶尔抬起眼睛偷偷地看他一眼。长相非常可爱,可惜个性一看就是拿不出市面的那种。一向目中无人为我坐大的柴氏,竟培养出这样的接班人,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笑。怪不得还不到十八岁就要急着将她推销出去,怕晚了出手就更无机会。

      可是柴氏的老爷子也太高估自己的面子,以为呼风唤雨样样无人敢拒绝,脑筋竟然动到了欧阳的头上。

      欧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玩着麦克笔,柴家小千金几次偷瞄欧阳都发现他在笑着看着自己。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让人心慕的人,家世外貌都没有人比得上他,可惜那笑容就是有点让人害怕,虽然是微笑,笑起来还非常有味道。柴千金每看他一次心里就更怕一分,后来连同鸡皮疙瘩也被那嘴角边的笑给勾起来了,才发现那种压抑和冰冷的感觉不是自己的错觉。

      小千金突然就惊惶地站起来,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我、我告辞了拜拜。"

      即刻间便以光速从欧阳地办公室逃了出去。

      和传言里完全不一样。温柔、和善、亲近......等等等等,一切都是假的。小千金看到的是一只蛇,笑着向你吐着有毒的信子,看似温和的眼角藏着致命的酷寒。

      非常有幸,她成为第一个更接近真实的欧阳的人。可惜不会有人相信她的那些谎话。

      每个人都相信,因为这个没有一点上流小姐气质的女孩子遭到了优秀的欧阳少爷理所当然的拒绝,于是她满心仇恨地编了一套谎言来欺骗世人,以获取报复的快感。

      此后柴氏开始走下坡路,没有任何人从中作梗,谁也说不上为什么,只是局势无可挽回地滑向底谷,再无翻身可能。

      □□□¤□自¤由¤自¤在□¤□□□

      欧阳和镭的第三次偶遇来得很快。就在他将烂醉的镭扛回家里去后的两个星期以后,欧阳少爷的车突然在路上坏掉,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半路罢工,只好找了最近的修车场将车拖去修理。

      当欧阳看到那个穿着蓝色制服的人的时候,顿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镭是那种工作起来就忘乎所以的人,所以一下车就只注意到停在路旁的可怜小车,根本没功夫去理会车的主人是谁。

      一同来的一个同事却认出了欧阳这个最近以来所有报刊杂志的新宠,啊了一声,因为欧阳口碑极好,现在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也和所有人一样对他产生很好的感觉,便小心笑着叫了声"欧阳少爷"。

      欧阳很客气地回笑着打了招呼,眼睛却一直在注意那个忙着拖车的高大的年轻人。

      "欧阳少爷认识镭?"那人见他一直盯着他,便问道。

      "一个朋友。"确切地说,欧阳并不知道自己和那家伙算不算是朋友,只是每每看到他,都有一种很真实的感觉,抑止不住地想要和他接近,又正因为这样,才更不希望自己再和他有什么交集。

      旁边的人就有些小声地叹了口气:"镭这家伙啊。"

      "怎么?"欧阳终于因为这句话而将视线收回,不解地转过头看着他。

      "这家伙真的很难让人不去喜欢他,可是这样的人也最容易被人骗,除了欧阳少爷你之外,其实他还有不少家世很好的朋友。"

      欧阳点点头,这个我知道,路童童不就是其中一个。不过说到被人骗,欧阳虽然很认同,却有一点不爽,这家伙别说被人骗了,典型就是人家说的被人家卖了还帮着数钱的那种人。

      事实上欧阳的不爽在他意识到"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更接近他和捉弄他"的时候升了级,眉头也不自觉地收了收。

      "还包括了一些混蛋。"说话的人开始有些咬牙切齿。

      "哦?"欧阳怀着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还想继续听下去的时候,说话的人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管宽了,说了声"不好意思,不该给你说这些,我干活去了。"便走到几个人之中去了。

      虽然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再和这个人过多接触,欧阳却还是决定把那些想知道的事情弄清楚。在镭抬起头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的时候,先是愣了愣,随后便十分热情地笑起来:"原来是你的车啊,你怎么这么倒霉,开到这种荒郊野外的时候来个罢工,哈哈。不过没关系,我们车场里个个都是修车的好手,而且收费很便宜,以后记得要来照顾啊。"

      "好啊。"欧阳答应着笑笑:"你什么时候下班,晚上一起吃个饭。"

      "呃,最近几天会比较忙,下班一般都很晚。"

      "没关系,我等你。"

      "这样的话就先谢谢啦。"镭嘿嘿笑一声,"你现在要去哪里,先跟我们回车场,我开老板的车送你去。"

      □□□¤□自¤由¤自¤在□¤□□□

      欧阳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某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兴趣。

      镭坐在他的对面,很豪气地喝着酒,欧阳让他点菜,说不用客气,他就真的点了一堆自己喜欢的东西。欧阳把桌上的那些都一一记在心里。

      两人七七八八聊了些话,吃了些菜,镭的酒也喝了不少,欧阳决定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于是笑着问道:"你今年才二十吧,怎么没继续读书?"

      "哎,家里的孩子多,下边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所以早点出来做事,爸妈的担子就会轻点。"

      "如果需要钱的话,可以先向朋友借,你似乎认识不少人,他们都可以帮你吧。"欧阳一边"不经意"地说着,一边夹了菜往他碗里去:"试试这个,味道很不错。"

      没想到他却只是笑笑,灌了些酒,又吃了一口菜,赞叹道:"恩恩,好吃,你也吃啊,和我一起吃饭要是客气的话可就别想吃饱了哦。"

      欧阳知他有心避开这个话题,却不甘心就此罢休,又说:"就算要工作,凭你的条件和人际关系,找个比现在轻松又高薪的工作也不该是难事吧。"

      对面的人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有些得意地笑起来:"嘿嘿,你不知道,我的愿望其实是做个职业车手,可惜没那本事,现在修车的工作也不错啊,常常都可以见到不同的名车,还可以坐到里边开一圈,那些有钱人都没有我开过的好车多嘞。"

      听了这话,欧阳差点笑场。

      "你想笑就笑嘛,常常看你皮笑肉不笑的,我都怕你装得难受,其实想笑的时候就大声笑,不想笑的时候就别勉强自己,这样活得才真实。你那样的表面工作我也见得多了,虽然你们这些有钱少爷和我们不一样,你们需要顾忌场面,不过也不需要何时何地都用伪装的一面对面别人啊。你知道路童童吧,他和你一样,家里有钱,有有钱人的无奈,可是我们在一起时他从来都不需要装假,好朋友在一起,大家都不用顾虑那些什么有的没的的,哎哎,我的头好晕啊,你怎么晃来晃去的,别是醉了吧哈哈......"

      当镭咚的一声倒在桌上的时候,欧阳才发现他突然说那么多话的原因。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拿奥斯卡奖也绰绰有余了,刚才这人的话,却再一次吓了他一身冷汗。

      第一次在自己的车里,突然叫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当时他吻了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鬼使神差就把他推下了车逃跑了。

      而这一次,更是让欧阳少爷连连用拳头敲着自己的额头,自己和他明明只见过三次面,为何这个人竟然会这么轻易地看穿他,难道人年纪大了,演技就糊里糊涂地越变越差,以至于只有数面之缘的人也能发现自己平日里那些面孔都是假的。

      然而欧阳这一年却也只有二十二岁,和年纪大什么的根本犯不上关系。

      于是欧阳一边开着车,照着上次镭给他的地址将他带回家,一边想着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其实才是最不能轻视的角色,要不是人有酒后吐真言的习惯,自己还要一直被他热情而犯傻的那一面给骗个到底。

      说起来,这一天晚上,自己想知道的什么都没从他口里套出来,反而却被他给吓了这么大一跳。

      这个夏天在冰凉的夜晚里开始慢慢转凉,逐渐闻出了秋的味道,欧阳开着车,在霓虹的路上穿行而过。如果可以,自己真的希望从没见过这家伙。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觉得有些冷,将敞篷车的顶棚升起来,玻璃上反射出灯光模糊的倒影,一边再想起那张醉醺醺却安静的脸,明明长得很高,平时看起来很MAN的样子,在这样的时刻,欧阳却总是觉得他十分的可爱。

      路童童和步小美的屋子,有足够的阳光照射的地板。两人离毕业还有两年,就住在路家为两人买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

      踩在白色的地板上,阳光洒了一脚,把白皙的皮肤衬得更为亮眼。欧阳安静地站在晨曦里,整个人从头到脚透露出性感的味道。

      步小美啧啧地挑了挑眉,只觉得欧阳分明就该是个天生尤物,却又确实是个甚至比自己更男人的男人。如果当年这个人没有离开他们去多伦多,他和路童童之间说不定未必就有今天。

      可惜过去的都是不能再假设的,而路童童已经是他今生的唯一。欧阳转过头,眯着眼睛笑了笑,嘴角若有若无地勾勒起一汪秋潭,步小美在心里打了个冷战。这个人分明不喜欢男人,却不知道在不经意间招惹了多少。

      真是祸害遗千年。

      步小美和路童童的家,宽敞明亮并且十分合欧阳的口味,特别是后边那个小花园,欧阳咋一看到就有了要占为己有的想法。

      步小美坐在靠沙发的地上,点燃了烟,开门见山地问道。"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欧阳坐在他旁边地沙发上,笑着说:"你们的房子很漂亮。"

      步小美马上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从小就喜欢别人的东西,而且只要看上就有办法弄到手,现在什么不看好,竟然盯上了人家的房子,搞不好这人真是个**也说不定。

      "你要房子我给你弄一套,这里不行。"步家少爷吐出口眼圈,缓缓垂了垂眼睑。

      欧阳又笑:"哦,那么要大一点的,全屋子地板实木,花园要千坪以上,外带泳池。"

      "好啊,先把钱付了,我马上给你搞一套。"步小美讪笑一声,"你家那房子你还嫌不够大?我给你弄十套加起来都比不过你那玩意。说吧,今天来到底是做什么,有什么还怕没人给你赴汤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