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如果你问齐梓因这一辈子最恨什么人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你,就是此刻从他身边走过的混蛋男人──东方诩。你千万不要问他们怎么结的仇,因为他会给你一个吐血的答案──他们根本不认识,正确的说,东方诩根本不知道有他这一号人物的存在,完完全全是他的单恨。

齐梓因的死党罗小月曾经问过他原因,从而引发了他滔滔如江水的牢骚。

"他为什么要那么耀眼,那么出风头啊?难道他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纯情如我的男孩子没有女朋友吗?算了,他优秀我不反对,可是他也应该早早宣布真命天女的身份以节省资源给其它的学友如我啊,偏偏他却玩什么高深,害的众多资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浪费下去,他可知道我看的是多么的心痛吗?我真不明白你们女生,他不就是长的帅,出身豪门,运动好,会说几句甜言蜜语吗?这些都是表面啊,哪像我,为了照顾自己将来的老婆,学了一身好本领,厨艺,理财,管家一把罩,那个男人他会吗?"齐梓因愤愤不平的说。

罗小月很想告诉他:东方诩不必会这些,而且齐梓因这些所谓的"本领"比较像是为丈夫,而不是为老婆学的,最重要的,就是以他这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丑"的平凡长相,即使东方诩不再浪费资源,那些资源也不会看上他。当然,"善良"如她,是不会将这样伤感情的话说出来的。她发誓,她完全是怕伤害到好友才保持沈默,绝不是怕没有美味的点心可吃。

东方诩当然不知道自己已莫名其妙的被人恨上了,他还是照样浪费送上门的资源,逍遥自在的过他的日子。

一切的转机缘于一次野外的烤肉会,纠缠不休的命运齿轮从此开始转动。

炎热七月的一个雨天后,向来喜欢热闹的东方诩请班上的同学到他新买到的地皮上烤肉,那块地皮还没有开发,仍保持着小树林,绿草地,潺潺河流的野外景色。

所有人都很兴奋,被罗小月强拖来的齐梓因也一扫先前的不快。快狠准的浏览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同时脑子飞快的算了一遍,最后认定采集菌类会为他带来不小的收益,他一闪身进了尚算茂密的小树林。

这边,也没人在意他的离去,抓鱼的抓鱼,摸虾的摸虾,铺桌巾的铺桌巾,一切都尘埃落定后,东方诩兴致勃勃的提议:"好了,开始生火吧。"

沈默,难堪的沉默,兴奋的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男生们理直气壮的对女生道:"嗨,是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女生们不甘示弱:"你们曾经说过,遇到难关的时候,要我们不要害怕,万事都有你们担当。"

"就是说你们谁也不会了?"东方诩总结性的发言,得到在场众人的一致认同。

鱼在水里畅快的游着,庆幸自己不用遭到杀身之祸,虾在地上乱蹦,为自己可能被生吃而惶恐不已,桌巾在默默叹气,看来是无法沾染到烤肉的香气了。

东方诩沉默片刻,把目光投向跟随而来的两位富家千金:"你们说精通为人妻子的所有本领,现在,请表现出来吧。"

富家千金吞吞口水:"如果不怕出现火灾,我们可以试一试。用这个引火对吧?"怯怯的声音。

东方栩彻底的放弃了,最起码他知道绿绿的树枝不能生火,而这两位淑女还不如他。

罗小月忽然开口:"我的死党好象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但我们必须等他一下。"

于是,当齐梓因兴奋的抱着一包野生菌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立刻被众人如狼似虎的目光吓的险些抱不住手里的东西:"你们不会是专门等我回来才开饭吧?"虽然知道这个假设是多么的可笑,他还是厚着脸皮说了出来。

"是。"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令齐梓因受宠若惊,自己竟然这么受重视,怎么从前都不知道呢?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大家会等我,否则的话我会早些回来的。"看到几个同学的口水,他的罪恶感骤然加重。感激涕零的道歉。

然后他看到仍在游泳的鱼,还在乱蹦的虾,空空如也的桌巾。正自疑惑时,东方诩优雅的声音响起,"齐同学,请表现出你的大好身手吧,我们已经很饿了。"

在剎那间明白了真相的齐梓因很想破口大骂,却碍于众位美女而生生吞了下去,也好,就让这些妹妹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新好男人,至于东方诩,他要好好的宰他的荷包一顿。

"没问题,服务费三百。拿来。"他很骄傲的说,引来周围的抽气声,罗小月不住的向周围人推翻前言,努力划清界线:"我和他不是很熟,确实不熟,嘿嘿嘿。"

东方诩的眼珠飞快的转了一下,爽快的道:"行,成交。"

齐梓因高超的厨技的确让众只饿狼看的目瞪口呆外加哈喇子流满地,他满意的看着女生们羡慕的目光,只不过一会儿,他又火大了起来。

一个乖巧甜美的女孩走到他身边,对他甜甜一笑:"麻烦你帮我烤条鱼行吗?"

"当然可以了。"齐梓因满怀希望的为女孩细心的服务着,考好香喷喷的鱼后,递到女孩手里,听到一声甜甜的"谢谢",立刻心花怒放。

下一刻,他听到这个甜甜的声音更加甜美的道:"东方,我给你烤了一条鱼,快趁热吃吧,冷掉了就不好吃了。"

又,又发生了。齐梓因的拳头松了又握,握了又松,这已经是第十三次了,那,那个可恶的东方诩,他恨他,恨他到底。

终于,在齐梓因洗去第五身臭汗时,饿狼们全部被喂饱了。

齐梓因顶着一张臭脸,面色不善的走到东方诩眼前:"服务费,拿来。"再次听到抽气的声音,怎么,天这么冷吗?

东方诩看了看他:"齐梓因同学,是这个名字吧?"他不太确定的问道。

齐梓因觉得自己要吐血,狠狠瞪了"对手"一眼:"不错,少废话,钱,快拿钱来。"

东方诩清清喉咙:"齐梓因同学,你知道这是属于我的地皮吧?"

"那又怎样?"语气凝重了起来,嗅到了阴谋味道的齐梓因,很强烈的预感到东方诩荷包里的钞票恐怕不会很情愿的跟他这个穷光蛋做过于亲密的接触。

"没有怎样,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从我的地皮上采集的菌类究竟值不值三百块钱。"东方诩好整以暇的说道:"据我所知,现在市面上的野生菌类好象很抢手呢。"

听到这番话,齐梓因第一个动作就是拾起他的财源,紧紧抱在手里,用很敌意的目光看着东方诩:"这是我辛辛苦苦捡来的,跟你没有关系。"

"是吗?不过这种事情我们两个当事人说了不算,这么多同学都在这儿呢,请他们评评理如何?"

结果可想而知,忘恩负义的饿狼(齐梓因是这么认为的)们纷纷站在东方诩的阵营,一点也没有愧疚之情,就连他的死党罗小月都加入了"卖友求荣"的行列。

最终,齐梓因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要到三百元,连菌类都分给了东方诩一小部分。"东方诩,这笔帐,我记下了。"他愤愤不平的想。

×××××××××××××

无聊死了,东方诩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忽略掉对面美女名模惊讶的呆住的可笑表情,径自走到前台结帐,然后吩咐司机送名模回去,自己则任性的扬长而去。

一切都那么无聊,商场上没有势均力敌的对手,学校里没有值得挑战的课题,就连据说是冰山美女的这位名模也在三天后弃械投降,一切都他妈的一帆风顺的可恶。

叹了口气,下一个收购的目标是爷爷的财雄势大的跨国财团,希望会有点刺激吧。最起码他该支撑一个月吧。父亲的"揽月集团"也不错,可以做为第二个目标,仔细想了想,老爷子和父亲的身体都不错,应该不会在气愤或惊吓之余住进医院。东方诩很"孝顺"的琢磨着。

公园里传来的笨拙的英文朗读吸引了他的注意,依这种水平看来,应该是一个国中生吧。反正没事做,东方诩信步迈进了公园,出乎他的意料,那个很用功的"国中生"竟然是令他印象深刻的齐梓因。

原本散漫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东方诩在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不,是一个充满斗志的恶魔。

感觉到面前站了个人,齐梓因抬起头来,一看到东方诩,眼里立刻劈里啪啦的冒出火星.,慢慢的放下书,他刻意摆出不良少年打架时的样子。

"你竟然跑到我的地盘来了?东方诩。"他很"阴狠"的嘿嘿笑了两声,自觉足以让对方毛骨涑然。

"我知道,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嘛。"东方诩露出一个很"无害"的笑容,先前的无聊感一扫而空。

齐梓因愣了一下,这家伙怎么知道他想说这两句话来着,哎呀,不管了,先教训教训他再说。:"好小子,既然你已经有了这个认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咦,怎么说辞这么老套,你是山顶洞人吗?"东方诩气死人不偿命的挖苦道。

"我宰了你。"齐梓因大吼,夹杂着新仇旧恨的一拳,迅猛无比(他自认为)的挥了过去。立刻就有一个人很狼狈的倒了下去。

真是精彩的一拳啊,正要给小齐鼓鼓掌,才尴尬的发现,躺在地上的那个,竟是打人的齐梓因。

"我没告诉过你吗?我是空手道,柔道,跆拳道,截拳道,西洋剑全能冠军。"东方诩笑的很"无辜"。

他妈的这人说的是人话吗?他要是早点告诉他这些情况,他会笨到自不量力的去招惹他吗?齐梓因很气愤的想:"废话,你当然没告诉过我。"

"是这样啊,那对不起了,是我的错,我这就扶你起来。"东方诩很"友善"的伸出他的狼爪。

齐梓因很有骨气的想拍掉那只将他打倒在地的爪子,却被趁机握住,然后一个重心不稳,东方诩很轻松的就把他拉到了怀里,形成一个**的姿势。

奇耻大辱啊,齐梓因气红了脸,拼命瞪大那双小小的眼:"混......混蛋,放开我。"

"有没有人说你很可爱?"东方诩露出战无不胜的笑容,色迷迷的盯着齐梓因的脸。

"没有,倒是有人赞美我长的很丑。"齐梓因一副戒备的表情。

"啊"东方诩夸张的叫了一声:"看来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我也是怕说出真话会伤你自尊,才说你可爱的"。

"你......你不要太过分,东方......东方混蛋。"齐梓因气的结巴起来,手指颤颤的指向敌人。

下一刻,东方诩直接低头吻上被气的充血而显得红润的小唇,原本只是吓吓他的,却因滋味太过美好,就这样沉溺下去。

齐梓因完全无法反应,直到一只禄山爪拉开他的裤子拉链,攀上他挺翘的PP时,他才开始挣扎起来。

"别动,宝贝,我没想到你的滋味这么好,所以有点把持不住。"东方诩很无赖的说着,一只手指抵在深藏在缝隙里的神秘洞口。

齐梓因不是不想挣脱,他可以向上天发誓。虽然这个吻确实,确实有那么点滋味,但他绝不会被男人的吻俘虏,尤其是这个他恨之入骨的男人,他之所以没有挣脱是因为,是因为......他快要憋死了。那个混蛋把他堵的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不留给他,上帝啊,难道你没看到这幕人间惨剧吗?为什么不打个雷劈死这个混蛋。

手指的前端试探性的挤进尚嫌干涩的小穴,立刻让齐梓因的身子一僵,眼中盛满惊恐,身子却因缺氧而软软的倒在他怀里,这让东方诩升起一股征服的快感。

手指发挥其不屈不挠的精神,继续前行,接触到肠壁的黏膜后,原本干涩的感觉渐渐被滑腻感取代,热热的十分舒服。

手指因为找到了一个温暖美好的环境而流连不去,直到齐梓因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它才在大脑的强行命令下不甘不愿的退出。

"你......你......竟敢强......强......强......强暴我?"可耻的字眼让齐梓因羞红了脸,恨恨的提出指控,同时在心里哀悼自己失去的初吻和初夜。

强暴?东方诩讶异的挑高眉,旋即明白过来。没想到这个脾气火暴,爱钱如命的男孩竟是如此单纯,他想他是找到了一个宝贝,这一段日子不愁无聊了。

"是啊,我是上了你,你想怎么样?"东方诩很欠扁的笑着,眼里闪着算计的精光。

东方诩摆明是气他,齐梓因恨恨的想,是啊,他能怎么样,论武力,他打不过他,论权势,他甘拜下风,论聪明才智,哦,他也是差了一点点,心中有个声音小小声的质问:真的只差一点点吗?

真能让他选择的话,他想把东方诩大卸八块,再碎尸万段,前提是:他会牺牲性命满足自己的愿望吗?

再三衡量利害后,齐梓因不得不放弃那些超现实的想法,郁闷的道:"算了,算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不过你记着,绝对不能把这件事说给第三者知道,听到没?"

东方诩摸了摸下巴:"这个嘛......如果你肯搬到我的别墅,负责照顾我的三餐,我就不宣扬这件事。"

齐梓因像是被烧到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东方诩,你不要太过分,是你对不起我,竟还敢要挟我。"

东方诩打了个呵欠:"当然是我要挟你了,被上的人又不是我,你要是不怕别人知道,就可以拒绝啊,你好好考虑吧,如果同意就在明天到教室找我,过期的话,我就让这件事成为学校的头条新闻。"威胁感十足的看了齐梓因一眼,他转身优雅的离去。

"混蛋。"齐梓因恨恨的骂,却沮丧的发现自己别无选择,他不想让全校的妹妹们都知道他竟被男人那个了,他还瞅机会把一个美眉来谈一场美好的恋爱呢。

气呼呼的回到家里,哥哥齐梓岚正坐在计算机前工作,看到他回来,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哥,你能不能先停下你的工作,我有事跟你说。"齐梓因一字一字认真的说道,否则他的话是不会引起齐梓岚的重视的。

其实他对哥哥的反应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如果说自己爱钱如命的话,齐梓岚就绝对是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那种类型,搞不好哥哥一听到他要搬出去,会因为省了一份家用而两眼放光也说不定呢。

齐梓岚恋恋不舍的停下手中的工作,费劲的将视线由计算机的外汇比值中转移到弟弟的身上:"有什么事快说吧,这份工作我急着做呢。"

"我有个同学想请我去照顾他的三餐。我正在考虑,想听听你的意见。"齐梓因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述说。

齐梓岚的眼睛募然睁大:"他知道你是男人吗?"他一脸"激愤"的问。

齐梓因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哥哥的第一反应竟不是为了省钱而兴奋,看来到底是骨肉连心啊。

"他当然知道,就是因为他知道才可恶。"齐梓因委屈的撇嘴,准备好好的依靠依靠哥哥。

"那他知道你的饭量很大吗?"齐梓岚继续认真的问。

"嘎......他恐怕不会在乎我的饭量吧?"这跟他说的事有关系吗?哥哥干吗问这个?

"那,他会付你工钱吗?"齐梓岚的眼神精光闪闪。

"他当然要付我工钱,不然我跟他拼命。"提到钱,齐梓因的情绪也激动起来。

"那你还考虑什么?"齐梓岚激动的大喊:"有这样的好事,你还用考虑吗?真不象我齐梓岚的弟弟。"

"什么?哥哥说的这是什么话?"齐梓因吃惊的张大嘴巴,这才明白钱奴哥哥刚才的表情不是"激愤"而是"激奋"。"这算什么好事啊?"他也不爽的吼回去。

"你想想,对方不嫌弃你是男人做饭不好吃,也不在乎你的饭量大,还会付你工钱,这样的好事到哪儿找去?更不用提你搬出去后,家里会省米省面,省水省电,省吃省穿,总之两个字,就是省钱,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儿啊。"齐梓岚兴奋的连顺口溜都出来了。

齐梓因已经气的不想说什么了,一股火又转到东方诩身上:"混蛋,我就搬过去,整死你,你等着瞧好了。"

两人"同居生活"的第一天。

东方诩花了十分钟时间摆脱了缠着请他吃饭的男人女人们,满心期待的回到自己的别墅,还没进门,便听到了齐梓因大声的自言自语。

02

"东方诩,你个卑鄙小人,我让你威胁我,我让你霸王硬上弓,我让你个卑鄙小人强取豪夺,嘿嘿,看我整不死你。我加上一把盐呀再加一把醋,我让你吃进胃里就呀就想吐,拉拉拉拉拉拉......"齐梓岚非常快乐的哼着自编小调,让东方诩嘴角抽筋的同时,还真不太忍心进去打扰他的自得其乐。

好容易听了半天的做饭歌,东方诩已经不止是嘴角抽筋的程度了,没想到齐梓因如此的"恶毒",在他的做饭歌里,似乎四道菜被他加了半盒盐,半瓶醋,半盒味精,半盒花椒,一盒孜然粉。不过他有些奇怪为什么那家伙放过了厨房里的上等酱油,恩,这个问题等下要好好的问问他。

"哎呀,好了好了,不能太得意忘形了,东方诩快要回来了吧。"屋里又传出齐梓因的自语,让东方诩险些笑出声来,自己都在门外站半天了,那小家伙才想起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不过也该庆幸了,最起码他还是想起来了不是吗?

努力掩饰掉嘴角边的笑容,东方诩咳了两声通知屋里的齐梓因,然后开门走了进去。下一刻,他看见齐梓因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殷勤的问候道:"哎呀东方诩,你怎么才回来?我早就放学了,连饭都做好了呢。"他一脸狗腿的笑容险些就让东方诩向来完美的自制力破功。

"哦,学生会和社团都有些事情要忙,所以回来的晚了,饭做好了吗?我怎么没闻着什么香味儿啊?"东方诩浅浅笑道,那耀眼的笑容几乎让齐梓因看的吐血,因为就算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百遍一千遍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优点,但到了最后,连他的心都无情的背叛了他,而不得不承认东方诩的确是优秀的。

"啊?怎么可能会没有香味呢?"果然是做贼心虚,齐梓因面上先是一惊变色,然后马上又换上一副笑容:"哦,那个你以为还是烤肉烤海鲜吗?都像野外那次那么香,这不过就是家常便饭而已,来来来,快过来吃吧。"他热情的引导东方诩来到桌子前,对着一桌表面上看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拼命的讲解这是多有营养多么好吃的爱心大餐。

东方诩憋笑憋的肚子都快要爆炸了,但是为了惩罚齐梓因"恶毒"的报复行为,他决定要再最适当的时候再给予他重重一击。于是故意点头道:"原来这样啊。嗯,等一下,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起身来到自己刚刚拿进来的包前,从那里掏出来两摞厚厚的钞票,回头摆在饭桌上,和蔼笑道:"齐梓因,为了感谢你过来照顾我的生活,所以我决定提前把工钱付给你,哦,当然,这里面工钱只有很少一部分,其它的是奖金,那个我必须说明一下,奖金我是可以扣掉的,如果你有做让我不满意的事情,我会扣掉一千块。"

"啊?一千块?那么多?你不如直接拿刀宰了我好了。"齐梓因的目光紧紧盯在那摞钞票上,他痛恨自己对这玩意儿的过度爱慕,可没有办法,天生的性格在那里,什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等大道理在那摞钱摆到桌上的时候,就统统被他赶出脑海去了。

"嗯,就是一千块,奖金是额外的,我当然有权说了算。还有,如果你对我之前和你之间的过节斤斤计较而采取报复行动的话,会扣两千块哦。"东方诩忍着笑,中指在那摞钱上轻轻的敲着,不意外的看见对方一瞬间心痛的快要掉眼泪的表情。

"可以......可以通融一下吗?"齐梓因抬起头可怜兮兮的问:"就是......就是说一旦已经做了,可以进行补救吗?"呜呜呜,两千块啊,他不能只为了报复那一时的快感而放弃掉两千块的钞票啊。

这回轮到东方诩发呆了,他只是想逗弄逗弄这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小钱奴而已,却没想到他竟然立刻缴械投降,倒弄得他没了主意:"哦,这个......那个......只要还没有造成恶劣后果,当然可以补救......"不等说完,他就看见齐梓因兴奋的起身,拿起那四盘菜统统倒进了垃圾桶里。

"齐梓因,我发现今天开始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东方诩心里面突然有了一种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他眼前的这个小钱奴,虽然这么快就变节投降让他颇为意外,可是他的举动还真是让人忍不住从心底深处泛上来一股喜爱之情,恨不得将他拥进怀里,揉乱他那一头黑亮细软的发丝。

03

"为什么?"齐梓因将菜倒完了,撇了撇嘴角:"为什么会对我刮目相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讽刺我,哼哼,你什么都比我好,又比我有钱,所以就拿钱来砸我,哼哼,我知道你的险恶用心。"他越说越气愤,到最后简直是在吼叫了。

"这么说,你是不满我用钱砸你的卑鄙行为了?"东方诩起身:"那好吧,给人钱还被人指控,哪有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干脆我收回你的奖金好了。"他作势要取回那两摞钱,却猛然被齐梓因扑住,他用了整个身子压住自己的两只手,嘿嘿笑道:"不,砸我吧,用力的砸我吧,砸死我我也心甘情愿的。"

男孩胸膛的热度和弹性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传递到东方诩手中,他的心悸动了一下,却立刻收回这一瞬间的恍惚,身为商场上的强者,这点自制力他还是有的,不过为了看好戏,他还是坏心的在那小小的鼓起来的茱萸上捏了一把,这才收回手来,然后不出所料的听到齐梓因倒吸一口气,发出愤怒的惊叫声。

"其实我说对你刮目相看,是因为我觉得你实在是太识时务了,我想如果当初洪承畴知道几百年后会有你这样识时务的英才的话,皇太极想劝降他会变得容易许多。"最近的历史课正在讲清史,所以东方诩才举出了这个例子。

"我......我......"齐梓因难得的红了脸,却旋即又理直气壮的抬起头来:"不对,他不能和我比,他背叛投降,卖的是他的国家和天下百姓,我如今为了钱放弃报复行动,损失的只是我自己的尊严,对别人却没有害,所以他怎么能和我比呢?"

"报复行动?"东方诩点头:"原来刚才那几盘菜是对我的报复啊,那不知道是怎么个报复法呢?放砒霜了还是放氰化钾了?"他看见齐梓因又红了面孔,盯着自己的脚尖诺诺道:"没......没有,就是......就是多放了一点点......盐和醋和花椒粉和辣椒油和料酒和白糖和......而已。"

东方诩眼睛都有些直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齐梓因,你真的确定你只是放了一点点而已吗?我在门外可是听见了你哼的民谣,那里面最起码每样都放了半盒。"他的话让齐梓因脸上闪过一道惊讶之色,但旋即就消退了,小钱奴一边点头一边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你整出这么些花样,原来早就在门外侦察过了,不行,看来下次得去学点反侦察的功夫,哼哼。"

东方诩的脸色又黑了,齐梓因敢公开的在自己面前暴露他的黑心,真不知该说他单纯还是说他勇敢:"恩,学反侦察干什么?对付我吗?只为了让我把放了大量白糖盐巴花椒粉的菜吃下去,然后或者咸死或者辣死或者呛死,而你又可以顺利的洗脱罪名,是这样吗齐梓因?"

"啊啊啊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这样对待我的金主呢?"齐梓因赶紧换上一副狗腿笑容:"那个你说的半盒是总量,总量知道吗?等到分流进每份菜里,也就是一点点了,真的只是一点点了。"他非常严肃的强调,那幅可爱模样又让东方诩有了揉他头发的冲动。

"恩,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没放酱油?"东方诩看着那些已经全部安息在垃圾筒内的菜肴,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了:小钱奴的思想处处出人意表,偶尔挖掘一下其实很有意思,他期待着他的答案。

"答案素可以给你,但素这个学费嘛,也是要交......"齐梓因眼内精光闪闪,而东方诩在恶狠狠的目光不敌那算计的眼光后,识相的将两摞钞票都推到他身边。

效果立刻就显现出来了,齐梓因将两摞钞票抱进怀里,凑近他的耳朵:"笨蛋,放上酱油菜的颜色就会很深,那你一见到就穿帮了,还怎么让你吃下去啊。"他的答案让东方诩想吐血,直接抓起桌上一瓶矿泉水就砸了过去,不过齐梓因闪躲很快,瓶子阵亡在垃圾桶里,发出"砰"的一声响。

齐梓因对瓶子的可怜命运视而不见,直接坐到一张凳子上开始数钱。

"现在是你数钱的时候吗?"东方诩瞪着比自己还拽的临时仆人:"你现在应该做的,是重新做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来安慰你主人我受伤的心脏和胃,知道吗?"他大吼,不过齐梓因不为所动,稳如泰山。

04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毕竟现在是他要吃饭,东方诩非常奇怪,难道齐梓因看见了钱就不知道饿了吗?他应该也没有吃东西才对啊:"齐小弟,齐大哥,齐爷爷,我求求你了,做饭好不?就算不为了被你痛恨着的我,也该为你自己的胃着想着想吧。"生平没这么低过头,不过半开玩笑的在这小家伙面前摆低姿态,也是挺新鲜的经历,现在就不知道对方吃不吃这一套了,同居的第一天,东方诩希望能找出最能打动齐梓因的方法。

"等等,让我数完的。"齐梓因头也不抬,自顾自双眼放光的数着手中厚厚一摞钞票,一边自言自语:"嘿嘿,真多啊,好多啊,太多了太多了,哈哈哈哈,我几乎就没有数这么多钱的经历啊,天啊,太过瘾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东北的,对对对,是贼爽啊,哈哈哈,比当贼都爽啊......"

东方诩叹了口气,到此不得不宣布第一招完全失败,看着齐梓因不住捻钱的手指,他开始实施第二方案。"齐梓因,现在你是因为照顾我的起居生活才得到这么多钱明白吗?我也说过,如果你让你的临时主人我感到不满意,是可以随时扣你的奖金的,嗯,现在你的主人正处于严重饿肚子的状态,主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