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在遇见杭熠之前,魏层善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长久而认真地喜欢一个人。

遇见之后,魏层善终于明白了,原来喜欢会让人这样地寂寞和酸涩,难以忍耐。

却心甘情愿。

有雷慎入><顶锅盖逃……

另外,和某文重名了,非常不好意思。

 

S城,夏。

“魏先生,我跟你说啊,你可找得真是时候,之前住的一个小青年突然说搬就搬了……他还和我说很喜欢这里呢,房子一下就签了两年,现在还有一年的合约没到期,他拜托我找人低价转了……你赚到啦!”

魏层善跟在房东后面,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忍不住惊讶了一声,“咦?这屋子好新啊……”

“其实房子本身很旧啦,外面你也看得出来,都几十年前的老房子了,只不过在你前面住的是个室内设计师,他和另外两个住这里的小伙子一起把我这屋子里面重新装修了一遍,当时连我都差点认不出这是自己房子了……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能干啊……”房东一边说着,一边带魏层善进了屋子,“你觉得怎么样啊魏先生,这里厨房客厅和洗漱间都是公用的,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魏层善站在客厅打量了一圈,刷成橘红色的墙壁,暖黄色的沙发,深蓝色的毛绒毯……一切都是很年轻很温暖的格调,让人立即就会喜欢上这里。

厨房是白色系的,采光很好,看起来很舒服,就是有点乱,碗碟乱七八糟地摆满了木质的架子,水池里还有放着没洗的锅,垃圾满得溢出来了也没有及时倒……

“这帮小崽子,走之前也不知道收拾收拾!”房东看着这情景无可奈何,“魏先生你放心好了,其实他们很勤劳,也都很容易相处的。”

魏层善笑了笑,不予置否,视线落到墙壁上挂着的一块小黑板,只见上面写着:热烈庆祝陆立捷离开,欢迎新房客!^ ^--- by杭熠

房东顺着魏层善的视线看过去,解释道:“陆立捷就是刚离开的那个室内设计师,至于杭熠……我不清楚他是做什么的,住最左边那个房间,这小伙子很活泼的。”

魏层善问道:“那还有一位是谁?”

“还有个叫吴辰,还是个大学生,住靠门那个房间,没记错明年也要毕业了,现在放暑假回家了。杭熠好像出去旅游了吧?这几天也不在。”

接着房东又领魏层善看了看自己将要住的房间,上一位临走时打扫得非常干净,还留下了许多还很新的家具,房东说:“听说是工作上临时调走了,走得挺匆忙,留了不少东西没带走,你不介意的话都可以用。”

魏曾善点点头,这房子比想象中的实在好太多了,又靠近地铁站,出门很方便,最重要的是那份转手的合约实在是便宜得让人无法拒绝。

“麻烦你了,那我现在就签吧。”

“哦,好,没问题,魏先生。”

魏层善窘迫地答道:“不用叫我魏先生,我叫魏层善。”

房东笑道:“也对啦,你也很年轻,看我都把你叫老了,层善啊,这里住的都是年轻人,你们一定合得来。”

魏层善刚毕业不久,和其他应届生一样,四处发传单般地投简历,参加了无数个招聘会,碰了无数次壁,好不容易才在S城找到了份勉强过得去的工作。他这个人很大众,资历平平,相貌平平,能力平平,假若有人问他爱好是什么,他也答不上来,没什么太大的理想和目标,更不要提那种对将来明确的打算和计划。上学时他曾也怀抱过很上进很美好的梦想,比如要环游世界什么的,最后统统因为自身的懒惰和残酷的现实而放弃了。而他留在S城的最大理由,只是为了摆脱回家被爸妈逼去相亲的困境。

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尝试着去闯荡游历一番——即便他这个人也做不像什么伟大的事情,但是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他不想这么快安定下来。更何况魏层善一直坚信,所谓姑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虽然相亲对象势必是父母精挑细选门当户对名声又很好的类型,但是总有一种强迫的味道在里面,魏层善不喜欢。

面对家里逼他找对象的压力,魏层善常对他姐姐说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姑娘爱我,我就单身,实在走投无路,要是有男人愿意爱我,我就去搞gay算了。”

魏层善有个亲姐姐,虽然小时候家里免不了有些重男轻女,他姐姐也为此受过不少委屈,但即使这样,他姐姐也一直很疼他,魏层善对此一度很困惑。他姐姐解释说,只要一想到两人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就觉得一定要当成自己来爱。

通常魏层善发表完上面那一番话,他姐姐就会用一种很鄙视的眼光审视他,然后不屑地说:“弟弟啊,没那个资本就不要学着赶流行。”

魏层善从来没交过女朋友,这也是他父母着急的最主要原因。上高中的时候,他爸妈经常会听说某某家的儿子偷偷交了女朋友一起牵手逛街被发现啦,谁谁早恋成绩导致成绩下降了之类的负面事例,当时还觉得自己家儿子挺乖巧懂事,等到了大学,眼见邻居朋友的儿子纷纷把女朋友带回家来过年了,毕业之后该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自家儿子居然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还没有,身为父母就不禁开始着急,逼着魏层善赶紧找个谈起来。

魏层善觉得自己只是没有遇到心动的姑娘。当然他也有过暗恋隔壁班班花这类青春期少年必然会遭遇的经历,可每次总是过了一段时间,心动的感觉就莫名消失了,然后学生时代就在几次短暂而花痴的心动中迅速而平淡无奇地过去了。

普通得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描述,也不存在什么粉红色的回忆可以回味。

而面对将要开始的新生活,魏层善并没有抱太高的期望,只希望同住的舍友都是好人,公司的同事都是好人,上司也一定要是个好人,会给自己升职的机会和加薪。

 

杭熠出场

这些天魏层善一个人住得不算太坏。

白天勤恳地工作赚钱,下班后去超市买菜做饭,每天给自己换不同的菜色,心情好的时候从地铁站下的甜品店里带上一盒甜点回来,偷用舍友的咖啡机煮上杯咖啡,晚上仰靠在客厅那张舒适的沙发里,边看电视边慢慢品尝。

有时候也会拉上在线的朋友来几局DOTA,一个晚上就这样消磨过去了,第二天早早地起床,洗漱完出门上班,又是个忙碌崭新的一天。

外人看起来都会认为他过得很惬意。

但只有魏层善自己知道,他独自站在人群中等待地铁的时候,在公司不断处理着那些枯燥的数据的时候,一个人对着电视节目无声大笑的时候,每天总是有那么几个瞬间,会突然发神经感到寂寞得不得了。

大学里的同学如今都各奔东西,亲近的那一圈朋友里只有自己留在了S城,周末想要放松去打个球都找不到伙伴,这让魏层善不禁想起和同学一起在路边大排档喝啤酒聊天的时光,那是一种最简单的幸福。

魏层善生性懒,不爱集体活动更不善社会交际,连怎么和同事搭话都不知道,所以暂时没能结交什么新朋友,整日独来独往,这样一来,孤单感就更加强烈了。

好在这个时候,大学生舍友回来拯救他了。

魏层善这才知道吴辰不是一个人住的,还顺带着他的女朋友同居在这。生活里多了点新鲜的东西就不会感到太乏味了,即便每天回家的娱乐活动依旧只是看电视和上网,但多了两个身影在身边走动,总是多了点生气的。起初大家在客厅碰到的时候只会打上个招呼,寒暄几句,客套地问一下彼此今天都干了什么,然后继续各干各的。

仅仅这样而已,魏层善就没再觉得那么孤独了。

等混熟脸了,吴辰和他女友莎莎就主动和魏层善攀谈起来。这么一聊,魏层善发现原来他可以算是吴辰和莎莎的学长。三人都是F大的学生,魏层善又才比他们大了一届,隔阂不深,聊起来话题就更多了,从校长系主任的八卦扯到校园里扫地的阿姨再到学校门口奶茶店的打工小妹,什么都能讲上几句,拖了同校的福,魏层善和吴辰莎莎两人迅速熟络起来,偶尔魏层善遇到需要加班晚归的情况,莎莎还会主动问要不要多做一份饭菜留给他。

于是魏层善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打电话提起自己最近很开心的时候,他姐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姿态:“层善啊,你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满足了呢!做人要有追求,追求!”可魏层善真没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本来就不指望自己的生活过得能有多么精彩绝伦,现在这样,真的很好。

杭熠写在小黑板上的那句话早被吴辰擦掉了,以至于魏层善几乎要忘了,原来他还有一位未曾见面的舍友。

某天晚上吴辰和莎莎出去上课了,魏层善一个人正在厨房煮面,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一个男生拖着一个厚重的行李箱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见到魏层善也没惊讶,立即就露出了友善的笑容,放下行李箱,走到魏层善面前,礼貌地伸手,说:“你就是我的新舍友魏层善吧,你好,我叫杭熠,第一次见面。”

这个男生长得算不上英俊,却意外地干净顺眼,属于那种让人越看越舒服的类型。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不深的酒窝,亲和力高得惊人。

锅里的面汤正在翻滚沸腾,魏层善侧过头,在氤氲的视线里看着杭熠被热气模糊的笑脸,愣了足足三秒钟,匆忙放下手里握着的筷子,诚惶诚恐地与杭熠握了握手,“呃,第一次见面,你好你好……”

杭熠又笑了笑,接着拖着行李箱回自己房间收拾去了。

食物的香味溢满了厨房,魏层善突然心情大好,又往面里多打了个鸡蛋,顿时感到无比幸福。

接下来的生活依然是老样子,魏层善上班下班,晚上闲下来和吴辰莎莎一起坐在客厅喝咖啡聊天,倒也过得挺无忧无虑。

魏层善和杭熠见面的次数不多,他的作息很混乱,有时候天还没亮发现他出现在厨房里煮麦片粥,有时候半夜两三点钟看见他吃着泡面不知道在涂写什么东西,更多的时候魏层善只能看见他一脸漠然,安静地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画画。

完全没有看出房东所说的活泼,反倒觉得有些不容易亲近。

这和第一次见面时温和的印象出入了不少。

魏层善一直疑惑杭熠到底是干什么的,看起来不太像是学生,整天不是画画,就是抱着吉他坐在窗台上唱一些一听就感觉很小众的歌曲,说他是艺术家吧,又未免感觉太奇怪了。

饭桌上莎莎说:“哦,你问杭熠啊……他好像是写小说的?”

魏层善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瞪大了眼睛,“啊,写小说?”

莎莎点头,“我也不清楚,但是去年他出版过一本小说,主角是一个欧洲某国家的宗教徒吧,可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知道他在写些什么东西……吴辰你知道吗?”

吴辰一脸黑线,“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啊……那本书太**了,和亲妹妹乱伦什么的……那阵子杭熠还拼命逼着我说感想给他听,我压力真的很大啊……”

魏层善若有所思啊了一声,在心里断定杭熠是个很特别的人。

杭熠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事物,凭空在魏层善的世界里冒了出来,让他津津有味地去揣测关于杭熠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以此来消磨大把不知该往哪处用的时光。有这么特殊的一个人存在在自己身边,魏层善觉得连自己都可以变得别有意义。

那个人身上有着魏层善所没有,却又一直向往的拥有的东西。

早上打开房门,魏层善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从过道一直延伸到外面的客厅铺满了一地的画纸。

魏层善随手捡起了一张来看,背景是一片黑压压的森林,上面画着一只尖耳朵尖牙齿长着翅膀的恶魔,恶魔左手捏着一只咬了一半的番茄,右手握着一颗心脏,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到脖子里,分不清到底是血还是番茄汁。

……好像不太能明白这副画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好奇心的驱使下,魏层善又扫视了一下其他的画,风格却各不相同,有温暖系的,也有一眼看上去就很阴暗的。

魏层善生怕踩到画纸,小心翼翼地穿过过道,发现杭熠躺在客厅的沙发里,旁边放着的咖啡明明还在往外冒热气,人却是已经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洒进来,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正安静地睡在五颜六色的画纸里面,这样的场景实在很特别,魏层善下意识想要把它拍下来。

咔嚓一声。

杭熠缓缓地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魏层善。

魏层善这才察觉到自己忘关手机音量了,正在为此尴尬不已,杭熠开口问道:“我睡着了啊?”

“啊……是,是的……”

杭熠抓了抓头发,自顾笑出声来,“我刚煮了咖啡,可是太烫了,想等它稍微凉一点才喝的,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哈哈……”

魏层善心里紧张刚才的举动有没有被他发现。

杭熠对魏层善的担忧毫无知觉,见他手里拿着一张自己的画,说道:“不好意思,是不是影响你走路了?我这就收起来。”

魏层善连忙摇摇手,“没有没有,你画得挺好的。”

“你觉得好在哪里呢?”

“啊……这个……”魏层善没想到杭熠会反过来问自己,一时语塞,“呃,挺有趣的。”

谁知杭熠又问了下去,“哦,有趣在哪呢?”

魏层善左思右想,最后还是老实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杭熠笑了下,弯腰一张张捡起画纸。魏层善感觉自己的回答肯定让他失望了,想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种尴尬,于是便问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画铺在地上?”

杭熠嘴角微微上扬,边捡边说:“我昨天半夜不知道那根神经不对,突然想欣赏一下自己的画,然后就回房间把以前画的画全都拿出来了,这样铺满了一整个房间,顿时觉得特有成就感……”说完抬起头来,似乎不好意思了,对魏层善说:“你不用理我啦。”

魏层善蹲下来一起帮他捡画纸,补了句,“真的画得挺好的。”

“多谢。”

收拾完毕,杭熠拿起桌上那杯凉好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对魏层善说:“我去睡觉了,早安!”抱着一大叠画纸转身回房间了。

早上喝咖啡睡觉,该说他什么比较好?

等杭熠走后,魏层善拿出手机,调出刚刚拍的那张照片。

真的是氛围好到了极点的一个场景。

连带杭熠本人,魏层善都觉得异常美好。

 

陆立捷

晚上回来,魏层善看见吴辰莎莎和杭熠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莎莎一脸惊讶地问:“真的吗真的吗?陆立捷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之前不是还经常抱怨没工作接么……”

吴辰点头说,“他在网上对我说的,合约都签过了,千真万确。”

杭熠手里捧着杯子,在一边浅浅笑着,“都说了让他走是为他好嘛,你看,他走没多久就发达啦,窝在这里多没前途。”

“哪里没前途了?杭熠,不要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啊……对了,陆立捷向我打听你近况,还叫我提醒你按时吃饭……”

杭熠说:“你少理他。”

“他整天让我提醒你这个提醒你那个的,我都嫌他烦了,杭熠你能不能偶尔上线一次?他找不到你人经常来骚扰我让我很困扰的啊……我说他是你妈还怎么的,住这里的时候好脾气每天煮饭给你吃,走了还不忘管你。”

杭熠打了个哈欠,“你说得太对了,我也嫌他烦。”

莎莎不平道:“杭熠你别没良心啊,陆立捷对你好的我都被感动了!你说这么好一朋友你还嫌他烦……要是吴辰哪天对我这么好,我立刻就嫁给他!”

吴辰不平道,“莎莎你什么意思啊,我对你哪里不够好了?你不想嫁是吧,你说了别后悔啊。”

莎莎说:“你每次吃完东西都不洗碗!你看看陆立捷,不但煮东西给杭熠吃,还不让杭熠做家务……”

杭熠立刻打住他们,“你们吵架不要拿我和陆立捷说事,他纯粹是脑子坏了,不能和他比的。”

莎莎说:“我也觉得,杭熠,他对你那么好干嘛啊?喜欢你不成?”

吴辰搭腔道:“我早看出来了,陆立捷一定喜欢杭熠,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是看在人家这么好的份上,杭熠你就从了他吧。”

杭熠低头晃着手里的水杯,“其实你们都不知道啊,难道他一直没告诉你们吗?真正原因是我长得像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沉默一秒。

接着莎莎和吴辰都笑出了眼泪,异口同声道:“是上辈子投错胎的儿子吧!孽债啊~”

杭熠说:“你们挺有默契嘛,赶紧结婚吧。”

莎莎道:“我不啊,杭熠叔叔你都没结呢我急什么啊。”

“我也就大了你4岁而已,莎莎你叫得太狠了吧……”

吴辰马上应道:“对啊,杭熠叔叔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杭熠无可奈何地叹气,吴辰和莎莎笑作一团。

等笑完了,莎莎见魏层善回来了,主动打了个招呼,“你回来了啊。”

魏层善这会儿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不过吴辰热情地邀请道,“正好,一起煮晚饭吧,今天莎莎要炖猪骨汤,一起喝一点。”

魏层善连忙说好。

吴辰把头转向:“一起?”

杭熠摆手,“我下午出去吃过了,不饿。”

莎莎抢着说道:“杭熠肯定又会半夜起来吃泡面了!”

杭熠也没否认,“你们忙吧。”给自己重新倒满了一杯水,回房间了。

魏层善这时才问:“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啊?”

吴辰告诉他说,“就是在你前面住的那个舍友啦,叫陆立捷,是个设计师,S城马上要建一个最大的购物中心了,陆立捷会负责里面主要的设计工作。”

“哦,好厉害啊。”

“是啊,他人超好超好,这房子也是他主动提出要重新装修的,好多东西他买了都是给我们公用的,他住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很喜欢他。”莎莎说。

吴辰指着客厅的墙壁说:“那时候我和莎莎、杭熠,还有他四个人一起刷这面墙,又打又闹的,从晚上一直刷到第二天早上,然后一起出去喝早茶,喝完大家都困得要死,杭熠更夸张,结账的时候直接就靠在陆立捷身上睡着了,最后还是陆立捷把他抱回来的……那次真是笑得要命……我们都说杭熠太阳一出来就自动开启睡眠模式,到了大晚上再跑出来活动。”

莎莎感叹说:“真想念那个时候啊……陆立捷怎么说搬就搬了呢……”

魏层善听他们说着以前的事,想象杭熠靠在别人身上睡着的模样,又联系起了今天早上的场景,忽然有些羡慕起那个叫陆立捷的设计师。

来这一个月,他和杭熠才说了几次话,每次话都是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杭熠一直在魏层善的心中有着很特殊的位置,想要亲近却又不敢亲近。魏层善也说不上为什么会对杭熠这么地关注,虽然从头到尾也没好好交流过,但他只要一出现,魏层善就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魏层善想,要是将来可以和杭熠变成好朋友,他一定会开心很久。

 

去海边!

魏层善这几天十分头痛。

公司迎来了业务高峰期,每天忙得连吃饭都要顾不上了。很多文件在公司处理不完就不得不带回家接着做,还没加班费可拿。在连续几晚熬夜工作之后,魏层善感到心力憔悴。

不过却意外地增加了和杭熠见面的机会。

魏层善累了去客厅煮咖啡的时候经常可以看见杭熠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里专注地写东西。

可杭熠一直像是没看见魏层善似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着字符,眼睛不离小电屏幕。

这样一来魏层善也不敢贸然和他打招呼,煮完咖啡就自己回房继续工作了。两人持续着这种微妙的安静,直到有一天,魏层善在煮咖啡的时候,忽然听见杭熠说:“能不能多煮一杯给我?”

魏层善煮好一杯给杭熠端过去。

杭熠总算抬了头,接过杯子,温和地笑起来:“你每次煮咖啡,那香味都太诱人了……”

魏层善不好意思地说:“没打扰到你就好。”

“你最近好像都很晚睡觉?”

“哦,公司最近业务比较忙,每天工作都做不完,没办法。”

“辛苦了。”杭熠小口喝着咖啡,眼睛又回到屏幕上,若有所思。

“你也辛苦了……”

杭熠重新抬起头,“啊?你说我啊?我还好啦……心情好就多做点事情,心情不好就睡觉,没有很辛苦。”

魏层善问:“听莎莎讲你是写小说的?”

杭熠把枕在腿上的小电放到茶几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边喝咖啡边说道:“不是不是……千万别误会,那个只是写着玩的。”

“呃,那你是画家?”

“不是……那个也是画着玩的,偶尔配一两张插画,赚不了多少钱的。”

魏层善指指放置在客厅角落的吉他,“音乐家?”

这回杭熠大声地笑起来,“你高估了,我连业余的水准都达不到啦。”

“……”那你究竟是干嘛的啊?

魏层善刚想再问下去,杭熠反问道:“层善,你是做什么的?”

“我在K公司,刚去不久,还是个小职员。”

“哦,公司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说来听听。”

“哪来什么有趣的故事……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写报告。”

“也没什么不好啊,赶紧找个漂亮点的女朋友,人生大概就这样啦。啊,不对不对,我还没问过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没有……”魏层善否认道,“还没碰到喜欢的。”

杭熠歪着头,“一个人很寂寞的,你看吴辰和莎莎,多开心啊,你也找一个吧。”

魏层善脱口而出,“那你呢?”下一秒他就有些后悔了,这样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杭熠难得地愣了一下,垂着眼帘沉默了很久,说:“所以我很寂寞啊。”

魏层善见过杭熠微笑的样子,甜甜的很温暖,也见过杭熠不说话的样子,面无表情感觉有些冷漠,唯独没有见过杭熠现在这种表情。

“对不起,我只是随便问问……”

“没事,实话,我本来就很寂寞嘛。”杭熠淡淡地笑着,“谢谢你的咖啡。”

这分明是在下逐客令了。

来之不易的聊天机会毁了,魏层善只好说:“明天还需要咖啡吗?”

“嗯,好,谢啦。”

魏层善差点要感谢加班了。

从此以后,每天晚上,魏层善到了差不多的点都会去客厅煮咖啡,然后和杭熠聊上一小会儿当做休息。魏层善借此了解了杭熠很多的事情,比如说杭熠喜欢那张沙发胜过于他的床,比如说杭熠爱听摇滚乐,比如说杭熠的吉他是跟他以前的学长学的。

就在魏层善认为他们快要熟悉起来的时候,公司的繁忙期过去了,魏层善不用再加班到那么晚,也就突然之间没有了熬夜的理由,没有了煮咖啡的借口,没有了和杭熠继续交谈的机会……魏层善久违地睡了一个早觉,却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失眠了。

其实魏层善很想假装自己还要继续加班,出去为杭熠煮一杯咖啡,然后故作轻松地在一起聊天。

可他做不出这么虚假的事情。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和父母逼他相亲是一样的道理,他喜欢顺其自然,不喜欢刻意的安排。

同时,魏层善突然很困惑他要接近杭熠的理由。

这人到底特别在哪了?

魏层善恢复了正常的作息时间,奇怪的是,杭熠也不再熬夜了。

过了几天,魏层善做饭时听见吴辰在和莎莎说,杭熠这阵子心情似乎不是太好。

魏层善问:“他怎么了?”

吴辰说:“不知道啊,他说他写东西没灵感,又想出去旅行了。”

莎莎在一边说:“他上次不是一个人去旅行过了嘛,才过了一个多月,又没灵感了?他灵感是被他拌在泡面里吃掉了?”

吴辰煎着锅里的鸡排,“谁知道啊,这次他说不想一个人去了,想拉上我们下周末陪他去海边看日出什么的……”

莎莎调出手机里的日历看了下,“下周末?不行啊,下周末你不是有考试么?”

“所以被我拒绝了啊……看日出之类的,不觉得玩浪漫过头了吗?再说天都转凉了,海边冷得要命,又要赶早起床,很痛苦的啊。”

莎莎不高兴地说道:“你这个人太没情趣了!那我陪杭熠去海边好了,你就安心考试吧。”

“莎莎你再说一遍!”

莎莎哼了一声,“我要和杭熠去海边看日出!”

这时杭熠从房间里飘出来了,脸色看起来不是太好,听见莎莎的话倒是打起精神笑了一下,“哇,莎莎,你真主动唉,约我单独去海边什么的……”

“那是,我最喜欢杭叔叔了嘛!”

杭熠从柜子里翻出一盒泡面,“总是被你们两个小混蛋这么叫,我都感觉自己老了。”

杭熠是那种看不出年纪的长相,似乎从20岁到30岁都可以是他现在的样子,可魏层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像要比自己大上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