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自从季涛见到秦博,他就觉得自己病了

心理医生攻X小学老师受

季涛病了

 

如果杜雷不是季涛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如果不是杜雷硬要他来听这个讲座,季涛是不会遇到秦博的。

自从季涛见到秦博,他就觉得自己病了。

不管做什么脑子里总是会出现秦博在台上自信地讲话的样子,笑的样子,碰到有难度的问题时皱眉思考的样子。眼神偶尔会从他身上一瞥而过,想到这季涛就感到心脏猛跳了几下,不觉在心里骂自己,什么年纪了,还搞得纯情得跟小姑娘似的!!

季涛是S市本地人,大学一毕业就由学校分配到S市一所小学教数学。在学校的人缘因为他乐观开朗不拘小节的性格出奇的好,就连学生也能和他打成一片,在加上他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还像个20刚出头的学生,学生都很喜欢上他的课,这几天季涛上课都心不在焉的,马上就有老师来关心了,“哎,季涛你是不是遇到感情问题了?”那是带同一个班的林老师。

埋头在学生的作业本里的季涛头也不抬,“没有。”

“没有?不会吧,说说嘛,是什么样小姑娘?长好看不?”富有八卦精神的林老师哪那么容易放过季涛。

季涛歪头想了想秦博模样说:“很认真的一个人,长得,很标致。”

“哦,给林姐姐说说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还不认识我。”

“不会吧!季涛!你……”林老师还想说什么刚好上课铃想起来了,于是扔下一句,“等我回来,给我说说,林姐姐挺你!”就收拾教案就离开了办公室,下节正好有他的课。

林老师一走办公室就只剩下季涛一个人。看着一道题也没看进去的作业本,季涛叹了口气,想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果断抓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杜雷的电话,在被杜雷盘问了N久之后要来了秦博工作的医院地址。

下午没他的课了,季涛请了假就来到秦博工作的医院,却被护士拦了下来,“先生,请问您有预约秦医生吗?”

“额,没有。”

“不好意思,秦医生要预约才能见,请问您要预约吗?”护士礼貌的问。

“不,不用了。”季涛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病人开始后悔这么冒冒失失没什么理由的就来找秦博,幸好没见到,不然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总不能一开口就问人家愿不愿意和自己谈吧,这样秦博还不把自己当成来找他看病的病人。

季涛泄气地甩甩头转身离开医院。

不管什么事季涛都用顺其自然的心态的去面对,当初知道自己的性向时,虽然一开始也有惊讶过,但之后觉得自己除了喜欢的对象和一般人不一样外也没什么不一样的,也就顺其自然了。之后几年虽然又遇到有好感的对象,但是与对方做朋友相处下来知道对方是直的就不会再抱有那种想法,就因为有好感,自己也不能自私的要对方也和自己一样。季涛一直觉得感情不能强求,但是遇到真爱就一定要牢牢抓住。

这回对秦博,他有种吃准是他的感觉,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万一秦博……

季涛抓抓头,不再往下想,加快了去车站的脚步。

最近的天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还阳光明媚的一会儿就能下起雨来。

季涛跑到一家超市门口,抬头望望天,这种太阳雨下一会儿就能停了吧。想起好久没来超市了,就想顺便去超市逛逛好了。

挑了一些家里需要的东西,一些零食,季涛来到水果区认真挑选着水果,忽然感觉到前面那个身影有点熟悉,仔细一看,不就是秦博嘛。旁边,还有一个抓着马尾辫,打扮长相都挺可爱的女生,两人正在挑芒果。

真是温馨又和谐的场景。

季涛苦笑着摇了摇头,抓了几个苹果就去前台结账了。

从超市出来,雨果然已经停了,阳光还是一样灿烂,照得人睁不开眼。

超市不是离家近的超市,季涛拎了两袋子东西乘了半个钟头的车才到家,打开门,换了鞋,袋子扔桌上,进了卧室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想着刚才在超市看到的,眼角有点酸酸的感觉,季涛翻了个身子,把脸埋进被子里。

秦博,秦博,秦博,秦博,秦博。

念着这个人的名字,真的觉得好难过。

什么都还没有做,就突然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有点不甘心啊。

想着想着,季涛就睡着了,醒来已经天黑了,还是被杜雷的电话吵醒的。

季涛吸吸塞住的鼻子,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和杜雷打完了电话。

下周六,高中同学聚会,听说发起人是当时一个成绩不怎么好的同学,季涛有点想不起那人的名字了,这个人后来被家里安排去了国外,没想到在国外倒是过得风声水起,今年年初才回的国,一回国就去了母校见了当时的班主任,于是就到想搞个聚会,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找齐联系方式。这不,联系上季涛还是通过了三层关系,杜雷和季涛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杜雷又和班上另一个人关系挺好,那时候经常一起打篮球,于是这几年还有一点联系,那人又和这个聚会的发起人关系不错,于是就帮他联系的杜雷,杜雷又联系了季涛。

其实一开始想拒绝的,高中同学毕业后,大家都分散到了世界各地,就算那时候关系再好,这么几年也早就不联系了,除了杜雷,季涛对其他人几乎没什么印象了,想到到时候见面了,人家记得他,而他却不知道对方是谁那多尴尬啊,再想想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凑齐这么些人,这次不去,可能就没机会再见了,就答应了下来。

吃了晚饭睡了一觉隔天起来,季涛就像什么也发生过,照样到学校上课,和学生同事开玩笑聊八卦。

好吧,人家既然有女朋友,自己也别犯贱一样往上凑了,幸好还什么都没做。

那个当时一心要帮季涛追女朋友的林老师问了几次季涛,觉得季涛真放弃了,开始一个劲地给季涛介绍女孩子,应付躲着林老师还花掉季涛一大半精力。

不知不觉就到周五了,中午季涛就被大白天闲着的杜雷抓去买衣服,说什么见老同学总要穿体面点,不能让人家小看了咱们。

其实季涛倒是无所谓,但还是舍命陪君子买了套西装,花掉他几乎一个月的工资,有点心疼。

买完衣服回到学校,居然看到秦博站在自己班门口,身边站着自己班上的一个小男孩,季涛记得他叫季节,倒是和自己同姓。旁边还围着几个老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季涛衣服都来不及放下就上前询问。

作者有话要说:狗血的戏码,误会~

------

                  季涛懊恼了

 

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季节今天带了PSP来学校,没想到才半天工夫就被偷掉了。小子哭闹着一定要找到,还打电话叫了家长来。

季节一手抓着秦博的衣服,低头抽泣着,秦博则是一脸无奈。这会儿季涛再瞧着这小子,和秦博还真有点像。

鄙视了自己一下,这时候居然还有功夫想这些有的没的。搓搓手蹲在季节面前,“季节,来,是男子汉就不要哭了,下午的课你就不要上了,回家休息好吗?放心,老师一定会帮你把PSP找回来的。”

“季老师,那你要说话算话。”季节乖巧地点点头。

“嗯,老师一定说话算话。”

“谢谢老师。”

季涛伸手帮季节擦干净了眼泪,站起身来看向牵着季节的秦博,“您是?”

就算心里猜到了,还是不死心的问了。

秦博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在口袋响了起来,秦博摸出手机,放开了牵住季节的手,朝季涛礼貌的笑了下,转了个身接通了电话。

“现在有点事。”

“知道了,等这边处理好了马上赶过去,可能会迟到一会儿,你帮忙安顿一下。”

“什么,你没准备?我也没准备衣服,只能来的路上去买一套了。”

“嗯,挂了。”

即使只听到一半的电话,季涛也了解到了秦博这会儿有急事。

秦博挂了电话转过身对季节说,“叔叔现在有急事,我打电话给你小姨,你乖乖呆在学校等小姨来接你知道吗?”

季节点点头。

听到秦博的话,这会儿季涛才恍然,自己真是误会了秦博了。

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还以为季节是秦博的小孩,真有点受不了自己瞎想程度,根本就不同姓也能想到这块去。

“那个,你有急事?”

秦博对上季涛小心翼翼的询问,想了一会儿,淡淡笑了下,“嗯,一点半在S大有个讲座。”

季涛看了眼手表,离讲座开始还有20分钟,从这里到S大快一点也要30分钟左右,而且刚刚听秦博讲电话,好像还没准备衣服。

看了眼秦博,果然他今天穿得确实和那天讲座上不一样,偏休闲,再看看自己的身形,才开口,“你不介意的话,我这边正好有一套西装,是刚买的。”

秦博正在看手表,注意到季涛手上拎的某个牌子的袋子,时间也确实挺紧的,来不及他推辞,秦博接过季涛手中的袋子,对季涛点头道谢,顺便在口袋里掏出名片夹,递了一张给季涛,又让季涛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交代了句会让季节的小姨来接他,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捏着手中那张薄薄的名片,看着名片上的XX医院心理医师秦博,季涛还是有点欣喜的,特别想到到时候还衣服还能见到秦博,季涛的心情就出奇的好。

牵着季节到自个儿办公室等季节的小姨来接他的一会儿功夫,季涛就从季节的嘴里不知道不少关于秦博的事。

比如,季节的爸爸是秦博的表哥,这几天季节的爸妈出去游玩才把季节托付给秦博带几天。

比如,秦博有个妹妹,就是那位小姨,叫秦柔。

比如,秦博还没有女朋友。

光这一条就让季涛兴奋了半天。

刚以为自己没什么希望了,都已经做到了放弃的程度,却一下子让他再次尝到了希望的滋味。

不过,季节这么确定的说秦博还没女朋友,季涛就想起那天超市里和秦博一起的女生,不是女朋友的话是谁?

不过这个疑问在那个小姨的到来之后就揭晓了。

秦柔,秦博的妹妹,那天超市里的女生。

第二天同学聚会,季涛的衣服借给的秦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随便套了件就出门了。

坐公车到了地点,进了包厢看了一圈,大半的位子都已经坐满了,找到杜雷的位置就直接坐到了杜雷的旁边。

“咦,你怎么没穿昨儿买的那件?”杜雷问道。

“不小心弄脏了,送去干洗了。”季涛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不一会儿,人都到得差不多了。

和杜雷隔了一个位子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开始讲话,看来他就是那个发起人,季涛仔细瞧了几眼,还是没想起来这人的名字,便拉过边上的杜雷小声询问了下,才知道这人叫张越,一板寸头,长得挺黑的,和他那人高马大的身材倒也挺和谐,季涛看着还算顺眼。

虽然几年不见,但是大家见了面记起各自是谁,在加上张越带头一个个敬酒,酒一喝开,气氛热闹起来。

敬到季涛这儿,看着氛围也不好回绝,只得意思意思喝了口就放下酒杯,这下张越不肯了,说什么这分明就是不给他这个面子,四年同学都白当了,其他人和跟着起哄。

说得季涛也觉得不好意思,一仰头,就把酒给干光了,喝得太急,咳了几下。忙吃了几口菜压压。季涛当这小学老师,周一到周五就是给小孩子上课,周末就是宅在家里,这种聚会一年难得有一次,加上本身体质就不怎么好,所以不怎么喝酒,也不抽烟。

季涛自己也知道自个儿的记性不好,和大家一起聊天就怕说错话,所以一个人埋头吃着菜,正吃着,一杯橙汁就递到自己面前。

抬头瞧瞧,不就是张越嘛。想想当时自己和他的交情应该也只到看到了打个招呼的程度吧,不然也不会想了这么久都没想起来人家的名字。刚刚还硬是让他喝了一杯酒,这会儿看他倒是对自己一副很关照的样子,大概也是过意不去吧,面前只有酒杯,菜吃得干了,季涛也不能喝酒,这杯橙汁递得倒挺及时的。

季涛接过橙汁冲张越点头笑笑,就喝了一大口。

一群男男女女闹哄哄吃完了一顿饭,时间就已经不早了,季涛想着终于能回去了,人家却不如他的意,张越一提出接下来去KTV,一伙人就风风火火地转战去了就近的一家KTV。

到KTV,根本就是换个地方喝酒嘛!

季涛不敢兴趣,就坐在一边吃吃水果,看人家闹,很快就把自己面前的那盆哈密瓜给吃完了,瞧着桌子另一边的那盆西瓜,也不好意思去拿。

唱完了一首歌的张越回座位时,看看被季涛吃光的那盆哈密瓜,拉过那盆西瓜就坐到了季涛边上。

看张越一脸好笑的表情,季涛倒也不客气,抓起一片西瓜就啃起来。

“听说,你现在在做小学老师?”张越问。

“对啊,怎么了?”刚吃完一盆哈密瓜,现在又吃了片西瓜,已经吃得很饱了,季涛擦擦嘴,把那盆西瓜推到一边,“我还以为再见到你,你已经是有房有车的大老板啊。我记得你成绩很好啊,考上了S大,却只是做小学老师不会觉得委屈吗?”

“你高看我了,小学老师也挺好的。你呢?肯定比我混的好吧。”

“还好,公司刚刚在起步阶段,说起来,我现在在做一个项目,正好和你的专业对口,季涛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做我的合伙人。”

原来是想拉我合伙。

季涛笑着摆了摆手。

“为什么?待遇方面,你放心,一定比你待在小学要好。”

“不用了。”

看季涛没什么意愿,张越也不强求,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对季涛说,以后要是有什么要帮助记得找他。

从KTV出来,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季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短信。因为上课手机从来都是调得静音,忘记调回来,刚刚那种气氛自然不会注意到手机。

季涛一阵懊恼。

五个未接电话,都是秦博打来的。

翻开短信,两条乱七八糟的广告短信后面就是秦博的两条短信。

第一条:季老师,衣服已经干洗好了,你现在有空吗?我来还衣服。

第二条:季老师,要不然我下礼拜让季节带去学校还你好了。

------

                  季涛迈出了感情上历史性的一步(虽然是他自己认为的)

 

季涛二话不说就回拨了过去。

听到嘟嘟几声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太晚了,秦博会不会已经睡了,想挂了,电话却接通了。

“喂,季老师吗?”秦博的声音低低的传过来,说不上磁性但是用季涛的话说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嗯,秦先生,如果你明天有空的话,可以来还我衣服。不用麻烦季节了。”季涛快速的讲完,只等秦博的回答。

那边停顿了一下才答道,“可以。”

“好,那明天在S大附近的那个超市见可以吗?你几点可以?”

“嗯,三点半吧。”

“好!”

“晚安,季老师。”

“晚安。”

挂掉电话季涛高兴地直想吹口哨。嘴角抑制不住心里的欣喜,咧的大大的。

第二天季涛早早的起来去理了个发,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都没有一件满意的可以让他穿着去见秦博,最后还是卫衣配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年轻又有活力,不过,秦博会不会觉得这样很幼稚?

磨蹭了很久,才出门。实际上季涛出门的时候才两点半,到那个超市只需要半个钟头左右啊。

三点一刻的时候秦博开着他的车到了。

秦博对季涛招了招手,“上车吧,季老师,为了谢谢你借我衣服请你吃顿饭应该不会推辞吧。”

季涛当然不会推辞,他还巴不得能和秦博有多一点时间在一起。

两人一起到了一家小饭馆,等菜上来的时候季涛想着的活跃气氛,没想到秦博倒是先开口了。

“季老师是大学刚毕业吗?”秦博会这样认为怪只怪季涛长着一张和同龄人比起来稍显稚气的脸,偏偏几年了还没变过,再加上今天穿着确实太学生气了。

季涛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从S大毕业就在小学教书,已经教了四年了。”

秦博喝了口茶来掩盖他嘴角的笑,“看不出来啊。”

果然被认为幼稚了吗?季涛干笑着抓抓头发。

“季老师也是S大毕业的?那我们挺有缘的,我也是S大毕业的。”

“是吗?我06毕业的,你呢?”

“比你早两年。”

“原来是学长啊。”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还好这顿饭吃的还算融洽。

吃完饭,季涛借口刚吃完饭应该走走好消化,那家饭馆离S大不远,两人便一路走到了S大,走在校园里,怀念起大学时光。

“以前和寝室里那帮人在这边湖里钓过鱼。”季涛指了指那片湖。

“那有钓到鱼吗?”

“没有,还被养花的那个老头子发现了,骂了一顿,哈哈,好傻啊。”

“以前是因为年轻,现在再干这种傻事才真傻。”秦博走到湖边的木椅坐下。

“那你以前有干过什么傻事吗?”

“当然有,比如在假山那烤地瓜吃。”

“哈,真的啊。”

“是啊,很香很好吃。”秦博看了看手表,“不早了,回去了吧。”

虽然季涛还想和秦博多呆会,但想到感情什么应该要慢慢来,怕表现得太明显太急切会让他厌恶也就答应回去了。

两人走去停车的地方路过一电器城的时候,季涛想起一件事,叫住了秦博,“你知道季节的那部PSP是什么样的?”

见秦博不解的眼神季涛解释了一下,“我想拿掉季节那部PSP的小孩也只是喜欢而没人给他买才会这么做,明天我去班上说一下我想他如果知道做错了就回来找我吧,那样的话我就用部新的PSP把季节的那部还回来,如果没来找我,就买部一模一样的给季节吧。”

秦博了然的点点头,“那应该我来买,小节怎么说也是我侄子。”

季涛摇摇头,“不用了,我答应过说会帮他找到他那部的嘛,我买就好,你不要和我争,季节是我学生啊。”

秦博轻笑了一声,“好吧,你这个老师当的还真是负责啊。”

进了电器城,秦博帮季涛挑了那部和季节一样的PSP,买完出来,天已经黑了,回到停车的地方秦博说要开车送季涛回去,季涛也就不拒绝了。

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回想起刚刚和秦博相处的经过,乐的季涛在床上直打滚,也睡不着,干脆起来上了下网。

登陆了QQ看到好友杜雷在线,点开对话框。

季涛:嘿,在不?(大笑大笑大笑)

杜雷:在,有什么好事?瞧你乐的。

季涛:兄弟我在感情上终于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了!

杜雷:秦博?

季涛:哈哈,是的!

杜雷:好啊你,抢我偶像!说说怎么样的一步?

季涛:我还要谢谢你,因为你才见到他。今天和他一起吃的饭,还散步了,他还送我回来。

杜雷:他知道你……?

季涛:不知道。

杜雷:那这也不算什么啊,普通朋友都能干的事啊,不过要他是一直的呢?

季涛:不知道,反正我不管,我要追他!

杜雷:你这人,随你,只要别让自己或者我偶像受伤就行了。

季涛:当然不会!我那么喜欢他!

杜雷:(晕)加勒个油!睡觉了,晚安,白白。

季涛:晚安。

周一季涛刚到办公室,林老师就蹭过来,“小季啊,还没找到女朋友呢?”

“干嘛?”

“我有一朋友,长得不难看,也是老师,初中,音乐老师,见见不?人小姑娘条件很好哦。”林老师一副推销产品的样子。

季涛放下整理好的教案,对林老师笑笑,“现在没有,但是不久就会有了。”

“啊,你又有喜欢的小姑娘啦?”

“不是又,一直是那个。所以不劳林大媒人啦。”

“吃不消你,好吧,不给你介绍小姑娘了,以后找不到女朋友也别来找我了。”

“好的,谢谢。”

上课铃响了,季涛带着教案离开办公室。

中午季涛正在办公室批作业,传来几声敲门声,接着是一声报告。

季涛抬头看看,是自己班上的李一伟,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走到季涛办公桌前轻轻叫了声季老师,从身后拿出季节的那部PSP,低着头不敢看季涛只是认着错,“季老师,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果然今天上课时说的那番话还是起到作用的,季涛记得这个李一伟在班上不是很活跃,不声不响的坐在后面,成绩倒也不差,算得上中上,但是听说家里好像有点贫困,想到这里,季涛笑笑,“李一伟,只要你知道错了,老师不会怪你的。”

“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

“嗯,老师看得出来。那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这部PSP?”

李一伟咬着唇,点点头。

“那好,下周就期末考试了,如果你能考到前十名,老师有奖励哦。”

“老师……”

“你告诉老师,能不能考到前十?”

“能!我会努力的!老师!”

季涛摸摸李一伟的头,“好了,回去吧,这件事,我不会和季节说的,这是我们的秘密好吗?”

“嗯,老师再见。”

李一伟前脚刚走出办公室,后脚门又被推开了,“季涛,做你的学生可真开心,你真是史上第一好老师啊。”

季涛抬头看向那个站在他办公桌前高大的身影。

张越,他来做什么?

------

                  季涛,你现在是在卖萌吗!

 

“喏。”张越把一包东西放季涛办公桌上,不客气的从旁边拉了个椅子坐下来。

季涛用眼神询问,“什么东西?”

“茶叶,安溪铁观音。客户送的,我又不喝茶,拿来给你,你经常讲课应该多喝茶。”

“谢谢啊,不过我也不喝茶。”和张越不是很熟,这会儿莫名其妙送他茶叶,季涛会接受才有鬼吧。

“不喝也没关系,你拿着好了,我留着也没用。”

“……”拜托,我留着也没用好不好!季涛无语。

“好啦,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下次约你吃饭。”说完不等季涛说什么就潇洒的走了。

搞什么啊!我和你熟吗?

季涛看着拿包茶叶不知道怎么办,正巧同一个办公室的李老师刚上完课回来,教案和茶杯往桌上一放。季涛眼睛一亮,“李老师,我这有包茶叶,我不喝茶,送你吧。”

“真的啊,谢谢你啊季老师!”李老师一看就是爱喝茶的人,抱着那包安溪铁观音爱不释手。

周六,季涛再次来到秦博工作的医院。

“我要预约秦医生!”

“您好,秦医生周末不在医院哦,您要预约秦医生的话只能定在下周三咯。”

“为什么?”

“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秦医生可不是一般的心理医生,要预约我们秦医生的人都快排成一个连了,秦医生那么忙,不可能每天都见病人吧,给你排下周三已经是……”

季涛连忙打断护士小姐的话,“好了,好了,下周三就下周三。”就怕再不阻止护士小姐说下去,她能说上一个下午茶的时间,而且一直听护士小姐叫我们秦医生,我们秦医生有点不爽。

“秦医生,我病了~”

“怎么回事?”

“秦医生,自从见到你我就觉得自己不可自拔的病了~该怎么办?”

“所以,你应该出门左转下楼,大厅挂号。”

“可是秦医生,我的病只有你能治啊~~秦医生~~”

“啊呸呸呸!要不要这么恶心啊!”季涛敲敲自己的脑袋,制止这种无趣的幻想。

撑着脑袋,盯着电脑桌面,叹气,“到底该怎么说比较好呢?”

不如上网问问?

季涛快速打开几个网站论坛,放上自己的情况,发帖。

接下去就是无聊的刷新刷新刷新,很快季涛发的贴下面就有人回复了。有回复,凑热闹居多,真正在出主意的少数,还是有几个的。

路人甲:LZ打算装病GD人家X医生虽然行得通,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呢?

某某某:LS的,LZ不是说了X医生是心理医生嘛,装心里有病难度不大,其实LZ确实可以用这招,LZ本身不是就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吗。追人不是就是通过各种办法各种途径了解他,接近他吗。

路人甲:如果X医生真的用心想治好LZ怎么办?

某某某:这哪有的治,天生的,没办法。然后LZ没事在闹点小麻烦事出来让X医生操心,无时无刻出现在X医生的视线里,生活中,让X医生慢慢的对你上心了,再找一个时机告白不就行了,LZ觉得呢?

无聊的人:插,但是同性恋是不是心理病呢?

某某某:以前是,现在不是。LZ就说自己不知道嘛。不管是不是都能去看心理医生吗,咨询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