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


┊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梦起南风2-易水畔的雪


作者:白玉千羽


文案:


     一个喜欢喝酒唱歌,

一个喜欢喝酒击筑。

他很无聊,在他眼里甚至可以说是无耻。

他很沉闷,在他眼里甚至可以说是闷骚。

一个统御天下,

一个征战沙场。

他高高在上目空一切,

他位高权重默默无声。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轲×高渐离 ┃ 配角:秦始皇,蒙恬,太子丹 ┃ 其它:秦朝,荆轲刺秦,易水寒


==================

☆、易水畔的雪1·初相识


燕国酒肆中,灯火最为明亮的位置,一名男子正全神贯注地拨着琴,琴声空灵飘逸,余音袅袅。


周围喝酒的听客陶醉于琴声之中,细琢品听,仿若置身九天之外,全没了千丝万缕愁绪。


在这凄凄风雪之夜,倾听耳边优美的旋律和品尝手指酒杯中清冽的酒水,别是有一番独特滋味。


再看那击筑拨琴的男子,眉清目秀,面如冠玉,一双静如止水的眼睛晶莹透澈,纤长的手指按着琴弦,执着竹尺敲击成乐。衬着昏黄的火光,那画面竟显现出虚幻般的唯美。


——


高渐离忘我的敲击着熟悉的曲子,完全不去理会周身的事物。自小他的性格便是如此,不管身外繁华喧嚣,沧海桑田,他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曾踏开过一步。对他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他手中的这把琴,其他的都恍如过眼云烟,很少能入得了他的眼。就算是除了琴以外的东西,也只有和琴有关的事物才能激得起他的兴趣。


外边寒风刺骨,雪花飘飘洒洒。路上行人很少,地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踩在上面唦唦作响。


雪中琴,是再好不过的配景。


这时候,酒肆为了阻挡风雪而紧闭的木门被一名男子狠狠地撞开,正在喝酒听琴的客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门口,看着那个被风雪洗礼过的男子。男子手中握着一个酒罐子,杵在门中央,他的脸色红润,表情茫然……


众人在心里嘀咕,原来是一醉鬼。重新回到美酒和琴声中,不再理会那名突然闯进来的男子。


男子两步一摇地踱进屋,扫视一圈,然后眼睛直勾勾的锁住了屋子里最独特显眼的那个人——高渐离,一名琴师。好像所有人都在看他的时候就他还在兀自拨琴,眼睛连抬一下都没有。真是有趣的人!值得他深交结识,一探究竟。


男子晃晃悠悠地走到距高渐离最近的那张桌子,坐下,然后从筷筒里边抽出一双筷子敲击着桌面,大声呼喝道:“小二,给我上一坛你们店里最好的酒!”


过不多时,店小二肩扛酒坛子步履轻盈地走来,吆喝着:“酒来啦!”


还在击筑的高渐离眼睛终于抬起,瞥了一眼店小二,复又回到琴上。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可逃不出男子的眼睛。男子嘴角上扬,心里默道,这还真不是个普通的琴师啊!


男子斜眼看着小二给他摆上酒碗,然后斟酒。清澈的酒水哗啦啦的倒入碗中,荡漾着倒映出小二异样阴邪的眼睛。


“客官,请。”


男子执起酒碗,一仰脖就要来个爽快的一口干,这时,从斜边上射出一根透着寒光的弦,‘嘭’一声射穿了男子手中的碗,酒撒了一桌子。众人应声回头,惊讶的看见被酒水浸透的桌子上冒着水泡,还散起一阵阵白烟。小二双目圆睁,脖子上一根穿透的琴弦,鲜血延着琴弦和脖颈流了一地,红的触目惊心。


大伙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四周里突然蹿出了一群面露凶光手执兵器的恶徒,围住了高渐离和那名陌生的男子。看这阵势,这群恶徒八成是杀手。


酒客们反应过来,忙慌里慌张的向外逃窜。


男子回头看了眼高渐离,只见高渐离手中斜抱着琴,一手支琴,一手抚弦。琴上本有十三弦,如今却少了一弦。看来武功不算低!


“你们真是够黏人的,甩了你们那么多次你们还能跟上来,如此不离不弃的追求我实是三生有幸啊!”男子喝了一口自己带来的酒,开心的说道,完全没有深陷危机的觉悟。


那群杀手可不吃他这套,二话不说抡起武器就向男子扑去,无辜的高渐离也被牵连进来——他们把高渐离当成了男子的同伙。


男子反手压制住一名脸上有刀疤的杀手,笑着提醒道:“刀可不是这么砍的,莫非你其实不会使刀?”


以刀疤男为支点,抬起双脚对着迎面而来的两名杀手来了个漂亮的连环踢,两人被踢出门外躺死在雪地中。接着手刀一落,刀疤男也跟着倒地不起。


再看高渐离那边,他将手中琴旋转起来,抽出藏在琴座中的青铜剑,与杀手过招,剑像雨点般落在杀手身上,速度惊人,剑剑毙命。没几下子就结果了几个。


待到酒肆中的打斗声结束,大街拐角处也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


高渐离擦拭干净剑上的血污,收剑回琴座,把琴小心的包裹进一匹绣梅花的布中,绑到背上。“酒客叫来了官差。”


男子看着高渐离,不以为然的笑笑,然后喝了一大口酒,“不够爽!”


“你干什么?”高渐离不悦的瞪了眼男子抓着自己手臂的手,想拽回来,但男子的力气奇大,想要挣脱还真不容易。


男子把喝空的酒罐子往腰上一揣,将高渐离拽到身边,顺手捞了一坛酒就往外走,边走边对身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高渐离说道:“我看你这人还不错,想和你交个朋友。”


高渐离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可我不喜欢交朋友,而且我看你很不顺眼。”


“多看我几眼就顺了,像我这么英俊又潇洒的男人,谁不对我心存爱慕。”


“少臭美,我不喜欢男人。”


“呵呵,我也不喜欢。反正不管怎么样,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哼,莫名其妙的家伙……”


“这算是抬举吗?”


“你少自以为是了。别拉着我,我自己会走。”


“我偏要拉着你,告诉你,兄弟,我要拉着你一辈子,死也不放手!”


“恶心!”


“就算恶心,那也只对你!哈哈哈哈哈!!!”


男子仰天大笑,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侠义之气。高渐离不禁观察起眼前这个看似少根筋的家伙来。言行大大咧咧,动手比动脑快。身手乱中有序,序中混乱,让人无从猜透。即便被杀手追杀仍能洒脱不羁一味顾我,将生死置之于度外。跟陌生人完全就是自来熟的性格,看样子好像还嗜酒成性。表面上烂醉如泥然而大脑却能清晰地进行判断,可见他的伪装不是一般的好。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究竟会是谁?


☆、易水畔的雪2·入燕宫

作者有话要说:嗯,以后更新都会稳定的~~~这是我森情的誓言!!!


“你叫什么名字?”高渐离问。


男子回头,指指自己,反问:“你是在问我吗?”


“你觉得除了你,身边还有其他人吗?”


“我以为你不会搭理我,所以自然想不到你会问我。”男子用牙齿启开酒坛子的封口,灌了一大口酒下肚,悠哉的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荆轲。你也可以叫我次非。”


“你就是卫国的荆轲?”高渐离惊讶道。


荆轲是卫国有名的刺客,传闻他为人慷慨侠义,好打抱不平,是好侠之人口中传唱的英雄。


高渐离深感怀疑,眼前这痞气的家伙真的是荆轲?


“你真是荆轲?”


“你可以怀疑我不是,但我却可以非常确定你就是高渐离。”


“你早就认识我?”


“燕国第一琴师,天下谁人不知?”


“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荆轲突然停下脚步,高渐离差点就撞上他的背。


“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荆轲眼睛望着前方,沉默不语。


“喂!你怎么了?”


荆轲忽然转身,环住高渐离的脖子,凑近了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是徒有虚名……只有你,才能敲击出那么灵动好听的旋律。”


“你……”


时间犹如静止了一般,两人四目相对,任雪打湿了彼此的眼睫。


——


荆轲和高渐离自认识之日起,便感情深厚,形影不离。实际上,是高渐离走到哪儿,荆轲就跟到哪儿。高渐离于酒肆中击筑,荆轲就用竹筷子敲击酒杯以歌来和。虽然荆轲举止夸张,唱歌的时候也好像是胡乱开唱,却也与高渐离的琴声旋律相称,不失分毫。一曲一和时,荆轲还会趁机蹭酒客的酒喝。由于荆轲谈吐幽默,性格豪爽,酒客们也乐得赏他酒喝。


可荆轲欢脱了,高渐离就头疼了。因为每到离开的时候荆轲总要醉死在酒肆中,高渐离必需得一个人把他拖回落脚处,必需是他一个人,如若叫别人来帮忙抬他,他就闹腾开了,又是砸东西又是爆粗口地耍酒疯。


“我说,你唱歌还挺有一手的。这么久了,都没见你唱重样过。一首曲子,你可以变出好几种唱法。”


荆轲拨了拨额前的头发,潇洒的说道:“嘿嘿,崇拜我了吧!”


高渐离‘啧’了一声,表示非常的不屑。“如果你的脸皮不要这么厚,其实你还是挺不错的一个人。”


“哦?渐离啊,你这是口是心非吧?心里其实早就对我仰慕已久,又何必说的如此扎人呢?”


“你妄想了。”


转身专心擦自己的琴,坚决不再理会那厚颜无耻的‘刺客’!并深深为自己刚刚赞美了那家伙而后悔不已。但是过没一会儿,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似是关心地道,“对了,以后喝酒不要喝那么多,我懒得抬你!”


——


时间慢慢地过去,后来有一天,高渐离第一次发现荆轲不在自己身边。


之后他知道是燕国的田光向燕太子丹举荐了荆轲。然后,那个无耻之徒就成了太子的上卿。再然后,荆轲把自己也带进了太子宫。


他只知从此便可以借着太子的赏识平步青云,实现伟大抱负。但是高渐离比他看得还要清楚,伴君如伴虎,何况太子燕丹的为人优柔寡断,太过自我。荆轲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但他能说什么呢?他那么开心,他又何必去扫他的兴?大不了,有什么事他和他一起扛着。


不过,不管是荆轲,还是高渐离,他们都料不到,纵使自己如何天下无敌,所向披靡,终究敌不过命运的戏弄。这一进宫就是海深难回,而他选择跟随他,亦是万劫不复。


——


曾听说,太子燕丹在赵国为人质子的时候与出生在赵国的嬴政相遇相识,因为境遇相同惺惺相惜,于是结下兄弟之谊。后来,嬴政回了秦国并当上秦王,太子燕丹不久之后也转为秦国的质子。太子燕丹请求嬴政念在当年兄弟之情上放他归国,但嬴政却突然翻脸,说出“寡人到死都不会放你走”的话,对他极尽百般羞辱。太子燕丹心灰意冷之余,自己逃回了燕国,嬴政知道后自然非常生气。从此嬴政和太子燕丹便成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敌人。


太子燕丹怨恨秦王这件事众人皆知。高渐离时常在想,暴君如嬴政,只有他负天下人,哪容天下人负他,如果他真的不念及兄弟之情,为何不杀了太子燕丹来的直接干脆,却偏要想尽办法留住他,还发誓‘到死也不放他回燕国’!他们之间的纠葛远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简单。或许太子燕丹对于嬴政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不然他也不会做出如此不同寻常的选择。


他和荆轲呢?两人之间存在的到底是友情呢,还是别的?如果是友情,为何会暧昧不清?若说是爱慕之情,为何又不曾说过一个爱字?他本就是被逼着和他结为兄弟好友,为什么现在却有种离不开了的感觉。他习惯了他长期握剑而长着厚茧的手牵着他的手,他习惯了他用炽烈的眼神看他,他习惯了他说一些乱七八糟的惹他羞愤的话气他……习惯这种东西一旦成了瘾,就是毒药,怎么解也解不掉。


荆轲啊,荆轲,我高渐离该何去何从?


遇见你,是福,是祸?


——


“渐离,渐离!”


大清早的,高渐离还缩在被窝里酣睡,某个精神活跃过度的家伙就扯开嗓子吼开了。


高渐离翻了个身,拉高被子盖住耳朵,继续睡。


“渐离!!!”


荆轲人已在高渐离的床边,大手一挥,硬是把盖在高渐离身上的被子掀开。


感觉到外边寒冷的空气,高渐离把自己缩成一团,坚决不理会那吵死人的家伙。


“渐离,你快起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荆轲抓着高渐离的肩膀猛摇晃。


高渐离甩开荆轲,缩到床里边,抱住被子,咕哝道:“不去,冷死了。”


“起来啦,起来啦,渐离,真的是个好地方,很美很漂亮的。”


哼,再美也没有现在的被窝美。


“快起来!”荆轲甩开被子,索性抱住高渐离就往床下拽………………

☆、易水畔的雪3·燕国雪

作者有话要说:又勤奋地上来更新了,今天有点晚了。。。本来想偷懒的……


真的感觉好无奈……高渐离叹道。天才刚泛鱼肚白,就被荆轲从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不为别的,就为站在这易水畔,寒风中!!!???


“你有没有搞错?把我吵醒硬拉来这就是为了吹冷风看冰河?”高渐离握紧拳头,真的很想在荆轲的头上来两下。


荆轲从背后把高渐离搂进怀里,搓揉着他的身子。高渐离顿时炸红了脸。“你……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冷么?给你取暖啊。”


无耻之徒就是无耻之徒,说这种话都不觉得害臊!!!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而他竟无言以对!!!


“我是无意中发现了这里的美景,所以想让你也一起来看看。”握起高渐离的手,往他手里哈了几口热气。


“看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