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


┊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梦起南风3-帝姬·千面


作者:白玉千羽


文案:


     成为帝王夺得实权,排除异己扫清障碍;

甚至寻人假扮当朝上卿,封身份不明的女子为姬;

看似冷血无情君临天下的帝王,他不是没有感情的,只是他把这唯一的感情给了唯一的一个人。

戴着假面原本只是为了生存,没有自己的人生,没有自己的自己;

自从假扮成蒙上卿之后,他遇到了上卿的哥哥,驰骋疆场威震匈奴的将军;

因为他他开始有了自我,他开始露出他原来的样子。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始皇嬴政、蒙毅、蒙恬、千面 ┃ 配角:扶苏 ┃ 其它:秦始皇、千面、男扮女装


==================

☆、帝姬1·玉楼倾

华月高挂,秦宫之中,丝竹钟鼓之声交错,不绝于耳。舞姬挥动着水袖,伴着轻歌,有如风中花蝴蝶,姿态翩翩地起舞。宫中主座之上,秦国的王正襟危坐,观着歌舞品着佳酿,但他的注意力却全不在这上面。在其右边坐着一位清秀动人的美人,气质优雅娴静,举止端庄。他是秦王的宠姬——仪姬,据说是上卿蒙毅祷告山川时从民间选献上来的,只是除了他的姓和名,其他的关于他的身世却不得而知。朝中众臣也没当一回事,毕竟是蒙毅献上的,有蒙氏家族作后盾,秦王又宠爱有加,想要有什么问题,那断是不太可能。于是仪姬的一切就都成了谜,而各种关于他的传说也是越传越神。


秦王看着歌舞表演越看越无趣,转头看了看心爱的仪姬。仪姬一脸平静,对这些歌舞似乎也不感兴趣。秦王开始欣赏起即使一动不动也赏心悦目的仪姬来,他一头长发垂在身后,梳了两缕置于胸前,白皙的脖颈若隐若现藏在那美丽的秀发中,那是他最爱的地方,柔美的侧脸清新动人,全然不似男子的棱角分明。秦王就这么看着仪姬看得心猿意马。他扬起嘴角,屏退歌姬舞姬和乐人,拍手叫来侍者,“将昨日蒙将军上贡的‘玉楼倾’拿上来。”


表面在看歌舞实则在发呆的仪姬忽见表演的人都退下了,又听得秦王叫人去拿酒,于是疑惑地回头看向秦王。四目相对,秦王眼中情意绵绵的深情和炙热的欲-望表露无余,仪姬被看得无所适从,羞窘地垂下头,但他不知道他那样子更加的风情万种魅惑动人,惹得秦王的心又为之一震。


秦王看得高兴,唤了一声“仪姬”,仪姬抬头,眼中闪着不明所以的光,这在秦王眼里怎么看怎么都像赤-裸-裸的引诱!


秦王挪了挪位子,拍拍身边的地方,对仪姬说:“到寡人身边来。”说着还向仪姬伸出了手。


仪姬看着秦王的手,心里想着,这根本就是不容他说出半个不字!


面对横扫六国威震天下的帝王,他没有理由拒绝。他微微起身,把手放在了秦王的手上。秦王并没有像他的眼神那样温柔地将仪姬拉到自己的身边,而是动作粗鲁地将他一把拽进怀里,于是仪姬整个人都摔进了秦王的怀里。仪姬惊惶地从秦王怀中爬起来,眼有愠色地瞪了秦王一眼,秦王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被美人这么一瞪心里高兴得很。


这时,侍者捧着一坛酒缓步近前。秦王示意侍者将桌子上两个空酒樽都倒满。侍者抱着酒坛,动作娴熟地给酒樽都满上了酒。


秦王拿起其中一个,举到仪姬嘴边,眼里透着不怀好意的光,嘴上却温柔地命令道:“喝了它!”


仪姬看着酒樽中清澈的飘着浓郁酒香的酒水没有要喝的打算。这么烈的酒,就算哥哥来了三杯之后也得醉倒,何况是他!


秦王举得手酸,见仪姬不想喝的样子,便叫退了左右,自己喝了一大口。仪姬还在疑惑着怎么秦王这次这么容易就放过他的时候,突然就被秦王搂住了脖子强迫着堵住他的嘴唇,因为吃痛而微微张开了嘴,秦王趁机将口中的酒浆强行度到他口中。


清冽的酒水带着唇舌的温度滑入喉中,刺激着脆弱的咽喉。仪姬推开秦王,捂着嘴巴剧烈地咳嗽起来。


秦王拿起另外一杯递到仪姬面前,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仪姬盯着那杯酒蹙紧了眉,“你……”


秦王依然不说话,只是看着他,耐心十足,就等着仪姬服软乖乖地拿起酒杯自己喝下去。


果不其然,仪姬最终不甘心地接过了那杯酒。


一杯接着一杯,秦王毫不留情地灌酒,仪姬则是被不容反抗地把酒都喝了个干净。倒不是他怕秦王,而是他怕秦王再次用嘴喂。虽然看在别人眼里没什么,但是他自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毕竟他不是真的女姬。


喝到第五杯的时候,仪姬终于撑不住了,软倒在秦王怀里,完全地失去了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秦王抱着仪姬瘦弱的身子,手指抚触着他细致好看的脸,然后滑过那紧闭的眼睛,轻触着那微微颤动的眼睫,之后又来到他的鼻子和嘴巴之间,感受着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怀中人一动不动,任秦王摸得尽兴。


“蒙毅。”秦王脸上露出与平常严肃表情大为不同的温柔。为了自己的私心,为了得到心爱的人,他逼死自己的兄弟,扫除身边所有的障碍,最后掌握整个秦国的实权。他让他做他的上卿,与他出入同乘。后来更为了能日夜厮守而让他扮成女姬,令千面人易容成他的样子代替他成为蒙家的二公子。


让秦王为之神魂颠倒不顾一切的美姬——仪姬,确是蒙毅,蒙家真正的二公子,蒙恬大将军那满腹经纶的弟弟,确确实实的男儿之身。


秦王横抱起醉得不省人事的蒙毅走回自己的寝宫。一路上,侍者宫婢一律只是下跪行礼,不敢上前请示帮扶。因为他们都清楚,他们伟大的秦王从来不让任何人碰触仪姬,包括服侍的近侍都不能。之前就有一名负责洒扫房间的宫婢在洒扫的时候没注意到身后,转身时不小心撞到了进来的仪姬,这一幕恰巧被秦王看见了,一怒之下也不问缘由就将那宫婢一剑刺死,仪姬想为其说情都已来不及。


把蒙毅放倒在床上,秦王轻轻地亲吻了他的眉间,然后下巴沿着鼻子滑到了他的嘴唇。手摸索着到达蒙毅的腰间,解开他的腰带,伸进他的衣襟,手一拨,衣服向两边敞开,露出白皙平坦的胸膛。秦王五指抚触着蒙毅因为醉酒而异常敏感的肌肤,时轻时重,惹得即使不省人事的蒙毅也忍不住地低吟。


褪去彼此身上所有的衣服,秦王抱着怀中不经意间都能妩媚动人的美人,身体置于他修长的双腿之间。


亲吻,爱抚,磨蹭,纠缠。


高热的体温让昏昏沉沉的蒙毅不禁微微睁开双眼,难受地扭动着身体。


看着身下面若桃花展露媚态的男子,秦王按耐不住地抬起了他的双腿,挺身而入。坚硬的东西强行撑开紧-窒的窄道,疼得身下男子闷哼出声。


拥着双手推拒自己的人纵情驰骋,嗜虐着发出阵阵呻-吟的薄唇。


身体交缠,发丝纷乱,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层层细汗濡湿了肌肤,头发贴附着,蜿蜒着勾勒出妖娆的曲线。


宽敞的寝宫中,喘息声交叠,春意阑珊。


“呃啊……啊……”


加快了冲刺的速度,次次顶到最深处。下身结合处一片狼藉,粘稠的液体从交合的地方持续流淌着渍进身下的锦被,晕开一片暗色的水纹。


随着秦王动作而摇晃的身体如风中颤动的罗帐,无力地摆动。蒙毅躺在床上,承受着来自身上的压迫和蹂-躏,痛苦中夹带着快感,嗓子喊到渐趋沙哑。


“蒙毅……”轻轻呢喃他的名字,于被他折磨了许久的爱姬体内释放。炽热的液体奔腾着冲撞脆弱的内壁,纵横无阻着没入深处。蒙毅弓起身,而后瘫软回床上。身体像突然卸下重担一般,喘息间,终于支撑不住地复又沉沉昏睡过去。


  时隔这么久。。。居然是因为毕业才有时间滚上来发文,我也是醉了!!!

☆、帝姬2·千面


垂首凝视着昏睡的美人,不禁勾起嘴角,他嘲笑自己,明明喝醉酒的是蒙毅,可最后更像喝醉了的人是自己。虽然心里渴望着再一次地欢爱,但看看那狼藉的地方,再看看昏睡中的容颜,怕是再难承受一次。


秦王强压下欲-火,拉下罗帐,随便披了件衣服,走到大门口叫来侍者,让他们去准备沐浴的热水。


热水准备好了之后,秦王令侍者全数退下,并关上门,他把门栓也拉上之后,回转身去把蒙毅从罗帐中抱出来,走向升腾着烟雾的浴桶。


秦王抱着蒙毅一起坐进浴桶中,热水漫过肩膀,舒缓着身体的疲累。秦王动作熟练地用布巾在蒙毅的身上轻轻地擦拭着,那白皙肌肤上的斑斑红痕在热水中荡漾着粉色的涟漪,秦王细心地洗过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动作极尽温柔。昏睡中的蒙毅身体往秦王怀中倾倒,紧紧依靠。


给彼此洗干净身体,秦王又一次抱起蒙毅,跨出浴桶。他将蒙毅的身子擦干,给他穿上衣服,自己则只着了条裤子。他将蒙毅放躺在软垫上,然后转身去整理惨不忍睹的床。自从坐上秦王的位子,他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常中很多事情无不由侍者伺候着,整理床铺这种事情其实可以交由侍者去做,但是他不愿意,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蒙毅的睡颜以及属于他和蒙毅的东西。蒙毅毫不设防的样子,只有他一个人能看。


弄脏的被子被扯落到地上,秦王打开储备替换枕被的柜子,抱出一床新的软被,利索地铺到床上去。对于秦王来说,铺床的动作能够如此娴熟,想必是经常干这种事的。


秦王铺好了床,回身把蒙毅抱过来,轻轻地将其放倒在床上,然后自己也上了床。


他扯过被子盖在彼此身上,然后抱着蒙毅,满足地渐入梦乡。


即使,他的身体蠢蠢欲动……


自那一夜疯狂之后,仪姬就一直住在秦王的寝宫,未见踏出宫门半步,饮食用度都由秦王的贴身侍者送进送出,但就连伺候仪姬的侍者也不知道仪姬究竟是怎么了,只听秦王说仪姬稍染风寒需要静养,而侍者远远看到的仪姬虚弱的身影也的确像是染病之人。更令人费解的是,秦王视仪姬为至宠至爱,可仪姬这次说是染上风寒,秦王却一个医官也没传,只是私下命人备药自己亲自送进而已。而且,秦王命人准备的药也不对啊,染风寒的人需要用到金创药吗?不管怎么样,秦王说是那便是,他们这些下人有什么资格问东问西的呢。


这一日,实在坐不住的千面决定进宫瞧瞧,好歹是自己所扮之人的原身,关心一下他的近况也在情理之中。再者,他若是再不进宫探看个究竟,他房间的门槛就要被蒙恬那个有恋弟情结的家伙给踏烂了,这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生活质量,于是为了摆脱蒙恬的摧残,千面只好进宫看望仪姬!


千面来到秦王的寝宫,守门的侍卫见是他来,忙鞠躬行礼。


“上卿大人。”


“仪姬娘娘身体如何了?”


“这……陛下不让唤太医令,小的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我要进去看看。”


“请。”


侍卫顺从地为千面开门让其进去。蒙毅和其兄长蒙恬是秦王身边的亲信,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秦王尤其宠信蒙毅,朝中要事也多与蒙毅商议,还给予他出入宫禁不受阻拦的权力。


千面进入房间,眼睛望向纱幕垂掩中侧卧的人。他走过去,轻唤了声,“仪姬?”


看似在睡觉的人动了动身子,嗓子略带沙哑地道:“千面啊?你怎么来了?”


“仪姬没有休息?”


“……睡不着。”语气忽然透着些许气恼。而千面似乎也从其语气中察觉到了什么。


“是否因为陛下?”


这句问话戳中了蒙毅的痛处,简单的六个字让他瞬间沉默,再沉默。那一夜,他醉得不省人事,他不清楚秦王究竟是有多不温柔,他只知道等他醒转,全身上下全是淤青和暧昧的红印,尤其是后面,更是火辣辣地疼。不用猜都知道,他千真万确被秦王翻来覆去做得死去活来,只是他在醉酒中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反抗罢了。这一点,毋庸置疑。酒醒之后就更不用说,不用回忆都切身体会。真该死!他都有点搞不明白了,这三个字到底是骂自己还是骂秦王。


千面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罗帐中的人。


蒙毅皱眉,没有接过。“这是什么?”


“下官调制的伤药,对裂伤特别有效。”


“……”蒙毅挥手接过了药,紧紧地握在手心。此刻的他有多羞窘,外面的千面都看得一清二楚,也真切地感觉到了。


“你来看我,不会就只是给我送药吧?”


“呃……其实是你大哥一定要我进宫瞧瞧……你也知道,我有随便出入宫禁的权力。何况,你也很需要这药,不是吗?”最后一句都能听出其中笑意。


“你……”既然曾是秦王的内谋,蒙毅不可能听不出话里的戏耍。


“娘娘有伤在身,最好不要轻易动怒,否则会伤口恶化的哦。”笑意更深,调侃的味道愈甚。他敢这么拿蒙毅开玩笑除了他是他的替身,秦王不会拿他怎么样,还有就是他背后还有蒙恬将军保他,虽然他不知道在蒙恬的心里他和这个亲弟弟哪个更为重要,但是只要不是害他,蒙恬也不会随便对他怎么样,所以,尽管地逗弄真正的蒙毅好了。他感觉自己坏坏的。


两人正对峙着,秦王从外面进来。


“诶?千面也在啊。”


“臣,参见陛下!”


“都是自己人,不用行礼了。”


“哼。”蒙毅冷哼一声,翻身拉着被子装作睡去。


秦王见蒙毅情绪有异,给千面使了个眼色。千面理解,悄声退下。


殿内余留下两人,寂静非常。


秦王故意咳嗽两声,然后走向床边坐下来,轻轻地拉了拉被子,“身体好点了没有?”


闷在被子里的蒙毅理都不理他,往床里边缩了缩。


“呃……是我错了,我道歉行不行?我下次不敢了,我保证!”                       


 

☆、帝姬3·心意

“每次都是这句话!”蒙毅听秦王的道歉不但没有气消,反而更加愤怒,他挣开被子噌地坐起来,但因为身后的疼痛而不得不一手撑着身体侧坐着怒瞪秦王。“你要我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哪一次不是对我用强的!好,我醒着的时候你觉得委屈了你还要说好多好听的话哄我,所以就趁着我醉酒对我肆无忌惮了!嬴政!你别忘了我也是男人,不是真的女姬!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当初干嘛那么不要脸啊,好好的七尺男儿不当,偏要进宫穿上这身束手束脚的女服供你消遣,我蒙毅是心眼瞎了才会看上你!搞得现在还要别人来笑话我!还好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多,要是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我岂不是无地自容了!”蒙毅一口气说出心里压抑的情绪,操起枕头往秦王胳膊上打了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