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默默守护的男二你桑不起》炸裂的红石榴


文案


慕容玖要死在邵启翰手里了。


不过他知道这不能怪这个自己最重要的兄弟。


也不能怪白小兮。


谁让他爱上了小兮,又自作自受的妄图从翰的手上把小兮抢过来呢?


在伊维特学院疯传的三角恋绯闻终于能来一个盖棺定论了吧。


慕容玖看着视线里越来越模糊的邵启翰,对方惊恐而绝望抓着他的肩膀在喊些什么。


慕容玖阖上越来越重的上眼皮,恍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逐渐流逝殆尽。


假如能够从来一次,他……会赢的!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认清自己深爱过的女人的真面目,又以这样的方式再续同邵启翰的感情……


他慕容玖,到底是又栽到邵启翰手上了。


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校言内搞基,情敌变情人,白莲花女主爱滚哪滚哪去。


排雷:各种玛丽苏狗血应有尽有,不怕你没见过这个梗,就怕你不雷这个梗!神转折神发展神剧情,这酸爽够味!


狂霸二货攻X温柔重生受,1V1,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玖,邵启翰 ┃ 配角:白小兮,邵启翟,兰斯顿 ┃ 其它:校言内耽美,情敌变情人


第1章 重生与再遇


慕容玖坐在稍微有些凌乱的床上,脑子里混乱极了。


这张床,是在法国和意大利两地手工制作的,床体以楠木雕刻,华盖是樱桃木,各处细节纹饰镀金镶钻,就连床上用品的布料也是最好的,这样的床全世界仅有两张,售价极为昂贵。


这两张床,一张在邵启翰的卧室里,一张则被他烧了。


慕容玖用手划过柔滑的意大利丝绸被套,蹙眉缓缓打量着这间足足有近百平的豪华卧室。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床,连带着这卧室都被他给烧了。


他在这张床上强/暴了白小兮,招来了邵启翰疯狂报复和白小兮的厌恶恐惧,再后来的日子里他陷入了极度的心理扭曲之中,到最后简直和一个疯子无误,只不过他比疯子要好一些,大多数时候他还是清醒的。


他在清醒的时候烧了这张床,也烧了这座别墅。


慕容玖怔怔的出神,往事疯狂的涌进他的大脑。


“您有新的通话——”


突然间一声甜美的女声在寂静的卧室里响起,慕容玖下意识的将右手伸进枕头下面摸出一只黑色的手机。


女声仍然平缓,柔和,但慕容玖的脸却犹如被锐器重重击中了一样变得毫无血色,他抿着苍白的唇,木然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字眼。


“翰”


慕容玖看着这个字,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捏着,然后被捏成一滩烂肉。


他闭上眼,拇指一划便掐断了女声。


卧室安静下来,慕容玖刚刚舒了一口气,手机又疯狂的响了起来,大概是心里作用太强,他觉得原本温柔甜美的女声透着一股阴测测的冰冷怒意。


好大一会他才咬着呀接听了电话。


“……阿玖,你居然掐我电话。”低沉的男音从听筒里传来。


“……”


“马上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你这位主席要迟到了。”


“……”


“……赶紧下来,我在你家门口等了很久了,”对方的语气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很快又语带疑问的说:”你怎么了?怎么一直不说话?生病了还是怎么样?“慕容玖听着那边传来的关车门的声音,又听到铁门吱呀吱呀开启的声音,不得不开口说:“……没事,这就下来。”只是这声音一出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实在是太嘶哑了。


“你生病了。”对方冷冷的说,然后慕容玖就听到通话被挂的提示音。


他苦笑一下。


真的不想这么突然的再看到邵启翰,从前的那个邵启翰。


慕容玖扶着木雕扶手慢慢走下旋转楼梯,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阵痛。


他抬眼便看到邵启翰正迈着长腿绕过沙发向自己走来。


邵启翰脸色阴郁,眉头紧皱。


“我没事。”慕容玖在心里叹口气,知道自己这位好兄弟向来的说一不二,如果被他认定了“生病”,那大概是要被勒令在家休息等医生上门的,“只是睡久了喉咙发干,喝了杯温水就好了。”


“走吧。”慕容玖伸手紧了紧黑色领带,刚才那一会儿他胡乱的穿上学院制服,现在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从他记事起,还没有哪一次不看穿衣镜就这样匆匆见人的。


他抬腿便要错过邵启翰向客厅大门走,右手却被对方大力的拽住。


“阿玖,你到底怎么了?”邵启翰并没有被慕容玖的解释给糊弄住,他看着眼前的人,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惶惶不安。


慕容玖手腕被握的发疼,他终于抬眼看向对方。


慕容玖看到邵启翰深邃双眸里的担忧之色,不禁有一瞬的恍惚。


一切都还没发生,那现在的邵启翰……有什么错?


他心下微定,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我很好。”他柔声说:“一切都很好,走吧,翰。”


见此邵启翰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松开右手,同慕容玖并肩走出客厅。


“坐我的车。”邵启翰看一眼慕容玖还稍许苍白的脸,不由质疑的说。


慕容玖微怔,随即点点头。


他大概是真的重生了,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


大三开学,他在开学典礼演讲的时候注意到了白小兮,而邵启翰却先一步同她相遇,然后三个人的纠缠就此开始。


后来他才知道,邵启翰驾车到学院却在学院大门同骑着自行车的白小兮撞在了一起,而自己却因为准备演讲而早早的到了校。


阴错阳差。


那么现在,会发生一些改变了吧?


慕容玖侧脸看着车外极速后退的街景,早晨的风将他栗色头发吹的凌乱不已,此时他已经有些后悔上了邵启翰的敞篷跑车了。


说实话,他们两个的性格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喜好也大相径庭。


邵启翰喜欢夜店,喜欢摇滚,喜欢敞篷跑车,他却宁愿待在书房里听钢琴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的感情还是这么好。


慕容和邵氏两家是世交,关系好到两家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就为孙辈定下两姓之好,只可惜两家后代都是男丁。


他是家中独子,邵启翰有一个已经掌家的大哥。


邵启翰与亲兄长的关系很疏远,却和自己的感情极好,少时相伴,如今皆已成年,但十几年来的友谊却历久弥新。


他却亲手毁了这珍贵的感情。


慕容玖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


邵启翰听不见这声叹息,却不代表他看不到慕容玖面上的忧郁神色,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慕容玖。


在他的记忆里,慕容玖一贯都是温柔的,体贴的,内敛的,是一个不择不扣的绅士。但今天早上,慕容玖好像打破了常年累月带着的温柔面具,让他有了新的认知。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疑问在邵启翰脑子里不断盘旋着,他却懒的问。


用脚趾头想都想的出回答是什么。


兄弟有兄弟的私事,不愿说也是正常的。


看了眼表,邵启翰又大力踩着油门,欧式鎏金铁门已经近在眼前,但就在这时他却从后视镜里瞥见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正直直冲了过来。


邵启翰强压住几欲脱口而出的脏话,大幅度转了一下方向盘,又踩死了刹车,车身向学院大门前的花坛撞了过去。刺耳的摩擦声刮着他的耳膜,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倾又狠狠的砸在座椅上,邵启翰以手揉了揉太阳穴便看向副驾驶座上的慕容玖,却吃惊的看到对方已经打开车门下车了。


邵启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点时间都等不了,演讲有那么重要吗?


慕容玖当然不是为了赶着去演讲,而是为了那个倒在路边的女孩,白小兮。


作者有话要说:


(* ̄0 ̄)丿在下石榴,各位看文的亲大家好~此文讲的是校言的世界里和男主抢男二死了之后重生了的故事。


你们可以当作是在深受女主玛丽苏光环影响下的男二重生到了三观正常的世界里然后逐渐拜托玛丽苏女主的故事。


在玛丽苏世界(上一世)里,男一到男N都爱女主爱的死去活来,这一世,就……啧啧。


也真挚的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


第2章 重“色”轻“友”


慕容玖几步走近正狼狈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少女,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把她扶起来。


“你……没事吧?”慕容玖语含担忧的柔声问,低头注视着自己臂弯里的少女。


就在刚刚一晃神的功夫,邵启翰打方向盘将车撞向花坛,勉强避开了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蹿出来的白小兮和她的自行车,但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女似乎受到了惊吓,连人带车倒在离敞篷车不远的地方。


亲临现场的慕容玖虽然对这起莫名其妙发生的事故感到有些奇怪,但心中的担心让他顾不得多想些什么,通过肌肤的接触,他能感受到白小兮在瑟瑟发抖。


“同学?”慕容玖见对方久久不抬头,心中更是着急,原本柔和的声线稍稍提高,他又关切的问:“如果不舒服的话我扶你去医疗院……”


“不!”听到慕容玖这么说,少女一下子抬起头,仍然含着晶莹泪水的双眼明亮清澈,眼底是一片倔强之色,看到慕容玖后她原本有些薄怒的脸微微楞了一下,双颊渐渐变得粉红。


很快她把视线从慕容玖的脸上挪向完好的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咬着唇低声说:“我没什么,只是马上开学典礼要开始了,我不想迟到!”


慕容玖微微一笑,他就知道小兮会这么回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典礼已经在行进中了……”他指了指右腕上的机械表,微笑着看着白小兮掩口惊呼,然后阻止了对方慌忙要进校园的动作,继续说道:“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学院领导在讲话,我想错过这些也不会影响什么。”


慕容玖还在专注的看着正在斟酌考虑的白小兮,却听见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阿玖,你在做什么?”


慕容玖回头,就看到邵启翰双手插在裤袋里靠着他车头凹陷仍和花坛难舍难分的敞篷车,一脸不爽的看着这边。


“……你等等,”慕容玖朝他歉意的笑笑,又转过头弯腰扶起地上的自行车,将自行车车把交至白小兮手中,一边温声道:“同学,你叫白小兮对吧……”他指了指自行车横梁上用马克笔写的字,语气真挚的说:“今天是我们不对,实在是对不起……只是现在没有时间了,等开学典礼之后我会来找你,带你去医疗院看看,你现在赶紧去参加开学典礼吧,虽然领导们讲话千篇一律,但被抓到了还是不好的。”


最后他又温柔的一笑,冲白小兮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到邵启翰身边。


“车怎么样了?”他镇定自若的无视对方的黑着的脸,绕道车头处看了看,说:“没多大问题,直接请人拖走去修吧,翰,我们得快点去礼堂了。”


慕容玖温柔的笑着,不由分说的扯过邵启翰的手就往校园里走,他扫一眼街边,发现已经没有白小兮的身影了。


“你喜欢那个女人?”慕容玖听见邵启翰语气不佳的问。


他没有理邵启翰,只是挂着浅浅的微笑一边向前走,一边松开对方,用手理了理头发。


当他们跨进学校的时候,周围已经聚起了不少学生,这些学生里大多以女生为主,慕容玖可以时不时听到这些面露兴奋的女生们的窃窃私语。


“……是翰公子和玖公子耶!”


“能见到他们实在是太幸运了!”


“刚刚那个和玖公子说话的女生是谁,好羡慕她喔……”


“切,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丫头!”


听着这些话,慕容玖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了。


他现在就读的学校,全称为皇家伊维特私立学院,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家中往往非富即贵,他们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衣食住行无一不高档昂贵,相互来往的也都是同一个圈子的人,这样就直接造成了学生与学生之间的攀比排挤,甚至有些纠纷因为闹出大事而被捅到父辈祖辈。


为了改善校园内的这些不良情况,校董会决定给这所古老的学院吸收新的血液——降低入学标准。


在这之前,新生想要入学只有两个渠道,要么收到校方亲自发函的邀请信,要么向校方递交介绍信再由校方批准是否得已入学,这也是为什么上层圈中以在伊维特学院就读为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所高校硬件软件设施,教学资源都是世界一流,而是因为在此就读后学生可能拥有巨大人脉。


所谓物以类聚,乞丐同王子又怎么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呢?


正因为如此,当初校董会做出降低入学标准的决定也引起的轩然大波。


伊维特学院每隔一年进行一次录取统考,适龄的学生,无论出生如何,只要你能通过初试复试面试三层考核,你就可以入校就读,校方会提供一笔不菲的助学金,而如果你在校表现优异的话,也有奖学金可以拿,最关键的是,毕业后校方会引荐这样的学生进入全世界五百强企业就业。


这样的决策颁布后,各种媒体相争喝彩,认为这个神秘高贵的学院开始走亲民路线,为社会培养人才。


而上流社会中也是议论纷纷,不少人觉得这是在降低学校的档次和品位,也为自己在校就读的孩子和那些下三路来的“野孩子“成为同学感到担心和恼火。


不过校董面对这些言论不为所动,只是宣布每次统考收录十位这样的学生。


这样的政策已经实行了接近二十年了,外界议论早已平息,只是作为现任学生会会长的慕容玖清清楚楚看到了这个政策背后的暗流。


最明显的一点,那就是这些平民孩子所受到的排挤,打压。


同他一届的那十位统考招来的学生,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仍留在学校,其他的都自行退学了,这中间被打压最严重的那位,退学后不到半个月就死了。


而上辈子统考第一的白小兮,一开始就因为和他还有邵启翰的关系站在风暴的核心中。


他刚才有些失态了,不应该将小兮置于这么危险的处境中。


“你在想什么?”邵启翰再一次的把慕容玖从沉思里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