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我风靡了全帝国


作者:梦.千航

文案:


身为花妖一族唯一的丹药师,灵草深爱我,我深爱丹药;


在这个以丹药为尊的大陆里,我想我一定能生活的很愉快。


但是,我听到了好多“据说”

据说,我是一只雌性,血统纯度蛮高的雌性,


据说,我的生育率蛮不错的;


据说,我爱上了我的未婚夫,他似乎是喜欢我的;


据说,那个未婚夫为了生育率极低的亚雌性放弃了我;


我身为一只雌性,竟然输给了亚雌性


这真是极好的了!


你问我为什么据说?


我失忆了啊。


据说因为我太疯狂了,想要迫害那只亚雌性,


被未婚夫推倒在地上,磕了头,失忆了。


于是,就在这么混乱的世界里,我被迫走上了一条啪啪啪打脸之路。


好的简直不能好了!


唯一值得称道的,我遇到了他,一个人前沉默寡言人后流氓体贴的武圣——我的爱人。


“滚开!我不想再生了!”


“乖,我们生个雌性吧,肯定跟你一样漂亮。”


看吧,他就是这么流氓╮(╯_╰)╭!

身为整个大陆最年轻武圣,这么流氓,不知道吓坏了多少人;


为了保护大家的心脏,我还是把他带走吧╮(╯_╰)╭

小贴士→_→


主受,1V1


金手指粗粗粗粗粗粗,


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包子


攻占有欲极强,极其宠受。

小剧场→_→


上学第一天,亚雌性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上学第二天,前未婚夫亲自送了亚雌性来,格外恩爱;


上学第三天,亚雌性拉着前未婚夫来给我道歉;


上学第四天,我已经不想再回忆了,那是一场满满的血泪史。


上学第X天,我和亚雌性冲突升级,准备赛一场丹药!


从此,我风靡全球,粉丝无数;


唉,名人的烦恼泥萌是不会理解的╮(╯_╰)╭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婚恋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玉珏,蒙擎刃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花妖一族唯一的丹药师段玉珏成为一个失忆的小雌性,有爆表的灵草亲密度和炼丹能力,有家人疼爱,还有无数只软萌的灵花灵草打滚卖萌,还有他深爱的武圣,只是总有奇葩来挑战他的耐心,虽然他们的脑回路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于是在这么混乱的世界里,段玉珏被迫走上了一条啪啪啪打脸之路,只不过一不小心过了头,成为全民男神风靡了整个帝国!


本文行文流畅,剧情紧凑,随着剧情的一步步展开,所有的暗线和伏笔一步步揭露,使文章趣味十足,人物性格饱满,段玉珏面瘫呆萌,蒙擎刃流氓忠犬,两人互动温馨甜蜜,文中花花草草软萌可爱,作者擅长细节描写,小点点小细节写得温馨甜蜜,让人也能感受到那一份温暖,本文萌点众多,非常值得一读。


☆、第一章

段玉珏动了动干燥的嘴唇,眼皮仿佛千斤重,抬都抬不起来,段玉珏手指轻轻地颤动,耳边只听到一个激动的有些变形的声音喊道:“医生医生!小珏的手动了!”


医生动作利落地为段玉珏检查,这可是大陆上难得的孕育力高达五的宝贵雌性啊,兽神保佑,希望这位雌性一切平安。


医生检查完以后,缓缓地对着司修笑了,道:“段夫人,你放心吧,小少爷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司修只感到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下来,整个人都有些虚弱,他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感激道:“谢谢你,谢谢你医生。”


医生笑着摇头,表示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体贴地出了门,把空间留给这对父子。


段玉珏睁开眼睛,虚弱地看着面前金发蓝眸的男人,那一双蓝眸里毫无遮拦的关心和心疼让他心里一暖,虚弱地开口:“你是谁?”


“宝宝,你在说什么啊?”男人睁大眸子后退一步,仿佛受不了一般痛心疾首地说道,在看着段玉珏眸子中的迷惑时,脸上的表情一变,冲出去打开门喊道,“医生!”


兵荒马乱之下,医生告诉司修,因为之前头被重物所击,所以造成了失忆,司修狠狠地咬牙,眸子里闪过狠戾,他绝对不会放过叶雾骅和那个亚雌性的!他们害得自己的宝宝住院还想双宿双飞?做梦!


司修心里一抽一抽的痛,自己家的小雌性,什么时候不是被众人疼宠在心尖上,唯恐他有一点点不高兴,结果现在却虚弱无力地躺在病床上,还失忆了!


司修安抚地轻柔地摸着段玉珏的背部,段玉珏全身都有一种暖暖的舒适的感觉,身体太疲累不自觉地就睡下了,司修看着睡着的瘦了一大圈的儿子,趴在身后的男人怀里无声痛哭,“不要放过他们……!”


高大的男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伴侣和孩子,冷硬的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温柔,“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乖,修,不要哭,不要哭。”


任何敢伤害他伴侣和孩子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


三天后


段玉珏在这几天里大致摸清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他醒来见到的那个金发蓝眸温柔慈爱的男人是他的爸爸,也就是生他的那个人,那个高大威严黑发银眸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也是自己爸爸的伴侣,自己还有一个哥哥,长得很像父亲,一样的黑发银眸,只不过因为年纪轻的原因,身上带的更多的是一种锐气而不是父亲的严肃沉稳。


段玉珏揉了揉眉心,这个世界有些奇怪,他跟自己以前多看到的那些人类世界不一样,他这里并没有女人,承担了生育任务的是亚雌性和雌性。


这个世界分为兽人、亚雌性和雌性,其中兽人最为强大,雌性最为娇弱,但是雌性却很宝贵,他们享受着最好的资源,受着所有人的保护。


兽人可以化身为兽,他们有着最强悍的武力,并且可以晋升;雌性不可以化身,但是他们会有着相对较高的精神力和孕育力,他们能生下天赋较好的兽人和雌性;亚雌性的地位最尴尬,他们的武力没有兽人那么强,精神力和孕育力比雌性差很多,甚至不能诞下雌性,但是由于大陆上的雌性太过稀少和珍贵,亚雌性也承担了生子这一任务。


这是他从爸爸司修身上得到的一些答案,更多的事情司修并没有告诉他,他可能还需要自己去寻找真相。


自己刚醒来这段时间,全家人都把自己捧在手心里,连翻个身爸爸司修都要帮忙,生怕自己有个万一,段玉珏抿起唇,他身为花妖一族里唯一的丹药师,一向是保护整个族落的角色,没想到今天却被别人严密的保护着,


不过,这感觉似乎还不错。


这么想着的段玉珏轻轻地扯动了一下唇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却看见自家爸爸的脸一僵,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宝宝,哪里不舒服啊?让医生来看看吧。”


段玉珏:“……不用了,爸爸,我很好。”


微微上挑的唇角恢复了平静,司修对叶家的恨意又深了一层,瞧刚刚小宝贝悲伤的样子,说不定是想起了什么痛苦不堪的往事呢!自家那么开朗爱笑的小雌性,竟然从醒过来以后就没有再笑过!偶尔扯动嘴角也跟哭一样,让他的心都痛了!


这全都是叶雾骅的错!


司修又在心里狠狠地给叶雾骅记了一笔,才慈爱的对着自己宝贝笑道:“宝宝,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会?想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爸爸,我有点困了,”段玉珏面瘫着一张脸说着,把被子往上一拉,闭上眼仿佛睡了一般。


司修叹口气,给他掖了一下背角,满目心疼地看着自家的小雌性。


段玉珏对司修的那种眼神已经相当习惯了,仍然能面不改色地闭着眼睛神游。


这个世界确实还好,他有一双爱他的夫夫,有一个极度弟控的哥哥,没什么不满意的,段玉珏这般想到,也许唯一很痛苦的事情就是——他、把、上、辈、子、面、瘫、的、习、惯、带、来、了!


简直不能忍!他刚才真的是只想给自家爸爸笑一下,笑一下而已啊!


为什么司修会一脸惨不忍睹地问自己是不是伤口疼啊?!为什么啊!


他真的是在笑!是在笑啊!


段玉珏有些抑郁地在心里磨牙,上一辈子他是花妖一族唯一的丹药师,为了震慑全族的熊孩子,不得已才装出一副高岭之花的模样,可是事实上,他很亲民的好不好?!


他也很想要抱抱那群可爱的孩子们啊,他也想给那些孩子们一个爱的鼓励啊,为什么他们都会一脸世界末日的绝望啊!


段玉珏很痛苦地挠墙,难道他真的又要做一辈子的高岭之花吗?!


不,他一定能笑得出来的!


段玉珏坚定地想,嘴角轻轻一动,只听得司修惊慌地说道:“宝宝宝宝,你哪里疼?!医生医生!”


段玉珏:“……”


******


段玉珏放弃了亲民路线而坚定地走在社会主义高冷的康庄大道上,实乃可喜可贺,司修为一连几天自家小雌性一个笑容都没有而惊慌,特地去找了医生,医生沉默了好久,才低声说道:“因为失忆前所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使病人放弃了笑容来完成一种变相的自我保护,也就是说,病人有一些心理阴影而导致他不能完成一个笑容。”


段玉珏:“……”心理疾病你妹啊!我心理正常得很!


司修忧心忡忡道:“这该怎么办啊医生!我的宝宝不会有什么事吧?!医生你救救我的宝宝!”


段玉珏:“……”


医生:“……夫人你不需要担心,病人只是因为心理原因不想笑出来,等他想笑了自然能笑了。”


段玉珏:“……”我明明是想笑笑不出来啊!


由于医生建议段玉珏应该经常出去走走接受外面的风景来维持一个好得心情,司修一改前几天绝不允许段玉珏出病房门的样子,亲自带着段玉珏去医院里的小花园坐一会。


段玉珏觉得,这是那个医生坐得唯一一件好事了。


小花园的花开得很漂亮,身为花妖的段玉珏对这些花朵很亲近,有他们在这一片小小的土地上他也能更安心,闭上眼睛感受着清风拂面,段玉珏心情好了不少。


当然,就算是心情好,他也不会去挑战微笑了,他还不想被司修以‘身体不舒服’这个理由带回病房,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以‘出门吹风着凉’为理由禁足。


司修的通讯器已经亮了好几次了,每一次看见通讯器司修的表情就更难看一分,这时候已经非常难看了,段玉珏开口道:“爸爸,我从这里等你。”


言下之意就是让司修去接那个人的视频,司修勉强对着段玉珏慈爱的笑笑,“宝宝乖乖从这里等我哦,”


段玉珏从这里坐了大约三分钟了,一个高大的银发银眸的男人走过来,他的五官格外深邃立体,刀凿斧刻一般,令人印象深刻,他站在段玉珏身前,声音低沉而冷冽,像那些肃杀的曲子,有着浓浓的压迫感,他低声问道:“住院部在哪里?”


段玉珏指了指方向,道:“向那里走几百米就到了。”


男人冲他点点头,“恩。”转身向前走了,段玉珏闭上眼睛,感受着风中带来的花朵的芬芳。


不过一分钟,那个男人又回到了这里,问道:“医疗部在哪里?”


段玉珏指了指跟住院部相反的方向,道:“那边。”


男人又冲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就走了。


段玉珏皱眉,看着男人动作飞快地消失,他甚至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残影。


段玉珏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雌性身体柔弱绝对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啊。


那个男人又一次出现在段玉珏眼前,问道:“配药部在哪?”


段玉珏面瘫着脸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指指另外一个方向,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椅子上,道:“我想你需要这个东西。”


说完,段玉珏转身就走,司修还不回来,他有些担心。


男人犹豫了一会,拿起来椅子上的小瓶子,打开竟然看见两颗圆滚滚的一阶丹药“清”,忍不住抬起头目光深沉地看着远走的背影单薄的雌性,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真是有意思的小东西啊。


段玉珏倒是没想那么多,给男人的那东西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两颗糖豆罢了,他的储物空间里有的是,那种丹药一般都被他当作零食吃的,起床气的时候吃两粒,能早点回复清醒,是醒脑的好东西,那个男人找了三次都没找对地方,段玉珏深深地感觉那个男人需要清清脑子。


远远地,段玉珏看见了司修的影子,但是司修前面明显地还有人,他加快脚步想要过去,就听见司修尖利的声音:“你们给我滚——!”                   


☆、第二章

远远地,段玉珏看见了司修的影子,但是司修前面明显地还有人,他加快脚步想要过去,就听见司修尖利的声音:“你们给我滚——!”


段玉珏脚下一顿,他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仅仅只有几天,但也知道司修是个与人为善的人,向今天这么愤怒连声音都有些破调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段玉珏加快了步伐,想要去保护司修。


段玉珏上一世是花妖,他的父母在他出声没多久后便死在与兽族的对抗中,他是被族中的人共同抚养长大的,虽然不缺吃不缺穿,族内的人也给了他亲情,但是父母那般毫无原则的宠溺和爱护是他从未感受过的,而司修和段炎泷却给了他,这一点他真的很感激。


段玉珏是一个护短的人,上一世花妖一族比起兽族来显得无比弱小,但在兽族强大的攻势之下他们却顽强地存活了下去,没有被灭族,其中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他们团结护短,这一个习性自然也被他带到了这一世,看到司修被气成这个样子,段玉珏对来人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段玉珏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的信条,当然他也有这个实力,当初在兽族和花妖一族的一次战争中,花妖一族伤亡惨重,族内的丹药师全军覆没,这时候刚刚成年天赋最高的段玉珏就承担起了这个任务,甚至为此由一个“正常”的花妖变成一个高冷大神,据说花妖父母经常用段玉珏来恐吓花妖宝宝。


“爸爸,”段玉珏走到司修身边,声音平静淡漠,一张精致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狭长的凤眸黑沉沉的,如同无机质的琉璃一般,折射出冷芒,看得江玉泉心中一颤。


江玉泉定眼一看,也只看到段玉珏冷冷淡淡的表情,那孩子眼眸盯着他父亲的手,一点余光都没给自己,江玉泉暗笑自己多心了,段玉珏这个人自己还不清楚吗?没有心机,单蠢的可怕,要不然自己当初也不会看上他,这种孩子,自己拿捏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