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作者:翻云袖

 

文案:沧玉是个穿越者,穿成了天狐一族的大长老。

结果刚开场,他就和给原身戴了绿帽的女主和离了。

——按照原主人设,他现在应该表面上坦然放手,实际上愁苦悲怅。在女主遇难时刻暗中出手相助,在女主有需求时担当情感树洞,在千锤百炼的磨砺下,最终变成一只合格的深情男配,万年备胎。

可惜沧玉没有原主那般和大海一样宽广的胸怀。

他搓搓爪子,拉拉尾巴,几个月后,整个天狐族都知道了大长老他痴心深情宽厚仁爱,而女主原本娇憨可爱的人设碎了一地。

沧玉艹人设艹得飞起,沉迷装逼不可自拔,在俘获了全族幼崽的芳心后,他被崽子们送了一颗蛋来补身体。

沧玉:???

幼崽的心意不能浪费,然而沧玉不想吃毛鸡蛋,随手拉过一只鸟,就把自己未来的对象给孵出来了。

PS:濒临绝种攻×美若天仙记仇天狐受

养成年下。

都多少年了我还在写穿书X。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沧玉;玄解 ┃ 配角:春歌;倩娘;赤水水 ┃ 其它:青丘

 

作品简评:沧玉莫名其妙变成了后宫小说里的深情男配之一,为了躲避绿帽子跟炮灰的命运战战兢兢韬光养晦,生怕跟女主有一丝一毫的牵扯。然而天不从人愿,周围各大配角疯狂脑补他对女主痴情不悔不说,在游历之中他与另一个倒霉蛋不断卷入女主的主线剧情之中,在惺惺相惜之下升华了他们之间的革命友情。本文虽是书穿,但“原文”总与剧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结合在一起,当两位主角踏上他们的剧情之旅时,引发了各种各样的故事,文风诙谐之中带着些许思考,角色刻画颇为生动形象,情节令人印象深刻,值得一读。

 

 

第一章 

青丘灵气充盈,引来许多妖族在此繁衍生息。

秋季湿热,难得有个晴朗之日,不少妖族离开老巢出来晒晒太阳,而不远处的山头上,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正占着最好的地方,拖着九条蓬松的尾巴发呆。

“我是谁?”

这是个好问题,古往今来多少人都借此认知自己,甚至上升至哲学乃至思想的高度,不过男子暂无青史留名的想法,只是单纯疑惑于这个问题而已。

“你是沧玉。”

暴躁的女族长端着药碗从后方走来,难得抑制住自己的愤怒,恶狠狠回应道:“这是你醒过来问的第八次了,沧玉沧玉沧玉!这两个字很难记吗!来,把药喝了。”

“我觉得……我不叫沧玉。”男子皱了皱眉,接过药碗若有所思道,“而且我也不该有尾巴。”

“你不叫沧玉叫什么?”女族长翻了个白眼,“你以前的确是把尾巴收起来的,只是你现在重伤了,自然就控制不住了。”

男子噎了一下,竟无言以对。

于是沧玉喝完药后又再陷入了沉思,他无法反驳的原因并不是女族长说得多么无懈可击,而是因为他失忆了。

原先沧玉大概不叫这个名字,不过无所谓,他失忆了,因此只能用这个名字。

一具身体里只能住一个灵魂,前任倒霉蛋早已经魂归西天,要不然就是下了地府,左右已与现任毫无关系。

失忆分很多种,沧玉是最不幸的那一种,既没能忘个干净,也没能记个清楚,他知道自己曾经居住在地球上,呼吸氧气,不会游泳,华夏国籍,人族,大学尚未毕业,且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主义者,还刚刚看过一本女主逆后宫小说;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家里几口人,谈没谈过恋爱。

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该是青丘国内一只德高望重且已婚的九尾狐。

穿越就穿越,连种族都变了可还行?

生活总会出点小岔子,他的小岔子可能是一不小心劈了个一字马,于是干脆利落地扯到了蛋。

天知道他作为个失忆的病患连自己名字都没能记住,为什么偏偏记住了这本毫无营养的女主后宫小说,他就不能记个四大名著什么的吗?起码听起来还能有逼格点。

这已经不是沧玉第一次思考人生了——呃,狐生,不过他始终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好在狐狸们大多都很忙,见到他好起来了就已经十分开心,也没太在意他的“失魂症”,除了天天跑来灌他药的女族长跟见着他总是一脸哀怨的小狐狸姑娘,沧玉几乎不需要接待任何客人。

女族长没太把失魂症放在心上,她只在人类的爱情话本里听过这个病症,因此倒觉得十分诗情画意,如果有空的话,就会带着一大袋松子过来问沧玉什么都不记得是什么感觉。

失忆不像是电视剧里拍得那样,什么都忘得干干净净,只是单纯把自己这个人遗失了,感觉很糟糕。

沧玉没办法跟女族长解释这件事,就像他没办法解释电视剧是什么东西一样,好在对方也不是真的好奇。沧玉观察过了,她来找自己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为了欺负欺负小狐狸姑娘,大长老的记忆倒排其次。

倒不是女族长一点忧患意识都没有,而是青丘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战事了,虽说繁衍了不少妖族,然而真要说有些分量的妖群,却也只有三族——灌鸟栖于空、狐族居其深林,而赤鱬则游于英水之中。

三族繁衍至今,已颇具规模,加上并无任何利益冲突,早三百年前还结为同盟,约定平日互不干涉,可倘若有一族遭难,另外两族必要施以援手,因此绝大多数妖族并不敢轻易挑衅三族地位,以免成为众矢之的,享得多年平安无忧。

这次若非一只外来的重明鸟突袭,沧玉也本不会受伤,不过现在重明鸟已经变成大补的鸡汤炖给了沧玉喝,因而女族长觉得即便没了记忆,也不妨碍沧玉做一只活蹦乱跳的好狐狸——毕竟不是哪只狐狸都能在重明鸟的攻击下还能安然无恙的。

再说了,记忆这种东西,本来活得久了,也就会丢的。

更何况重明鸟天生克制妖魔邪祟,生性又好战,与他们撞上,真是没处说理,死了都只能自认倒霉,只不过丢个记忆,已经很划得来了。

其实沧玉除了失魂症之外,伤势也未好完全,妖力恢复缓慢,要想他派上用场还得过好久。

不过女族长相信近期内不会有第二只脑子有病的重明鸟对青丘发起进攻的,就算要发起,也总不可能倒霉到再挑着狐族撞了。

既然用不着打架,那失魂症恢复得快还是慢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叫什么?”

吃惯了西药的沧玉对中药略有些意见,他虽然早已不是会啼哭嚎叫的幼儿了,但是对这种苦到让人作呕的草药还是有点不适应,赶紧转移注意力。

“春歌。”

女族长翻了个白眼,幻化出狐嘴,往嘴里丢了好几个果子,瞬间嚼了个粉碎,汁水四溢。

春哥……

春歌……

沧玉镇定地移开了脸,在心中反复默念“社会主义好”三四次后想道:真熟悉啊,这个名字,除了霸道无比之外,还跟小说里的恶毒女配一模一样啊。

痴情男二跟恶毒女配都到齐了,连种族都这么契合,说不是书穿都没人信。

这难道就是剥夺他做人资格的理由吗?!就算狐狸都不会信的好吗!

不过从几日的相处来看,沧玉实在不觉得女族长春歌具备一个做恶毒女配的智商,他仰头看着天空,不太愿意接受这几天一直怯生生仿佛被家暴过千万遍的小狐狸姑娘很可能就是女主兼自己媳妇儿这个惨痛的事实。

按照剧情走向,对方过几天大概就是前妻了。

“对了,容丹怎么不在?”

春歌提起容丹,态度就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相凶狠,活脱脱像个长期家暴犯。她来探望沧玉,有一半是关心老友兼大长老的安全,另一半就是完全为了找容丹的茬,理由也很简单,她觉得沧玉当初跟容丹结合,简直就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沧玉是那朵花。

这导致了春歌横挑鼻子竖挑眼,左右是看不惯容丹,加上容丹极善装模作样,遇到大事就泫然若泣,偏偏不少公狐狸都吃这一套,更是叫她觉着厌烦,每每看到就觉活像生吞了只苍蝇似的恶心。

虽说她看不惯容丹跟着沧玉,可如今沧玉得了失魂症又重伤,容丹不在身旁照顾,她更觉生气。

“她一个小姑娘,总与我待在一起做什么,便让她自己出去了。”沧玉也挑了个果子,嘴里那股苦味实在挥之不去,他真的有点想吐了,“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也免得你们争吵。”

春歌愣了愣,忽然得意起来:“我就知道,失魂症总是会好的嘛!你看你这不就想起来我们俩关系不好了嘛。”

沧玉:………

作者有话要说:沧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族长的智商,突然有了活下去的信心!

PS:失忆就是为了偷懒不起名字【喂】

元宵节快乐。

 

 

第二章 

如人族的话本上所幻想的相同,狐族聪颖狡黠,且多生美人,而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天狐的大长老沧玉。

英水很长,从灌鸟所居住的山脉之中淌出,流过天狐的领地,最终汇聚翼泽之中,那才是赤鱬的领地。赤鱬一族大多安分守己,不会无端去打扰邻居,可是今年的早春添了不少小鱼,这些新生儿可不听大妖们劝,对尘世充满好奇心,借着身形娇小,就肆无忌惮地游入英水,去见识翼泽没有的风景。

青丘四季如春,也许是狐族惯来贪恋红尘的缘故,天狐一族不光在人类的话本之中频频出现,本身的习惯也与人族相差无几,弃了山洞造了屋舍,又精心种植许多花草,每逢月圆之夜还有盛宴,总是比其他地方要更热闹些。

小赤鱬们游到一处仙境,于是悄悄探出头。

地上的风光与水中全然不同。

一轮皓月如霜雪,透过古树间隙溅得满地银涛,环抱成一处再清静寒凉不过的幽涧,泉石奔流,倒映着兰竹花草,月光摇波影,云雾尚悠悠,明晃晃入了小赤鱬们才睁开没有几日的眼睛,直看得目瞪口呆,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此地处处显露出刻意为之的精致,自然不是无主之所,坐在绿藤秋千上的天狐有九条又长又大的白尾,他似乎在小憩,垂着脸,丛生的百花竟不及他半点艳姿,素月与其争辉都显黯淡三分。

只是可惜,可惜那容颜也如冰雪般清冷孤寂,不染风月,不入红尘,倒似天工巧匠雕刻出来的玉像。夜间雾霭淡淡,那如瀑的银发流淌,宛如山间不时冲下的雪浪,更显得那天狐宛如神仙中人。

赤鱬生来便是人面鱼身,早知美丑,小鱼缩到水中,面面相觑,忍不住吐了几个泡泡,生怕惊扰这场美梦。

沧玉并没有在做梦,他只是在思考。

这次虽说有重明鸟突然袭击的事在前,但总体来讲,青丘仍是个十分安逸的养老所在,环境造就性格,加上妖族本就寿命漫长,消磨时光并不算可耻,更别提沧玉是在很认真地思考自己未来的人……狐生。

春歌大多数时候都很忙,不过再忙也会来找沧玉聊聊天,主要原因很可能是狐族绝大多数小妖怪脑子里除了吃就是玩,正常智商在线的没有几个,而在线的那几个她看着就心烦,所以聊天的范围急速缩小到沧玉一只狐狸身上。

她刚去过翼泽,捡了几条不长眼的金蛇别在腰上,手里拎着一条,吃烤串似的把蛇头咬得嘎吱嘎吱响,倒也不是觉得好玩,图个泄愤而已。蛇已经死了,神经还在动,抽搐着卷上她的手腕,春歌也不太在乎这力道,随手甩了甩,舔舔唇边露出来的蛇血,带着一身腥气凑到了沧玉身边,眨巴着眼睛问他:“你要吃吗?”

沧玉静静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婉拒了春歌的好意,不敢开口,生怕自己张嘴就立刻吐出来。

这尼玛!茹毛饮血,自己穿越过来是要带着狐族从原始时代全民奔小康吗!

其实青丘并没有那么落后,有喜欢吃熟食的,自然也有喜欢遵循本性吃生食的,纯属是口味爱好问题。春歌也喜欢吃熟食,不过她这会儿只是吃些小零食,就不想那么麻烦,沧玉就看着她一口接一口,然后呲溜把蛇尾巴吸进了嘴里,露出餍足又满意的表情后,彻底麻木了。

“你以前不太喜欢这里的。”

本来春歌想跟沧玉说下其他两族不帮忙的坏话,可想想现在的沧玉什么都不知道,就撇了撇嘴道:“你没得失魂症之前,总爱说些乱七八糟的大道理,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有点儿不太习惯。”

“哦?”沧玉问她,“我都说些什么。”

春歌一下子来了精神,不过她总是左耳进右耳出,想了想,闷声道:“大概就是……就是些……嗯……骄奢淫逸?不求上进之类的吧。”她迟疑地想了想,点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些。对了,你这两天怎么总在发呆,在想什么?”

“在想以后。”沧玉叹了口气,用手比了个引号手势,“是走绿帽子‘宫斗’路线呢,还是走种田路线。”

春歌略有些困惑,她也学着沧玉打了下引号,皱眉道:“你这样是在学小兔子吗?你想戴绿帽子了?种田又是什么?”

沧玉启唇准备了三秒钟后,看着春歌满怀好奇的双眸,最终把嘴巴闭上了:“凭你这个智商,我很难跟你说得清楚。”

对于这点春歌倒是没有反驳,虽然她压根不知道‘智商’是什么东西,但大概意思领略到了,便叹了口气道:“人类的大道理那么难学,跟狐狸想得完全不一样,你说人为什么会无聊到找那么多的规矩让自己学,也亏得你失魂症了还记得清清楚楚。”

很显然,春歌把沧玉说得一切自己听不懂的东西,都归到了人类头上。

沧玉也懒得去纠正她,而是陷入了愁绪。

跟不少穿越人士不同,沧玉虽然失忆了,但是他清楚自己到底来了个怎样的世界,好比穿历史的带了本通史在身边,纯属是开挂的操作。

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够让一个半妖狐女上九天下地狱折腾个风生水起,问题就在于此,人家穿越上天入地开创霸业,他这穿越到一个爱情故事里折腾霸业,先不说能不能成,成了也八成不小心就被人家的爱情给炮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