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异世之黑狼传


作者:飘金井叶

文案

基本上是一个穿越到未来的狼族王子

与一个未来世界最高端却不懂感情为何物的智脑相爱相知的故事

故事背景趋向虚拟世界诡异向,现实世界幻想向,1VS1

故事发展应该比较慢,更新不定时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游戏网游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罕毕,既望 ┃ 配角:其他 ┃ 其它:强强,主攻


☆、始端之祸


冷冰的月光照不亮黑暗,突然绝望凄惨的狼吼响彻空旷无际的大草原。


紧随着,无边的赤炎之焰疯狂的席卷了大草原上一切肉眼看的到和看不到的生物。


赤血染红了大草原空旷的天空。


“吾儿,父将送你于无野空间,望儿可以放下心中仇恨原谅吾之过错”苍凉的声音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


比夜深沉黑暗的波动在绿眼黑狼身边出现,“呵,晚了”我对你的恨永远不可能消失,即使你现在要死了,即使你的死已经连我活着的最后意义都一起带走了。冰冷的身体也比不过无波的声音更冻结人心。


吾儿,父之错已无改,今以吾之性命愿吾儿在无野之中寻你有缘人,消你之恨念,吾已足…


——始端之祸——


“嘀……,滴…”


“DY066报告既望,未知生命进入镜像。”


“DY066报告既望,未知生命已在镜像出世。”


“DY066报告既望,未知生命…”


“报告收到,未知生命以律流放荒野。”


“DY066收到,未知生命已成功流放。”


既望平淡无波的声音重复着已经重复过无数次的话,千分之一秒时间既望收到无数类似的报告,信息轰炸没有让既望有丝毫的停顿,作为星际最高端的智脑,既望无疑是完美的。


荒野之境无草无木,山是石山,水是污水。流放在这里的都是宇宙迷失了方向的生命,而星际的秩序容不下这些在他们看来的低等生命。


曾经的狼族王子罕毕,就这样在一场灭族之战中被自己的仇人父亲送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


这里的黑元素如滚烫的开水,充满着跟他内心一样的绝望与仇恨。


黑色毛发的狼身被浓稠缠绕,罕毕享受着被黑暗力量滋润的身躯。眯着眼,望着跟家乡一般一望无际但干枯的大地,他有点遗憾这里没有月亮,罕毕还是有点怀念在家乡大草原奔跑时的快感,由其在满月之时。


“畜牲,你那里来的?”宛如磨砂纸擦铁般难听的声音。


罕毕缓慢的转着狼头,幽绿的狼眼盯上黑影。


“不说话的畜牲可就是我下锅肉了。”难听的声音如此说,矮小臃肿的黑影利索的把黑狼拎到了背上。


罕毕腹部及骨的口子被摇晃的流下一滩一滩的血,浓稠的黑暗刚刚修复的皮肤就被撕开。


“好久没吃肉了,今天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享受”磨砂纸擦过的难听声音说,罕毕幽绿狼眼中的瞳孔越发澄圆。


矮小的身体背着罕毕钻进一个老鼠窝般黑暗的洞穴。


刺鼻的臭味,肮脏的摆设,罕毕不由皱起了狼眉。


臃肿的小身体把黑狼随意仍到地上,自己爬到墙上摸索什么东西。


罕毕幽绿的狼眼穿透黑暗,看到自己的皮毛跟人类的排泄物粘在一起,腹部的伤口也满是肮脏的灰土时狼眼越发幽绿。


“美味的肉啊,我马上就来了”难听的声音摸索着东西时自言,冷光划过瞳孔。


眼神里的冰冷让绿光大盛,迎着朝他砍来的大刀都可以看到铁刀面上的锈迹。


“嘿嘿,香喷喷的肉,我来了”难听的声音透出明显的兴奋,每一个字的音阶都在往上翘。


“噗—”腥气的血味弥漫在肮脏的老鼠窝里给刺鼻的洞里又舔一种调味。


浓浓的血腥味传出洞穴,无数饥渴的不明生物移动着它们的脚步。


大口咀嚼,撕扯着鲜肉声音让在老鼠洞外面的生物吞噬着口水。


漆黑不见五指的老鼠窝越往里越是黑上一分,浓浓的血味诱惑着荒野饥渴的生命战胜对黑暗的畏惧。


生锈的大刀丢在一边上面满是鲜血,矮小臃肿的身体这会儿只剩了半条腿,黑色的狼身上全是血,黑狼受伤腹部的灰尘被血冲没了,黑色浓稠的雾更快的修复着伤口。


罕毕冰冷的盯着爬进来的一只眼七八条腿浑身粉色的奇怪生物。


幽绿的瞳孔一瞬不瞬,摩卡罗就是这个奇怪的生物它挥舞前四肢试探的攻击地面上爬着的动物。


冰冷从四肢传递,摩卡罗迅速收回前肢,只有一只的眼睛发出投降的声波。


罕毕幽绿的眸光闪过黑暗,无声无息的战斗结束。


摩卡罗用前两只手向下微弯,缓慢的退出老鼠窝,在摩卡罗后面无数或大或小的生命体争相往里挤。


罕毕冰冷的绿眼厌恶的扫过老鼠窝肮脏的通道里千奇百怪的生物。


“吼呜—”一声饱含不满愤怒的狼吼直穿洞口,震响在荒野无际的大地上。


刹时,昏黄暗黑的天空一道惊天雷直劈荒野石头山,轰隆隆的石块直泄翻滚下来,震动了整个荒野。


老鼠窝里黑暗依旧,未知生命惊慌恐惧的不敢在往里迈进,仿佛时间被停止脚一步也无法迈出。


又一声狼吼,禁锢解除般无数未知生命急退窜出黑暗的老鼠窝,分钟之内通道里再无一生命。


罕毕幽绿的瞳孔瞬间黯然,黑暗吞噬了绿眸,眨眼间老鼠窝唯一的光芒泯灭与黑暗。


第一章


“殿下。”微弯前肢的摩卡罗用独眼发出的声波喊。


黑狼纯黑的毛发在黑暗里有一圈亮圈,侧躺露出腹部的及骨伤口已经结疤,身下垫着一整块干净的兽皮。


罕毕从腿上抬起狼头,绿眸转向


独眼多肢的生物,懒懒的发出一个音阶。“恩?”


“前几天黑金送来一个荒野外的东西,摩卡罗想殿下可能会感兴趣便拿了过来,请殿下看看”摩卡罗前肢捧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递给黑狼。


罕毕狼爪灵活的拿了过来,黑色的小盒子上还有一把小小的锁,看看摩卡罗再看看盒子。


摩卡罗敏锐的懂得了这个动作的意思,“殿下,黑金说这个没有钥匙。”羞愧的解释着摩卡罗低下独眼头。


“无事。”罕毕微动狼嘴口吐语音。


罕毕狼爪对着小小的锁轻轻一抠,哐的一声,小锁成了两半。


摩卡罗独眼的头高兴的来回晃动。


罕毕绿色的狼眼眯了眯,狼爪掀开小盒子。


蔚蓝的光照亮了老鼠窝凹凸不平的大洞穴,摩卡罗太久不见光的独眼刺痛的闭了起来。


罕毕狼眼享受的眯了眯,这冷冷的光让他有种是月光的感觉,很舒服,黑色的浓雾在蓝光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摩卡罗适应了光线独眼诧异的瞪大,吃惊的看着黑狼周身环绕的雾气。


“殿下,你…你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声波震动着,在老鼠窝桶型的洞里回回荡荡。


罕毕绿眼抬了抬,眼神告诉这个粉色生物你很吵。


摩卡罗马上闭上嘴,八只触手安静的贴的地上。


摩卡罗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窝囊,可是他又不想离开殿下,那双绿色的眼睛向是有魔力一般,让摩卡罗有种离开这双眼睛他活着就没有意义的感觉。


罕毕享受着不是月光的月光下的滋润,罕毕一直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如他眼前这样绝望,干枯,他第一眼看到的世界有跟他家乡一样美丽的草原,但是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这个下雨都是黑雨的地方。


罕毕很平静的接受这一切,就跟他接受他的父亲是他仇人,他的族人养他只为用他的血肉召唤曾经的狼王想恢复曾经的辉煌,他的母后跟曾经唯一给他温暖的伴侣联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时一样,不是没有仇与恨,而是仇恨已是他的生命,跟这荒野上黑元素里狂暴的绝望与恨意一般与他的生命共存。


世界是绿色还是灰色对于罕毕毫无意义,被他的仇人父亲传送的这里那一刻这个世界上便没有了他需要留恋的东西,恨被深埋在了另一个时空,至于他那个所谓父亲说的幸福,他自己都没有找到凭合认为他就可以找到?


罕毕晃动下狼头,这类似月光的蓝光竟让他想起来这些陈年旧事,他还真是无聊。


摩卡罗瞪大独眼,睁睁的盯着幽幽蓝光下黑雾中变的虚幻的黑狼。


荒野的生存法则是残酷的,吃人肉喝人血,对了,也许吃的不是人肉喝的不是人血,而是另一个奇怪的宇宙进入这里的奇怪生物的生命而已。


摩卡罗就是其中的一个,一个从另一个空间进入到这里的生物。而人类反而是荒野最难见到的生物。


曾经的那个矮小臃肿的人类在整个荒野之中是十分稀奇之事。星际对于人类的保护法十分严格,即使是在处于空间夹缝中的荒野同样要遵守这一法则,矮小臃肿的人类就是因为这一法则才得以在危机四伏的荒野得以生存,甚至于有一个遮风避雨老鼠窝。


荒野的大型类生物很少,需要很多食物的生物更是无法在这里生存,摩卡罗在罕毕出现之前一直是荒野上属于大型生物的种类,而其它大型生物生命出现在荒野往往一个星期之内便会死亡,因为这里没有干净的水,也没有食物。但是生命往往是顽强的,即使是如此的荒野也有他的常驻居民,裸妆虫。


裸妆虫以黑色的雨水为食物,但是这种虫子本身含剧毒,无际的荒野也只有几种生物可以食之,而食这种剧毒虫的生物却是本身也剧毒无比的,所以漫漫无边的荒野其实真正可以生存下来的生物寥寥无几,还有其它一些以空气里的微小生物便可以为食的生物更都是十分微小。

☆、契机之蛋

而摩卡罗便是少数几种可以食裸妆虫的剧毒生物之一。作为荒野少数的大型有智生物,摩卡罗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在他地盘上的裸妆虫和其它有智生物都是属于他的统治,而强者总是会有弱者想庇护其下,摩卡罗领地自然也有。


荒野是星际最贫瘠落后之地,作为宇宙迷失的生命,星际从不承认这里的生命,但是作为星际政府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向这里空投一些物质。


这些物品没有固定的落地点,飞到那里算那里,而摩卡罗这次给罕毕的便是庇护于他的一不明生物为讨摩卡罗欢心而送于他的。


摩卡罗自从被罕毕在老鼠窝一招给制服之后便一直念念不忘那双幽绿的眼睛,而在荒野屈服于强者从来都是生存法则。摩卡罗顺应心意的再一次来到老鼠窝对一双绿眼表达了臣服之意,成功从那双绿眼的主人口中得到了认可。


摩卡罗不知道其它生物对于他什么看法,绿眼的主人只是让他喊他‘殿下’便再也没有吩咐。


摩卡罗在荒野生活了二十多个星际年,他跟这里其它的生物都不一样,他是出生在荒野的,他从父母那里继承的记忆里知道外面有个很美好的世界,他想出去,他想走出荒野这片无边无际的荒地。但是摩卡罗明白自己并没有那个能力。很多年,摩卡罗一直都在搜寻这些外来的太空生物,这头绿眼黑狼并不是他第一个表示臣服的生物,前面的宇宙生物都没有在荒野活过一个星际年。摩卡罗不确定绿眼黑狼能不能,但为了走出这个荒野之地,他愿意不停的寻找,寻找那个可以让他走出荒野的外来生物。


星际衡力5年,罕毕到这个未知空间的已经过了三个星际年。


老鼠窝因现任主人罕毕爱好的缘故早已不见当日肮脏的‘盛况’。


罕毕喜爱小盒子里类似月光般的蓝光,这些不能吃不能喝的小盒子散落在荒野上没有生物知道有什么用,摩卡罗见黑狼喜爱便投其所好找了不少回来。


于是黑漆漆的老鼠窝便被这幽幽的蓝光照亮,周身浓稠黑雾的巨狼慵懒的爬在一大块微黄的皮毛上,碧眼半眯半睁似睡非睡,下巴放在毛茸茸的狼腿上打着瞌睡。


黑亮的鼻翼煽动了几下,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传到老鼠窝里。半眯的绿眼突然张开,嗜血的本能在体内沸腾。


顺应本能的渴望,罕毕行动起来,有力的四肢一跳而起,浓稠的黑暗力量让四肢落地无声。


老鼠窝外是永远被沙粒弥漫的昏黄天空,罕毕抖落下身躯寻着血腥味出了老鼠窝。


一路向北罕毕行了十几米便看到一群奇怪生物正围着一个圈,凭借身高罕毕轻易的发现里面已经躺倒在血水里的生物,是一头狮子,如今是奄奄一息,但是因为是难得的大型生物,其它生物并没有一拥而上,极度的饥渴让每一个生物都在期待,期待这一生物的死亡。地上的血水已经有微小生物在舔舐,对汁水的渴望在细胞蔓延,每一个生物都在蠢蠢欲动。


绿眼的黑狼走近围在一起的生物,散漫的步子却让其它生物不可忽视自动给黑色巨狼让出一条路。


罕毕在踩到血水前停下爪子,绿眼低下去对上狮子暗淡无光的金瞳。


一种陌生的语言通过罕毕的心灵探索复制过来,随之而来的也有罕毕第一次接触到的这个世界的一些镜像记忆。


一个奇妙的世界,罕毕这样想。


“你想活吗?”罕毕问狮子,用那种奇怪的语音。


“…”良久的沉默,金色的眼睛里沉淀着被世界抛弃的绝望,罕毕觉得这跟自己很像,只是不同的是是他抛弃了世界。这种相反的相似性让罕毕挺想了解下这头大狮子。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真的要死?”罕毕又一次问还附带解释,他一直都是个很有耐心的狼。


金瞳狮子黯然的眼睛闪烁着泪光,绝望充斥了双眼。


如果可以他不想死,他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抛弃他,曾经说过永远不会抛弃的!


“想活吗?”黑狼问。


“……想,活…”


“我不想死!”是啊,他不想死,即使被抛弃也不想死。


“你叫什么?”黑狼继续问,用他冷淡的声音跟语气。


“拉迪…”这也是他给的名字呢,拉迪怀念的想到。


“拉迪,以后喊我殿下。”金瞳对上幽绿的眼睛,一瞬间拉迪发现了这世上最美丽的东西。


“殿下…”拉迪听到自己难听干涩的声音这样喊到。


黑色的巨狼如来时迈着安静的步伐走出这各种奇怪宇宙生物包围的大圈。血水中的狮子被黑暗的力量包裹凭空而起,让本来蠢蠢欲动的各色生物祛然止步。


罕毕轻松的带着大狮子回到老鼠窝,并不知道他的行为一举一动已经被星际所注意。


“TY500报告既望,荒野出现的奇怪力量已找到源头。”


“TY500执行监视任务,随时报告新情况。”平淡无波的声音回复完便消失了。


拉迪来到荒野已经六天,本来接近死亡的破惨身躯在黑色雾状的神奇力量下奇迹般的恢复过来,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种物质的滋养下拉迪竟然从来不用连吃饭跟喝水都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