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锦朝醉


作者:季凌澈

文案

你所看到的,不是幻觉,是这个世界。


这里是幻镜,不是幻境。


·——————————·


银发扎成马尾的青年站在高台上,底下是密密麻麻看不清人脸的人群和闪着光亮的摄像头。


他的眼闪着足以照亮全世界的光,脸上的笑容如朝阳般绚烂。


“我知道你们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也知道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希望。


我走的是‘救世主’这一线,但老实说,我对人性没有多大的信任。


可是比起跟那群虚伪的神族点头哈腰或者破罐子摔破把世界弄得一团糟,我更愿意,相信你们。


告诉我,你们,值得信任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煌醉 ┃ 配角:惊鸿,西楼,焰阳 ┃ 其它:网游,全息


☆、特刊

作为拿着两位数的登录号,平时伪装成玩家(?)必要时刻便会变成NPC(?!)的游戏工作人员,西楼觉得压力很大。


“叮~游戏情节出错,请做好武力清场准备,按下按钮传送。”


正在做任务的途中突然收到这种信息,西楼的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叹了口气。


前面正在调戏小新人的焰阳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笑眯眯地勾了他的肩捶了他一拳,凑近去咬耳朵。“又有任务?”而后一脸了然地拍拍他的肩,“去吧去吧,这里还有我呢!”


西楼看着面前好友洒脱自得的笑脸,心里的愧疚也稍微减弱了些——反正从游戏开始两人就一直是这么过来的,职业的事,西楼也只告诉了他。——焰阳的确是一个能掌控游戏的人啊……他回了好友一个笑脸,敲了敲手表,一瞬间消失在任务小队里。


一群人毫无知觉又或习以为常地走着,突然煌醉醒悟般地发出疑问:“西楼呢?”


焰阳笑眯眯地不解释。


一旁的弦凉突然面瘫着脸说了一句:“他妈妈叫他回家吃饭。”


气温骤降十度。


西楼来到传送目的地,抬头一看就觉得不妙——这不是他们的任务嘛!


上百个团队抢来抢去做了近一个月的任务,这时候出什么差错都不好办。几十个在线的马上开了紧急讨论会,最后决定暂时人为地封印整个地下神坛。西楼被分配去当守护神坛的侍卫长,如果有人能穿过那一打装备极品、操作牛B、技能更是变态的护卫和一路的机关,他就得配合神坛里的法师用禁咒石化整个神坛。


好不容易有了空闲,他发了条隐晦的信息让焰阳带人离开。


虽然,焰阳那个喜欢耍帅的混蛋一定会拼死打进来的。


这厢,收到信息的焰阳扬起嘴角,双眼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炮灰:“喂,还没到晚上怎么老大就狼化了?”


转角的长廊外一直传来刀剑与法术的声音,从第一个人进入开始,至今四个小时还没人能够靠近神坛一步。虽然站得很无聊但西楼还是松了口气,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他这么想着,外面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来。可惜,走进神坛的不是黑袍黑甲的护卫队,而是扛着一把刀,笑得又坏又可爱的焰阳。


“HI~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最近做梦总是梦见你。”


……对着一个一身黑的人你也调戏得起来焰阳你够了。


西楼透过镂空的面具看过去,焰阳身后又走出了一个基本完整的任务小队。看来这家伙又当渔翁了。


他挥了挥手,淡定地让身后的法师开始准备禁咒,自己提了剑走过去。


焰阳的本意也不是破坏系统规则,于是作了个手势让后面的人停下,自己迎了上去。


西楼在几步外站定,用剑尖挑起他的下巴,压低了声音说:“出去,或者死。”


焰阳从善如流地停下了脚步,依旧一脸笑眯眯地,突然仰起下巴用刀把剑格开,身子一矮就挥刀砍过去。


刀剑相接的声音非常刺耳,尤其是刀刃和剑刃不间断地划来割去,直叫人毛骨悚然。


最终彼此僵持在眼前,西楼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对身后法师禁咒的倒计时。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怎么还有那么久啊让一个阻击手用剑对一个刀客……


“西楼,你说我现在吻你怎么样?”焰阳依旧一脸笑眯眯,看不出是习惯性调戏还是其他。


刀剑相割的声音继续响起。二十、十九、十八……


焰阳把面前僵住的人的面具推开,露出了淡薄的唇,又反手一刀格开斜刺上的剑。


八、七、六……一。


场中的两个人各自按住对方后脑亲吻,另一只手却握着刀剑各自刺入对方的后心。石化迅速地蔓延开来,把这一幕以及身后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一同永恒地化成塑像。


“公司居然就把那群石像留在那里了……”西楼抚着额头暗自庆幸自己带着面具。


正在把玩着一堆装备的焰阳唯恐天下不乱地笑道:“过几天你还可以在广告上回味那一幕哟~”


“……你到底对公司说了什么?!”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说呢?”焰阳笑眯眯地眨了眨眼,“像我这么帅的男人,本身就已经是个活动广告了。”


“……”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我悲痛地告诉你们,焰阳跟西楼不是CP(……)


第二,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写,决定权在你们!(的留言和点击)


第三,各种不懂可以提问但不解释(……)

☆、游戏手册

欢迎使用《幻镜(绿化版)》游戏手册,本游戏完全由【易世】研究开发,请放心使用。


[1.如何佩戴游戏芯片及注意事项]


(见图解)


注意:①非常规状态解下芯片将有一小时安全修复,期间无法启动。


②芯片连续使用超过八小时将自动关闭,进行两小时安全检测,期间无法启动。


③本芯片不可在水、火等非标准状况下使用。


[2.游戏背景]


如你所见,人界正逐步走向灭亡。


在这个世界,生命的气息正一点一滴地被冰冷的机械所代替,洪荒席卷了森林。


你还记得当初湿润温暖的安宁么?亦或是,你想建立一个由人类掌控的新世界?


当其他界位的生命将人界视为所有物虎视眈眈,你希望被占领?被拯救?亦或是自己操控命运?


当英雄们怀抱着雄心壮志踏上征途,真正能决定一切的,却是芸芸众生。


是跟随着你的信仰征战天下,还是冷眼旁观这世界的风起云涌?


不用急着下决定,等你看清楚这世界的真面目,也许你才会明白,你要的是什么。


[3.绿化版特色]


①画面效果默认为正常,可美化或腥化百分之十。


②亲密接触功能默认关闭。


③省略新手指引。                       


作者有话要说:有待完善——表示不是专业出游戏的压力很大(……

☆、煌醉

黄锦朝从小玩网游无数,没有一款玩过三十级,更没有一次是活着从副本里出来的。


作为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果断地放弃了网游这一项娱乐,把精力投诸于学习上,最终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帝都。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大一的生活,会完全被一款网游打乱。


《幻镜》,【易世】出品的拟真网游,在那一年,悄无声息地席卷了整个世界。


因为据说连校长都在玩,黄锦朝被怂恿着去买游戏芯片。


“哟,小朝别那么离群嘛!哥们几个都在玩。……《幻镜》不贵的,再说你不是有奖学金?……”


总之,抱着“大概大学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心情,黄锦朝买了一个《幻镜》的游戏芯片,绿化版的。


从此,踏上了幻镜之旅……


“欢迎进入【幻镜】世界&gt &lt请报上身份证或卡号。”


刚戴上就听到一个萌萌的萝莉音,黄锦朝一瞬间萌上了这个游戏。


“440**********”他想了想,报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


“确定是黄锦朝帅哥吗?”萌萌的萝莉音继续甜甜地说着,“你的卡号是010863038,要记住哦~祝你玩得愉快~=-=”


在萌妹子的萝莉音中,黄锦朝一脸陶醉地陷入黑暗中。


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一阵水声惊醒的。


黄锦朝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深深浅浅的绿,墨绿的,深绿的,青绿的……铺天盖地,只剩下光和影的通道。


空气里满满是湿润的水汽,像是在雨林里,风一吹,叶子就会倾下水来。


黄锦朝撑起身,手下摸到的是长满青苔的滑腻的石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袭白色贴身的(伪?)丝绸内衣,还有一双疑似袜子的白鞋。


“呼……”他轻叹了口气,扶着身边的树站起来,用力踩了踩。“还好没有进水……”


他抬头看了眼前方,瀑布击打岩石发出的轰鸣水声震耳欲聋。


“这算是进入游戏了,还是正在进入游戏?”


在瀑布的源头,黄锦朝看到了一个疑似NPC的美人。


是的,大美人。


黄锦朝摸摸有流鼻血冲动的鼻子,以脸上的红潮作证。


美人曲着玉腿坐在瀑布源头旁的一块巨石上,阳光把一旁汹涌的流水反射得金光闪闪。但无论多闪的光,也比不上美人的美闪亮。那丝绸般顺滑黑亮的长发,那如冰雪般晶莹剔透的肌肤,那简洁素雅又引人遐思的白色长袍,那仿佛融进了天上星辰的眸子……好一个腰若约素,指如葱白,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的美人!


“告诉我,你的名字。”


美人的声音过了不知多久才传入黄锦朝耳中,令他一瞬间从恍惚中惊醒。他仍带着些迷茫,喃喃地说:“我叫煌醉。”


然后,黄锦朝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好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有一个温婉漂亮的女人,和一个留着白色长发的温雅男人,他们生活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着只有两个人的生活。


有时候男人不在,女人身边就会出现一只疑似白虎的巨兽,像是在替男人守护着她。


这样温馨甜蜜的片段闪现了许多,后来,他们似乎接到了什么消息,某一天,就突然不见了。


只是,似乎剩下了谁?


黄锦朝,嗯也许现在该叫煌醉了。


煌醉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简单的小木屋,粗略一看似乎和梦里的是同一个,但不知怎么却少了那种温馨的家的感觉。


好吧,一个游戏会有家的感觉才怪了。


煌醉从床上爬起来,扫视了一遍屋子。屋子里很空荡,不过倒没有想象中盖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样子。也许梦里面真的有被忽略了的第三个人在?


会不会是那只疑似白虎的生物?


脑补了一下一只白虎用自己的毛擦桌子的景象,煌醉又默默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说这就是《幻镜》系统里介绍的“五分钟记忆”,那为什么记忆里没有玩家本人?


还是说……


煌醉扑到木屋角落里一块小小的铜镜前,瞪大眼睛看。


奶白色的及颈发,浅褐色的眼瞳,还有,毛茸茸的白色兽耳……


不是梦里面的男人很好,可是这幅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是那只白虎吗?!


煌醉重新仔细打量这间屋子,桌子上白色信封的信无比醒目。


虽然上面写的是吾父(母)亲启,但特殊情况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据王下令驱逐人类,至今已百年有余。前日王又下令命所有半妖离开妖界,吾虽不舍,亦无可奈何。此行欲往人界继续修行,勿念。……


看到最后的署名,“汝儿煌醉”,煌醉很淡定地只抽了抽嘴角。


成,他算是明白了。目前他就一只爹妈四处流浪,自己也要被迫出去流浪的到哪里都不受欢迎的半妖……


此刻,他突然深深地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该为了省那几十块钱买个绿化版的!新手指引在哪里啊!!


“你的幻觉成就了我的世界”


屋子里突然响起《幻镜》的主题曲,煌醉吓了一跳,发现声音似乎是从自己腰带上系着的一个小钱袋里发出来的。


他拿起钱袋晃了晃,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排半透明的小格子,一个银灰色的手机正孤零零地躺在里面。


煌醉试探性地伸手把它拿出来,沉甸甸的分外有手感。


手机的背面写着“妖界专用-【易世】太阳能触屏手机”。


煌醉扬了扬眉,解锁,上面是一条新的短消息——三个小时后,捕杀所有半妖。From妖王秘书处。


煌醉深深地觉得,玩个游戏压力太大了!


除了一只只能发短信而且什么联系人都没有的手机,零装备。


除了一条追杀令以外,无任务。


除了五分钟没有用处的记忆以外,无概念。


煌醉觉得,也许现在马上退出游戏去换个白版会更好。


但无论怎么说,属于煌醉的冒险历程正式开始。


他会遇到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字数什么的,是浮云……

☆、惊鸿

现在是三点十七分,距离被全面追杀还有两小时四十三分,煌醉从开始游戏到现在三十九分钟。


这三十九分钟的时间,他除了“进入游戏”和“不断迷路”之外,没有其他进展。


此刻,眼前是一片低山丘陵,左边是一条小溪,右边是一片疏林灌木,正是人生的分岔路口。煌醉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淡定地蹲下去捡了一块石头,打算投石问路。


眼前山清水秀,花鸟鱼虫一应俱全,可惜三十里内渺无人烟。


“在妖界难道要跟‘妖怪’问路?”煌醉想了想,最终放弃了蹲下去随便找一尾看起来比较有灵性的鱼问路这种怎么想怎么别扭的方法。


“还是期待一下,随便挑的一块石头其实也是修炼成精的妖怪比较好?”煌醉这么想着,握着一头显粉红色的石头默念,“请给我指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