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艺尖峰》 作者:司泽院蓝


  


    文案


    一句话简介:影帝VS影帝


    众人公认,资深戏骨韩归白无论演技艺德都无愧于他拿到手软的影帝奖杯,是众多后辈面前一座不可逾越的珠峰。只不过,韩归白私底下的性格实在有些……呃,一言难尽。


    众人还公认,新科影帝沈衔默英俊多金谦逊有礼认真敬业,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只有一点不好,他的寡言程度人如其名,令人痛心疾首。


    披着马甲混论坛的韩归白:痛心疾首得未免太早了,呵呵。认出韩归白马甲的沈衔默:胡说,我家大白一直都是最好的,无论哪里后来扒掉两人马甲的群众:影帝就是影帝,秀恩爱永远如此别致_(:з」∠)_


    【阅读须知】


    1,轻松甜文,1V1,HE。


    2,架空现代娱乐圈,架得很空。


    3,没有原型没有原型没有原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内容标签:娱乐圈 现代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归白,沈衔默 ┃ 配角: ┃ 其它:架空现代

    第1章


   


    #架空现代##没有原型#


    韩归白拿着小金人从这届最大的新月形舞台上走下来的时候,依旧吸引了一大堆长枪短炮的追随。他勾了勾唇,露出个标志性的浅淡微笑,便快走几步,在前排老位置上落座。


    趁着献给他的热烈掌声还有一些余韵,韩归白侧头低声道:“居然故意让我一个人上去领奖?你真行!”表情完美,语气甜蜜,但内容绝对……充满着杀气。


    卡着时间进剧场的褚修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你是制片人,又是导演,还是主演,你告诉我——”他略微拖长音,“你不上谁上?”


    韩归白轻微磨牙。他也不点出褚修才是实际上最大的投资者,只道:“当初是谁和我说要拍这个短片的?”


    “我。”褚修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但没有你,钱都是废纸。”


    要不是颁奖典礼还在现场直播状态中,韩归白真想给自家老友兼任投资方一个特大号的白眼。然而时机实在不合适,又一台摄影机从他面前晃过,他果断闭了嘴。


    跟在真人短片奖项后公布的是记录短片,台上的主持人已经简介完毕,大屏幕上打出了五部候选影片的截图。四周大灯俱暗,场上安静下来。


    褚修素来家教良好,自然不会继续在此时和韩归白交头接耳。等到灯光重新亮起,他才在复苏的小声议论中开口道:“过瘾了吗?”


    这话放在别人耳朵里只有没头没尾的效果,但韩归白可不同。“你说当导演?”他微微眯起眼睛,一副飨足的幸福模样,“怎么可能?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太好,简直不能更棒了!”


    褚修小小地瞥了他一眼,实在哭笑不得。


    别人不知道韩归白,他还不知道?整个一个戏痴!嘴上说着导演感觉如何好,骨子里还是爱演戏;就比如说现在。


    “你这是不接活儿了?”褚修想了想,干脆顺着韩归白的话说了下去。“白费我听到有好几个不错的剧本,想推荐给你。”


    “日理万机的太子爷竟然有空关心剧本?”韩归白做吃惊状,“莫不是真的想转行?”


    褚氏集团涉猎颇多,一时间并不能详细列举。不过公众知道一点就已经足够——褚修是褚鸿简的独子,而褚老爷子是国内首富,近年福布斯富豪榜排名从未掉出全球前二十。


    所以,韩归白称褚修是太子爷、还日理万机并不夸张。但同时,说褚修要放着巨大的商业帝国不去继承、转而演电影什么的,想想就不可能。


    “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太清闲了而已。”褚修果断无视他最不喜欢的太子称呼,相当冷静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不利于你的职业生涯规划。”


    韩归白不由有些头疼。因为褚修对别人基本很好说话,而对他……呃,大概就和褚修自己一个待遇。


    听着不错?才怪!褚修可是一个严于律己的典范!


    所以一听褚修认真,韩归白就很没骨气地投降了:“好吧……什么剧本?”


    褚修轻微错了错眼珠,视线飘向座位席的另一头。


    韩归白跟着看过去,先入眼的是一张略眼熟的俊颜侧面。下一秒,他才注意到那人边上的祁连。“祁导啊?”他轻轻啧了一声,“《54区》有好几项提名,今年搞不好要大丰收呢!”


    《54区》是一部科幻题材电影,讲述外星人和人类颇具争议的混种实验,主角就是主持实验的教授。此种人性挣扎题材向来是学院奖的最爱,加上片子特效一流,获得多项提名毫不稀奇。


    褚修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在韩归白询问之前,他主动解释:“得再多奖,也比不过你。”


    冷不丁听到这种话,韩归白差点呛到。“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向来自诩脸皮厚的他都有些扛不住了!


    “事实如此。”褚修理所当然地道。


    韩归白想反驳,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


    他六岁出道,七岁就拿过国际影节的特别奖。演技好,又敬业,人缘不错,大概还有几分运气加持,一路顺风顺水。在十七岁拿到人生中的第一座小金人后,全料影帝光环就一直笼罩他身上。到现在,国际各种大小奖项更是拿到手软……


    珠玉在前,加上本人也不热衷,以至于记者们在写通稿时都不把韩归白得奖当一回事,曰:“要是年纪再大些,韩归白拿个终身成就奖也妥妥的!”


    还有,网上粉黑掐架,粉一方只需要把他得过的各种奖和时间甩对家脸上,而黑的姿势只能是:“这货还不赶紧地退居幕后?不留机会给新人,像个前辈的样子吗?”


    ……天知道韩归白今年芳龄二十七,货真价实一枝花的年纪啊!


    话再说回来,祁连是业界大拿,韩归白是资深戏骨,之前当然合作过。圈子里有多少不错的新剧本,混久了的都有个数。韩归白照着祁连的口味在心里做了个排除法,不由又抬头多看了一眼。


    好巧不巧,之前那张侧着的脸似乎感觉到他们这头的视线,转了过来。


    韩归白无意和沈衔默撞了个对眼,条件反射地露出招牌微笑。沈衔默顿了顿,好像没想到会在一大票白人黑人中正好看见他,也礼貌地点点头,然后又转回去对着舞台。


    褚修的位置在两人之间,很容易就察觉到这种对视。“猜出来了?”


    “放心,该知道的我都知道。”韩归白含糊回答,随即转了个话题:“都说我运气好,我看沈衔默运气比我更好。”


    长得好,学历高,家世不错;大学毕业才出道,没多久就摊上大导演大制作,一炮红遍半边天……啧啧,有多少十几岁开始演戏的还没混出头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对此,褚修不置可否。沈衔默是他远房表弟,然而关系就见面打招呼的程度。对方想做什么事业,自然也轮不到他管。“你知道就好,”他点点头,“如果发现更喜欢别的本子,打电话给我。”言外之意就是各种投资都不是问题。


    韩归白听了,不由失笑。“我们俩只要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都能掀起腥风血雨,”他促狭道,“你这么做,要是传出去,难道是要坐实我太子妃的外号?”


    褚修又瞥了他一眼,毫无感情地陈述道:“褚家不收你这样的。”


    韩归白立时就不干了。“什么叫我这样的?”他反驳道,“我好歹也是投资回报比最高的影星第一呢!”


    听了这话,褚修却笑了,虽然是很清淡的那种。“嗯,所以给我好好赚钱。”


    “你……”韩归白在这种像宠溺又像威胁的可疑语气中败下阵来。他们俩经常开这个玩笑,每次的问答都不同,简直乐此不疲。所以他根本没往心里去。趁着有人上台领奖的热闹劲儿,他又问:“听说你在长岛买了新房子?”


    纽约长岛是富豪聚集地,“新房子”的准确定义是带马场、游泳池、高尔夫球场等的别墅。


    褚修点点头。“装修好就请你过去玩。”


    “真上道!”韩归白立刻高兴起来,顺手把很有些分量的奖座往褚修怀里一塞。“这个就当乔迁之喜的礼物!”


    褚修认真想了想,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干脆收下。“那就谢了。”


    此时,细微的摩擦声响起,又是一台自动调控的摄像机从他们面前晃过。


    “得,被发现了。”韩归白一看就知道,今天他的头条是什么,不由用胳膊肘撞了撞褚修,“你拿出去时可藏好点。”


    褚修嘴角含笑,闻言也不计较韩归白略不绅士的举动。“没事,反正不是第一次。”他道,“不过你打算两手空空地去参加晚上接下来的宴会?”


    韩归白眉一掀。“难道我的脸不就是最有效的通行证?”


    这神气样儿,演得活灵活现的……褚修心里直乐,面上依旧好脾气地道:“说得没错。”


    韩归白扳回一城,神清气爽。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再估摸了下颁奖典礼的进度。“你什么时候走?”作为褚氏的执行总裁,褚修完全不可能在颁奖典礼上耗一晚。


    褚修凑过去看韩归白的表,“还有三分钟。”


    “这么点时间你还和我贫?”韩归白小幅度推了他一下,“走不走?我送你出去。”


    褚修从善如流地站起来,韩归白紧随其后。他们俩的位置处在黄金地段,四周一干人等都投了目光过来。之前两人旁若无人地说话,早就有人侧目了,如今不过坐实关系好而已。


    褚氏太子爷的劳斯莱斯就在地下停车场,韩归白把他送出电梯就折返了,顺道去趟盥洗室。单间隔音很好,所以他出来时才发现外面多了一个人。


    沈衔默正在整理自己的仪容。半身镜中倒映出一张眉眼无可挑剔的脸,拥有八到八十岁男女通杀的那种英俊。再往下,一身修身西服,配真丝半温莎结,更衬得肩宽腿长儒雅知性。


    虽然在娱乐圈混,帅哥美女都常见,但韩归白依旧不由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说真的,想像沈衔默一样帅得如此惊天动地也不容易!


   


    第2章


   


    如果说韩归白和褚修都没有拉低娱乐圈的整体颜值的话,沈衔默则是那个拔高整个娱乐圈颜值平均线的男人。


    此时这个男人也从镜中倒影里注意到了韩归白。“韩……前辈?”他略有些局促,耳尖发红。


    韩归白还在想什么开场白合适,毕竟他和沈衔默还没正式照面过,闻言扑哧一声就乐了。“什么前辈啊,一开口就把我往老里叫?”


    “我……”被调侃的沈衔默发窘,颧骨上也泛出了薄红。


    见状,韩归白愈发乐不可支。他还真不知道沈衔默私底下是这样子的,一看就是好人家里养出来的乖孩子。“你今年多大?”


    虽然不明就里,但沈衔默还是老实回答了:“……二十四。”


    “比我小三岁,”韩归白手一挥,“小沈啊,叫声哥听听?”


    沈衔默迟疑了下,还真乖乖叫了:“韩哥。”


    原本想整人的韩归白顿觉背后一凉。这种充满了中二气息的黑道名字是怎么回事?粉丝爱称他大白白都没这么恶寒啊?


    “还是算了,听着怪怪的,叫我名字就好。”他立时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同时想到另一种可能——


    这小子不会是故意的吧?看模样……似乎不太像?


    沈衔默点点头,又摇摇头。“……大神。”


    这话有点太简短,韩归白不特别明白。不过他开始意识到,他面前这个新秀,若不是特别紧张,就是私底下话非常少的类型。


    沈衔默认真注视着他,又补充道:“你是我偶像。”


    韩归白懂了。这是他乡遇粉丝的戏码呢!“太正常了!”他不客气道,一点也看不出之前那点谦虚劲头。“你要这么称呼也行,不过给媒体听见了,估计你的麻烦有得是。”


    这回沈衔默重重摇了摇头。


    韩归白瞅他,觉得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沈衔默不怕麻烦;二,沈衔默根本不会在记者面前这么说,毕竟他话那么少……从现在的情况看,第二种还挺可能的?


    想到他们不能在盥洗室待太久,于是韩归白果断跳过称呼问题,直奔主题:“瞧我,都忘记恭喜你了。第一个主角就能得到小金人提名,不错啊!”


    沈衔默眼睛微微发亮,不知道是因为韩归白的赞扬还是因为最佳男主角提名。


    韩归白走到洗手台边上,手一伸下去,感应水龙头就哗哗地冒出了温水。他就在这种流水的背景音里继续问:“最佳男主角是倒数第二个奖,你现在就出来了,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