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拐个傻逼回家


作者:游有余

小圆,你说我还有多久才能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送我回家”


“???????”(乖乖何煜,又无聊了)


论何煜与各世界男友的秀恩爱


其一:“何煜,你背着我感觉沉吗”


“我背着整个世界,你说沉吗”


其三:“分手之后你要做什么”


“和前男友复合”


“为什么” “因为前男友是你啊”


其三:“交往后你会找小三吗”


“男朋友是你就不会找”


“如果不是我呢”


“那小三就是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煜 ┃ 配角:魏成晓、童世开,李渊等 ┃ 其它:主攻、快穿、HE

 

☆、小圆最高法则来也

喧嚣的城市,到处弥漫的劣质空气,何煜看着这一切皱了皱眉,似乎还无法接受这一切,但随后便似没事人一样提着行李箱开始前往某个混蛋的传说中的小窝……


在街上毫无目的的转了两圈,何煜想起了昨天在电话里,李昊西那个家伙说:“煜煜,偶可爱的小窝可是很难找的哦,必要的时候要打我电话,哥哥会好好招待你的”。


回想完,何煜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想了想自己给那货打电话的可能性,随后便无所谓的走进了旁边的五星级酒店,话说他刚刚在街上转第二圈的目的,熟悉地情而已,免得被那货带的迷路。


夜色来临,城市开始褪下对于何煜来说有些吵闹的一面,倚墙而立的人一身白色休闲服,俊秀青涩的脸庞吸引着周围匆匆路人的眼光,旁边一个小女生怯生生的想要过来,还没靠近却被由远及近的怒斥吓走了……


“何煜,你是嫌弃我吗,我告诉你,好歹我也是你十一年的竹马,你不要我了,按照道德上来讲,你就是忘恩负义,到时候没对象,你这个纯情的小处男就惨咯”


李昊西刚跑过来又说了这么一大串话,不禁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不忘用一双哀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罪魁祸首”


何煜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发小“好了,你就歇歇吧,重点是电话里重要的我不帮忙,你就会死的事是什么?”


听到何煜的话,李昊西立马满血复活,拉着何煜神神秘秘的走进了他刚嫌弃过的旅馆,走到一半就将何煜推到前面一脸便秘样,


在他身后碎碎念着“妈呀,怎么这么巧,简直了”


何煜顺着发小躲着的方向看过去,也没啥啊,不就是一个精英眼镜男站在他们前面挡着路吗……


几秒种后,李昊西一脸不甘心的被精英眼镜男拖走,途中还不停作死嚷嚷道:


“煜煜,你要等着我,明天我就来找你~”


何煜走到电梯口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却没听到李昊西对那男人小心的碎碎念“堂哥啊,你家的煜煜和我真的没有什么啊,我真的是有事找煜煜啊~”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房门外却传来了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何煜想如果这是李昊西那货,他一定将他的皮给扒了。


何煜慢悠悠的揉了揉头发,略带些烦躁与懒散,走到房门边,慢悠悠的凑到门眼中,发现门口那个还在执着的敲着门的家伙长着一张与李昊西完全不同的脸,他才打开门等着这个打扰他睡眠的人的解释。


谁知这个人却一把推开了他直接在房中找了一番,没找到后直接大吼道:“程伟成,你在吗,在就吱一声,我来救你”


听眼前这个长相艳丽的少年吼完,何煜的瞌睡虫也彻底醒了,他脸色不快地将这个“莫名其妙的疯子”拉到了门口,他想他没把这小子马上扔出去真的是一个奇迹。


魏远东见何煜过来开始有点心虚,要不是他亲哥和表哥最近都围着这人转,他也不会因为好奇心贸然进来打探情况了,还借助了死党的名号QAQ


“自己出去还是我丢你出去?”


“我……我自己出去”何煜虽然长得还有点青涩,但是身高气势完胜自己,魏远东只得啰嗦的说完然后立马落跑,完全不见先前的嚣张模样。


魏远东走进电梯看见自己的保镖才恍然记起自己还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立马招呼了保镖过来前往与死党约好的吃饭地点,仿佛刚刚的样子就只是所有人的错觉。


躺回床上,何煜的脸色才稍微好了点,这一个回笼觉睡到了中午,很完美,但一起床看到一个人坐在自己床边色眯眯的看着自己,任谁也承受不起。


“李昊西,你到底想要干嘛,现在立刻说清楚了,否则我明天就回去”


“煜煜,我也不想这么晚才来找你吗,只是……”没有只是,其实就是被一个神经病盘问了很久,但戏还是要做足,李昊西顿了顿,然后故作羞涩瞄了何煜一眼。


何煜无力的倒回床上,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得栽在这货身上了。


何煜洗漱完吃着李昊西打包拿上来的美食,觉得自己有点认命了。


李昊西见何煜吃完才结束盯着一处发呆的举动,“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睡饱吃饱后何煜一脸满足的躺在沙发上。


“煜煜,这个忙你一定要帮”说完李昊西拿出一叠资料塞给了他。


何煜拿起来看了看,《公子与小子》什么鬼?何煜惹着将这东西丢出去的冲动将它看完了,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毫无营养的剧本。


“李昊西?”


“煜煜,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找你过来的原因了是不是”


李昊西说到这娴熟的滴下几滴廉价的眼泪“就因为有点名气的演员都嫌弃我写的剧本,那些没演技的我又不放心,呜呜~煜煜,我就只能靠你了”


“这可能吗,没人演?以你家现在的地位会有人拒演吗?”


李昊西听到后低声回答:“可是我的处女作我想让我最好的兄弟来演啊!”说完李昊西自己都有点鄙弃这个理由,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


何煜正在学位上奋斗着,并不像李昊西一样拥有那么多时间,在这个周末过去后何煜便飞往国外耶鲁大学。剧本的事就只能在两个星期后再商量了,李昊西在他走的那天没来,也可以说来了后立马被那个‘精英眼镜男’绑走了 ,上飞机前,何煜还有心思吐槽两个长得像的人脾气也差不多,酒店里的那个少年简直就是这个人的缩小版,一样的面貌一样的看着不顺心。


半个月后的首都国际机场,一个细眉凤眼的俊俏青年倚靠着一辆红色跑车,张扬却又恰到好处,何煜一出机场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但随后那个青年迎着清风朝他奔来,然后摔了个狗爬式。。。。。。


“李昊西,你再这样浮夸下去,以后准没人要你,当然,你的现任有可能是个例外”


李昊西看着前面的人有点牙痒痒,


在心里吐槽“上次走也不告诉我,过两个星期就回来,害得自己被绑回去后还和魏成晓发毒誓‘不把何煜骗回来他不是人’,是的,你没听错,魏成晓暗恋何煜,而且这货是他堂哥(。﹏。*)”


见前面的人走远了,李昊西忙进车追了上去。


李昊西导演的处女作,最终何煜也只是担任了一个投资人的角色,并没有接受李昊西异想天开让他当演员的提议,他的目的并没有那么闲散,他已经决定将父母留给他的遗产注册一个公司‘GY’,作为对他父母的纪念。


何煜最近两天实在是忙的脚不沾地,他虽然有很多现金但在国内没有资源也是一个硬伤,公司的注册他去了几趟酒席才搞定下来,呵,国内这些资本家也是靠不住,一听他要自己创业立马就离的远远地,还管什么投资。


在风风火火的将公司主要人员规划好后,何煜也认识了“精英眼镜男”魏成晓和他的奇葩弟弟魏远东,深知自己闹了个大乌龙,魏成晓并不是李昊西相好而是他堂哥。


七年后,何煜已经成了L国首屈一指的企业家,李昊西先前这个懵懂的少年也开始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在导演界传出了金牌导演的名号,魏成晓虽然和何煜成为了要好的商业搭档,私下好友,可是始终没能下定决心让何煜明白他的心意,他老弟魏远东却和死党程伟成在一起了。


家里大发雷霆与魏远东划开界限,并给魏成晓订婚了,明天就是他的结婚日,家里还特地允许魏远东回来。


魏成晓看了眼手中的结婚戒指讽刺的笑了笑,自己要是有远东那小子一半的勇气,现在就不会是这般景象了吧!这一夜他注定无法入眠,没有抓住的始终还是会溜走,甚至是重重的予你一击之后在永远的消失,而你再也没有机会,每一次在回忆中后悔都是一种讽刺。


魏成晓赶到医院时,急救室门上的灯还没暗下,李昊西早已在门口泣不成声,见他来了也没有一丝察觉,魏成晓不停的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现在他只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在快进,而他只能僵硬的站在那,直到李昊西推着载着何煜尸体的手术床走过他身边。


何煜此时却只是好好的在做着任务,企图在某一天积攒好能量回到父母被杀的那天,任谁知道自己的父母被自己十几年好友的父母所杀,恐怕也接受不了。


而他发现真相后,却死了,现在虽然被自称为最高法则的小圆给救活了,他们签订了一个平等契约,他给小圆找回一点能量,自己可以得到相等的能量,等到某一天,他就可以重回自己的生活,可以得到一个重生的机会,而他遇到小圆之后的经历他将会忘掉,包括小圆。




☆、校园错嫁篇

在茂密的丛林中,一个特种兵正狼狈的逃离毒贩团伙的视线,何煜看了看越来越近的毒贩悠闲地想着,原本上级给下的毒贩人数只有不到30人,可是现在凭空多了20个,还将他们的计划知道的清清楚楚,何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出内奸了。


身为一小队的队长他有责任引开这些人,让其他人完整离开,只是童世开肯定会很伤心,因为他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安全离开。


在百里开外已经远离危险的一小队中,来接引一小队的童世开看着少了一人的队伍,奋力的握住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不要外露情绪。


小队里的人都眼含泪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他们开始哽咽的说着何煜最后的遗言:“报告童上校,队长带话‘让童世开好好活着’.”。


何煜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在一个阁楼里了,却还显的有一些迷茫“童世开,他是谁,我是谁”,随后慢慢清醒过来,脑海中却又有一片记忆黯淡下来。


小圆围着何煜转了几圈,最后无奈的想,每次世界里何煜都只能拥有法则安排身份的记忆,不过何煜的灵魂还是自己的,这让小圆庆幸自己之前给全部的法则订了这个规矩。


现在虽然地位被那个内奸抢走了,可法则的规定它只要用一定能量做为媒介,这些法则还是归自己管的,做完这个世界的任务,它就可以让何煜带着记忆收回能量了,但它现在还不能被那个小人发现,按人类的策略来说,是这样的。


这一次的能源持有人,小圆最先粗虐的找了找,并没有发现这次的能源持有人,小圆更加集中的找,最后确定了一个人,李渊,贵族学院的学生。


从床上爬起来,何煜真的淡定无能,到处都乱糟糟的,地上乱扔的臭袜子,几天没洗堆在地上的校服,然后勉强想起来自己十七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何煜逼着自己去洗手间洗漱。


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真的是无法忍耐下去了,乱成鸡窝样的头发,不修边幅的渣胡子,今天自从睁开眼睛到现在,他已经因为他之前的生活方式受惊了N次。


何煜摇了摇自己的头迫使自己接受眼前的景象,挤出牙膏开始刷牙,吐出嘴里的泡沫,抹了把脸,听着闹钟开始滴滴的响,何煜决定回来在收拾屋子,该走了。


踩着半新的老式单车,何煜伸手调了调手把旁的后视镜,便开始享受这段悠闲的课前时光,直觉上他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事实上双休日刚过。


路过房东老太太摆的烧饼摊时,何煜照样惠顾了两个肉末烧饼,单手边骑边啃,老太太急着在后面喊“骑车别分心,慢点吃”


穿着今早被主人无情踩了两脚的校服,背着已经快寿终正寝的书包,停好车后,何煜开始经历与往常一样的周围贵族学生眼神的洗礼,然后被围堵在校门口。


“小子,就你这样还暗恋章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靠,章瑶是谁啊,老子觉得你挺不错的,何煜心里嘀咕,但还是淡着一张脸在那。


一般的上层圈子的学生不敢在学校闹事,毕竟校长的来头比他们都大,可这位太子爷不一样,这位太子爷是校长的儿子,秦科,往常何煜都是躲着他的,毕竟跟这些权势对上想想都没啥好事。


可今天怕是躲也躲不了。


“你有什么事吗,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我也不认识章瑶”


秦科见何煜不想生事的样子,不禁松了一口气,在他看来何煜给他省了一顿打,他和几个狐朋狗友打赌赌输,被人起哄到校门口来挑战他老爸的权威,可一到校门口就有点瑟缩了,秦爸正要升官,他要是惹啥事还不得被打死。


秦科有个认死理却圆通的老爸,被教养的同样认死理,这时便觉得好像欠何煜一个人情,随即便越过何煜走向校门,漫不经心的丢下一句话“今天放学在校门口等我,我还你一个人情”


何煜甩了甩整理了后还能看的头发,继续朝着校门里走去。


等他到达班级时,还是无可避免的迟到了,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后便自觉的站在班级外‘上课’。


何煜站了一会开始无聊的到处用眼睛扫描,当看到篮球场时久违的感觉突然飘向心头,望了眼背后的课堂,他还是放弃了走开的念头,毕竟作为一个私生子,太嚣张也不可以啊,嘲讽的笑了笑。


“叮铃铃”下课后遭遇老师白眼一枚,何煜还是安全的进入了教室。


踏步走向最后独排的宝座,整理好书籍,毫无意外的看到桌上又充满了鬼画图,拿出湿巾擦干净后,何煜也大概猜到始作俑者了,一般的公子哥可没兴趣理睬自己这个私生子,除了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何勤洛。


暗自叹了口气,何煜想着都是没娘的孩子,何必相互为难呢,当初自己母亲确实是当了小三,但也就想着要点钱就走,可没想到何勤洛他妈突然跑过来。


吵也要找个好地方啊,在马路上吵,结果双双出了车祸,何煜一直庆幸自己没看到那一幕,不像何勤洛眼睁睁看着那一场戏剧的发生。


何煜现在只想着过好自己的生活,每年何父也会给他生活费直到他成年,何勤洛也没有对他做很过分的事,作为一个私生子他算过得挺舒服的了。


放学后路过篮球场,何煜还是忍不住走了进去,贵族学院名副其实都是公子哥的天下,但是由于市长的命令和校长的努力,贵族学院里跟平常的学校没啥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