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国王仿佛在逗我笑


作者:香皂如鲠在喉

欢脱版文案


【接到在敌方国王身边卧底任务的第一天】


艾嘉:“保证完成祖国交给我的神圣任务!”


【第二天】


艾嘉:“敌人的凶残不是我退缩的理由!”


【第五天】


艾嘉:“……祖国母亲和上级组织,敌人太过残暴,我撑不下去惹……”


【一个月】


组织:“经过多方研讨,为了确保任务的进展,我们决定把你——上、交、给、国、王!”


国王:o(*≧▽≦)ツ朕这就来验货~


艾嘉:“……”


总感觉遭到了祖国的背叛(; ̄Д ̄)


正经版文案


很久以后,艾嘉看着他的背影,总是想到两人作为敌人的初见之时。


从彼时相互隐瞒猜忌,到现在站在他身后,帮他担起一个王国的责任。


然后,对他说——


“哪怕与祖国为敌,艾嘉·图里亚德永远站在您身后。”


一句话:这是一个实习卧底混入敌国国王的身边终成一代王后的非典型西幻故事


蛇精病实腹黑国王攻×正经冰实蠢呆卧底受

扫雷指南


①本文1V1,HE,主受,慢热,清水,无反攻无生子


②世界观设定偏西幻,然而元素和斗气都是没有的,魔法的设定有点像hp,整体风格类似冰火。受原住民,攻穿越。


③文风是正剧和欢脱的矛盾结合体,前期卧底后期两国战争梗


④攻旷世蛇精病


⑤受三观受到祖国影响,十分正正正,然而后期会改正,在感情问题上呆萌得很蠢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嘉·图里亚德;李嘉图·洛耶 ┃ 配角: ┃ 其它:两国之争;非典型西幻


☆、入宫海选

天气晴朗。维渥王国首都沃韦城的自由广场上,作为地标的“海莲娜的天平”喷泉下聚集着半个城市的居民。


一手扶着巨大天平的石塑女神用她的大理石眼珠极目远眺。她目光所视的方向延伸出一条长队,排着队的人们或是不耐烦、或是兴奋地探头探脑。等待他们的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毕竟王宫已经很多年没有面向公众进行过招聘了。


“很遗憾。”随着印章碰击桌面的轻响,羊皮卷的右下角多了一个写着“拒绝”字样的红印。


队伍最前面那个瘦骨嶙峋的中年人一把抓回决定自己命运的申请表格,窘迫地闪到一边。


他身后的申请者走上前来。那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一头灰色的短发,无论是个头还是体魄都并不出众,唯有一双蓝眼睛分外有神。他动作僵硬上前一步,拉开椅子坐在了长桌前,准备接受面试官的提问。


“名字?”


“艾嘉·图诺。”


“年龄?”


“二十一。”


面试官记下几笔,点点头。他推了推架在鹰钩鼻上的眼睛,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灰发青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并不符合国王对面试者体型与身高的要求。他抬头看看太阳,判断大概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或许是时候让工作更轻松一点了。


“很抱歉。”面试官说着,拿起“拒绝”印章。


“不过……”在印章就要再次响起对桌面的碰击之前,叫艾嘉的年轻人抢先一步——将一枚银质硬币拍在面试官面前,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湛蓝色的眼睛眨了眨,“你似乎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不如问完再决定我是否胜任。”


维渥王国不用银质硬币,何况对于行贿来说这数额太小了。面试官忍不住笑了笑,“好吧——那么,请问你前来应征的原因。”


艾嘉·图诺没有说话,只是在银质钱币上轻轻敲击了两下。这使面试官注意到上面的一行文字——不是维渥语。那些字母相互扭曲纠缠着像是中古时期的一种文字。


推了推眼镜,面试官向艾嘉身后等得不耐烦的人群警告了几句,接着问道:“回答我的问题。”


“为了即将陨落的、与即将升起的。”


艾嘉注视着那枚硬币,口齿清晰地念道。“……那行字说的是这句话。”


或许旁人听起来只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胡说八道,但面试官的脸色倏忽因此凝重起来。“好吧。”他摘下眼镜,在衣襟下摆擦了擦,重新戴回去,在艾嘉身上打量一番。“好吧,小子,你赢了。”


紧接着就是一如既往的印章声。“通过。”


·


带领艾嘉一路向前的近卫军士兵在海莲娜神殿前的大树荫前停住脚步,向他敬礼后踏着铿锵的步伐离去。


艾嘉整理了一下衣领,调整站姿,有些僵硬地迈步走向树荫下集聚的人群,并四下打量着寻找适合独处的地方。


海选环节没有出意外,帝国安插在维渥王宫的人员在确认他的身份后将他放了进来。他稍稍松了口气,这是他作为奥哈帝国的情报工作人员,远赴敌国维渥执行外勤任务的第一次重大行动,可不能一上来就搞砸。


他从图诺将军手中接到的任务是:接近维渥王国国王,潜伏在他身边,等待下一步指示。


尽管这只是简短的一句话,但执行起来就不仅仅是这么轻松了。根据帝国目前为止的了解,维渥国王是一个神秘莫测、喜怒无常、多疑、性情乖戾而凶残的人。而且,可能是因为研究成果不够丰硕,《情报工作准则手册》和《维渥研究》中都没有花过多笔墨在他身上,对他的介绍只有短短的一页而已。


接近一位性格多疑的暴君必须行事谨慎,而不知道对方的喜恶让“投其所好”这一办法也变得不怎么容易。幸好,这几天艾嘉正为如何接近他而头疼时,王宫外就张贴出了“对外公开征召国王护卫队队员”的告示。


通过选拔进入王宫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毕竟再怎么多疑的君主也不会轻易怀疑由自己亲手选□□的人。


这样的机会恐怕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也要赢得这场选拔。


“欸,灰头发的那个——你当过兵?”


突然听到在自己左前方几尺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艾嘉脚步一僵,再次整了整衣领。这个人似乎是在跟他说话,只是这样的开场白实在有些奇怪。“嗯,曾经在雇佣兵团里打过零工。这也能看出来?”


他说了谎。实际上,如果从三岁就读少年班的时候算起,他已经在帝国陆军学院度过了十八年。


“拜托,我又不瞎。”说话的人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突出地面几尺高的大树根上,透着阳光眯着眼看他,过耳的深棕色卷发泛着金光。那是个年轻的男人,从腿长看应该是个高个子,“不过最好不要再缩着走路了,当过兵又没有什么好羞耻的。能到这里的人差不多都当过。”


“你也是吗?”尽管还跟他搭着腔,但说实话艾嘉并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想找个有利于观察的角落坐下来,好好分析情况。


“当然。而且我的级别可高着呢,连老国王都得让我三分,奥哈帝国那群孙子看见我就绕道走。我有一支魔法师军队,几支骑士方阵和海军舰队……”看来那年轻男子并不识趣,他打开话匣子后滔滔不绝。


什么叫做“奥哈那群孙子见到就绕道走”?维渥是祖国奥哈的宿敌,那家伙明显的贬低让艾嘉不禁皱起眉头。不管别人如何,至少图诺将军绝对不会是他说的那种懦夫。


“真有趣。”但为了不令人生疑,他还是勾了勾嘴角,勉强敷衍了一句,一边四下打量。或许真有一件事给他说对了。那就是——能通过了国王审核团认定而来到这里的,确实,嗯,至少是从体型来看——都当过兵。


通过最初面试的总人数并不多,二十男,八女。可无论是凶悍猛汉还是金发女郎,身高平均下来恐怕要高出他一个头,这使他看起来是所有人中最瘦小的一个。


和这样的人竞争护卫队队员……看起来并不是他的优势所在啊。


此时年轻男子终于停止了喋喋不休,一蹬地站起来,挡在艾嘉面前,向他伸出手,“李嘉图,李嘉图·M·路,李嘉诚失散多年的孙子。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小个子老弟。”


……小个子?


艾嘉咬牙,握了上去,好吧,李嘉图确实比他高出那么——一个头而已。“路先生,很荣幸和你一见如故。”


又是谎言。实际上艾嘉更希望一脚踹在他鼻梁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礼貌的应对反而使李嘉图看起来很失望,他收回手,揉了揉自己深色的卷发,“不好笑吗?”


艾嘉皱眉。什么好笑?


李嘉图看起来更挫败了,“真的不好笑吗?好吧我又确认出,你们这片缺乏幽默感的大陆既没有《龙族》也没有亚洲首富……”


艾嘉试图安慰——还是谎言,其实是试图摆脱他,“这片大陆上有龙族。或许维渥没有,但彼甘长尾龙确实栖息于……”


“打住,我才不想知道那群爬行类的居住地呢。”李嘉图揉乱自己的头发后再次将它梳理平整,重新挂上笑容,“早该习惯了。这片笑话书比英国人菜谱还薄的大陆不会有人能理解我的幽默感的。”


“我很遗憾。”他的话中包含了不少闻所未闻的词汇,艾嘉听不懂、也没有听懂的意愿,只是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句,一边努力绕过他。


但似乎是觉察到他这样的意图,李嘉图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修长的指节在他被收拾得一丝不苟的上衣上摩挲,“为什么急着走呢,艾嘉。”


闻言,艾嘉脚步一僵,本来就没松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在这个时候更不能轻举妄动。行动准则手册是怎么教他的?图诺将军平时是怎么叮嘱他的?“你知道我的名字?”


话出口之后他就后悔得咬了咬牙。唯独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最糟糕的答话。


李嘉图笑了,露出一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大白牙,那只搭在艾嘉肩膀上的手游离到他的心脏以上的地方,“这里告诉我的。”


这种时候,一个成熟的工作人员会怎么做呢?艾嘉努力冷静下来,斟酌着用词,打算说一句神秘兮兮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结果刚刚开口就被打断。


李嘉图哈哈大笑,食指在艾嘉胸前的别针上拨了几下,“喂,你不会是忘掉自己还戴着名牌呢吧。”


……还真是。


艾嘉低头一看,左胸口上的名牌上用印刷体烫着他的名字。这是过了面试一关之后就被派发了写着名字的胸牌,他那时想都没想就戴上了。


会出这种毫无专业精神的疏漏,果然还是工作经验太少,艾嘉抬起头来,深吸口气,“那你怎么没戴……”


——却只看到李嘉图吹着口哨与两个比他还高的男人大笑着勾肩搭背走远的背影。


艾嘉干咳一声,沉着脸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同时想一脚踹断那家伙鼻子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识人不清

不过,是时候排除杂念,专心分析情况了。他走了几千公里的路、穿过和平海峡来到维渥不是专程来和疯子斗气的。他再次四周环顾一圈,选定一处长着菌类的大树根落脚。


这个阴暗少人的角落很符合他的要求。艾嘉观察着他每一个竞争对手,分析他们的优劣势,考虑着应对方法。他必须打败其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才能得到仅有的三个进入王宫供职的名额。


李嘉图本人显然不足为惧,那个乖戾的国王绝不会选择这样一个不识相又满口胡话的疯子作为自己的保镖。


而此刻正在和李嘉图打得火热的那一群硬汉也不足为惧。虽然作为护卫队队员的确需要强壮的体魄,但既然是入宫供职,仪容仪表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指标——络腮胡子和刀疤脸恐怕不行。


此刻正在和李嘉图打得火热的另一群金发女郎似乎也不是有力的对手。她们的仪表的确过关,个子高挑体形健美,但举止实在轻浮,仪态一关过不了。


此刻正在和李嘉图打得火热的又一群少年看起来言谈粗俗、稚气未脱,恐怕也不是供职的好人选。


此刻正在和……


艾嘉的目光随着李嘉图到处勾搭的路径移动,却发现十分钟不到他已经将整片场子都勾肩搭背了个遍。这个受欢迎的家伙无论走到那里都能迅速和原来的小圈子打成一片,连个别散兵游勇也被他鼓动一番,拉入了圈子中。


唯独在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黑发女子面前他碰了钉子。那位女子看起来高傲而冷漠,在李嘉图滔滔不绝的攻势下只说了一个字,“滚”。


看来这确实是个强劲的竞争对手。艾嘉的手伸进口袋,捏紧了刚刚帮助他通过面试的银币,在那行凹凸不平的字迹上摩挲。


维渥的夏天干燥炎热,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晴朗的日子。正午的阳光直射,就连艾嘉所在的潮湿地带都能感到热浪扑面而来。刚刚还勉强说笑的人群终于发出了不耐烦的抱怨声。


“那该死的国王怎么还不来,老子都饿死了。”李嘉图对面的刀疤脸用宽厚的手掌扇着风,一边粗声粗气道,“见鬼,来不来啊,再不来老子回家了,他那个破工作丫爱谁做谁做。国王了不起啊。”


李嘉图哈哈大笑,“喂,哥们儿,好歹积点口德,他可能是以后要付你工资的人啊。”


“我看约翰逊说得对。”金发女郎整了整自己的头发,接着向一边穿着制服站岗的卫兵眨了眨眼,“喂,那边那个,对就是你。国王陛下什么时候大驾光临啊?不是说要来亲自选拔么?”


卫兵扫了他们一眼,继续目视前方。


“见鬼,这丫是什么王宫连个守卫都这么臭屁……”“国王那小子再不来老子可就要逼宫了……”


能够到达这里的人们多半有点坏脾气,局势渐渐失控,很快一波接一波的抱怨演变成了集体抗议。艾嘉皱着眉头站起来,看到李嘉图一脚踩在树下凹凸不平的大岩石上,发表着义愤填膺的激烈演讲。


在维渥这样的地方,真是什么事都能发生。如此大不敬的行径,为什么还没有得到控制?


等他做好静观其变的打算,重新坐下时,抗议者已经组成了相当有纪律的方阵。艾嘉之前注意到的那个黑发女郎走到他身边坐下,但目光始终没有与他相接。


李嘉图站在抗议方阵的最前面,扯着嗓子大喊一声:“把国王那老小子交出来!”


“把国王那老小子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