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陌上烟雨染红尘


作者:半步烟岚

文案


一场乱世,一盘棋,谁运筹帷幄,谁步步为营?


当国破时洛羽兰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结果没想到一切只是开始……那个男人纠缠不休,让他束手无策……


1VS1,HE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羽兰(陌烟)、堇墨、风曲容 ┃ 配角:席莲、叶沧澜(断忆)、蝶絮、百灵、苏夜、林落雪…… ┃ 其它:he,1vs1


☆、序

风掠过沧桑的城墙,雪衣在风中化作了翩跹的蝶。柔顺的墨发在风中纠缠回绕,化开了淡抹忧愁。身后是繁华的国都,身前是支离的国土。


重兵压镇,四面楚歌。


少年紧锁着双眉,单手抚过悠久的城墙。


纵然是我又怎能抵挡得住万千铁蹄,那支军队又怎是平常略施小计就能周旋而过的驴骡之兵。它的背后可是那个男人,那个执掌一方,傲视群雄的男人。而我,又怎能抵挡得住?


紧握的左手,指甲已经直接扣入了掌肉,但是却感受不到痛苦。少年微垂下双敛,星辰般的双眸中隐射的是绝望。


累了,真的累了。


血色残阳,悲壮如歌。


“殿下,前方有速报。”


少年转身,幽幽开口:“我知道了,让将军和丞相在宣议殿静候。”


“是。”


该来的终将会来,但是这一次……是羽烟国最后的劫难了吧……


少年笑了,笑得颠倒众生,黯淡红尘。


作者有话要说:新人开坑,请多指教O(∩_∩)O

☆、雕栏玉砌朱颜改

这是一个乱世,群雄并起,多方割据。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历史的法规,这个时代也不例外。多年的杀戮与斗争终于形成了三国鼎立的相对制衡的局面,北方的央歌,南方的轩启以及西方的且幕,三个立于乱世顶端,雄霸一方的帝国。


最高的王座只有一把,到底谁会踏着白骨和血河坐上这最后的王座呢?


但是原本疯狂的杀戮却在这时停息了,三方霸主默契地选择了沉默,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各怀鬼胎?且幕明目张胆地打起了中立的旗号,是休养生息还是暗度陈仓?央歌犹如一潭死水,撇开了战事坐观一方,坐收渔翁?轩启倒是放弃了主攻大国开始围攻和吞食周边的小国,真正意义上开始进一步扩展版图。


在轩启的蚕食中,羽烟国就是重要的一块。


羽烟国,甘霖蒙恩之国,天府肥沃之地。烟花璀璨的小城,涟漪微波的水乡,杨柳抚面的堤岸,淡妆浓抹的楼宇。羽烟国,似水,柔情缠绵,淡雅朦胧;似曲,轻拨管弦,婉转低回。


为什么这样一位柔情的美人能在乱世的铁蹄下存活至今呢?难道她已经美到让霸主们不忍卒读了吗?不,不可能,强者永远是冷血的,他们的双手沾染了无数无辜者的鲜血,利益不容许他们来施舍怜悯。


羽烟虽然是一块弹丸之地,也没有强大精锐的军队,但是她拥有绝对的人才。就像她的气质和性格决定一样,诗词歌赋,礼乐道法,她无一不通,所以在军事谋略上她是可以以少数士兵来抵挡、周旋、突袭强大的外来侵略者的。而且羽烟还有一位拥有绝世才华的储君——洛羽兰。


七岁册封太子,九岁其诗词名于天下,十二岁编制《立国论笺》,十四岁以一曲《烟花醉》成为琴界的传奇,惊才绝艳无人不晓,此刻又护国于乱世。到底是这样的才华和谋略能使这样一个柔弱的国家免于乱世,世间无人能知。有人言羽烟太子乃水灵君投胎转世,是仙人;又有人言世间无此人只是世人的揣度和捏造。甚至更有人言羽烟太子是女子,受尽皇帝的偏爱……各种说法不一,而且羽烟太子极少露面更是加深了许多人的悱恻。


但是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深信着羽烟太子的存在,并且传言其为白衣胜雪,貌美如仙。


紫烟殿内白纱曼绕,清风微许,梦幻而飘渺。淡雅的兰香像雾霭缠绵于白纱中,又像清高的美人只留给你无限遐想的背影。


谪仙般的少年倚栏而望,余晖撒在他的侧脸,勾勒出他精致的轮廓。墨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与雪衣黑白相间,不失优雅的对比,更有难解的风情。


远处的君子兰已经凋零殆尽,残败的花瓣徒留了一地的惆怅。


洛羽兰蓦然地伸手却又猛然在半空顿住。看似要抓住某些虚渺的东西却又百般无奈。最终还是自嘲地笑了笑。


“起来吧,这些都不是你们的错……是羽烟命数已尽。”


“太子殿下!”几位大臣久跪不起。洛羽兰转过身来望着几位心腹大臣惨淡而笑。“几位都是几代的元老,侍奉过三代的君王,你们应该更清楚羽烟国的兴败。这次不是敌人太过强大而是天意如此,你们何必呢?……我啊,办不到,这样的力挽狂澜……别跪了……”


“臣等死而无憾,此时绝不会弃国而逃。”


“我们誓死与羽烟同在。”


……


几位面目苍白的老臣没有任何退步的松动。


“你们难道还不懂吗?面对不可能的事还要逆天命而为之,这样做只会让羽烟陷入更大的劫难。一个国家的最后尊严是阻止生灵涂炭,是保护好信任我们的子民。”


“殿……殿下……”老人们终于有所松动,面带愧色,左右为难。


“好了,在最后容我再求你们一件事吧。”


“殿下有事尽管吩咐,臣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以五年的时间扩充成一个帝国,南征北战,纵横千里,无往不胜。三大帝国之首,枭世之主——轩启帝国。他是立于苍茫之巅,鄙夷众生的王者,是历史选择的仲裁者。


九年前乱世开启,各国陷入厮杀的泥沼。原本独立于南方,国泰民安的南华国开始面临四方吞并的敌人。外来的虎视眈眈,内部的狂恐不安,使这个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在风雨飘零,强撑两年之后南华国的第六位皇子继位,改国号轩启。


然后奇迹就开始了,年仅十九岁的新帝扭转了整个国家的危机,并且使之成为世人敬畏胆寒的帝国。好像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一头沉睡的野兽,现在终于等来了它的主人,它睁开了嗜血的双眼开始捕食那些可笑的猎物。


而驾驭这头野兽的主人又是怎样的存在?


严谨肃穆的军队即便再优秀也绝不会放松警惕,因为他们是狩猎者。机警的护兵,矫健的巡逻兵,操练场上勇猛的将士……这就是那支狂野的常胜军——墨旗军。


远处的军帐内,身着玄色皇袍的男子斜卧在软榻之上。俊雅的轮廓,墨色的剑眉,密长的睫毛,似笑非笑的魅惑唇角,如慵懒的闲神,不管世俗,不染尘埃。


帐中的士兵正报告着军情,几位大臣恭敬地立于一旁,而上位者闭目静听着。


堇墨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睁开让人不寒而栗的双目,他是鄙夷众生的王,是危险的王。静如神,动如魔。


“皇上,看来今天便可以拿下羽烟国了。”


堇墨依旧不明意义的笑着,随心地摆着一缕长发。


几位大臣面对未测的君王都沉默起来,面面相觑。


“如果洛羽兰只是这等能耐何必朕亲自动手呢,现在动手必将鱼死网破。”


“那么……那么皇上我们……”


“不用急,主导权在我们手上,即便是他,也撑不了多时。”


狼烟四起,烽火未息。


迂回诱导,李代桃僵,用尽了方法和计谋终然无法抵挡外敌攻破最后的防线。


真正的兵临城下。


此时皇城的后门外,几辆不起眼的马车排成一列,几名身着平民装的暗影伫立在一旁。


白衣少年依旧淡然的笑,好似烟尘从不落入他的双眼。


“兰儿,果然这样不行,该留下的应该是朕……”面前沧桑的男人已经不再是曾经坐拥一方的帝王了。现在的洛羽殊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朕不能这样落逃,与其让你断后,不如朕一剑以谢天下。”


风起时带起少年白色的衣角,如破碎的蝶,如惨白的魅影。


“父皇,不是说好了吗?这是我唯一的请求……照顾好母后和释儿。”洛羽兰将目光转向身旁一脸担忧的皇后,然后笑着将她拥入怀抱,“会没事的,母后……放心,结束后,很快我就会来找你们。”


“兰儿……”憔悴的妇人只是哽咽着回抱少年。


洛羽兰笑得温柔。


身后的孩子终于委屈地扯了扯洛羽兰的衣角。


“皇兄。”


洛羽兰温柔地俯下身,擦干孩子眼角的泪痕。


“释儿乖,以后好好听父皇和母后的话。”


孩子是敏感的,年久六岁的洛羽释早在这场突变中明白了些什么。泪水更像是决堤了一样。


“皇兄……”


“释儿,男子汉是不能哭的,忘了我们拉过勾吗?说好了不哭,一起保护大家的……”


“释儿没忘!”孩子倔强地止住哭声,用坚定的语气和略有幼稚的口吻告诉洛羽兰,“我会长大,然后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父皇,母后,皇兄还有大家。”


“好,那么就约定了。”洛羽兰宠溺地和洛羽释拉了勾。这个单纯的孩子终有一天会长大,然后可以以自己的力量执掌一片天。


洛羽兰站起身吩咐一旁的暗影。“魅,拜托了。”


“属下必将不辱使命。”暗影单膝下跪作了最后的行礼。


在一片嘈杂中,众人被安排上了马车。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洛羽兰庄重地下跪然后叩首。白色的纱衣在风中散了一地,苍白了整座皇城。


乱世终有一结,只是自己提早被逐出了局。这场豪赌是我输了,但……也许这样就好。


梧桐落了,残叶纷飞,铺了整地的悲伤。


谁唱着离歌,谁抚着断琴?


终了,


身后华梦已碎。


“礼部,户部,事情办完了吗?”


“回殿下,已经办完。”


洛羽兰坐在高位上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接下来就照之前说的去做吧。”


“殿下!”


洛羽兰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看着茶杯中的茶水彻底凉尽。之前劝说父皇他们离开已经费尽了口舌,如今还要应对这些大臣,果然很累啊。


洛羽兰眉间成川。“难道要我下跪求你们吗?”说着便起身。


“殿下!使不得。”群臣惶恐地下跪。


洛羽兰站在他们身前感慨道:“那么退了吧,不要为难我。”


洛羽兰遣散了一批又一批的大臣。最后终于面对护国将军是不免感慨。叹了一口气又轻笑起来。“将军,去告诉堇墨,只要他不伤我们羽烟子民,我洛羽兰愿为他敞开城门。”


“是。”


群臣已去,大殿已空。


一切都已结束,羽烟已不在。


洛羽兰孤落地伫立在空洞的大殿中,微垂双敛,回首往事。


果然还是笑不出来。


指尖似乎有风淌过的痕迹,温柔而又缠绵地吮吸着触觉,像个孩子一样想要挽留这最后的余温。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

这是一个乱世,群雄并起,多方割据。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历史的法规,这个时代也不例外。多年的杀戮与斗争终于形成了三国鼎立的相对制衡的局面,北方的央歌,南方的轩启以及西方的且幕,三个立于乱世顶端,雄霸一方的帝国。


最高的王座只有一把,到底谁会踏着白骨和血河坐上这最后的王座呢?


但是原本疯狂的杀戮却在这时停息了,三方霸主默契地选择了沉默,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各怀鬼胎?且幕明目张胆地打起了中立的旗号,是休养生息还是暗度陈仓?央歌犹如一潭死水,撇开了战事坐观一方,坐收渔翁?轩启倒是放弃了主攻大国开始围攻和吞食周边的小国,真正意义上开始进一步扩展版图。


在轩启的蚕食中,羽烟国就是重要的一块。


羽烟国,甘霖蒙恩之国,天府肥沃之地。烟花璀璨的小城,涟漪微波的水乡,杨柳抚面的堤岸,淡妆浓抹的楼宇。羽烟国,似水,柔情缠绵,淡雅朦胧;似曲,轻拨管弦,婉转低回。


为什么这样一位柔情的美人能在乱世的铁蹄下存活至今呢?难道她已经美到让霸主们不忍卒读了吗?不,不可能,强者永远是冷血的,他们的双手沾染了无数无辜者的鲜血,利益不容许他们来施舍怜悯。


羽烟虽然是一块弹丸之地,也没有强大精锐的军队,但是她拥有绝对的人才。就像她的气质和性格决定一样,诗词歌赋,礼乐道法,她无一不通,所以在军事谋略上她是可以以少数士兵来抵挡、周旋、突袭强大的外来侵略者的。而且羽烟还有一位拥有绝世才华的储君——洛羽兰。


七岁册封太子,九岁其诗词名于天下,十二岁编制《立国论笺》,十四岁以一曲《烟花醉》成为琴界的传奇,惊才绝艳无人不晓,此刻又护国于乱世。到底是这样的才华和谋略能使这样一个柔弱的国家免于乱世,世间无人能知。有人言羽烟太子乃水灵君投胎转世,是仙人;又有人言世间无此人只是世人的揣度和捏造。甚至更有人言羽烟太子是女子,受尽皇帝的偏爱……各种说法不一,而且羽烟太子极少露面更是加深了许多人的悱恻。


但是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深信着羽烟太子的存在,并且传言其为白衣胜雪,貌美如仙。


紫烟殿内白纱曼绕,清风微许,梦幻而飘渺。淡雅的兰香像雾霭缠绵于白纱中,又像清高的美人只留给你无限遐想的背影。


谪仙般的少年倚栏而望,余晖撒在他的侧脸,勾勒出他精致的轮廓。墨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与雪衣黑白相间,不失优雅的对比,更有难解的风情。


远处的君子兰已经凋零殆尽,残败的花瓣徒留了一地的惆怅。


洛羽兰蓦然地伸手却又猛然在半空顿住。看似要抓住某些虚渺的东西却又百般无奈。最终还是自嘲地笑了笑。


“起来吧,这些都不是你们的错……是羽烟命数已尽。”


“太子殿下!”几位大臣久跪不起。洛羽兰转过身来望着几位心腹大臣惨淡而笑。“几位都是几代的元老,侍奉过三代的君王,你们应该更清楚羽烟国的兴败。这次不是敌人太过强大而是天意如此,你们何必呢?……我啊,办不到,这样的力挽狂澜……别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