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之配种》作者:鱼水何欢

 

文案:

[您现在是世界上唯一的雄性。]

[您的目标,是为世界上所有爱您的雌性配种。]

[请您注意,因为雌性繁衍后代的本能,这些雌性将对您产生极大的占有欲和性欲。]

[祝您好运。]

 

楚长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遥远而陌生的未来世界。

而他将要面对的,是几千亿饥渴且对他虎视眈眈的男人。

 

TIPS

1.总攻,攻外表温柔体贴绅士内心恶趣味最喜欢哄受跌破下限。过程NP,结局大约开放式。

2.略重口,轻微SM,底线射尿,不喝。

3.世界观设定存在试管婴儿等其他繁衍方式,所以不至于到灭种的地步,但是试管婴儿存在基因缺陷,寿命较短,且觉醒度低。

4.虫族+ABO+哨向混搭设定,私设众多,发情期双性、孕期泌乳设定,有一定生殖崇拜现象。

5.一共九个受,以下是列表(按吃到嘴里的顺序):

健气怕黑土豪少年

风流老司机帝王

软弱精分大明星

执着心机圣子

高冷内媚元帅

病弱虔诚教皇

高大寡言肌肉奴隶

暴躁痴情星盗

偏执痴汉科学家

 

 

 

第一卷 陷落 

 

 

第1章 吃糖吃糖

“姓名?”

“楚长酩。”

“嚯,什么怪模怪样的名字。”

对面的男人嘀嘀咕咕地说,他正在眼前的光屏里输入着楚长酩的名字。他的动作有些缓慢,大概是因为这些字实在是陌生极了。

他有些不耐烦,低声抱怨:“局里面在搞些什么?什么乡下人都塞进矿里……”

楚长酩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

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五千年之后的未来。

他走出那间狭小的纯白色房间之后,就被似乎是同伴的人裹挟着来到这里,连原身的记忆都还没有来得及全部弄清楚,他也不知道现在做这些究竟是要干嘛。

原身无父无母、无名无姓,接收了原身一切的楚长酩也同样接受了陡生波折的命运,但他本人的名字是他唯一不愿意抛弃的东西。

等到工作人员输入的时间里,楚长酩注意到他石更质的工作服胸前挂着一个铭牌,像是他的名字。楚长酩看了两眼。

那文字陌生又熟悉。感谢继承自原身的本能,至少他现在能读能写,也听得懂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言。

这个工作人员的名字叫卡夫。上面没有写其他的,不知道这两个字是姓还是名。

楚长酩抬眼观察着别的。

卡夫坐在桌子后面。光屏似乎是从桌子上投射在空中的,楚长酩看不到光屏上的东西,都是一片模煳,看起来像是高端的防偷窥设计。

除了光屏,桌子上还有着类似于键盘的、与桌面平行的光屏,也有传统的纸笔。在桌沿,侧放着一座电子钟,上面显示出来的曰期,与楚长酩在小屋子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星历5180年4月1曰,上午8点19分。

看到这个曰期的时候,楚长酩抿了抿唇,有点想笑,又有点难过。

愚人节的曰子。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房间,光线明亮,两侧都有门。楚长酩从其中一侧门进来的。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闻着让人有些发晕,是一种古怪的、机油与塑料碰撞之后产生的味道。

桌子放在房间的正中央,在卡夫的身后,有一块大大的黑色绒布遮住了后面的东西。从隐隐突起的形状来看,那似乎是一台古怪的仪器。房间的外面,楚长酩知道,是一片山脉。

从他醒来的那个小房间,到这里,他走过了繁华的商业区、密集的居住区,也经过了荒凉的野外,最终深入山林,在一座其貌不扬的山脚下,走进了这个用轻便材料临时搭建起来的小房子。

他所来到的这个世界,科技似乎十分发达。

就他短时间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个世界有飞在天上的汽车、有投*出来的电脑屏幕、有固定在手腕上的个人光脑。

但也有着需要廉价劳动力的工作。

譬如他现在的身份,一个矿工。

他以为,一个如此发达的科技社会,是不需要人力来做这种体力劳动的?

楚长酩从这里隐约窥到一些东西,他把自己初到未来世界的好奇收敛了一下,对这个世界暂时持保留态度。

卡夫终于输完了楚长酩的名字,抬头,有些不耐烦地伸出手:“芯片对接?”

“什么?”楚长酩有些茫然,他下意识摸了摸口袋,但没摸到想要的东西,于是刻意地捏了捏手指。

卡夫皱了皱眉,他盯着楚长酩看了一会,低声咒骂了一句。

他用的是这里的土着语言,不是通用语,因此楚长酩没有听懂。

“芯片没有植入,估计还是个黑户,测试肯定也没有做过,真是……不知道从哪个垃圾星出来的……”卡夫骂骂咧咧地站起来。

楚长酩听得一知半解。

他大概能猜到植入芯片是什么意思,应该类似于身份证一样。

但测试是什么?

这是卡夫已经从身后那用黑布罩着的仪器上拿了个东西下来,是个类似针管一样的长条形物体。他走到楚长酩身边:“伸手。”

楚长酩顺从地伸出左手。,

卡夫在他的手指上抽了一点血,又转头过去那个仪器上操作了一会。

他们一边等待着结果,卡夫一边对他嘱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但矿里每个礼拜有一天的休息,你记得去人口管理局注册身份。”

“谢谢。”楚长酩很干脆地点头,然后道谢。

大概十分钟之后,仪器一阵轰鸣,一张纸打印出来。

卡夫拿着,随便看了两眼,一边解释一边递给楚长酩:“矿里需要根据指标来安排工作等等!”

楚长酩被他惊骇的表情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100%的导向?”卡夫喃喃自语着,“什么玩意儿,这仪器是不是出错了?现在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人”

心情一波动,他又说起了方言。楚长酩听懂了第一句话,可他没听明白。

什么叫100%的导向?

卡夫烦躁地扯着那张纸,有点莫名其妙,随手揉成了一团:“这玩意儿没用,我扔了……”

楚长酩心中一动:“等等。”

“怎么?”

“这纸能给我吗?我正好想记点东西。”

卡夫狐疑地看着他。

楚长酩说:“我记忆力不太好,所以喜欢往纸上记东西。”他顿了顿,说,“这纸与其扔掉,不如给我废物利用。”

“哈,还知道废物利用,看来也不是太蠢。”卡夫说,“这指标应该是出错了,你别信。”

楚长酩点点头,把这团纸接过来。

他向卡夫借了支笔,把纸摊平,在背后的空白处写写画画。

卡夫第一次见这种人,有点好奇:“这是要记什么?”

“我第一次来这里,怕记不住路。”楚长酩满意地望着那白纸上的七扭八拐的线条,“记一下就好多了。”

卡夫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把满心的吐槽咽下去,呵呵笑了两声。

楚长酩顺势把这纸端端正正地迭好,放进口袋里。

卡夫咳了一声,然后说:“虽然生殖力导向出了问题,不过其他的指标和你的样子还是比较符合的,阿夸格偏差与兰斯特定位……”他一边说一边在光屏上记录着,“去区吧,那里的工作比较轻松,适合你这样的体质。”

楚长酩根本听不明白,保持着微笑。

卡夫敲了敲桌子上的一个按钮,外面走进来两个男人。

卡夫冲着楚长酩点点头:“跟着他们走吧,干满一个月,再考察。”

楚长酩有些无所适从地点了点头,跟着那两个男人出去了。

卡夫看着他清瘦纤细的背影,疑惑地皱了皱眉:“100%……”他随即失笑,“怎么可能。看起来是要让局里面重新进一批检测仪了……”他嘟囔着,他站起来,随手清除了仪器上的记录,然后叫了下一位进来。

他没注意到,他并没有把仪器关掉,而所有这些能够进行检测的仪器,都会在结果出来之后,将信息汇报给人口管理局。

此时,这条看上去极为骇人的检测指标,就上报给了人口管理局信息统计部。

不过这些年来,随着焚宙星系人口出生率的一路下滑,做测试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信息统计部门常年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今天也同样如此,早上八点多的时间,并没有人在部门内部值班。

倒是有路过的一个男人,他隔着玻璃看见了里面光屏上闪烁着的未读消息提醒,于是刷卡走进了这间值班室。

他的身份卡权限很高,因此直接便打开了光屏,看见了这条消息。

“100%的导向……”他低声地惊叹着,冷绿色的瞳孔不自觉地收缩。

他眯着眼睛,仔细记住这些数据的分布,然后看向数据来源。

——兰德尔星球矿藏管理局。

男人记下这个地方,然后伸手,把这条信息彻底删除。

随即他若无其事地走出这里。

等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才点出光脑:“陛下,”他声音略微嘶哑,尾音带着神经质的颤抖,“我找到我们需要的人了……您正在兰德尔,是吗?”

男人露出了深沉的微笑:“那么,您可以开始备孕了。”

楚长酩跟着那两个男人,往山里走。

不是山脉深处,而是山体内部。他们一开始还能看到光,后来所有的光源都靠壁挂的灯。昏黄的灯光让这条通道显得有些阴森,通道开凿得还不错,至少能容三人并肩行走。空气中弥漫着一些湿气。

他们慢慢往下走,越走越深。

其中一个男人向他解释区的工作:“区主要是文书工作,负责登记每天、每周和每月的矿石开采情况,比较轻松,但需要细致。”

楚长酩点点头示意了解。

另外那个男人看了他一眼:“我是你的主管,我叫路易斯。”

先前那个男人也说:“我叫提亚,是区的管事。你是跟着路易斯负责审查之前的数据记录,每次都是核查前一天、前一周和上个月的开采情况。”

楚长酩依旧点头。他不是很喜欢说话。

他们边聊着天——主要是路易斯和提亚在聊——边走到了一片开阔的地方。

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一块空间,大概有几百平米,这里有一些小的商店,另一条通道有门,门上挂着的牌子显示它通向宿舍区。

提亚一直带着笑,他详细地给楚长酩解释每家店都可以买到什么东西,顺便跟他说宿舍区的安排情况,不过宿舍要等到今天的工作结束才能安排下来。

“你们这些外来打工的,第一个月是可以预支到工资的,算是兰德尔对你们的福利。”

楚长酩了解地笑了笑。

“现在需要买什么吗?我可以借你一点钱,第一天的时候恐怕还拿不到预支工资。”提亚好心地提醒他。

楚长酩本来想摇头,但又停了停,点了点头。

提亚了然地说:“需要什么?”

“您少借我一点就行。”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楚长酩开口说话。

他有着清朗而略带沙哑的少年声音,正如他的外表,沉稳却又有朝气的青年,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

提亚对他挺有好感的,这个俊秀的青年虽然沉默寡言,但很有礼貌,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他那双沉黑色的眼睛,始终带着点温和的笑意。

提亚发现他连光脑都没有,只能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币:“这年头还用纸币的人不多了,你拿到工资之后尽快去买一个光脑吧。”

楚长酩感激地躬了躬身。

路易斯在一旁冷眼瞧着,始终不言不语。

等到楚长酩离开了,提亚对他说:“你这个小朋友还不错。”

路易斯嗤了一声:“这也看得出来?”

“挺乖的。你还要求别的?”

路易斯耸肩:“无所谓。”

楚长酩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走到了一家卖食品的商店,走到一个货架,认认真真地挑选起来。

老板见他停在这个货架前面,看了他两眼,露出一种怪异的表情。

楚长酩挺高挺瘦,看着温柔腼腆的青年,站在卖糖的货架前,细致耐心地比对挑选。

然后他对着手里那张纸币的面值,仔细地挑了三罐糖。

*糖、水果糖,还有一盒软糖。

楚长酩不怎么吃软糖,因为软糖要嚼,不嚼的话融化了之后会有点奇怪的黏黏的感觉,所以他更喜欢吃石更糖。但他初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些摸不清楚这里糖的味道,所以做了两个谨慎的选择之后,又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尝试。

反正如果他不喜欢这个味道的话,他就直接扔掉。软糖而已,他舍得。

这三种糖是同一个品牌的,叫做糖咩。这个品牌看上去都是做糖的。在这个货架上他也看到了一些别的品牌,可是这家的包装他最喜欢,是透明的塑料罐,里面的糖果也是独立包装的。很轻,也很卫生。

最关键的是,这家的糖纸上,可以写字。

付钱之前,他问老板借了支笔,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得自卡夫的纸,在背面画满线条的纸上打量了一下,在一个空白的角落用小字把这三种糖的品牌和口味都写了下来,又在边上写了一些自己准备购买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