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福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菊氏(帝王X臣妻)

章节目录 15.2后宫暗涌2(剧情/闺中密友/再动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宫已是一思再思的了,你们须谨记,陛下与咱们先是君臣,然后才是夫君与妻妾,本宫如此,于公是以君为天,乃忠君之道,于私是以夫为天,乃叁从四德,叁位夫人心系陛下,想必会与本宫同心同德,为君上、为夫主分忧才是。”

    越氏咬着后槽牙,强忍着心头的呕涌,说出了这一番自己都不信的鬼话,面上却是一副贤后的模样。德夫人见越氏面色甚为坚决,虽知她心里绝非口上这般,但也不便此时点破,况阿桃过了明面,到底日子也能舒坦些,故而率先一福,道了个“是”字。

    其他二位夫人见德夫人如此,也明白皇后心意已决,只好跟着道了“是”字,可心里却已有各自的盘算了。

    “姐姐心善,给了菊氏天大的脸面呢。”

    及至叁位夫人离了坤宫,贤夫人推脱身上不好,先行叫人抬了回去。淑夫人则一把挽住德夫人,道多日不见、甚是想念,要一同前往御花园说会子体己话。

    德夫人同淑夫人自幼相识、一起长大,知她向来爱好说是非、使小性,其实并无甚坏心思,况是后宫中消息最灵通之人,便也愿意与她叙上一叙,探听些旁的消息。

    于是二人乘着步辇,由两队宫人簇拥着行进在宫巷之间。梁氏侧过头,看向淑夫人,纤细白皙的颈子在春日下显得格外柔美,叫淑夫人不由得看痴了。

    那梁氏却心内牵挂阿桃,并未在意淑夫人的目光,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恐她听进了皇后那些话、对阿桃不利,便宽解道,

    “那菊氏是服侍陛下的老人了,如今给个名分养在宫里,显示陛下宽仁之心罢了,咱们只当多了个玩意儿,不必计较。”

    淑夫人原是被那一颈子的白晃了眼,此时听到梁氏这一番对菊氏的维护之言,心内便大大的不快了——在叁夫人中她年纪最小,并不懂什么情情爱爱,只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心里有了旁的姐妹,心头登时一酸,又想起母家传来的消息,于是刻薄道,

    “只怕姐姐错把一条狐媚子当作家犬,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这一声刻薄倒叫梁氏定睛瞧她了。淑夫人见梁氏满眼里都是自己,刚才的不快便去了八九分,于是歪在步辇的扶手上,探出上身,凑在梁氏耳边道,

    “姐姐可知,那菊氏……肚子里已有龙种了。”

    说罢,她又坐正起来,轻摇团扇,扇出些许凉风,那团扇经香薰过,带着沁人的凉意,吹进梁氏的心底。

    “哦?此事……当真?”

    梁氏虽面上不见波澜、低言浅笑,可心里却是酸楚至极——

    今日她先被召至坤宫,听皇后给阿桃做了一上午的媒,此刻又听淑夫人说阿桃有了孩子,虽从不奢求阿桃的心意,但一想到阿桃此后的心思只在苏锦和孩子身上,就不由得吃味起来。

    那种刻薄寡恩的男人……也配吗?

    淑夫人并未察觉梁氏的心思,她听见梁氏不信她,委屈的了不得,只自顾自证明起清白来,

    “真格的,阿媛,这是我家花了五百两银子从司寝监打听来的消息,我没藏半个字,都告诉你了……”

    至于后来在御花园里又说了什么话,梁氏无心理会,也不欲细想,只匆匆敷衍后就赶回宫里。一进正殿,她就看见紫檀桌上摆着一柄通体剔透的翡翠如意,原来是锦帝听闻皇后发落了秀宫中人,怕她伤了颜面,特地赏下来的。

    宫人们正要将想了半日的吉祥话奉上,却见梁氏冷笑一声,抬手就将御赐的翡翠如意挥至地面,直摔了个粉碎。众人被吓的噤了声,不敢再多话。待那自小伺候梁氏的陪房女官端了杯凤湖茶过来,扶着盛怒的德夫人坐下后,大家才战战兢兢地散去。

    “可是皇后娘娘给小姐脸色看了?”

    梁氏却未接过那杯凤湖茶。见她沉吟不语,女官也恭敬地保持着奉茶的姿势。梁氏的指尖轻轻点着紫檀桌面,眸色越发深沉,映出那地碎玉的影子。

    “说起来……之前的如意去哪里了?”

    那女官一怔,随即想起自家小姐大约是指那个送去陛下身边当耳目、却又与坤宫勾结的宫女如意——她竟在皇后的指使下将菊氏引诱至钦犯左谦被关押之处,好在最后陛下查明原委,并未连累她家小姐。

    “听说当时就被宫正司收押了,后来因私通之罪被送去了司寝监,娘娘惦记那等忘恩负义的东西作甚?”

    梁氏这才从女官手中接过凤湖茶,虽未说话,但不断拨动杯盖,发出惊心的声响。她心忖那越家凭借从龙之功,前朝后宫多有僭越,而春狩时越家长子竟将左谦从狱中转出以炮制丑闻,好逼迫锦帝诛杀钦犯左谦和禁脔阿桃。

    只可惜人外有人,越家这一石二鸟的筹谋偏生碰上了宫正司的杨氏,而杨氏……刚好是锦帝的人,如今……一着不慎,越相被罚去叁年的俸禄,长子亦被判流放极北苦寒之地,也算是满盘皆落索了。

    思及此,梁氏唇角又浮起笑意。

    “你想个法子,”

    梁氏放下了茶杯,示意女官附耳过来,只听她吩咐道,

    “让那如意在司寝监……见上菊氏一面,”

    她声音越压越低,近乎几不可闻,

    “告诉她,若想让自己与家人活命,就将罪人左谦如今的情状,一五一十、一字不错地说与菊氏听。”

    【菊氏小剧场】:

    当代后宫现状be  like:

    皇后:老娘要给菊氏赐蝶衣了,夸我。

    渣锦:谢谢,虽然我知道你没安好心。

    贤夫人:什么档次,也跟我穿一样的衣服?

    德夫人:知道了,准备把你们都扬了。

    淑夫人(状况外):听不懂,嬷嬷没教过。

    越amp;锦amp;贤amp;梁(对淑道):没你事,玩去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